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其中一艘半聖級戰艦的上方,響起一聲尖銳的破空聲,只見一柄黑色的劍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聖劍原本只有三尺長,飛出去之後,卻化爲一條百丈長的黑色蛟龍,直向下方的金雀城衝去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之間的靈氣,也在猛烈震動,向外翻涌。

    那柄聖劍,乃是《千紋聖器譜》上的一件千紋聖器,名叫玄龍劍,史家聖境老祖史雲琮的本命之劍。

    先前,便是史雲琮,使用玄龍劍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一劍將一條山嶺都給斬開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軒龍劍與金雀城的護城大陣,碰撞在一起,爆發出強烈的衝擊波。

    方圓百里的大地,劇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史家的修士,攻擊金雀城外圍的護城大陣的時候,張若塵騎着吞象兔,來到距離金雀城不足五十里的一座山莊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金雀城的周邊探查,其實是頗爲擔心不死血族,提前收到消息,佈置下陷阱。

    萬一他們在城外,安排一支潛藏的血族修士,從後方偷襲,豈不是要殺得史家的軍隊措手不及?

    “塵爺,你怎麼突然停下來了?”吞象兔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不遠處的山莊,自言自語的念道:“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,一隻天眼打開,向莊園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莊園卻是相當寂靜,並沒有任何異常。

    吞象兔搖了搖頭,道:“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哪裡古怪?只不過,山莊之中的修士,似乎已經全部都被不死血族殺死,一個活口也沒有。”張若塵仔細打量四周的地勢和環境,隨後,從吞象兔的背上跳躍了下去,道:“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如若,他是金雀城中不死血族的統帥,提前得知鎮獄古族將會前來圍剿的消息,一定會做出兩種選擇。

    第一種選擇,便是立即帶領城中的不死血族,逃離金雀城,分散而開。如此一來,即便鎮獄古族的軍隊再如何強大,也無法將他們完全剿滅。

    第二種選擇,自然是安排一支強大的力量,潛伏在城外,佈置好陷阱,裡應外合的對付鎮獄古族的軍隊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大規模圍剿不死血族,本就聲勢浩大,即便做了周密的安排,估計不死血族也會提前得知消息。

    既然,金雀城中的不死血族,沒有逃走,那麼,他們很可能就是做出了第二種選擇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仔細查探過金雀城外圍的地勢,不死血族真要在城外安插一股潛藏的力量,這一座山莊,就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山莊外的石梯上,倒着橫七豎八的屍體。那些屍體,全部都十分乾癟,體內的血液被吸盡,只剩一層人皮包裹住骨頭上面。其中,還有小孩的屍骸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踩石梯,向上行去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屍骸,他的心中,生出了一股濃烈的怒火。只不過,他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,繼續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“塵爺,你那麼小心謹慎幹什麼?只是一座廢棄的山莊而已,莫非還有不死血族待在裡面?”

    吞象兔沒有任何顧忌,化爲一團紅色的光,直接衝上石梯,進入山莊的大門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也加快步伐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纔剛剛踏入進山莊的大門,立即察覺到不妙,感受到一股尖銳的殺氣,從正前方急速衝了過來。

    直到那股殺氣,進入張若塵的十丈之內,他才察覺到細微的聖氣波動,但是,卻依舊看不到敵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幻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立即向後疾退,想要退出山莊。

    既然有幻術將山莊覆蓋,那麼,也就說明,山莊的內部,的確是有埋伏。他必須立即逃出去,通知史家的修士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身後,卻又有一股殺氣衝來,凝成了一團血霧,阻止他退出山莊。

    血霧之中,伸出一隻尖銳的爪子,穿透張若塵的聖魂領域,擊向他的後腦。

    “九九歸一。”沉淵古劍飛了出來,劍體上,涌出數十道雷電,揮斬出去,一連形成九道劍影,分別是九種不同的招式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劍氣入肉的聲音響起,有着大片鮮血灑在地上。

    兩具不死血族的屍體,從虛無之中掉落下來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一收,插在地上,轉瞬之間,數百道劍氣飛出來,形成一座劍氣領域,將他包裹在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根本看不透對方的幻術,想要逃出去,恐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。

    越是這個時候,越是不能慌亂。

    一旦慌不擇路的向外逃,反而,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幻術,竟然可以將整個山莊都籠罩進去,並且還能瞞過史家的聖境老祖的感知,不死血族之中,倒是藏龍臥虎。”張若塵鎮定自若的道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掌聲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個邪異的聲音,從山莊正廳之中傳出,道:“不愧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已經陷入死境,竟然還如此冷靜,本皇子也是佩服不已。”

    人影一閃,不死血族的二皇子,憑空出現在正廳的大門外,身形站得筆直,有着一種冷傲的貴族氣質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在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身上,眼睛一眯,隨後,瞳孔快速放大,道:“你是向正峰?”

    向正峰的容貌,發生了極大的變化,但是,他修煉出來的劍意和身上的氣質,卻並沒有改變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嘴角微微上翹,道:“難怪能夠看破山莊外圍的幻術,你的眼力,的確不是常人可比。”

    王頡從正廳走了出來,一臉的奴才相,獻媚的向不死血族二皇子躬身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隨後,他盯向張若塵的時候,卻又是換了一副嘴臉,冷喝一聲:“張若塵,你見到二皇子殿下,還不立即下跪行禮?若是你識時務一些,興許二皇子殿下一高興,還能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按在劍柄上面,卻是正眼都沒有看王頡,道:“原來是不死血族的二皇子,身份倒是不低。”

    王頡見張若塵竟敢無視他,心中也就更加惱怒,咬緊牙齒,道:“張若塵,你以爲自己很聰明,發現了二皇子殿下的佈局。實際上,你纔是最大的蠢貨,當你踏入這一座山莊的時候,也就意味着自投羅網。你現在已經是甕中之鱉,還不立即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“人說話的地方,狗也能插嘴?”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都不掩飾,對王頡的鄙視。

    王頡好歹也是族長之子,更是鎮獄古族的一位天之驕子,卻甘心做不死血族二皇子的奴僕,實在是比不死血族更加可恨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王頡氣得頭冒青煙,大吼了一聲,“張若塵,咋們今天,新仇舊恨一起算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聖氣,王頡從體內涌了出來,凝聚在雙手。

    兩柄白色的骨劍,從手掌心冒出來,散發出刺目的白色光華,顯然是兩柄厲害的聖劍。

    (這兩章字數略少,下午加更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