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王頡能夠成爲鎮獄古族的天驕,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強者,乃是天生的白骨聖體,可以跨越境界戰鬥。

    因爲體質的特殊性,他可以煉化金屬,進入身體,強化自身的骨骼。

    兩柄白骨聖劍,便是他以肉身,吸收烏金、祕銀、玄鐵……,等等,十數種金屬,煉化而成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一股龐大的劍意,爆發出來,向王頡席捲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柄骨劍略微顫抖了一下,竟然有些不受王頡的控制,猶如是要向張若塵飛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難道張若塵竟是已經快要成爲劍聖?不,絕對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只有劍聖爆發出來的劍意,才能控制對手的聖劍,並且將聖劍收過去,成爲自己的戰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意,或許比劍聖要弱一些,卻已經踏上了一條真正的劍聖之道。

    成爲劍聖,只是時間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對手,何必要來送死?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知道你很強,可是終究只是一階半聖,而我卻已經達到五階半聖,我們的差距並不是那麼大。”

    王頡凝聚聖氣,將兩柄骨劍重新控制,施展出劍二。

    一冰一火,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,呈現了出來,使得整個山莊,如同是被分割成兩半。

    王頡的實力,與風禽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一個月之前,還能做張若塵的對手,不過現在,卻還差得太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施展出鸞鳳神印疾速,在一瞬間,衝到王頡的面前。

    劍光一閃,沉淵古劍的劍尖,已經刺到王頡的胸口。

    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劍,卻是九生劍法中的一招,碧海青天,不僅蘊含強大的力量,更是充滿無窮變數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頡施展出來的劍二,根本擋不住這一劍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九生劍法……”

    王頡瞪大雙眼,不敢相信,張若塵竟然可以將九生劍法修煉到如此火候。

    他不再防禦,反而將兩柄骨劍打了出去,施展出御劍術。

    兩柄骨劍飛向左右兩個方向,避開沉淵古劍,擊向張若塵的雙側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王頡取出兩枚符籙,捏在手掌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兩枚符籙爆裂而開,形成水紋一般的能量漣漪,一共九層光幕,擋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層光幕爆裂,兩層光幕爆裂,三層光幕爆裂……

    沉淵古劍一連刺穿七層光幕,纔是停了下來,與剩下的兩層光幕僵持在一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王頡打出的兩柄骨劍,散發出強大的劍氣,向張若塵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若是不閃避,必定將會被兩柄骨劍,刺穿肉身。

    王頡露出得意的笑容,只要張若塵一旦閃避,也就落入下方,他就可以乘勝追擊。

    接下來,便是他掌控主動權,將會壓着張若塵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二皇子,看着正在交手的二人,滿意的點了點頭,自言自語的道:“王頡倒是有一些真本事,劍道上面的造詣,堪稱是出類拔萃。”

    然而,讓不死血族二皇子和王頡沒有想到的是,張若塵卻並沒有閃避,反而向前跨出一步,一掌擊在沉淵古劍的劍柄上面,低吼一聲:“破。”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穿最後兩層光幕,刺入進王頡的胸膛,從背心飛了出去,留下一個盤口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兩柄骨劍也落了下來,從左肩和右肩的位置,擊穿了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身體,卻逐漸變淡,最後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原來那只是一道影子,張若塵的真身,在前一刻,已經施展出空間挪移,衝向山門大門的外置。

    “張……張若塵……我不……甘心……”

    王頡盯着胸口的血窟窿,渾身顫抖,踉蹌後退,隨後,一頭紮在地上,徹底失去了聲息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吞象兔化爲一道紅色的影子,急速衝出去,伸出一隻鋒利的爪子,擊穿王頡的氣海,將他的半聖之光挖了出來,一口吞入進嘴裏。

    “好一隻畜生,在本皇子的面前,竟然也敢奪取半聖之光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臉色,十分陰沉,施展出一種疾速,剎那之間,衝到王頡的屍體面前,一爪擊向吞象兔的頭部。

    然而,吞象兔的速度,比他更快,嗖的一聲,化爲一道流光,追上張若塵,向山莊的大門衝去。

    “好快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略微驚異了一下,隨即,大手一揮,沉聲道:“將張若塵與那一隻畜生攔截下來,絕對不能讓他們逃出山莊。”山莊的幻術,略微扭曲了一下。

    頓時,數十位不死血族強者的身形,顯現出來,展開巨大的血翼,從四面八方將張若塵和吞象兔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空間破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向前方一點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之間,前方十數位不死血族的頭頂上方,出現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痕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空間向內坍塌。

    方圓數十丈的空間,完全破碎,將十數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全部吞噬了進去,碾碎成十數團血霧。

    那些死去的不死血族強者之中,甚至還包括一位六階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落到吞象兔的背上,將沉淵古劍和滔天劍同時調動起來,施展出御劍術,將追在後方的不死血族殺得灰頭土臉。

    “神印之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聖氣,注入進雙瞳,激發出瞳孔之中的兩道神印。

    有了神印的輔助,很快,張若塵就找到山莊之中的生門,立即道:“鍋鍋,出路就在左前方,以最快的速度衝出去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自然也是知道現在的局勢,對它和張若塵有何等不利,於是,將速度施展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以它現在的速度,即便是與九階半聖相比,估計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塵爺放心,三個呼吸的時間,咋們就能逃出去。”吞象兔的四蹄冒出火焰,一雙眼睛,也如同兩顆火球在燃燒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已經有二十多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小小的一片區域之內,可謂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要知道,潛伏在山莊之中的不死血族,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至少也有魚龍第七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每死一人,也是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尖銳的嘯聲響起,不死血族二皇子的嘴裏吐出一大片血氣,化爲了猛烈翻滾的洪流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血氣洪流就追上張若塵與吞象兔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是要往哪裏逃?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聲音,從血氣洪流之中傳出,凝成一隻山嶽大小的古獸虛影。

    古獸的虛影,全身長滿鱗片,嘴裏露出獠牙,與傳說中的太古神獸,狻猊,極其相似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向巨獸的虛影看了一眼,心中暗暗一驚,“他竟然將狻猊的聖魂,煉化爲了戰魂。”

    一隻直徑二十多丈長的巨大爪子,從血氣洪流之中伸出,向張若塵的頭頂,拍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的修爲,已經達到六階半聖的境界,以他強橫的體質,加上狻猊的戰魂,即便是七階半聖,甚至八階半聖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,與他硬拼,肯定是沒有任何好處。

    “空間扭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撐了起來,使得方圓數十丈的空間,發生強烈的扭曲。

    原本落在張若塵頭頂的爪子,自然也就偏離方位,落在了他的右側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爪子上的強大力量,將下方的大地,踩得塌陷,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    張若塵騎在吞象兔的背上,取出一枚黑色的丹藥,向追在後方不死血族二皇子打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黑色丹藥爆裂而開,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似乎知道死亡邪氣的可怕,臉色猛然一變,立即向前打出一掌,通過掌印的反衝之力,急速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別的不死血族,卻反應遲了一些,衝入進死亡邪氣之中,發出一連串慘叫聲。

    只是在這片刻之間,張若塵與吞象兔,已經逃出山莊的大門,向金雀城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狠狠的一腳踩在地面,怒火滔天,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已經逃了出去,我們不能再等,就是現在,立即向鎮獄古族的軍隊發起攻擊。務必在他們警覺過來之前,至少先滅三萬軍士。”

    山莊中,幻術漸漸的散去,顯露出密密麻麻的不死血族的身形,有的站在院中,有的趴在房頂,有的倒掛在樹上。

    隨着不死血族二皇子的一聲令下,所有不死血族,全部展開血翼,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化爲了一片血紅色的雲層,飛向金雀城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