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看來這一場對不死血族的戰爭,倒是讓兵部將所有人力、物力全部都動用了起來。居然在這荒山野廟,也能遇到他們的人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批不死血族匯聚在元府,自然是讓兵部緊鑼密鼓的調兵遣將,一些閑置的軍士,全部都被派遣出去,巡視三十六郡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軍士,是在打探消息和收集情報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軍士,則是在鎮獄古族的外圍地域,建立起據點,一旦出現不死血族的行跡,他們就能將消息立即傳回元府的兵部總營。

    住在張若塵隔壁廂房的四位軍士,便是來到周圍區域建立據點,無意間發現了司空禪院。

    司空禪院處處都帶著詭異,自然是引起他們的警覺,並且,禪院中,竟然還供奉著佛帝的石像。

    佛帝,乃是女皇的敵人。

    供奉佛帝,豈不是對女皇的大不敬?

    這樣的禪院,即便與不死血族沒有聯繫,也必須是要剿滅。當然,他們發現了這一座邪寺,也是一件不小的功勞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兵部正在抓捕的重犯,自然是不想與他們打交道,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「走吧!此地的確有些詭異,不是一處合適的藏身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廂房的大門推開,才剛剛跨出去,吱呀一聲,旁邊廂房的大門也打開。

    門中,走出兩個中年男子,身上穿著鎧甲,腰上懸挂黑鐵令牌,顯然是來自於兵部。

    趙越和蒲悅林盯了張若塵一眼,倒也並沒有將他放在心上,只以為是普通的香客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顯得閑庭信步,徑直向禪院外行了出去。

    蒲悅林在兩人之中,顯得較為年輕。他又抬起頭,盯向張若塵的背影,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,道:「二哥,你看剛才那人,是不是有些面熟,與兵部正在通緝的重犯張若塵,倒是有幾分相像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趙越將懸挂在腰部的令牌拿起來,手指在令牌上面一點,頓時,令牌上面浮現出一片黑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黑色的光華之中,飛出一道道人形的影像,其中一道影像,便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影像,趙越和蒲悅林對視了一眼,皆是露出驚訝的神色。

    莫非真是張若塵?

    小小一座深山古廟,竟然藏著如此多的強者。

    先是冒出一個揮手就能殺人白髮女子,又出現一個擁有蓋世凶命的朝廷重犯。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對於兵部的軍士而言,張若塵現在的確是凶名赫赫,畢竟,已經有數位兵部的王者,死在他的劍下。

    並且,這位凶人,還曾一劍斬破了紫庸關,隨後從容退走,讓元府的兵部軍士全部都臉上無光。

    「如若他真的是張若塵,我們必定不是他的對手,不過,也絕對不能放他離開。發現張若塵的蹤跡的功勞,比發現一座邪寺的功勞大得太多。」趙越道。

    「我們佯裝沒有認出他,悄悄跟上去,也不知他來到司空禪院到底是什麼目的?」蒲悅林道。

    「沒錯,兵部的強者,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,到時候,張若塵休想逃走。」

    即便發現了張若塵,趙越和蒲悅林也不敢出手抓捕,就憑他們那點修為,估計還不夠給這位凶人塞牙縫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一直跟著張若塵,走出了司空禪院。

    「老四,張若塵估計是已經發現了我們,他應該是準備要離開司空禪院。」

    趙越暗暗著急,好不容易發現張若塵的行蹤,卻又要眼睜睜的看著他逃走。

    莫非,如此巨大的功勞,就要與自己擦肩而過?

    就在趙越和蒲悅林猶豫要不然阻攔張若塵的時候,遠處,一道巨大的黑色獸影,飛了過來,出現在司空禪院的上空。

    巨大的黑影,猶如一片烏雲,緩緩的壓下,一直到達距離地面數十丈的位置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抬頭看去,那道黑影,竟是一頭翊鱗獸,身軀長達八十多米,全身長滿鱗片,有著一顆獅子一般的碩大頭顱。

    此獸,乃是六階下等蠻獸,可以和低階半聖搏鬥,能夠噴吐冥火,輕輕鬆鬆就能夠讓一座城池,變成火海。

    翊鱗獸的背上,站著一個身材挺拔的男子,穿有九層赤甲,手持一桿長戟,顯得威風凜凜。

    見到翊鱗獸背上的男子,趙越和蒲悅林同時露出大喜的神色,立即躬身行禮,道:「力獻王,我們有重大發現。」

    力獻王冷哼了一聲,道:「不過只是發現了一座邪寺而已,算什麼重大的發現?」

    趙越和蒲悅林正要開口,力獻王便又道:「本王來到此地,乃是要通知你們,不久之前,不死血族攻入進冥王劍冢,製造了滔天的殺劫。」

    「戰事告急,小聖天王與府主大人,已經傳訊天台州和中央皇城,將要重新組織軍隊,全力以赴反攻冥王劍冢。」

    「坐鎮在仙林郡和新倉郡的軍士,已經收到傳訊,應該在明天中午就能到達官渡。你們二人,速速趕赴過去,將他們帶到冥王劍冢的西北側,雲金峽谷附近,等待下一步的命令。」

    傳令之後,力獻王抓起翊鱗獸身上的鐵鏈,準備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趙越和蒲悅林被力獻王傳來的消息驚住,鎮獄古族、兵部、武市錢莊聯手,竟然還讓不死血族攻入進了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那麼,不死血族的勢力,得有多麼恐怖?

    當然,無論不死血族有多麼可怕,張若塵也是朝廷重犯,絕對不能放他逃走。

    「王爺,還有另外一件事……朝廷重犯張若塵,也在這座邪寺。」趙越偷偷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有些忌諱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原本準備離開的力獻王,立即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的眼眶中,湧出兩根三丈長的火柱,向著司空禪院中巡視了過去。最後,他的目光,盯在禪院外的空地上面,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一笑,向身後方向的趙越和蒲悅林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皆是嚇了一大跳,立即向後退,跌跌撞撞的退回司空禪院,顯然是相當懼怕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難為他們,對他們來說,也只是職責所在。同時,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,也犯不著去對付兩個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又向力獻王望去,露出潔白的牙齒,笑道:「我勸閣下還是趕快去調兵遣將,對付不死血族,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。」

    「哏哏,是嗎?若是本王非要先擒拿你呢?」力獻王身上的氣勢,越來越強盛。

    方圓千里的天地靈氣,源源不斷的向他匯聚過去,在他的身後,一尊高達百丈的黑色聖影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黑色聖影的內部,有著一道道電紋在穿梭,整個山體都在輕微的顫抖。

    這位力獻王,修為已經達到七階半聖的境界,難怪有如此大的自信,能夠擒拿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皺起眉頭,要知道,不死血族二皇子正在追殺他。

    力獻王鬧出如此大的動靜,萬一將不死血族二皇子引了過來,豈不是一件更大的麻煩?

    「幹什麼,幹什麼,你們都在幹什麼,佛門清凈之地,怎麼可以打打殺殺?」

    大司空肥胖的身體,猶如一隻白色的皮球,從司空禪院「滾」了出來,

    「胖和尚,這裡沒你的事,先滾一邊去。」

    力獻王的手掌一揮,一股極其強勁的聖氣,從他的掌心湧出,化為一股颶風,擊向大司空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座邪寺,力獻王也就沒有手下留情,手掌上打出的力量,足以將一階半聖打得半死。

    「對一個普通人,也要下這麼重的手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沉,也是打出一道手印,掌心散發出璀璨的金光,緊接著,一條巨大的金色龍影飛了出去,將力獻王的掌力擊碎。

    力獻王取出破殺令,向前一揮,才將金色龍影擊穿,化為一粒粒金色的霧氣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「龍象般若掌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的嘴裡,低聲的嘀咕一句,十分詫異的看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聲音十分細微,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。

    隨後,大司空嘴裡發出殺豬一般的叫聲:「殺人了,師父,有人要殺我,好可怕……阿彌陀佛……」?大司空一邊叫著,一邊飛奔進了司空禪院,並且,嘭的一聲,將禪院的大門關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大司空衝進禪院的時候,禪院的深處,二樓的一間廂房之中,一扇有些泛黃的窗戶打開,用一根竹枝撐起。

    窗戶中,坐著一個優雅的白髮女子,氣質清淡,與周圍的窗戶、樓台、佛塔,形成了一幅無比唯美的畫卷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眼眸,猶如兩顆黑色的寶石,肌膚雪白晶瑩,紅唇卻又十分鮮艷,簡直就如九天神女一般,不應該出現在人間。

    「表哥,真的是你嗎?」

    孔蘭攸的目光盯在禪院外的張若塵的身上,帶有疑惑,帶有追憶,帶有期望,甚至還有幾分別樣的情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知道,孔蘭攸正在司空禪院之中盯著他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正在與力獻王對峙,一場大戰顯然是無法避免。

    (還有一章。)

    sanjiangge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