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騎着吞象兔,從倒塌的大山下方,衝了出來,將泥土和石塊震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一伸,將沉淵古劍收回,緊捏在手中,雙目盯向血劍,露出如臨大敵的神色。

    旁邊,魔猿嘴裏發出低沉的吼聲,緩緩的爬了起來,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魔猿,你先進圖卷世界療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氣海中的乾坤神木圖取出來,打開圖卷,圖卷的表面散發出盈盈的光華,將魔猿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血劍飛了回去,落入二皇子的手中。

    二皇子站在十數裏之外,並沒有靠近過去。因爲,他頗爲擔心,張若塵還掌握有蘊含死亡邪氣的丹藥

    一旦沾上死亡邪氣,即便是以他的修爲和體質也很化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交出滔天劍,本皇子可以考慮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站在離地數十丈高的位置,身穿一副血甲,腳下踩着一片濃密的血雲,猶如一位蓋世魔皇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站在十數裏之外,也能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就憑你的實力,我若是要走,你攔得住嗎?”

    二皇子譏誚的一笑,道:“你以爲掌握有璇璣劍聖的聖旨,便能逃得出本皇子的手掌心?實話告訴你,本皇子也掌握有一卷聖旨,只不過,這卷聖旨卻是來至於青天血帝。璇璣劍聖的修爲再強,強得過青天血帝?”

    “是嗎?既然,青天血帝的修爲如此強大,怎麼不敢去中央皇城對付池瑤女皇?”張若塵反問道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青天血帝乃是血後座下的十大血帥之一,在當時,便是威震天下的雄主,號稱“青天血帥”,不知鎮殺了多少人族的聖賢。

    如今,八百年過去,青天血帥已經變成青天血帝,自身的修爲,必定是達到了一個讓聖者也可望不可即的地步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眼神頗爲沉凝,道:“你以爲那位女皇大人還能活多久?只要冥王大人逃出幽冥地牢,第一個要收拾的人就是她。女皇一死,崑崙界就該輪到我們不死血族來主宰一切,所有人類,全部都將淪爲我族飼養的牲畜,供給我們血液,世世代代爲奴爲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,情不自禁又將劍柄抓緊了幾分,道:“你莫非以爲,幽冥地牢是什麼人都闖得進去?不死血族若是能夠救出冥王,八百年前,冥王就已經逃了出來。”“你以爲,如今的局勢,與八百年前一樣?”

    二皇子顯然是認爲,他已經吃定了張若塵,也就沒有那麼多的顧忌,直接說道:“八百年前,不死血族之所以會失敗,那是因爲,血後大人低估了六位持劍人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誰能想到,在那劍冢之中,六位持劍人,竟然可以借用歷代祖師的力量。每一個持劍人,都如同十多位劍聖合體。”

    “血後第二次闖入冥王劍冢,卻又遭遇明帝和青帝的抵擋,最終又是功虧一簣。”

    “當今天下,明帝失蹤,青帝隱退。再說,通過八百年前的那兩次激戰,不死血族知道了六位持劍人的厲害,也就着重對付他們。早在百年之前,我族就開始暗中佈置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對付璇璣劍聖以外,也使用了別的手段,對付另外五位持劍人。”

    “實話告訴你,除了凌飛羽及時發現不妙,將不死血族派去的強者斬殺。其餘的幾位持劍人,不是已經死去,便是已經被青天血帝親自出手擒拿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凌飛羽掌握的葬天劍和誅天劍,還有你的滔天劍,另外三柄聖劍,全部都已經掌握在我們不死血族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一則消息,即便是張若塵,也感覺到十分震驚。

    難怪只有凌飛羽一人趕回冥王劍冢,說不定,另外幾位持劍人,倒是真有極大的可能已經被不死血族暗害。

    若是青天血帝親自出手,即便是劍聖,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儘量剋制住心中激烈的情緒,使用平靜的語氣,道:“你們只是掌握了三柄聖劍而已,又能有什麼用?救得出冥王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滔天劍的歷代祖師那裏知道了一個祕密,六柄聖劍其實是六把鑰匙。

    只有同時持有六柄聖劍,才能打開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,放出冥王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也肯定已經知道這個祕密,所以,纔會不顧一切搶奪六柄聖劍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只要不死血族沒有得到六柄聖劍,那麼,他們就不可能救得出冥王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臉上,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,道:“就在鎮獄古族的軍隊,進攻八城十二嶺的不死血族的時候。青天血帝已經帶領另一支軍隊,也對冥王劍冢展開了攻擊,若是不出意外,此刻冥王劍冢已經淪陷。凌飛羽手中的兩柄聖劍,很有可能已經落入血帝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血帝大人卻是算漏了一點,沒有料到,你這一隻小雜魚,居然沒有老老實實的待在冥王劍冢,反而陰差陽錯的逃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也沒有關係,只要本皇子奪到你手中的滔天劍,我們不死血族也就集齊六柄聖劍,足以打開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二皇子的雙眼,能夠看出,他並不沒有說謊。

    如若青天血帝真的親自前去攻打冥王劍冢,以他的恐怖修爲,再加上不死血族在冥王劍冢的多年佈置,還真有可能攻入進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手中的滔天劍,也就顯得至關重要,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入到不死血族的手中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張若塵立即取出璇璣劍聖送給他的聖旨,將聖氣注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聖旨散發出來的光芒,化爲一個光罩,將張若塵和吞象兔的身體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隨後,光罩化爲一道流光,向天邊急速飛去。

    “都已經是甕中之鱉,竟然還想要逃?”

    二皇子冷峭的一笑,也取出一卷聖旨,借用聖旨之中蘊含的聖力,很快就追上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飛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提起血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,向下揮斬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飛落下來的劍氣,緊咬牙齒,立即調動空間力量,默唸一聲:“空間凍結。”

    整個空間,突然凝結,猶如是被凍住,除了張若塵以外,其餘的一切都變得靜止。

    就連二皇子斬落下去的劍氣,也略微停頓了一下,才擊穿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只不過,就在劍氣停頓的短暫時間,張若塵卻向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氣從張若塵身後數丈的位置,飛落下去,擊在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,留下了一道數百米長的劍痕。

    “又是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對空間力量既有幾分忌諱,也有幾分羨慕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夠掠奪張若塵的肉身,成爲新一代的時空傳人,那麼,他的實力,將會提升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二皇子的眼中,露出狂熱的光芒,再次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二皇子一連追了數千裏,也沒有再看見張若塵的身影,甚至,就連張若塵的氣息,也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竟然憑空消失了?”

    二皇子立即向後倒退,仔細追尋張若塵留下的氣息。

    因爲他堅信,無論張若塵使用了什麼隱匿手段,必定也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已經跳入進一條百丈寬的大河,同時將流星隱身衣的力量激發出來,將身上的氣息完全掩蓋。

    水流將張若塵衝向下游,正在遠離金雀城。

    直到入夜之後,張若塵纔再次從大河之中騰飛起來,站在水面,全身上下有着龐大的聖氣涌出來,形成一片五彩色的混沌雲氣。

    先前,藏在水中的時候,張若塵的修爲,已經突破到二階半聖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張嘴一吸,將瀰漫在水面上的聖氣,全部吸回了體內。

    三十六條經脈和五條聖脈,發出轟隆隆的聲音,猶如是有數十條大河在體內流淌。

    回到岸邊,吞象兔問道:“塵爺,我們現在怎麼辦?要不要趕回冥王劍冢?”

    今晚的夜,沒有月亮,顯得漆黑一片,伸出雙手也看不見五指。唯獨只有,河面上的寒風,卻還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許久,搖了搖頭,道:“若是,青天血帝真的攻佔了冥王劍冢,那麼也就說明六柄聖劍,他已經得到五柄。所以,我絕對不能再回冥王劍聖,萬一滔天劍也被奪走,那後果,真是不可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,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?”吐象兔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先找一處地方,暫時避一避,等到有冥王劍冢的消息傳來,再做決定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即便青天血帝攻佔了冥王劍冢,只要他一時半會找不到滔天劍,那麼,身在皇城的池瑤,還有武神山的武尊,甚至拜月魔教的教主,也都有可能會趕去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畢竟,崑崙界的頂尖強者,沒有誰希望冥王逃出來,那對整個人族都將是一場災難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很顯然已經成爲最關鍵的那個人物,恐怕此刻,正有無數不死血族的強者,在尋找他的蹤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