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中域大地浩瀚廣闊,地廣人稀,多有名山大川,遠古遺蹟,又有靈脈匯聚,形成一處又一處的靈山妙地。

    元府三十六郡,位於天台州的腹地,南北交匯,集天下之靈秀,自然是孕育出諸多輝煌宗門和古老世家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吞象兔一夜趕路,來到一座靈氣濃郁的山嶽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此山,形態似臥牛,除了相對較爲平緩的山脊,另有兩座青峰直插雲端,猶如是臥牛的雙角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深夜,也能聽到悠揚的誦經聲,從半山腰的深塢之中傳來。

    擡頭望去,只見山腰處,有着一粒光點在閃爍,猶如風中的火燭,隨時都會熄滅。又如同,一盞不滅的靈燈,自古長存。

    “塵爺,這裡的天地靈氣,比其它地方,少說也要濃郁六七倍。”吞象兔低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精通觀氣,早就查探過四周的地理環境。

    他在地底的深處,發現了一條金黃色的靈脈流淌而過,其狀如龍,奔流不息,使得上方的泥土也充滿靈性,孕育出各種奇花異草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如此絕佳的修煉之地,早就應該被元府的各大聖者門閥佔據,怎麼可能會如此荒涼?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道左看了過去,只見,遍地的枯枝敗葉之間,埋着一塊斑駁的石碑。

    上面刻有四個蒼勁的文字:司空禪院。

    那文字,帶有古韻,像是蘊含有某種佛道的偉力,使得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也是微弱震動。

    “山中似乎有一座廟宇,正好去借宿幾天,順便等待鎮獄古族與不死血族交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滔天劍和沉淵古劍,放入空間戒指,大步向半山腰行去。

    穿過一片古老的橡樹林,沒過多久,在那道路的盡頭,果然看見一座青灰色的禪院。

    院中,亮着一盞油燈,就在張若塵來到禪院外的那一刻,突然,裡面的誦經聲停歇。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門上長出青鏽的銅環,輕輕的敲了敲。

    片刻後,禪院的大門,打開了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開門的人,乃是一個身材高瘦的年輕僧人,鼻樑很高挺,皮膚卻是十分黝黑,猶如鍋底,若不是眼睛裡面還有眼白露出來,真的就如一件佛衣飄在半空,十分滲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長得黑的人,卻是第一次見到長得這麼黑的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盡量平和的語氣,雙手合十,道出一聲佛號,道:“大師,在下想要在貴院借宿幾日,這是一點香火錢,請你一定收下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取出一塊聖石,向黑臉僧人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聖石的價值,即便是對半聖而言,也是極其珍貴。當然,拋開聖石的價值不談,僅僅只是聖石蘊含的海量聖氣,對任何修士,也是一種巨大的誘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取出一塊聖石做香火錢,其實,也是想要做一種試探。

    畢竟,司空禪院坐落在這靈氣匯聚之地,實在是一件古怪的事,只要黑臉僧人是一個修煉者,必定會對聖石動心。

    黑臉僧人看到張若塵手中的聖石,眼中閃過一道驚訝的神色,隨後,使勁搖頭,道:“不行,不行,師父說過,不能收香客任何財帛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禪院中,又是響起一個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二師弟,外面到底是什麼人,你在那裡磨磨唧唧什麼?”

    一個身材矮胖的白麪僧人,將大門完全打開,揹着雙手,從裡面走了出來,瞪了黑臉僧人一眼。

    白麪僧人與黑臉僧人完全就是兩個極端,身上的皮膚極其白皙,原本白色的佛衣穿在他的身上,竟然也顯得十分灰黑。

    黑臉僧人道:“大師兄,有一位香客想要到禪院借宿,還非要給香火錢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我們禪院的廂房都已經住滿,讓他去別的對方借宿……等等,香火錢。”

    白麪僧人終於反應了過來,一雙眼睛露出明亮的光彩,立即轉過身,雙手合十,向張若塵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,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伸出一隻又肥又軟又白的手,顯得極其從容,將張若塵手中的聖石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我們司空禪院什麼都缺,唯獨就是不缺廂房。施主,貧僧法號大司空,他是我的師弟,叫做二司空。”

    叫做大司空的白麪僧人,向手中的聖石悄悄的瞟了一眼,臉上的贅肉,略微抖動了一下,顯然是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居然拿出一塊聖石做香火錢,眼前這個年輕男子,到底是什麼來頭?

    張若塵將兩位僧人的神情,盡收眼底,露出和善的笑容,向他們略微行禮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咋們不能收來歷不明的人,不合規矩。難道你忘記,你昨天收容的那個白頭髮的女香客,就在今天早上,直接將一位想要靠近她的男香客一掌拍成了飛灰?”

    “再說,我們禪院,總共也只有四位僧人,收容這麼多香客,忙得過來嗎?”二司空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長嘆一聲,語重心長的道:“佛居廟中爲修行,敞開大門迎衆生。師弟,你的心境還是太低,需要更多的歷練才行。先前師父讓我抄錄十卷《摩訶經》,鞏固心境。如今看來,你才更應該去抄錄。筆和紙就放在藏經樓,我都給你準備齊全,快去吧!”

    二司空十分憨厚老實,聽聞此話,以爲真的是自己心境太低,於是,立即向藏經樓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大司空看着二司空的背影,又吩咐了一句,道:“抄完之後,記得拿過來師兄幫你檢查。”

    隨後,大司空纔是轉過身,寶相莊嚴的一笑,“施主,這邊請。”

    “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在大司空的帶領之下,張若塵走進了禪院。

    禪院顯得頗爲清幽,流淌着溪水,駕着竹橋,修建有木質的佛塔,供着一些不知名的佛陀和神聖。

    禪院的中心位置,立有一尊三丈高的石像。

    其實,石像並不算高,卻顯得極其巍峨,走在它的下方,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。一般的普通人,恐怕已經跪下來叩拜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緊緊的盯着石像,驀地,心頭一震,情不自禁的念出:“佛帝。”

    那石像,正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的佛帝,完全就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在這裡供奉佛帝?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大司空,轉過身,問道:“施主,你剛纔說什麼地?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大司空的神情,發現他似乎真的一無所知,於是,也就沒有說明,只是搖頭笑了笑,道:“沒什麼,只是感嘆了一句,司空禪院果真是一處佛門清淨之地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大司空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那是自然,我們司空禪院可是已經有八百年的歷史,卻依舊隱跡在深山之中,與世隔絕,自然是相當清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做過多的評價,只是略微點頭一笑。

    大司空帶着張若塵,走進一間較爲寬敞的廂房,道:“施主,你就先在這裡住下,隨便住多久都行,我們禪院不僅管飯,而且管飽。哈哈!”

    大司空關上廂房的大門,腳步聲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橡木牀上,輕輕的摸了一下,一粒灰塵也沒有。

    很簡陋,卻也很乾淨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只是想要躲避不死血族的追殺,纔想找一處隱居之地,卻沒想到,在深山中的一座禪院,竟然發現了佛帝的石像。

    池瑤女皇帶領大軍,進攻西域的時候,遭到佛帝與整個萬佛道的抵抗,最終,還是強勢的女皇殺死了佛帝。

    因爲害怕觸怒女皇和朝廷,從此之後,整個崑崙界的寺廟,沒有誰敢供奉佛帝。

    凡是供奉佛帝,皆被視爲叛逆,將會遭到圍剿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化爲成千上萬道光點,開始探查整個禪院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在隔壁一座廂房,發現了一座陣法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種陣法並不算高明,張若塵的精神力輕鬆穿透了進去,聽到裡面三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千萬不要攔着我,我現在就要去殺了那個臭娘們,爲老大報仇。”

    一個體形彪悍的大漢,袒露右肩,提起一柄重刀,就要向門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最好冷靜一些,那個女子的修爲,十分強大,不是我們可以對付。我已經將我們在禪院之中的發現,傳回了兵部,相信兵部很快就要派遣高手趕過來,到時候,再對付她也不遲。”另一個較爲年輕的男子,頗爲沉穩的說道。

    щшш тTk án ¢o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那麼久,你們不爲老大報仇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那個彪形大漢衝出陣法,撞碎了大門,隨後,提起重刀,飛到二樓之上,一刀向其中一間廂房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刀纔剛剛提起,廂房之中,便有一道強橫至極的力量涌出來,猶如一陣涼風,從彪形大漢的身上吹過。

    彪形大漢的身體,如同是用沙子做成,竟然逐漸消散,到最後,竟是連骨頭都沒有剩下一根。

    真正的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那位彪形大漢,並不是弱者,修爲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二樓上,那座廂房之中的女香客,恐怕是一個相當厲害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想要去探查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精神力,纔剛剛靠近過去,立即崩碎。即便使用天眼,穿透木質的牆體,也只能看到一團虛幻的雲霧,除此之外,看不清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沒想到,隨便找一座禪院藏身,也能遇到一位如此可怕的強者。

    吞象兔從張若塵的衣袋之中,探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毛茸茸的腦袋,道:“塵爺,那幾人乃是兵部的人,而且,聽他們的意思,兵部的強者很快就會趕過來。如此看來,這裡也是一處是非之地,我們應該儘快離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,本書的均訂破三萬了,若是算上倒v章節,均訂已經三萬三。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,最近兩天應該會在微信公衆號發紅包,回饋各位讀者。

    加微信公衆號,直接微信上收“飛天魚”加關注就行,或者是收索“feitianyu5“。

    大家趕緊去關注小魚這幾天的微信消息吧,說不定就會有驚喜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