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力獻王也知道時間緊迫,想要儘快擒拿下張若塵,也就不再多說廢話,直接出手,將破殺令向下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兵部的每一位域王級別的王爵,皆能得到女皇的親自封賞,獲得一枚破殺令。

    根據爵位的高低,破殺令的威力,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比如,曾經死在張若塵劍下的萬象王、風禽等人,僅僅只是下等域王的爵位。他們擁有的破殺令的威力,自然也就有限。

    然而,無論是在海外戰場,還是在墟界戰場,力獻王皆是立下赫赫戰功,早就已經冊封爲中等域王。

    他掌握的破殺令,自然也就與別的下等域王不同,威力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他只是隨手一揮,破殺令便變得十分巨大,猶如是翻天大印,凝出滔天的殺氣,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風勁中,帶有千軍萬馬廝殺的聲音,滾滾的黑色殺氣,化爲了人形、獸影,席天卷地的落下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還是一階半聖,恐怕是真的無法擋住這一擊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突破到二階半聖,張若塵的臉色也相當冷凝,沒有一絲鬆懈。

    陽剛之氣和聖氣在體內瘋狂運轉,使得成千上萬道火焰,從毛孔之中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龍象神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猶如是燃燒着的火爐,使得雙腳之下的泥土爲之融化,變成一滴滴赤色的岩漿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手印,向上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以看見,手印的中心,盤踞有一龍一象。

    破殺令與張若塵的手印碰撞在一起,發出一道震耳的聲響,一圈肉眼可見的音波,急速涌了出去,將山上的所有橡樹全部衝擊得斷裂。

    不過,當音波撞擊向司空禪院的時候,禪院中,竟是飛出一個個佛文,形成一面金色的文字牆壁,將那股力量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後退十數丈,纔將破殺令的力量化解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七階半聖的力量,果真是相當強大,以他現在的修爲,與那種境界的人物交鋒,還是顯得頗爲勉強。

    力獻王向司空禪院深深的盯了一眼,露出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剛纔,他與張若塵的那一擊交鋒,爆發出來的衝擊波,足以將低階半聖鎮殺。誰能想到,卻被一層佛文擋住。

    恐怕是有高人隱居在此處。

    若是繼續在禪院外戰鬥,一旦激怒裡面的隱修者,必定是會惹來大麻煩。

    力獻王向着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“張若塵,咋們去別處再戰?”

    “恐怕已經去不了別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遠處。只見,東方的天邊,有着一片暗紅色的血雲,正在急速涌來。

    力獻王也有所察覺,立即轉過身,一雙燃燒着火焰的眼球,向血雲的方向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力獻王露出肅然的神情,有些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怎麼會有不死血族來到這裡?

    而且,那位不死血族的背上長着一對銀色肉翼,不像是一般的不死血族將軍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站在血雲的中心,一對銀色的大翼,將黑夜照亮了幾分,臉上露出譏誚的笑容:“居然還有兵部的人,哏哏,倒是應該先清除掉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氣。”

    力獻王一隻手持着破殺令,一隻手提起長戟,騎在翊鱗獸的背上,直衝入血霧中,與不死血族二皇子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兵部和不死血族本就是死對頭,因此,也就沒有什麼可說,只要遇見,直接殺死對方就行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響亮的撞擊聲,從血霧中傳出,使得天地靈氣都在猛烈抖動。

    戰鬥並沒有持續多久,力獻王的坐騎翊鱗獸發出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它的龐大身軀,被不死血族二皇子一劍劈成了兩半,從半空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不死血族二皇子的血劍,擊穿力獻王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哈哈!兵部的七階半聖,怎麼這麼弱?”

    二皇子獰笑以上,露出獠牙,咬在力獻王的頸部大動脈,吸取力獻王體內的鮮血。

    力獻王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喉嚨裡發出大吼聲,取出了一卷聖旨,想要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,血劍穿透了他的身體,使得他根本無法逃走。

    漸漸的,力獻王的身體,變得越來越乾癟,皮膚變成死灰色,徹底失去生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二皇子將力獻王的身體捏碎,化爲一團碎甲和灰渣,隨手一拋,灑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七階半聖的血液,真是美味,只要將他的血液完全吸收,我的境界,應該是可以達到六階半聖的巔峰。”二皇子取出一根白色的紗巾,將脣邊的血跡擦乾。

    司空禪院外,趙越和蒲悅林二人,早已被嚇得肝膽俱裂,雙腿情不自禁的顫抖。

    力獻王在整個元府的兵部,也是能夠排入進前十的大人物,即便是那些宗主和家主見到他,也要忌憚三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如此一位威震一方的兵部大佬,卻死在了他們的面前。他們能夠能夠不感到恐懼?

    力獻王都已經死去,那位不死血族又豈會放過他們二人?

    然而,二皇子卻並沒有正眼看向他們,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笑道:“張若塵,你的修爲不怎麼樣,逃命的本事卻是不小,倒是讓本皇子好找。要不……你猜一猜,這一次還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,捏在手中,看着冰冷的劍鋒,道:“爲什麼要逃?戰一場吧!誰輸誰贏,還說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目光一凝,仔細的看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難怪敢說這樣的大話,原來是突破到了二階半聖。本皇子便來看一看,你到底有多大的長進?”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兩指捏成劍訣,隨即,血劍飛了出來,圍繞他的身體不停旋轉,同時,也在不斷加速。

    血劍的速度,達到二十倍音速的時候,二皇子的周圍,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風勁漩渦。

    同時,血劍也是飛了出去,擊向司空禪院外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此快速的一劍,別說是張若塵,即便是九階半聖也不可能躲得過去。

    血劍攜帶二十倍音速的速度,爆發出來的力量,更是恐怖絕倫,一般的七階半聖,也很難擋得住。

    先前,二皇子就是使用這一招,一劍擊穿力獻王的身體,從而取得戰局的勝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瞳之中,血劍的劍尖,變得越來越清晰。

    根本沒有做任何思考,體內的劍意自動涌了出來,張若塵猶如本能一般,提起沉淵古劍,向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兩劍的劍尖,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有着密密麻麻的劍氣,向四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劍上蘊含的強大力量,通過沉淵古劍,傳到張若塵的手掌,震得他的五指又痛又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扭動了一下,將那股力量,轉移到了地底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腳下的大地,直接碎裂而開,向下塌陷,化爲一個直徑十丈的大坑。

    儘管張若塵受了一些輕傷,卻終究還是將二皇子的這一劍擋住。

    二皇子略微感到詫異,七階半聖都擋不住的一劍,張若塵怎麼能夠擋得住?

    他根本不相信,張若塵的實力,能夠與七階半聖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只認爲,那是張若塵的劍道境界高明,使用了巧勁,纔將血劍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“以巧取勝,不過只是僥倖。以力取勝,纔是大道。”二皇子冷哼一聲,手臂一揮,想要將血劍收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哪會讓他得逞,手指向前一點,嘴裡吐出一個字:“破。”血劍的上方,空間向內塌陷,化爲一片破碎的虛無空間,直接將血劍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血劍,已經相當接近千紋聖器,乃是《百紋聖器譜》第二十四位的戰兵,自然是極其珍貴。

    並且,二皇子從小修煉劍道,已經將血劍煉成本命之劍。若是失去血劍,他的戰力,恐怕也得損失三成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意了!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臉色狂變,雙手同時捏出劍訣,想要控制血劍逃出張若塵打開的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先前,他只想着,儘快將張若塵拿下,奪取滔天劍,送去冥王劍冢。卻忘記,張若塵能夠調動空間力量,足以吞噬掉血劍。

    空間力量的玄奇,遠超二皇子的想象,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血劍最終還是被虛無空間吞噬,片刻後,整個空間,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風輕雲淡,笑了笑,道:“有力無巧,與莽夫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臉,變得十分猙獰,露出的眼神,猶如是要吃掉張若塵一樣,道:“從小到大,沒有人能夠也本皇子作對。凡是敢與本皇子作對的人,全部都已經變成了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看來我會成爲一個例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能夠將二皇子激怒,便是一種成功。

    一個人在暴怒的狀態,的確能夠發揮出十二成的力量,但是,卻也會露出更多破綻。

    只需要抓住一個破綻,張若塵就能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二皇子厲吼一聲,雙手攤開,浩蕩的血雲竟是凝聚成一隻巨大的狻猊虛影,將三分之一的天空佔據,散發出龐大的蠻獸氣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