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狻猊本是太古神獸,據說,曾經背起十萬座大山,填平了西海。即便是如今,西海的廣闊海面上也還有一座不小的陸地,稱爲西越猊州。

    千百萬年過去,狻猊一族早已絕跡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二皇子竟然能夠發現一隻狻猊,並且將其的獸魂,煉製成了自身的戰魂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二皇子不僅獲得狻猊的部分力量,更是奪走了狻猊的氣運。即便只是六階半聖的修爲,卻也能輕鬆擊殺七階半聖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隨着二皇子一腳踩了下去,在他的身後,狻猊的虛影,也是伸出一隻巨大的腳掌,穿透血雲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腳,卻是蘊含排山蹈海的聖力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腳,踩着一鸞一鳳的虛影,化爲一連串的殘影,避閃了過去。

    隨後,他又以更快的速度,騰飛起來,控制沉淵古劍,揮劍斬向二皇子的腿部。

    與二皇子相比,張若塵最大的優勢便是速度。

    因此,只有儘可能靠近過去,與二皇子拉近距離,張若塵纔會越佔一些優勢。

    若是遠距離交手,張若塵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的體質和劍道,皆是頂尖級別,然而,二皇子也絕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體質,即便比不上五行混沌體,也遠遠超過一般的聖體。他的劍道,即便沒有達到人劍合一,卻也達到劍心通明的巔峰。他無法控制時間和空間,卻有狻猊戰魂,足以橫掃同輩的天驕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武道四境,達到過四次無上極境,比別的修士,多出四個小境界。

    然而,聖道修煉,卻是更高層次的拼搏,早已脫離了武道。

    達到半聖境界,四個小境界的加成,其實並沒有那麼大,頂多只是相當於二階半聖中期,二階半聖後期,二階半聖巔峰,三階半聖初期的四次跨度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與二皇子之間的四個境界的差距,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彌補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手印,不斷打出,爆發出翻天覆地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半空中,呈現出一道道巨大的爪印,猶如是一片片血雲飛向四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長劍,遊走在二皇子打出的強橫力量勁氣之間,施展出一招又一招的精妙劍法,將二皇子的力量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力量的確相當強大,可是,他對力量的控制,卻並不是那麼精妙,十成的力量,至少浪費了三成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二皇子對力量的控制真的很差,畢竟,只有聖者,才能做到,將十成力量,完美的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半聖之中,能夠完美控制十成力量之中的七成,已經是相當高的造詣。

    但是,二皇子與張若塵比起來,卻就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同,自從與凌飛羽比鬥劍法以來,他便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力量,務必要做到,將每一分力量發揮到最極致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就算無法完美的控制十成力量,距離那一步,也已經相當接近。

    從下方看去,張若塵面對二皇子的攻擊,顯得十分遊刃有餘,每一劍出手也是瀟灑飄逸,猶如是一位少年劍聖正在鬥戰遠古兇獸。

    實際上,面對二皇子兇猛的攻擊,張若塵卻並不是那麼輕鬆,任何一點小小的失誤,也能讓他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兩人一連戰鬥半個時辰,下方的山林,早就已經是滿目瘡痍。有的地方燃燒起了森林大火,驚得林中的野獸四處奔逃。有的地方被劍氣撕裂,留下了平齊的劍痕。

    儘管二皇子暴露出了一些破綻,可是,他的修爲,太過強勁,張若塵依舊沒有機會闖入過去。

    至少到目前爲止,張若塵還沒有發現,可以一劍擊殺二皇子的破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實力,竟然如此強悍,與那位不死血族鬥了半個時辰,也沒落入下風。”蒲悅林感覺到相當震撼,畢竟,那位不死血族可是輕輕鬆鬆的殺死了力獻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年齡纔多大,怎麼可能比力獻王還強?

    “難怪敢去攻擊紫庸關,張若塵的實力,只怕是能夠與九大界子相提並論。”趙越道。

    隨着戰鬥的時間越來越長,二皇子變得越來越狂躁,徹底失去耐心。

    “天翻地轉,九字誅神。”二皇子的雙臂展開,畫出一個巨大的圓形,圓形的中心位置,凝聚出一個古老的“山”字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個文字,卻如同真的是一座大山,蘊含一股煌煌的烈焰之氣。

    遠古時期,人類造出來的文字,本就是象形文字。

    山,就是根據山嶽的形態,製造出來的文字。

    這樣的文字,具有強大的道韻,直指世間萬物的本源,一旦有人能夠將“山”字,與天地規則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麼,擡起了一個字,也就如同擡起天下羣山。

    九字誅神訣,乃是狻猊一族的聖術,一共只有九個字,每一個字卻都博大精深,將任何一個字修煉到極致,也能殺聖誅神。

    二皇子修煉多年,也僅僅只是將“山”字和“火”字,修煉到象形化實的境界。

    曾經,二皇子憑藉一個“山”字,將一位不死血族的八階半聖,也給震退數裡遠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修爲,又增長了一些,打出九字誅神訣,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也就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能夠逼得本皇子施展出九字誅神訣,已經足以榮耀一生。不過,我們的戰鬥,也該到此爲止。你的結局,其實早就已經註定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雙手,交錯了一下。

    雙手之間的“山”字,略微抖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下方的羣山,也在輕輕的搖晃,就連天地規則也開始顫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二皇子將九字誅神訣,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,估計是能夠將一些天地規則也打得紊亂。

    山字,向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個文字,卻呈現出十萬大山的影子,無論張若塵向何處退閃,也肯定會遭受鎮壓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終於感覺到一股來自死亡的威壓,那是一種真真切切的感受。

    施展出千紋毀滅勁,他倒是很有機會,破開二皇子的這一招殺術。

    然而,一旦動用千紋毀滅勁,必定耗盡體內的聖氣,也就意味着,他將會敗給二皇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甘心失敗,更不甘心敗給一個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“他越是強大的時候,也是最容易露出破綻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十分鋒銳,站在原地,身上的氣勢沒有減弱,反而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“天下之間,捨我其誰”的強大精神氣。

    禪院中,孔蘭攸的一雙秀目,盯着張若塵的背影,情不自禁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與八百年前的張若塵,簡直太像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她有些相信,表哥或許真的沒有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與沉淵古劍完全融爲一體,達到人劍合一的真正境界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隨即,人與劍化爲一根光柱,沖天而起,向上方十萬大山的虛影,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,不破敵人絕不還。

    二皇子看到這一幕,只是露出了一道冷笑:“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八階半聖,遇到這一招,恐怕也必須要立即閃避,並且施展出各種防禦手段,纔有可能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其實,二皇子打出這一種聖術,也並不是要殺死張若塵,僅僅只是想要逼迫張若塵使用出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使用出千紋毀滅勁,也就徹底失去繼續戰鬥的能力,到時候,還不是任他宰割?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沒有使用出千紋毀滅勁,而是想要與他硬拼,這不是找死是什麼?

    二皇子臉上的笑容,很快就僵住,因爲,他並沒有看到,腦海中想象的畫面。

    反而,張若塵的劍,與“山”字碰撞在一起,竟然將十萬大山的虛影,全部都撕碎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就連空間,也都出現十多道裂痕。

    “他將劍道和空間力量,結合在了一起?”二皇子瞪大雙眼,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。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是將空間的力量,融入進劍法,擊破空間的同時,也打破了二皇子的九字誅神訣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是第一次嘗試將空間力量和劍道結合在一起,並沒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受到二皇子的壓迫,他纔不得不這麼做。

    當然,空間的力量,並不是那麼容易控制,稍有不慎,就連他自己也會被吞噬進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他最近一段時間,一直在與凌飛羽磨練劍道,對力量、劍法的控制,達到了一個驚人的高度,也不敢輕易這麼做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就是遇強則強,面對強大的對手,才能夠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,突破自身力量的極限。

    衝破十萬大山的虛影,張若塵已經站在二皇子的頭頂上方,雙手舉劍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全力一劍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現在這一刻,就是最好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烏黑色的劍光,連接着天空和大地,飛了出去,猶如是要將世界分割成兩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