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摩訶無量。”二司空的雙手,捏成爪形,有着一道道纖細的佛氣,從手指中涌出,圍繞手指旋轉。

    每一根手指,都像是一條猙獰的怒龍。

    同時,二司空向前跨出一步,身體繃緊成一張弓的形狀。

    體內的筋脈,猶如弓弦,發出“嘣”的一聲巨響,方圓數十里之內的空間也都劇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似一根離弦的箭,轉瞬之間,穿過旋轉着的青龍刺,到達空乙血將的身前。

    兩隻手爪,發出陣陣龍吟聲,分別擊向空乙血將的頭部和胸口。

    摩訶龍爪手形成的風浪,撲面而來,讓空乙血將也是臉色一變,立即施展出一種絕頂身法,雙翼倒扇,向後急退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然而,二司空的手爪,卻還是擊穿他的聖魂領域,在他的臉上和胸口,留下兩道爪印形狀的血痕,深可見骨。

    шшш▪ t tkan▪ ¢ ○

    “竟然這麼強?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摸了一下臉上的血跡,眼中盡是驚駭的神色,不停後退,然而,二司空卻追得更快,再次出現在他的身前上方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隨着龍吟聲響起,空乙血將擡頭看去,只見,他的頭頂上方,竟是出現五條黑色的巨龍。

    五條黑龍整齊的排列,形成一個五指爪形,快速的落下。

    其實,那並不是五條真正的黑龍,而是二司空的一隻手。只不過,他施展出了摩訶龍爪手,才讓空乙血將看到如此驚人的異象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摩訶龍爪手將空乙血將打入進了地底,在地面,留下一個數十丈長的爪印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空乙血將身上的骨頭,斷了一大半,躺在爪印大坑的底部,身體蠕動,嘴裏不斷冒出血水。

    “好生猛的和尚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瞪大一雙眼眸子,盯在二司空的身上,嘴巴長得很大,露出兩顆潔白的兔牙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暗暗心驚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摩訶龍爪手還是有一些瞭解,那種武技的修煉難度,與龍象般若掌可謂是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然而,二司空施展出來的摩訶龍爪手,顯然是已經達到極高的層次,完全可以憑藉此招,跨越境界,擊殺對手。

    萬佛道最頂尖武學,怎麼會被深山野廟中的一個僧人學習到精髓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暗暗思索的時候,他的身下,吞象兔早就按捺不住,邁動四蹄,衝到爪印大坑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將空乙血將的半聖之光,從氣海中,挖了出來。

    空乙血將傷得極重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隻又肥又胖的兔子,將他的半聖之光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“本將……不甘……不甘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,空乙血將的心中再如何惱怒,卻只是顫抖着雙手,根本無法站起身來,顯得相當無奈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的眼前,變得越來越黑暗,最後,化爲了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失去了半聖之光,即便空乙血將的修爲再高,生命力再如何強大,還是漸漸變得冰冷,化爲了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巴掌拍在吞象兔的頭頂,道:“真是一個吃貨,那可是八階半聖的半聖之光,你承受得住那股強大力量嗎?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吞象兔的身上,散發出赤紅色的光芒。有着強大的聖氣,從它的體內涌了出來,將張若塵也包裹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日之內,吞象兔一連吞服兩團半聖之光,其中一團,還是來自於八階半聖。八階半聖的半聖之光,比吞象兔自身修煉出來的半聖之光,也要強大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,吞象兔能不能消化那股能量?

    若是,無法消化,便有爆體的危險。

    若是,它能夠將兩團半聖之光消耗,那麼修爲肯定會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擔心,顯然是有些多餘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吞象兔的身體,重重的倒在地上,龐大的身體,快速縮小,變得只有半尺長,嘴裏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,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隨着吞象兔倒下,張若塵也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重新站起身來,看到睡得如同死豬一般的吞象兔,一時之間,竟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二司空看着已經死去的空乙血將,雙手合十,念出一句佛號: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遠處,二皇子的臉上,露出又驚又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空乙血將乃是高階半聖,更是不死血族的一員悍將,竟然被一個黑炭一般的和尚和一隻兔子殺死?

    還有比這更加可笑的事嗎?

    當然,二皇子卻並沒有絲毫畏懼,雙目向上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血雲中,飛着密密麻麻的不死血族的身影,成千上萬,儼然是一隻血族的大軍。

    同時,還有一面紫黑色的戰旗,從血雲之中顯露出來,上面印有“中贏”二字。

    七丈寬的戰旗,隨着高空寒風的吹拂,捲了起來,發出獵獵的聲音。

    數十道強大的殺氣,從血雲中傳出,直指下方的二司空和張若塵,甚至還包括躺在地上的吞象兔。

    二皇子十分不解,不死血族的大軍就在上空,軍中也是高手如雲,爲何卻沒有人出手救空乙血將?

    就在二皇子,準備責問那些不死血族的血將的時候,一個極小的人影,憑空出現在天穹之上。

    他,猶如是在宇外,距離地面極其遙遠。

    因此,那道人影,也就顯得極其渺小。從地面,向上望去,猶如是一個黑色的小點。

    眼力差一些的修士,根本無法辨別出,那個黑色小點,乃是人的形狀。

    看到飛在天穹的黑色小點,二皇子的臉上,露出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再次向張若塵看過去,眼神中,多了幾分不屑,似乎張若塵今日已經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向上空看去,很快就注意到,天穹上的黑色人形小點,臉色略微一沉,嘴裏念出了三個字:“天血聖。”

    在東域,張若塵曾經見過天血聖和地血聖。

    天血聖和地血聖的力量,相輔相成,兩人聯手,可以爆發出數倍於自身的戰力。

    當時,若不是大師兄青霄聖者出手,將二聖擊退,恐怕張若塵也活不到現在。

    既然,天血聖現身,地血聖應該也在附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向腳下的大地看去,不知是從何時開始,以司空禪院爲中心,方圓百里之內,化爲了一片猩紅色的血土。

    血土中,有着密集的血紋相互交織,緩緩的流動,給人的感覺,像是大地長出血管,變成了活物。

    那是地血聖。

    爲了奪取張若塵的滔天劍,不死血族竟是派遣出兩位聖者,根本不給他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變得十分凝重,從氣海中,將乾坤神木圖取了出來,捏在手中,隨時準備將血月鬼王喚出來。

    對上不死血族的二皇子,張若塵還能不顧一切的去拼一拼。

    然而,對上兩位聖者,根本不用拼,只有請出血月鬼王,才能將危機化解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並不急着將血月規則喚出來,因爲,他看出天血聖和地血聖像似乎是在忌憚着什麼?

    正是因爲他們有所忌憚,所以,剛纔空乙血將死的時候,纔沒有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他們在忌憚什麼?

    莫非與司空禪院有關?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一千多根血紋,匯聚在一起,凝聚成人形。

    此刻的地血聖,猶如是無數血紅色的觸手纏繞在一起形成的身體,就站在一堆血紋的上方。

    他面相司空禪院,嘴裏發出沙啞而蒼老的聲音:“本聖奉青天血帝之令,捉拿張若塵去冥王劍冢,希望司空禪院不要摻和此事。”

    先不提地血聖的修爲,本就已經超凡入聖。僅僅只是,他說出“青天血帝”四個字,恐怕也能將天下間九成九的人嚇住,不敢再阻攔他捉拿張若塵。

    地血聖自然也是如此認爲,畢竟已經報上青天血帝的名號,誰還敢那麼不識擡舉,繼續和不死血族對抗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