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有些斑駁的禪院大門,緩緩的打開。

    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僧,穿着一身灰白色的樸素僧衣,從大門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大腹便便的大司空和一個三四歲的小沙彌,緊跟在老僧的身後,站定在禪院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“師父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立即趕了過去,恭恭敬敬的向老僧行禮,隨後,攙扶老僧的右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盯在老僧的身上,給他的第一感覺:“這是一位十分普通的老僧,卻又普通得有些過分。”

    老僧的臉上、頸部、手腕,全是密密麻麻的皺紋,蒼老得不成樣子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沒有聖氣和佛氣的波動,卻透着一股古韻。那股古韻,讓他顯得根本不像一個活生生的人,更像是一塊從地底挖出來的人形化石。

    老僧的目光,盯向地血聖,有氣無力的道:“張若塵與貧僧有一些淵源,貧僧不會放任不死血族將他帶走。”

    很平靜的一句話,卻又給人一種不可違抗的強大意志。

    大地上,涌出來的血氣,變得濃密了數倍。

    地血聖站在渾厚的血氣中心,冷沉的道:“和尚,你敢與不死血族作對,倒是很有魄力。就是不知,你敢不敢報出自己的名諱?”

    老僧道:“貧僧既然選擇隱居在此地,也就是想要徹底忘記過去,潛心修佛。至於名諱,也是屬於過去的一部分,自然也就早已忘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聖便來幫你想起過去。”

    地血聖的聲音,變得頗爲尖銳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的血紋,急速向上涌動,匯聚成一隻山峯那麼巨大的手臂,高達數百丈,散發出讓人窒息的氣息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手臂,向下揮去,打出一道手印,擊向老僧的頭頂。

    隨手的一擊,卻給人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,一般的修士,恐怕早就已經嚇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,老僧卻只是緩緩擡起頭來,向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是使用了什麼神祕力量,嘭的一聲,血紅色的手臂直接崩碎,化爲一片血雨,從天空飄落下來。

    遠處,地血聖發出了一道低沉的悶聲,似乎遭受重創,就連身上的血氣,也變得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地血聖的聲音,依舊十分磅礴,中氣十足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分明聽出,那聲音之中,帶有幾分恐懼。

    能夠擊敗一位聖者,並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讓一位聖者感到恐懼,纔是真正的了不起。

    老僧依舊是古井無波的模樣,只是淡淡的道:“貧僧不想殺生,所以,你還活着。但是,司空禪院中卻有一位客人,已經相當生氣,若是她出手,你們恐怕會全部死在這裏。貧僧勸你們,還是趕快退去,不要再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地血聖陷入沉默,心中暗想,司空禪院中怎麼可能還有隱世強者?

    血雲中,響起一個氣息沉厚的聲音:“是嗎?本王偏偏不信,世間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,可敢出來戰一場?”

    老僧暗暗嘆息了一聲,輕輕的搖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天空的血雲,漸漸散開,顯露出一座九十九丈高的白骨祭臺。

    祭臺的底部,豎着十六根龍骨,化爲十六根粗壯的柱子,撐起了祭臺的骨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千百萬具人類的骨頭,密密麻麻的排列。張若塵甚至還看到,一些散發出刺目聖光的骸骨,那是聖者的骨頭。

    眼前的這一幅畫面,實在是有些震撼人心,宛如神魔出世,即便是聖者看到這樣的畫面,估計也會顫抖。

    祭臺的頂部,戰旗的下方,站着一個七米高的魁梧男子,身穿百聖血甲,揹着雙手,渾身散發出睥睨天下的威武之氣。

    百聖血甲,乃是不死血族的至寶,穿在真正的至強者身上,可以爆發出百聖之力,橫掃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天血聖和地血聖飛到祭臺上方,躬身向那個魁梧男子行了一禮,隨後,才又站到魁梧男子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白骨祭臺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感覺到自己完全無法呼吸,身體也開始顫抖,滿眼都是血紅色,猶如是進入到了修羅世界。

    那是因爲,祭臺上的魁梧男子,散發出來的氣息實在太強,已經影響了張若塵的神智。

    不僅是張若塵,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,也都雙眼泛紅,渾身散發出想要嗜血一般的戾氣。

    至於兵部的趙越和蒲悅林,早就已經七孔流血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僧看着四人的狀態,發現只有張若塵,顯得稍微從容一些,另外三人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老僧的嘴脣動了動,一個個金色的佛文,憑空從虛空顯現了出來,形成一個圓球,將張若塵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們四人,全部都清醒過來。除了張若塵的狀態好一些,另外三人坐在地上,猛烈喘息,汗水將他們的僧袍都溼透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,莫非……他就是青天血帝?不,他剛纔自稱是’本王’,應該不是青天血帝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除了青天血帝,不死血族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人物,真是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白骨祭臺的頂部,那個魁梧男子盯着老僧,仔細凝視,半晌之後,朗聲大笑,“本王已經推算出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老僧並沒有絲毫情緒波動,只是雙手合十,輕輕的唸了一句: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,九帝之一佛帝的大弟子,法號因陀羅。因陀羅在沒有拜入佛帝門下的時候,乃是司空世家的傳人,名叫司空一白。若是本王沒有猜錯,你就是因陀羅。”那個魁梧男子十分肯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老僧望了過去,心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,猛烈的震盪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佛帝的大弟子?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也都十分驚異,一雙雙眼睛全部都盯在老僧的身上。他們怎麼也無法相信,師父已經活了那麼悠久的歲月。

    人,怎麼可能活得到那麼久?

    老僧卻是微微的一笑:“過去如夢,現在如電,未來如雲。一切有爲法,如夢幻泡影。貧僧過去是誰,有那麼重要嗎?”老僧是在迴應祭臺上的魁梧男子,也是在教誨自己的三個弟子。

    既然推算出老僧乃是佛帝大弟子,那個魁梧男子的臉色,也變得頗爲凝重,道:“因陀羅大師隱居在此,應該是在躲避池瑤女皇吧?其實,我們不死血族想要救出冥王,也是爲了對抗池瑤女皇,我們有着共同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Wωω●ⓣⓣⓚⓐⓝ●c○

    “若是大師肯歸順於不死血族,本王可以奏請血帝,封你爲不死血族的太上聖師。不知大師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老僧搖了搖頭,道:“貧僧只想遁出紅塵,修身禮佛,不會再插手世間之事。”

    魁梧男子的耐心,似乎已經耗盡,聲音變得沉冷了幾分,道:“可是,在你庇護張若塵的時候,就已經插手了進來。實話告訴你,冥王歸來,乃是大勢,任何人也別想阻擋。即便佛帝還在世,阻擋大勢,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司空禪院的門,再次打開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威風,真以爲不死血族就能無法無天?青天血帝就是天下第一?”

    那一隻開門的手,十分纖細柔長,猶如白玉嫩蔥一般,給人一種完美無瑕之感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隻手,也比那些號稱傾世美人的女子,更加迷人,更加美麗,更加耐看,充滿了靈動之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