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十分好奇,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敢不將青天血帝放在眼裡?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個有着一頭白色長髮的年輕女子,走了出來,那滿頭的白髮,散發出淡淡的聖光,幾乎是要直垂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的臉蛋,極其小巧精緻,黛眉修長,瓊鼻如玉,唯獨只有櫻紅的嘴脣,才讓她的身上多了幾分豔麗的色彩。

    隨着她走出禪院,有着淡淡的幽蘭清香瀰漫出來。因爲先前的大戰,毀掉的山林,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長出一株株翠綠色的蘭花,使得這一片土地重新煥發出生機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白髮女子的身上,雙眼情不自禁的一縮,心中暗道:“怎麼會是她?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孔蘭攸的一雙秀目,不經意間,也是從張若塵的身上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多麼希望看到,張若塵露出熱切的眼神,隨後,走過來,將她緊緊的抱住,叫她一聲“表妹”,或者“蘭攸”。

    兩人一起訴說八百年來的酸甜苦辣,追憶那些年輕時候的往事,哪怕只是再聽他吹奏一曲《蘭攸曲》,也是多麼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一切……根本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是那一副古井無波的神情,只是向她看了一眼,就又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心中,其實是有一些淡淡的失落,也有更深層次的一種絕望。

    隨後,她纔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望向遠處的不死血族,原本眼中的一絲柔色,瞬間就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白骨祭臺的頂部,那個魁梧男子面對上孔蘭攸的眼神,體內的聖魂,竟是忍不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剛纔那樣的感受,他只在面見青天血帝真身的時候纔有過。莫非眼前這個白髮女子,竟是能夠與青天血帝相提並論?

    地血聖和天血聖卻沒有魁梧男子那樣的感受,只是覺得孔蘭攸的修爲似乎還是頗爲強大,但是,與深不可測的因陀羅比起來,卻又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如若白髮女子只是一位聖者,那麼,她敢質疑青天血帝的威嚴,無疑就是一種死罪。

    地血聖冷笑一聲:“想做出頭鳥,是不是應該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修爲夠不夠格?”

    “質疑血帝的下場,只有一個字,那便是死。”天血聖道。

    地血聖和天血聖的身影一閃,同時消失在白骨祭臺的頂部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他們並不是憑空消失,而是爆發出來的速度實在太快,即便是半聖的眼力,也無法看清他們的身法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地血聖的身體,融入大地,使得方圓百里再次變成一片血土。

    十數萬道血紋,從地底涌了出來,堆積成一座血紅色的山嶺。

    山嶺高達千丈,蘊含萬頃之力,足以碾碎一座城,填平一座湖,此刻,它卻急速向司空禪院的方向撞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天血聖飛在高空,雙臂展開,化爲兩片巨大的黑雲,將整個天穹完全覆蓋,不留一絲縫隙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成千上萬支血箭,猶如雨幕一般,接連不斷的飛出,匯聚在一起,化爲一條血紅色的箭河。

    地血聖和天血聖十分清楚,白髮女子的實力,肯定很強。因此,他們溝通天地,凝練規則,施展出平生絕學。

    即便無法殺死白髮女子,也要試探出她的真正修爲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二人,也敢向我出手?”

    孔蘭攸猶如一株空谷幽蘭,站在禪院外,擡起一隻手掌,向虛空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千丈高的山嶺,在一瞬間崩塌,化爲一片血霧,同時也伴隨地血聖撕心裂肺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血霧沉到地面,化爲一座血湖。

    天空上,萬千血劍也都全部崩碎,任何威力也沒有爆發出來,直接化爲一陣血雨灑落向地面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天血聖的身體,早已變成一團血霧,只剩一具晶瑩剔透的聖骨,從半空墜落下去,掉入進血湖。

    緊接着,孔蘭攸的衣袖一揮,兩顆星辰一般明亮的聖源,從血湖中飛起來,懸浮在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聖源散發出來的血色光華,將她那一張蒼白無色的臉,映照得紅潤了一些。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,整個人如同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的那個乖乖的阿彌陀佛,她……她到底是不是人?”大司空的上牙打下牙,發出“嘚嘚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其實,張若塵早就猜到孔蘭攸的修爲,必定達到了一個驚人的高度。

    然而,當他親眼看到孔蘭攸出手,卻還是十分心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兩位達到聖境的存在,然而,她卻像是拍死兩隻蚊子一般輕鬆,就將他們鎮殺。

    兩位不死血族的聖者,根本都來不及逃命。

    遠處,血雲中的不死血族,全部都被嚇得魂飛魄散。其中,有一些修爲略弱一些的不死血族,因爲受到驚嚇,無法控制體內的聖氣,氣息紊亂,直接從半空墜落下去,摔得七葷八素。

    白骨祭臺頂部的魁梧男子,也屏住呼吸,神情嚴肅,不再像先前那麼從容鎮定。

    魁梧男子的身份,乃是青天血帝座下的第一王“中贏王”,也被稱爲血王中的王者,自身的修爲,自然是達到通天徹地的地步。

    再加上,中贏王擁有百聖血甲和白骨祭臺,恐怕除了青天血帝那種級別的人物,當今天下,已經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中贏王的聲音,顯得頗爲沉厚,道: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孔蘭攸。”孔蘭攸不輕不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中贏王的瞳孔快速一縮,十分果斷的下令:“退。”

    明堂聖祖和佛帝大弟子同時現身,即便中贏王的戰力再強,也只能避其鋒芒,不敢繼續造次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軍,早就已經被孔蘭攸嚇得魂不附體,聽到中贏王的命令,哪還敢繼續待在此地,如同潮水一般,急速向天邊退走。

    “想要走,哪有那麼輕鬆的事?”孔蘭攸道。

    中贏王的臉色微微一沉,道:“不死血族無意與明堂爲敵,聖祖難道是要主動挑起戰爭?”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在踏上崑崙界大陸的時候,已經是明堂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伸出一根纖細柔長的玉指,指尖的前方,凝聚出一團七彩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焰的形狀,很像是一根孔雀羽毛,顏色鮮豔,充滿美感,然而卻又蘊含一股毀滅性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羽毛形狀的火焰飛了出去,衝向天穹,落入進血雲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轉瞬之間,方圓千里的天空,完全變成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,將所有不死血族全部都吞沒進去。

    七彩色的火焰,極其可怕,即便是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沾上一點點,也會立即化爲飛灰。

    半聖之光與火焰觸碰一下,也只是發出“哧”的一聲,立即就會變成一縷縷青煙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除了中贏王以外,成千上萬的不死血族軍士,全部都魂飛魄散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一個活口,也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些不死血族的軍士之中,還包括有數十位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脣,微微動了動,低聲唸了一句:“孔雀明火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瞪大雙眼,嚥下一口唾沫,道:“傳說中焚天煮海的手段,竟然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天空,依舊在燃燒,化爲了赤金色,時不時有着一團火球墜向大地,使得地面出現一個個巨大的黑色熔坑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這一幕,中贏王十分惱怒,厲聲道:“孔蘭攸,你實在是太過分。本王便來會一會你,倒要看看,明堂聖祖到底有幾分能耐?”

    中贏王從白骨祭臺上面飛了起來,站在虛空,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黑色煞氣,將天空的火焰全部驅散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中贏王身上的鎧甲,散發出猩紅色的光芒,涌出一百尊巨大的聖影,覆蓋了大半個天空。

    “寰宇神碑掌。”

    兩隻蒲扇大小的手掌,緩緩的擡起,雙掌之間,凝聚出一塊黑色的石碑,有着密密麻麻的血文,浮現在石碑的表面。

    中贏王的手臂越擡越高,黑色石碑的體積,變得越來越巨大。到最後,黑色石碑已經變得足有一座山體一般大小,還沒落下,已經散發出一種可以毀滅整個世界的驚人氣勁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因陀羅的庇護,張若塵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小司空,也倒都感覺到窒息,只能強撐身體,纔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孔蘭攸卻依舊神態自若,道:“寰宇神碑掌乃是不死血族的第一掌法,當年,血後在世的時候,將它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底部,曾經一掌擊傷了青帝。血後逝世了這麼多年,沒想到,不死血族之中,又有人將寰宇神碑掌修煉成功。可惜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麼?”中贏王問道。

    孔蘭攸道:“雖然,你將寰宇神碑掌修煉到了大成,然而卻沒有足夠的修爲,將掌法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。你也只是藉助百聖血鎧,才能勉強施展出這一招。與血後比起來,你還差得太遠。”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中贏王的雙手交錯在一起,將掌印向下拍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黑色神碑,猶如域外的隕石撞擊大地一樣,急速向下落去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神碑一旦落地,這一片地域,恐怕立即都會變成死亡之地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(第二章還差幾百字,稍等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