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沒過多久,二司空又拿着兩碗清粥,走出廚房,分別將清粥放到因陀羅和孔蘭攸的面前,並且加上竹筷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孔蘭攸就這麼相對而坐,各自吃着齋飯,時而向對方看一眼,一直保持着一種微妙的氣氛,誰都不願主動去打破那份寧靜。

    直到一隻黑色的肥貓,嗖的一聲,從門外衝了起來。

    它雙腳立地,前面的兩隻腳卻是高高的擡起,一雙圓溜溜的眼眸子,轉動一下,最後定格在張若塵的身上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太慘了,太慘了,張若塵,你是不知道,昨天冥王劍冢之中的大戰是何等慘烈,嚇得本皇連忙躲入進陣法,要不然,恐怕也是在劫難逃。”

    小黑爬上木凳,一屁股坐了上去,抓起一塊竹筍,放到嘴裏咬一口,似乎感覺到太素,又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家的軍隊,前去圍剿金雀城的不死血族的時候,並沒有帶上小黑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小黑應該是和黎敏待在一起,準備傳授給她一些修煉精神力的祕訣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攻入進冥王劍冢的時候,第一時間,小黑就帶着黎敏,躲入進劍冢中的那座火山。

    它提前佈置的陣法,倒是派上用場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小黑才見證昨天的那場慘烈的戰爭,一直等到不死血族退走,它才離開冥王劍冢,找來司空禪院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不死血族的大軍真是鋪天蓋地,只能看見飛在天空的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,根本無法數清數量。”小黑繪聲繪色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冥王劍冢的外圍,有中古時期的大能,佈置的古陣,難道也沒擋住不死血族的大軍?”

    小黑搖了搖頭,道:“據說,不死血族請來了一位陣法天師,將古陣的陣法銘紋破壞了一小半,再加上青天血帝親自駕臨,以無上神通,終究還是將古陣撕裂出一道百米寬的口子,攻入了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鎮獄古族的族長王悲烈,被青天血帝擒住,煉成了血奴。”

    “萬兆億使用出天命符詔,改變聖道規則,更是以自身一半的鮮血爲代價,耗損百年壽元,調動出天命大帝留在天命符詔中的一成力量。然而,卻僅僅只是擋住青天血帝三擊,便受了重傷,勉強逃出冥王劍冢,算是保住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凌飛羽帶領鎮獄古族的族人,退入劍冢,借來十五位劍聖祖師的力量,爆發出大聖級別的力量,與青天血帝戰了接近半個時辰,當時萬劍齊飛,血雲蓋天,可謂是震撼至極。然而,凌飛羽最終還是戰敗,遭受重創,生死不知,下落不明,葬天劍和誅天劍也落入青天血帝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沒有親眼看到那一戰,也能想象得出,當時的戰鬥,肯定相當震撼。

    萬兆億和凌飛羽都是最近數百年,崑崙界最頂尖的人傑,各自都有驚人的機緣,有着一些逆天的底牌,也只有他們才能與青天血帝鬥一鬥。

    其餘人,根本連讓青天血帝出手的資格也沒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爲凌飛羽感到擔心。

    她教授了張若塵很多劍道上面的知識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張若塵與凌飛羽可以說是亦師亦友。

    小黑繼續說道:“看守幽冥地牢的四大獄長,全部都從沉睡之中甦醒,與青天血帝和那位神祕的陣法天師鬥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四大獄長的壽命極其悠久,每一個都實力強大,也是幽冥地牢的最後一道防線。

    聽到此處,張若塵有些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四大獄長戰死了一位,另外三位全部受了重傷,就在青天血帝要打開幽冥地牢大門的時候,一個白頭髮的女魔頭從天外飛來,僅僅只是一出手,便碾殺十萬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,不死血族的屍體,猶如是下雨一般,嘩啦啦的往下掉,將劍冢變成了一座修羅場。”

    小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用爪子拍了拍毛茸茸的胸口,繼續說道:“你是不知道,那個女魔頭殺人不眨眼,長得相當猙獰可怕,有着三頭六臂,身高三丈,腰寬也是三丈……”

    孔蘭攸打斷了它的話,道:“照你這麼說,那個女魔頭豈不是長得四方?”

    “嘿嘿!算你聰明,沒錯,就是四……方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的目光,向孔蘭攸盯了過去,頓時倒吸一口涼氣,猶如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,無法再說出話來。

    這不就是那個女魔頭?小黑怔了片刻,以爲自己產生了幻覺,轉過頭盯了張若塵一眼,又立即向孔蘭攸看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小黑嚥下一口唾沫,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嘴脣,趴在了木凳上面,叫出一聲:“喵!”

    那樣子就好像是在表達,它只是一隻貓,剛纔什麼也沒有說。

    孔蘭攸卻沒打算如此輕易放過它,伸出一隻纖細的玉手,摸了摸小黑的腦袋,雙瞳中,有着一絲絲聖光在閃動,道:“你不是血肉之軀,應該是某一種靈物,至少已經經歷十萬年歲月的洗禮。說吧!你爲何要待在張若塵的身邊?到底是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以孔蘭攸的修爲,自然是可以看穿小黑的真身,很少有生靈,可以瞞過她的雙眼。

    小黑的確是不死之身,然而,孔蘭攸這種級別的存在,卻還是能夠將它打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此刻,小黑渾身都在顫抖,急忙道:“張若塵,你還不快替本皇解釋一下,不然……不然本皇只能將你的祕密說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確知道張若塵很多祕密,張若塵的心中,也是略微一緊,道:“孔前輩,小黑是我的一件器物的器靈,你不用擔心,它不會對我不利。”“可是,我現在更加好奇,它到底知道你的什麼祕密?”

    孔蘭攸輕輕的抿了抿紅脣的小嘴,笑了笑,又看向小黑,道:“你剛纔不是說我是女魔頭,沒錯,我就是女魔頭。說吧!張若塵的祕密,到底是什麼?只要你說出來,我可以幫你恢復自由,甚至重塑肉身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當然是想,從小黑的嘴裏,問出她想要知道的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可以幫助本皇恢復自由?”小黑有些動心,眼珠子裏面冒出明亮的光彩。

    小黑見過孔蘭攸出手,即便是在中古時期,她也絕對是一個相當恐怖的兇人。

    以她的蓋世修爲,的確有可能幫助它,逃出乾坤神木圖的封印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一邊觀察張若塵的神情變化,一邊說道:“但是,也得看你說出的祕密,是不是有那麼大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小黑頗爲欣喜,道:“本皇要說出的祕密,肯定是你想要知道的東西。”張若塵的神情一凝,沉聲道:“小黑,你是想要重新被封印回圖卷裏面嗎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皇最討厭你這種欺騙的行爲,有什麼事,不能直接說出來?在你隱瞞木丫頭的時候,本皇就想告訴她。”隨後,小黑向孔蘭攸盯了過去,道:“本皇告訴你,張若塵已經不是童子身。張若塵身邊的紅顏知己多不勝數,但是,本皇對天發誓,這個祕密,絕對是第一個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說着這話的時候,小黑還舉起了一隻貓爪子,猶如真的是在對天發誓。

    很顯然,小黑是以爲,張若塵與孔蘭攸有某種特殊的關係,才說出這個它認爲最爲驚天動地的大祕密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孔蘭攸略微的怔住,很顯然,小黑告訴她的祕密,超出了她的預料。

    隨即,她用着頗爲異樣的眼神,看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不遠處,正在吃着早飯的三位年輕僧人,也都全部停了下來,豎起耳朵,想要聽到更多“祕密”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額頭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黑線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緩緩的,他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,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,圖卷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又一道的銘紋。

    察覺到不妙,小黑怪叫一聲,化爲一道黑影,向齋堂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皇只是實話實說,你又何必要惱羞成怒,或許女魔頭大人根本就不介意呢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的光芒一閃,一股強大的力量散發出來,將小黑拉扯回來,重新封印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僞君子,竟然封印了本皇,本皇只是在揭露你的真面目,免得又有女子上你的當。你還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祕密,你一隻腳踏兩隻船,你看到過聖書才女的身體,你收服血月鬼王是爲了滿足一己私慾,你還故意去招惹黎敏那個小姑娘……你簡直就是一個禽獸……禽獸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很不服,在圖卷世界中嘶吼。

    當然,它的話,僅僅只是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外人根本聽不到。

    聽到小黑的話,張若塵顯得很平靜。其實,他也並不是有多麼憤怒,只是擔心小黑那個大嘴巴繼續說下去,暴露出更多祕密。

    現階段,孔蘭攸已經有些懷疑他的身份,只是還不夠確定而已。一旦確定了張若塵的身份,誰都不知道,她接下來會怎麼做?

    畢竟,孔蘭攸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天真無邪的小丫頭,如今的她,傲視天下羣雄,殺伐果斷,即便她對張若塵還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卻也有屬於自己的主見和堅定的意志。

    無論她要對張若塵好,還是對張若塵壞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也都違抗不了她。

    明明近在咫尺,但是,修爲上的差距,無形之間,讓兩人的距離變得有些遙遠。

    (好吧!今天還是差了幾百字,需要稍等一下,真是哭死了!另外,微信公衆號的兩輪紅包,已經發完,第二輪應該是大包了吧?搶到的書友們,有沒有小小的興奮一下?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