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二司空已經將血龍殿的修士,全部打倒,並且廢了他們的修爲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的衣袖一揮,一大片金色光刃凝聚出來,懸浮在半空,飛了出去,將那些奴隸手上和腳上的鐵鏈全部斬斷。

    “多謝大師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玄境宗的弟子,恢復自由後,立即躬身向二司空道謝。

    轎子上,血龍公子相當憤怒,在這元府,竟然還有人敢與血龍殿爲敵,那個黑臉和尚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膽?

    他將抱在手中的兩位美豔女子推開,兩隻手的手掌心,凝聚出兩團紅色的聖氣,沉聲道:“本公子來會一會你,到底有多少本事?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條十多丈長的血色龍影,飛了出來,纏繞在血龍公子的身上,使得他的氣息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原本,只有魚龍第九變修爲的血龍公子,卻是散發出一階半聖,纔有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半聖的氣息,將在場的邪道修士,驚懾得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“血龍公子竟然已經將《血龍經》修煉到第七層,即便沒有達到半聖境界,也能爆發出堪比半聖的力量。”“快退,最好退遠一些,半聖級別的攻擊,哪怕只是一道餘波,也能將我們震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境宗的那些弟子,全部都懾懾發抖,心中相當驚恐。其中一些修爲較弱的弟子,更是身體一軟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血龍公子殘忍的一笑,一隻手掌打了出去,形成一道強大的勁氣,將街道兩旁的建築全部摧毀。

    隨即,二司空的頭頂上方,凝聚出一隻血紅色的大手印,向下拍去。

    就在血龍公子十分得意的時候,卻看見,一道人影,從他的眼前閃過。下一刻,二司空已經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二司空的一道手印打了出去,擊在血龍公子的腹部。

    血龍公子口吐心血,倒飛出去,將三丈高的轎子撞穿,以惡狗撲食一樣的姿勢,撞擊在地面,撞得滿臉血污,悽慘無比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張若塵運足氣息,一口氣吹了出去,將血龍公子打出的血紅色手印吹得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只需一口氣,就能化解一階半聖的攻擊。

    二司空沒有殺死血龍公子,退了回來,見到張若塵已經化解了戰鬥餘波,於是,微微躬身行禮,道:“多謝師叔出手,救了他們的性命。”張若塵道:“救他們的人,不是我,而是你。不過,我卻並不認爲你救了他們,其實是害了他們。”二司空十分不解,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他們被送去拍賣場,即便只能做奴隸,至少還能活命。然而,你救下他們,他們卻只有死路一條。血龍殿在元府的勢力十分龐大,憑他們的修爲,即便恢復自由身,估計還沒有逃出府城,就已經被血龍殿派出去的高手殺死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道:“貧僧可以保他們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保護他們多久?保護得了一時,保護得了一世?下一次遇到相同的事,你又該怎麼做?繼續救人,繼續保護他們,你保護得了多少人?你將所有精力全部用來保護他們,還需不需要修行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,變得頗爲嚴肅,又道:“就連你師父都不敢沾因果,你竟然敢沾?”

    既然因陀羅大師將兩人託付給張若塵,張若塵當然是要教他們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做事太莽撞,只會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二司空有些茫然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難道我做錯了嗎?”

    大司空呵斥了一聲:“肯定是做錯了,還不立即向師叔認錯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阻止大司空,道:“你也沒有做錯,只是做事的方法有些不對。”

    “對,師叔說得沒錯,你的方法用錯了!能夠花錢解決的事,爲什麼要用暴力呢?直接花錢將他們買下來,不就將事情完美的解決?”大司空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瞪了大司空一眼,想要訓斥他一番,卻又發現,竟是有些無法反駁他的話。

    對啊!

    能夠花錢解決的事,爲什麼要用暴力呢?

    玄境宗的那些弟子,顯然也是知道,得罪血龍殿,他們只會是死路一條。因此,即便是恢復自由,他們卻更加恐懼。

    “大師,你一定要救一救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血龍公子受了重傷,血龍殿肯定會將怒火,發泄到我們的身上,以血龍殿的龐大勢力,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活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境宗的弟子,聽見大司空和二司空叫張若塵爲師叔,以爲他是一位代發修行的佛道高僧。

    於是,他們紛紛下跪,向張若塵求救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是見死不救的人,於是,思索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音波,從遠處飄來,傳入進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擡起頭,雙目向遠處的人羣望去,只見一個穿着鵝黃色長裙的女子,與他四目相對,向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那女子,身材纖瘦,猶如一輪弦月,站在一團迷茫的霧中,除了張若塵,在場很少有人能夠看清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來到了中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,露出一抹笑意,向大司空和二司空吩咐了一句,道:“帶上他們,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按照那個鵝黃色長裙女子留下的氣息,張若塵來到黑市的腹地,出現在一座六層高的宮殿式建築的外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大司空、二司空,還有玄境宗的諸位弟子,徑直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其餘人全部留在院中等待,張若塵則獨自一人,走進內院,再一次見到那個穿着鵝黃色長裙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穿着鵝黃色長裙的女子,立即單膝跪下,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此女,正是慕容世家的慕容月,同時也是曾經東域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,屬於聖明中央王者的舊部。

    慕容月能夠將張若塵認出來,倒也很正常,畢竟,她是知道,張若塵曾經使用過林嶽這個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會來到中域?”張若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慕容月重新站起身來,道:“我聽聞太子殿下出現在元府的消息,擔心殿下的安危,於是,帶領慕容世家和黑市一品堂的高手,立即趕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慕容月一眼,發現她的修爲,已經達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以慕容月現在的修爲,再加上她的特殊身份,估計已經成爲黑市一品堂的高層,倒是的確能夠調動十分龐大的人力和物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將我的身份,告訴了慕容世家的長輩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沒有殿下的旨意,屬下不敢妄自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驀地,慕容月想到了什麼,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,立即道:“殿下與血龍公子似乎有一些恩怨,要不要屬下派人去滅了血龍殿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來到黑市,一切還是低調行事。對付血龍殿只是一件小事,但是,將兵部和不死血族的強者引了過來,纔是大麻煩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又道:“東域黑市一品堂在元府,應該也有一定的勢力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有什麼需要,儘管吩咐。東域黑市一品堂和中域黑市一品堂,雖然分置兩地,各自經營,但是,終究還是都屬於一品堂的分部。我現在是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即便是在中域,也有很大的權利。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問道:“你已經擊敗葉紅淚,正式成爲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?”

    葉紅淚,便是曾經的紅欲星使。

    慕容月輕輕搖頭,道:“葉紅淚極其聰慧,而且很會籠絡人心,背後的勢力十分龐大,我與她只能算是勢均力敵。所以說,這一屆的東域黑市一品堂,一共選出兩位少主。就看我與她,誰能笑到最後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葉紅淚也有一定的瞭解,的確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女子,特別是在精神力和幻術上面的造詣,堪稱是同代中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“我來到黑市,其實是想購買一枚三品聖元丹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殿下是要衝擊三階半聖?”

    “只能說爲衝擊三階半聖做準備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聖元丹一直都是由各大中古世家嚴格控制,不能對外售賣,在黑市,花費高價,倒是可以買到四品以下的聖元丹。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那一張俏麗的臉蛋上面,露出頗爲難堪的神色,道:“只不過,三品聖元丹實在太過昂貴,即便屬下傾盡所有積蓄,也買不起半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殿下真的需要,我可以立即傳信回東域,讓家族中的長輩,護送一枚三品聖元丹來到元府。以慕容世家的底蘊,每隔三年,就可以煉製成一枚聖元丹,應該是存有三品聖元丹。”

    聖元丹,乃是半聖境界的唯一捷徑,即便是中古世家,也需要數年時間,甚至數十年時間,才能煉製出一顆。

    因此,聖元丹也就相當昂貴,即便是聖境的人物,也未必買得起一顆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恐怕也只有九大界子,才能得到充足的聖元丹。每一個境界,都可以服用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自信的一笑,道:“你不用擔心價格,價格再高,我也買得起。關鍵是,你得告訴我,在哪裡可以買得到三品聖元丹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