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在陰間得到很多寶物,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,特別是神血、神頑果、神血赤土……等等,只要賣出去一小部分,完全足夠用來購買聖元丹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掌握的財富,甚至已經超過一些聖者門閥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眼中,露出黯然的神色,道:“如今,元府的黑市,恐怕是沒有三品聖元丹。若是,殿下真的有需求,只能暫時等一段時間。只要,屬下將消息傳回天台州的黑市總壇,那邊自然會將聖元丹護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需要等多久?”

    “最快估計也要三個月,畢竟,聖元丹乃是所有半聖,全部都在爭搶的寶物,能夠拿出來賣,已經是相當不易的事。更何況,就算有聖元丹出現在市面上,也會首先拿去拍賣場,其次,纔會送到各大府郡的黑市。”慕容月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能夠理解,畢竟,只有在頂級拍賣場,才能將聖元丹的價格炒到最高的程度。

    做爲一位散修,本就十分不公平,想要獲得修煉資源,只能拿命去拼。因爲,有些一些壟斷了的資源,即便有再多錢,也很難買到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還在聖院,或者是兩儀宗,以他的天資,倒是很有機會獲得聖元丹,根本不用像現在這樣爲突破更高境界而苦惱。

    “三個月……我等不了那麼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眉,緊緊的皺在一起,又道:“如此看來,我只能親自去一趟天台州的黑市總壇。”

    天台州,乃是中域九州之一,地域廣闊,資源豐富,家主和宗門林立,曾經屬於聖明中央帝國的疆土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對天台州的中心“州萬聖地”,還是有一些熟悉。

    可以說,州萬聖地乃是當初聖明中央帝國除了聖明帝城之外,排名第一的修士聚集之地,雖然沒有建城,卻比任何城池都要繁華熱鬧,武道鼎盛,藏龍臥虎。

    同時,州萬聖地,也是整個天台州的資源、財富、強者、美人的匯聚之地,只要有足夠的聖石,在那裏,修士可以買到想要的一切。

    天台州的黑市總壇,便是位於州萬聖地。

    慕容月也贊成張若塵前往天台州的黑市總壇,親自去競拍聖元丹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不僅可以省去不少時間,而且,還有可能買到別的品級的聖元丹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心中一動,想到了一件事,道:“最近發生了一件大事,或許殿下會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不久之前,州萬聖地發生了一場爭鬥,造成腥風血雨,死去的人類修士的數量,不下於此次元府動盪造成的死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肅,問道:“因爲什麼原因?”“據說與《血族密卷》有關,朝廷、儒道、上官世家、不死血族、血神教,除此之外,還有別的一些宗門和聖者門閥。整個天台州,一大半的頂尖勢力,幾乎都有出手。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關切的神色,道:“《血族密卷》到底有什麼出世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搖了搖頭,道:“當時的戰鬥,相當激烈,波及極廣,然而,知道內情的人卻少之又少。那一戰,各方勢力皆有不同程度的損失,當然最爲引人矚目的一件事,莫過於聖書才女的隕落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張若塵的神情一變,猶如遭受晴天的一道霹靂,道:“聖書才女隕落怎麼會隕落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才華橫溢,天資超凡,足以與《英雄賦》上的幾人相提並論,更是擁有無數護身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都無法相信,她居然會夭折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現在,各方面的消息,並不是那麼清晰。我也只是聽說,當時,聖書才女獨自一人前往上官家族,求見上官家族的老祖宗上官闕,想要求取《血族密卷》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她離開上官家族之後,卻遭到不死血族的攔截。所有一切的爭端,便是由此而起。很多勢力,皆想獲得《血族密卷》,於是,紛紛參合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戰的最後戰場,位於血神教所在的領地。有人看見,不死血族的一位血王,擊穿了聖書才女的護身寶物,將她打成一具血人,墜落下無盡深淵。”

    “聖書才女的確很強,修爲通聖,然而,終究只是一個精神力修士,肉身相當脆弱,一旦遭受攻擊,也就必死無疑。更何況,她還墜入進無盡深淵那樣的絕境,更加不可能有活命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緊捏,嘴脣中,擠出四個字:“無……盡……深……淵……”

    他對無盡深淵,一點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要知道,當初天下無雙的血後,就是被張若塵的父親明帝打入下無盡深淵,再也沒能回到崑崙界。

    據說,無盡深淵沒有底,一旦墜入下去,即便是神,也是有去無回。

    “她是因爲聽到我說出的消息,纔會前往上官世家,若非如此,也不會遭此厄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自責,心臟有些隱隱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的腦海中,浮現出聖書才女絕麗的身姿,充滿書卷氣息,儒雅而又溫婉。天下間,恐怕也只有她,當得起“才女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不,聖書才女是有大氣運的女子,怎麼可能就這樣夭折?”張若塵緊咬牙齒,心中十分痛惜,也有一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要去一趟無盡深淵,無論如何,也必須要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早就猜到張若塵與聖書才女有一些非同一般的關係,聽到張若塵做出這個決定,她也就一點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過,她卻絕對不會允許張若塵去冒險,立即勸道:“無盡深淵乃是生靈的絕境,即便是聖者也不敢靠近,殿下請一定要三思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見張若塵並不爲之所動,於是,又道:“血神教已經將無盡深淵的周邊區域全部封鎖,即便是儒道和朝廷的強者前去,也都遭到攔截。殿下若是硬闖,必定會給自己招來極大的禍端,甚至……會丟失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問道:“血神教爲何要封鎖無盡深淵?”

    慕容月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,只是聽說,此次爭奪《血族密卷》的戰鬥,血神教的行爲有些詭異,似乎與不死血族走得很近。”

    雖然,慕容月說得頗爲隱晦,張若塵卻還是聽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神教與不死血族之間,說不一定,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。

    慕容月又道:“當然,也有可能,無盡深淵隱藏有某個祕密,血神教纔會將那裏封鎖,禁止外人進入。”

    在八百年前,張若塵就知道血神教的威名,一點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血神教,是從中古傳承下來的龐大勢力,在天台州的影響力,僅次於太極道,即便是朝廷也不會輕易與血神教開戰。

    一旦開戰,必定血流成河,屍骸遍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情緒,已經漸漸恢復過來,開始認真思索,道:“越是如此,我就更要去一趟無盡深淵。”“可是……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堅定,打斷了她的話,緊接着又道:“若是我沒有記錯,血神教與黑市的關係,應該是相當密切。你有沒有辦法,讓我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進去?”

    慕容月見張若塵心意已定,也就沒有再勸,道:“一般人肯定不可能有機會潛入進戒備森嚴的血神教,殿下精通變化之術,倒是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殿下變化成一般的修士,根本不可能進入血神殿的高層,那樣一來,也就沒有機會接觸到關於無盡深淵的祕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殿下變化成血神殿的高層,卻又很可能會露出破綻,那樣也就相當危險。倒是有些兩難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從府邸外傳來。

    就連地面,也都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緊接着,傳來一聲震耳的爆喝,“打傷了血龍公子,你們以爲,躲在裏面,就能逃過血龍殿的報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慕容月對視了一眼,停止交流,同時飛身而起,落到一座塔樓的頂部,站在琉璃瓦上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府邸的護府大陣,遭到一件聖器的攻擊,完全浮現出來,形成一層白色的光罩,將整個府邸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府邸外,全是血龍殿的修士。

    無論是街道上,還是房屋的頂部,皆是站有穿着血紅色衣袍的人影,一個個都釋放出冷煞的氣息。

    甚至,還有幾道十分強橫的人影,騎着蠻獸,飛在半空,將天空也都封鎖,以防張若塵等人逃走。

    “來得倒是挺快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府邸中,走出了些修爲強大的老者,聚集到慕容月和張若塵的下方。

    他們乃是慕容月從東域帶過來的強者,其中,絕大多數都是慕容世家的族老,對她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這些人,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根本沒有將血龍殿的修士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只等慕容月的一句話,他們就可以立即走出去,將血龍殿的修士,全部鎮殺。

    只不過,此刻的慕容月,卻是眼睛一亮,道:“殿下,我想到了一個辦法,或許可以讓你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血神教,甚至還有機會成爲血神教的高層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辦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指向圍在外門的血龍殿修士,道:“血龍殿屬於血神教的分支勢力,堪稱是血神教在元府的代言人。血龍殿的殿主顧閻,更是血神教四**王之一海冥法王的弟子。那位血龍公子,則是海冥法王的徒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,小魚在外面跑了一整天,第二章現在才寫了幾百字,肯定很遲,所以說,大家趕緊洗洗睡,明早再看吧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