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皮輕輕動了動,瞬間明白慕容月的意思,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讓我變化爲血龍公子的模樣,前往血神教,投靠海冥法王?”慕容月站在張若塵的身旁,嬌軀豐盈,盡顯婀娜身材,點了點螓首,眸中閃爍出異樣的光彩,道:“海冥法王在血神教,乃是頂尖級別的大能,有這樣一位師祖,血龍公子前往血神教,肯定是可以獲得不低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以血龍公子的修爲,海冥法王未必見過他幾面,如此一來,殿下也就不用擔心會暴露出破綻。”張若塵點了點頭,不禁多看了慕容月幾眼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此女能夠成爲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的確不是偶然,心思縝密,智慧過人,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當然,血龍公子要去投靠海冥法王,必定是要有一個原因。比如,血龍殿被人滅門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。然而,她的雙眸之中,卻釋放出一道冷銳的殺意,向府邸外的血龍殿修士掃視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滅掉血龍殿,血龍公子才能順理成章去血神教,投靠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正好,機會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與慕容月又商議了片刻,很快就定出一條策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龍公子的傷勢,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,顯然是服用了某種療傷寶藥。

    此刻,血龍公子站在府邸外的街道中央,雙目十分陰沉,揹着雙手,再次下令,道:“繼續攻擊,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攻破護府大陣,將裏面的人全部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wωw_Tтkā n_c○

    元府是血龍殿的地盤,堂堂血龍殿的少主,居然遭到一個和尚的毆打,搶走奴隸,廢掉大批弟子的修爲,使得血龍公子顏面無存。他怎麼能夠不報復回來?

    不殺雞儆猴,今後,豈不是誰都敢到太歲頭上動土?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隨着血龍公子的一聲令下,血龍殿的三大長老,同時打出聖氣,注入進三件聖器,向護府大陣再次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護府大陣的防禦力極強,即便是三位半聖聯手,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攻破

    反倒是,府邸外圍的地面,出現一些細小的裂縫,並且還在快速擴展,在街道上,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。

    血龍殿的大規模行動,驚動了大半個黑市,不知有多少雙眼睛,正盯着這個方向,很多修士都在暗暗嘆息。

    “九位長老到了三位,還有兇名赫赫的血龍衛隊,血龍殿居然派出如此多的高手,看來今天又有很多人會遭到屠殺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,血龍公子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”血龍殿畢竟是勢力龐大,在元府,堪稱是一方邪道霸主,因此,黑市中的邪道修士纔會認爲,躲在府邸中的人,必定是難逃死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樓閣的頂部,顯得頗爲風輕雲淡,英姿瀟灑,兩根手指一捏,嘩的一聲,將沉淵古劍喚了出來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散發出一片烏黑色的光華,使得整個府邸,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張若塵身上的劍意太強,周圍的虛空,竟是凝聚出數百道劍氣虛影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沖天而起,化爲一道流光,衝破護府大陣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光一掃,與血龍殿三位長老打出的三件聖器,碰撞在一起,頓時,有着振聾發聵的金屬撞擊聲響起

    三件聖器,全部都是百紋聖器,怎麼可能擋得住沉淵古劍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三道爆裂聲。

    三件聖器全部斷成兩截,隨後,又被沉淵古劍煉化成金屬液滴,融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表面,一連浮現出三層光暈,等到光暈徹底消散,劍中又增加數十道銘紋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的碧靈鐲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氣死老夫,竟然毀了我的雲金劍。”

    看見三件聖器損毀,血龍殿三位長老全部都氣得十分抓狂。要知道,他們每人也都只有一件聖器,而且,還是經過大半輩子的打拼纔得到。

    大半輩子的心血,卻一朝損毀,怎麼能不怒?

    其中一位長老,顯得不顧一切,調動出聖氣,凝聚成手印,一掌打出去。然而,護府大陣的力量,卻將他反震得口吐鮮血,不得不重新退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回,運足氣息,以一種高深莫測的語氣說道:“剛纔貧僧只是斬斷你們的三件聖器,若是,再不退去,休怪貧僧滅了你們血龍殿。”

    既然,很多人誤以爲,張若塵是代發修行的僧人,所幸他便承認下來。如此一來,倒是可以做到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血龍公子氣得渾身顫抖,原本還算英俊的臉,也變得十分猙獰,道:“狂妄之徒,真有本事,就來試一試,看你能不能滅得了血龍殿?”

    已經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,張若塵也就不再與血龍公子多說廢話。

    與一個死人說什麼多,有什麼意義?張若塵將小黑,從圖卷世界放了出來,道:“能不能將功補過,就看你的這一次表現。”“放心,在本皇的面前,他們只是一羣螻蟻。”小黑顯得相當自信,向血龍公子和三位長老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記住,其餘人全部都可以死,但是血龍公子必須要活着。”張若塵再次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除了小黑以外,還有三十六具半聖戰屍,也陸陸續續飛出乾坤神木圖,站在小黑的身後。

    三十六具半聖戰屍,全部都只祭煉過一次,相當於一階半聖的戰力。

    當然,動用它們對付外面的血龍殿修士,已經是搓搓有餘。

    在小黑的操控下,三十六具半聖戰屍,分成四組,每一組一共是九具,衝出府邸,殺入進血龍殿修士的陣營。

    其中三組,分別攻向血龍殿的三位長老,另外一組則是去清剿別的血龍殿修士。

    血龍殿三位長老的修爲,全部都是低階半聖,又失去聖器,戰力大打折扣。因此,他們遭到九具半聖戰屍的圍攻,根本就沒有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街道上,慘叫聲不絕,每一刻都有一大片血龍殿的邪道修士倒下,變成冰冷的死屍。

    血龍公子感覺到無比驚懼,道:“怎麼會出現如此多的半聖?不,不是半聖,那是半聖戰屍。莫非……莫非他們是死禪教的僧人?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血龍公子渾身顫抖了一下,看向站在樓閣頂部的張若塵,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血龍殿再怎麼稱王稱霸,與死禪教比起來,卻都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血龍殿算是踢到了鐵板,居然惹到死禪教的邪僧,估計真有可能會被滅門。”

    “血龍殿的行事作風的確十分狠辣,然而與死禪教比起來,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,上不得檯面。”

    “血龍公子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血龍公子如此認爲,黑市中,別的那些邪道修士,也都以爲張若塵、大司空、二司空乃是死禪教的強者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張若塵要的效果,就是打算將衆人的注意力,轉移到死禪教的身上。

    死禪教滅掉血龍殿,不是很正常的事?

    血龍公子受到了驚嚇,轉身就逃,很快就衝出黑市,準備逃回血龍殿。因爲張若塵提前就有吩咐,小黑也就沒有攔截他,任憑血龍公子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血龍公子的背影,轉過身,嚮慕容月盯了一眼,道:“接下來就交給你,據說那位血龍殿主是一位修爲強勁的邪道霸主,千萬不能讓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屬下肯定不會留下任何一個活口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慕容月帶領慕容世家的十多位老者,跟在血龍公子的身後,向血龍殿的方向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個喜歡殺戮的人,若不是萬不得已,絕不會大開殺戒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今天,因爲他的一道命令,一個龐大的邪道勢力,將會滅門,他的心中,多少還是有一些感觸。

    “小黑說得對,像我這樣的人,有些時候太過心軟,身邊的確應該培養幾個如同慕容月這樣的人,可以幫我去殺戮,做一些我自己反感卻又不得不做的事。”張若塵的心中,暗歎了一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