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有師祖賜下的枯木丹,我的傷勢,已經痊癒。不知這位前輩,該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出去,盡量表現得謙虛的模樣。

    黑衣人道:「不用叫我前輩,我的年齡,並不比你大多少。不過,我與你父親終究是師兄弟,你可以叫我一聲藍師叔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藍師叔,我經常聽到父親提起你的大名。父親說你是所有師兄弟中天資最高的一個,修鍊的《冰魄神典》,更是王級下品的功法,堪稱是絕世無雙。」張若塵恭維的說道。

    記載血龍公子的資料上,也對海冥法王的諸位弟子有詳細的記載。眼前這人,既然姓藍,必定就是海冥法王的第十三弟子,藍夜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個危險人物。

    藍夜的心中,只是冷冷一笑,並沒有將張若塵的話放在心上,道:「師尊要見你,跟我來。」?在藍夜的帶領下,張若塵再一次來到崆成島,在一座一千多畝大小的梅園,見到了正在飲茶的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天空中,飄著一片片鵝毛大小的雪花,紛紛揚揚的落下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道:「臨風,你的《血龍經》修鍊到第幾層了?」

    「回稟師祖,已經修鍊到第七層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點了點頭,又道:「若是老夫沒有記錯,你主修的應該是掌法?」

    「沒錯,徒孫對掌法,還是很有研究。當然,在師祖的面前,肯定是不值一提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道:「怎麼可以這樣妄自菲薄?以你的年紀,就能修鍊到二階半聖,早就已經將同齡人遠遠的甩在身後。藍夜,你去與臨風交手幾招,試一試他的掌法修鍊到了何等境地?」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道:「藍師叔的修為高深莫測,徒孫萬萬不是他的對手……」?海冥法王沒有理會張若塵,猶如是聽不到他的話,只顧著喝茶,顯得相當愜意的模樣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藍夜的身形一閃,橫移到張若塵的對面,道:「臨風師侄放心,師叔會將修為壓制在二階半聖的境界,絕對不會以大欺小。」

    藍夜的雙手,豁然之間,浮現出兩團幽藍色的寒光。下一刻,整個梅園的溫度,下降了十倍,出現十多道混亂的寒流。

    嘩嘩的聲音響起,藍夜的身後,凝聚出五根尖銳的冰柱,如同是一道巨大的寒冰掌印,從上而下,向張若塵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他們是在試探我的實力,我的實力太強,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懷疑。但是,我的實力太弱,估計也得不到重用。」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張若塵的腦海中,閃過數十個念頭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一條血紅色的龍魂,從張若塵體內飛出來,長達數十丈,纏繞在他的身上,使得他身上的力量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,向上一拍,與那隻巨大的藍色冰掌,硬碰了一擊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腳下的雪花,猶如白色的飛刀一般,急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竟然接住了!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略微抬起頭,深深的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感覺到頗為意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冒出一根根血紅色的經絡,大吼一聲:「給我破。」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巨大的寒冰手印,四分五裂,爆發出來的強大衝擊波,將藍夜都震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「臨風師侄不愧是九師兄教出來的人傑,掌勁果然很強。」

    藍夜的眼神一沉,五指捏緊,向張若塵沖了過去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一副不甘示弱的模樣,向藍夜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兩道人影交錯在一起,不斷打出掌印,發出一道道強大的能量漣漪。

    幸好崆成島上,布置有諸多防禦陣法,要不然,恐怕整個島嶼都已經沉沒。

    一連對決三百多掌,兩人才再次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隻手都被寒冰封住,身體不停顫抖,隨即,運轉聖氣,將寒冰震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出手,拱手說道:「多謝師叔手下留情。」

    藍夜的雙手背在身後,顯得風輕雲淡的模樣,只是盯向張若塵的眼神,卻多了幾分凝重。

    「啪啪!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站起身來,拍了拍手,走進雪地之中,打量著張若塵,笑道:「不錯,真是不錯,在同境界,居然可以擋下你藍師叔三百多掌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話鋒,又是一轉,道:「不過,你修鍊的掌法,卻並不怎麼高明,應該只是鬼級下品的蛟龍掌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嘆了一聲,道:「蛟龍掌已經是血龍殿品階最高的掌法。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露出慍怒的模樣,道:「你父親也真是……哎!若是他還活著,老夫定要罵一罵他。沒有高品階的掌法,卻不知道來問老夫要一本,真是豈有此理,白白浪費了一塊璞玉。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將一塊手指頭大小的玉書取出來,遞給張若塵,道:「這是血神教的一種絕學,名叫《七竅血冥掌》。你拿去認真研讀和參悟,爭取修鍊出一些成就,十天後,師祖再檢查你的修鍊進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做出欣喜若狂的模樣,恭恭敬敬捧著刻著《七竅血冥掌》的玉書,急切的退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后,海冥法王問了藍夜一句,道:「你怎麼看?」

    「此子的表演欲很強,急於證明自己。不過,他的實力,也強得有些嚇人,雖然只是二階半聖的境界,卻擁有擊敗三階半聖的實力。在同境界,恐怕是能夠與一般聖體一較高下。」藍夜說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著點了點頭,道:「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小傢伙,倒是老天爺送給老夫的一件絕妙禮物。十天後,幽字天宮就會開始招募新的旗主,而且,一次性招募三位。你覺得,他能夠通過測試嗎?」

    「恐怕很難。」

    藍夜又道:「旗主是從低階半聖之中挑選,顧臨風的實力的確很強,然而,卻只是二階半聖,與教中另外幾位實力相當強勁的三階半聖比起來,還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了笑,道:「那麼,也就只有逼他去拚命,只有拚命,他才有機會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逼他?」藍夜問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神秘的一笑,卻並沒有多說,只是那一雙蒼老的眼睛,卻是充滿毒辣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忘初島,徑直走入進練功塔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暗暗有些急切,「居然給我一種絕技讓我修鍊,海冥法王的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?十天,不,我等了不那麼久,必須立即趕去無盡深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向外探查,卻發現如月和如心一直守在塔門外面。

    「不行,我才剛剛來到血神教,海冥法王並沒有完全信任我,說不一定正用聖念暗中監視我。一旦我離開忘初島,讓他察覺,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,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取出,把小黑放出來,吩咐了一句:「我暫時脫不了身,所以,小黑,你得替我去一趟無盡深淵。」

    「不去,那個地方是有去無回之絕地,本皇才不去。再說,那位聖書才女根本就不待見本皇,本皇為何要去無盡深淵冒險?」

    小黑又道:「張若塵,本皇還是勸你儘快離開血神教,那位海冥法王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。根據本皇對人類的了解,那個老傢伙,估計是要讓你去做什麼危險的事,所以才使用各種籠絡你,先是安排美人侍候,又是贈送掌法絕技。到底你是師祖,還是他是師祖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意志很堅定,道:「來到血神教之前,我已經做好九死一生的準備,能不能活著離開,全看運氣。」

    「為了一個不知死活的聖書才女,搭上自己的性命,值得嗎?」小黑感覺到有些費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個傢伙,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沒有理智的人啊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若是有一天,你也墜入險境,哪怕再危險,我也必定會去救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與小黑經歷過很多事,從最開始的相互利用,漸漸演變成最好的並肩作戰的朋友。

    小黑聽到這話,怔住了片刻,拌了拌嘴,悻悻然的道:「幸好是你一個男人,如若你是一隻母貓……哏哏,罷了!本皇可以去一趟無盡深淵,不過,只是去外圍探查一番,別想著本皇會跳下深淵去幫你尋找聖書才女的屍體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小黑的身軀快速變小,化為一隻蚊子大小,飛出練功塔,離開了仙冥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,隨即將刻有《七竅血冥掌》的玉書取出來,托在手掌心,仔細觀閱。

    能夠稱為絕技,《七竅血冥掌》自然是相當玄妙,蘊含有很多掌法的真理。

    參悟它,對張若塵的掌法之道,應該會有不小的幫助。

    「人有七竅,掌也有七竅;七竅全開,掌法大成。」

    《七竅血冥掌》的總綱開篇,便是這樣的一句玄之又玄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看下去,才發現《七竅血冥掌》其實是一種聖術,只是血神教的歷史上,從來沒有人達到「七竅全開」,所以,才只能發揮出絕技的威力。

    一種聖術級別的掌法,也就更加值得修鍊。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