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神教是一片黑暗之地,盤踞在州萬聖地的北部,背靠絕古雪山,天氣嚴寒,一年四季都是籠罩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之中。

    仙冥海,其實是一座方千里冰湖,位於絕古雪山的山下,乃是血神教四**王之一海冥法王的修煉之地。

    即便天氣再如何寒冷,仙冥海卻從未凍結,湖水的顏色顯得頗爲幽藍,從天空向下看去,簡直就如是一顆放在白色紙張上面的藍寶石。

    到了夜裏,湖中有着五彩色的靈氣,蒸騰而起,使得方圓千里猶如是化爲一片神仙福地。

    此刻,仙冥海中心的崆成島上,一位穿着黑色玄衣的男子,單手託舉一口棺材,穿過懸空橋,徑直走進法王大殿。

    “見過藍夜長老。”

    站在法王大殿大門兩側的兩位年輕女子,立即單膝跪下,向黑衣男子行禮,神態顯得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她們二人,都有頗爲美麗的容顏,同時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,乃是海冥法王的近侍,在仙冥海有着不低的地位,卻還是要向黑衣男子行禮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黑衣男子的身份,肯定是相當了不得。

    法王大殿中,除了黑衣男子之外,再也沒有別的人,只有三十六盞聖血油燈還亮着,散發出明亮的光芒,使得他的容貌漸漸變得清晰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藍夜,乃是海冥法王的第十三弟子,同時也是血神教的一位長老。

    藍夜看上去接近三十歲的模樣,鼻樑高挺,雙眼銳利,給人一種既是精幹,又有一些陰沉的感覺。

    藍夜的手掌,輕輕的一推,沉重的金屬棺材,猶如一片薄紙一般,輕輕的飄落到法王大殿的中心,沒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    “師尊,這是孫誠意的屍首,弟子從萬葬谷,將他找了出來。他的身體,被分爲八塊,如今已經完全拼接回去。”藍夜以一種十分淡漠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法王大殿中,三十六盞聖血油燈的火焰,略微斜了一下,光芒快速閃爍。

    一道有些蒼老,又有一些磅礴的聲音,憑空響起:“孫誠意是老六最得意的弟子,年紀不到百歲,卻已經達到三階半聖,本是最好的人選,沒想到,就連他也沒能在幽字天宮站穩腳跟,最終還是死於非命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便是一聲長長的嘆息。

    藍夜望着大殿最上方空蕩蕩的黑色座椅,猶如是對着空氣說話,道:“就連孫誠意都慘死,派遣別的後輩過去,估計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法王大殿中,陷入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那個磅礴的聲音,再次響起,“無盡深淵隱藏有一個驚天的祕密,然而,教主卻派遣幽字天宮鎮守在深淵的外圍,包括教中的教衆,誰都不能靠近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我們四**王的修爲,也就僅僅只是比教主弱了一線。但是,最近三百年,教主的修爲突飛猛進,將我們四人遠遠的拋在身後,成爲血神教當之無愧的第一人,再也沒人能夠制衡他。”

    藍夜擡起頭來,眼中露出異樣的光芒,道:“師尊懷疑教主能夠有如今的成就,與無盡深淵的祕密有關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因爲,幽字天宮就是在三百年前,開始駐紮無盡深淵的外圍,將那裏徹底封鎖。除了教主,沒有人可以靠近過去。你說,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?”

    隨即,那道磅礴的聲音,變得十分銳利,帶有一股強大的執念,道:“無論做出再大的犧牲,老夫也必須要探明無盡深淵的祕密。只要掌握了那個祕密,老夫就有機會成爲四**王之首。”

    藍夜道:“可是,加上孫誠意,我們仙冥海已經損失十二位半聖境的英傑。第三代的弟子之中,已經再難挑選出合適的人選。若是選擇別的半聖,進入幽字天宮,卻又未必值得信任,萬一暴露師尊的意圖,讓教主知曉,反而是一個大麻煩。”

    藍夜說出的話,也是海冥法王最爲擔心和苦惱的事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一共收了十四位弟子,第三代、第四代、第五代的徒孫輩更是多不勝數,其中,倒是出了一些了不起的英傑,年紀輕輕就突破到半聖境界,成爲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比如,躺在棺材中的孫誠意,就是海冥法王六弟子李世功的弟子,也是第三代徒孫輩之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六十年前,海冥法王就陸陸續續派遣出徒孫輩的英傑,進入幽字天宮,幫他查探無盡深淵的祕密。

    然而,進入幽字天宮的徒孫,不是失蹤,就是死去,沒有一人能夠活下來。

    第三代的徒孫,凡是達到半聖境的人物,幾乎已經死絕,再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選。

    海旻法王已經活了六百歲,壽元將盡,只有突破到更高境界,才能續命。因此,他才十分迫切,想要找出無盡深淵的祕密。

    莫非要冒一次險,親自去探查無盡深淵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血紅色的霧氣,從門外涌入進來,出現在藍夜的身旁,凝聚成一個全身都被血袍籠罩的人影。

    Wωω¸ Tтkд n¸ co

    血袍人的身材,又高又瘦,一張臉卻藏在血袍的下方,看不清年齡、容貌、性別,顯得頗爲神祕。

    “師尊,顧閻師兄的兒子,想要求見你老人家。”血袍人的聲音,顯得有些縹緲,似男似女,似老似少,給認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。

    隨即,血袍人將一卷聖旨展開,衣袖中,涌出一團聖氣,包裹住聖旨,打了出去,飛到青銅案桌上面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一縷縷血紅色的絲線,憑空凝聚出來,匯聚到法王大殿最上方的位置,凝聚成一個穿着海藍色長袍的老者。

    正是海冥法王的一道聖魂分身。

    “顧閻的兒子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向桌案上的聖旨看了一眼,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,終於記起,九弟子顧閻當初來到仙冥海,的確是給自己的兒子求了一卷聖旨。

    當時,海冥法王念在顧閻經營血龍殿,進貢了不少靈晶、靈藥,因此,也就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顧閻的兒子,海冥法王其實還是有一些映象。

    那個小子的資質挺不錯,當初,海冥法王還將他留在仙冥海了一段時間,準備精心調教一翻,將來說不定有不低的成就。

    誰知道那個小子竟是色膽包天,只是在仙冥海待了三天,就將海冥法王的一位近侍給弄上了牀。

    雖然海冥法王頗爲氣惱,但是,念在顧閻的血龍殿可以爲他收斂財富,因此也就沒有收拾血龍公子,隨便找了一個理由,將他逐出仙冥海,趕回了元府。

    那一位近侍,當然也已經被海冥法王賜死。

    “那個小子來仙冥海乾什麼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神情有些不悅,不過念着九弟子顧閻還有不小的價值,因此,他還是將血龍公子傳喚了進來。

    由張若塵變化而成的血龍公子,進入法王大殿,立即跪倒在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的身下,帶着哭腔,道:“師祖,求你一定要給徒孫主持公道,血龍殿的弟子不能白死,父親也不能白死,只有你老人家,才能爲他們報仇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說着,張若塵的嘴裏,吐出一口烏黑色的鮮血,不停的咳嗽,顯得相當悽慘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裝出受傷的模樣,而是,真的傷得很重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這個時候,張若塵也在暗暗觀察法王大殿中的三人。

    坐在上方的海冥法王,有着一頭海藍色的波浪長髮,雙目深凹,滿臉皺紋,即便只是一道虛影,也散發出浩蕩無邊的氣息,如同高不可攀的聖山,又如深不見底的海洋,給張若塵造成巨大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殿的左右兩側,分別站有一個黑衣人和一個血袍人。

    黑衣人應該是修煉了某種陰暗屬性的功法,只是隨意站在那裏,散發出來的寒氣,就將周圍的空間都凍結,任何氣流進入他的一丈之內,立即就會消散。

    此人,必定是一個狠角色。

    另一個血袍人,卻猶如沒有血肉身軀,只是一團霧氣,給人一種更加高深莫測的感覺。

    很顯然,法王大殿中的幾人,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承受着巨大的壓力,小心翼翼的僞裝,哪怕只要露出一絲破綻,恐怕今夜就要死在法王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雙眼一縮,盯在跪在下方的血龍公子,冷聲道:“你說什麼,你父親死了?誰那麼大的膽子,竟然動老夫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是死禪教,死禪教的邪僧。”張若塵吼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眉頭,略微跳了跳,彷彿自言自語的道:“居然是死禪教。”

    若是別的勢力,膽敢殺死海冥法王的弟子,海冥法王即便是爲了自己的面子,也要滅了對方的全族。

    死禪教卻不是泛泛之輩,雖然才成立區區數百年,卻勢力龐大,教衆遍佈天下,與擁有數十萬年曆史的血神教相比,估計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特別是死禪老祖,更是一個絕代風華的人物,接了女皇一招都沒有死,這樣的人物,整個崑崙界都找不出來幾個。

    爲了一個弟子,得罪死禪教,似乎並不是一件划算的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