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很多手段都不能使用,只能使用七竅血冥掌和血神蠱的力量,而且,還必須將戰力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與另外三位法王的徒孫相比,的確是差了一小截,想要取勝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此次幽字天宮一共會招募三位旗主,除了燕空明、白羽、寧歸海之外,也就沒有什麼厲害的對手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擊敗其中一人,自然能夠奪下旗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兩位師叔,師祖派遣我去競爭幽字天宮的旗主,應該是有更深層次的目的吧?」

    「你倒也還算聰明。」

    藍夜盯了張若塵一眼,依舊是一張極其冷漠的臉,道:「反正你也已經服下血神蠱,告訴你也無妨。」

    「幽字天宮駐紮在無盡深淵已經三百年,是在守護一個天大的秘密。師尊讓你去爭奪旗主的位置,就是希望你能夠查出那一個秘密。若是你爭奪失敗,師尊肯定會相當失望。」

    聽到真相,張若塵也是略微一怔。

    本來,他還頗為苦惱,不知道該如何,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前往無盡深淵,卻沒想到,一個絕佳的機會,就擺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無盡深淵到底隱藏有什麼秘密,竟然要派遣幽字天宮駐紮在那裡?

    似乎就連血神教的教眾,也無法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另外三位法王派遣自己的徒孫,前去爭奪旗主的位置,也是為了調查無盡深淵的秘密。

    若是說,在此之前,張若塵對爭奪旗主的位置,並沒有太大的興趣。那麼現在,就算不是為了海冥法王,他也必須要拼盡全力,通過明天的考核,進入幽字天宮。

    將所有注意事項,全部告訴張若塵之後,姬水和藍夜就離開了法王大殿。張若塵自然也沒有在這裡久待,立即返回忘初島。

    進入練功塔,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觀察盤踞在氣海中的血神蠱。

    此刻的血神蠱,捲縮在一起,顯得很平靜,應該是在沉睡。

    「血神蠱真的有那麼強嗎?」

    緩緩的,張若塵開始運轉聖氣,將聖氣轉化為火焰,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球,向血神蠱靠近過去,準備將它煉化。

    驀地,血神蠱蘇醒過來,散發出一股暴虐之氣,張開嘴將周圍的火焰,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熾熱的火焰,不僅無法煉化血神蠱,反而成為它的補品,使得它變得龍精虎猛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血神蠱向前一撲,衝到張若塵的氣海壁,使用鋒利的爪子,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再次運轉聖氣,使得氣海壁上的諸神印記,全部都浮現出來,散發出明亮的神光,抵擋血神蠱的攻擊。

    血神蠱的爪子和牙齒,相當鋒利,短短一刻鐘,一連擊穿七道神印。

    只不過,它將神印擊穿之後,那些神印,又快速凝聚成形,繼續將它擋住。

    一攻一防,一連持續兩個時辰,最終,血神蠱似乎是因為消耗了太多力量,再次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自言自語的道:「好厲害的力量,若是,它的修為,達到七階半聖,估計就連諸神印記也抵擋不住。」

    雖然,血神蠱陷入沉睡,卻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不斷修鍊,變得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按照它的修鍊速度,估計要不了多久,就能達到七階半聖的程度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要趕在血神蠱達到七階半聖之前,將它煉化。要不然,張若塵恐怕真的是要受制於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「海冥法王的修為,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?」

    到目前為止,張若塵僅僅只是見過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,根本不知道他的真身到底在什麼地方?

    海冥法王派遣張若塵去幽字天宮,此事肯定是絕密,那麼,無論張若塵能不能完成任務,最後也一定會被滅口。

    因為,海冥法王不可能一直使用神血,為他續命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必須要事先準備好脫身的策略。想要脫身,自然要先弄清楚海冥法王的實力,到底有多麼強大?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心,光芒一閃,隨即,乾坤神木圖飛了出來,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「血月鬼王。」張若塵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一道血紅色的鬼氣,從圖卷的表面升騰起來,在練功塔中,凝聚成一個身姿極其曼妙的身影。

    相比於在陰間的時候,血月鬼王的修為,又提升了不少,渾身透著一股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變幻莫測的鬼氣,凝聚成人形,化為一個絕艷的美人,盯向張若塵,道:「張若塵,你喚本王出來,是為何事?」

    「幫我試探一個人的修為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不用張若塵繼續多言,血月鬼王的一雙眼眸,變成血紅色,如同兩顆晶瑩剔透的紅寶石。

    隨即,有著九十九縷無形的鬼氣,從眼瞳中流動出來,湧出忘初島,在仙冥海的水面上飛行了一大圈,最後鎖定在最中心的崆成島。

    九十九縷鬼氣,凝聚成人形,化為血月鬼王的一具鬼氣分身。她站在水面,釋放出驚人的寒氣,將腳下的水域凍結成冰面。

    「咦!」

    崆成島上,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有所察覺,立即從梅園中飛了起來,站在半空,眺望血月鬼王所在的方向,道:「居然可以無聲無息進入仙冥海的腹地,閣下的修為,倒是有些了得。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一句話也沒有說,一雙纖細的玉手,緩緩抬起,向前一推,只聽見「沙沙」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以崆成島為中心,方圓數百里,完全被墨黑色的鬼氣籠罩。

    鬼氣中,飛出密密麻麻的白骨虛影,猶如一支亡靈大軍,發出刺耳的嘶吼聲,向海冥法王涌過去。

    「原來閣下是陰間的鬼王。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冷哼一聲,抬起一隻手掌,向前一拍,一隻血紅色的大手印,將所有亡靈大軍全部震碎。

    甚至,就連血月鬼王的鬼氣分身,也向後倒飛數十里里,才化解海冥法王的掌力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血月鬼王立即將分身分解,重新化為鬼氣,消散在仙冥海的上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練功塔中,血月鬼王的嬌軀,略微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她才完全恢復過來,眼神十分凝重,道:「此人的修為,至少高出我兩個境界,很可能達到了通天境。你最好不要招惹他,不然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即便是逃,也不可能有任何機會逃走。」

    雖然,剛才血月鬼王和海冥法王只是使用分身交手,然而以他們的境界,對力量的感知,已經達到無比精準的程度,自然可以推測出對方的真實修為。

    就連血月鬼王,也對海冥法王給出這樣的評價,那麼,這個老魔頭也就肯定是一個相當可怕的角色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重新回到乾坤神木圖,張若塵卻再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修為之強,遠遠超出張若塵的預期。即便他去了無盡深淵,查到那裡的秘密,估計也很難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「事到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」張若塵顯得頗為淡然,踏入血神教之前,其實,他就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    這一夜,整個仙冥海的陣法,全部都開啟,所有教眾都被派遣出去,尋找血月鬼王的蹤跡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早晨,也什麼都沒找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,換了一身血紅色的長袍,挽起髮髻,倒是有幾分瀟洒俊逸的模樣,大袖飄飄的走出練功塔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一黑一紅,兩道光梭從天而降,凝聚出兩位人影,分別穿著黑衣和血袍。正是海冥法王的十弟子姬水和十三弟子藍夜。

    「拜見二位師叔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藍夜道:「今天就是幽字天宮招募旗主的時候,師尊讓我們二人帶你過去。」

    隨即,三人同時施展出身法,化為三道光束,飛出忘初島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考核之地,位於魄羅山。

    太陽才剛剛冒出地平線,魄羅山下,卻已經聚集有近數十位身穿血袍的半聖。

    能夠修鍊到半聖的人物,自然都是人中龍鳳,每個人都可以開創出一個龐大的半聖家族,或者是四流宗門,成為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四**王派遣後輩,前來爭奪旗主的位置。血神教中,還有一些極其厲害的大人物,也派遣出自己的弟子,參加幽字天宮的考核。

    蠻野穿著沉重的黑色鎧甲,站在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,雙手抱在胸前,冷笑了一聲:「此次參加旗主考核的半聖數量,應該是歷屆最多的一次吧?」

    蠻野乃是幽字天宮的六大旗王之一,來自於蠻族,身軀高達五米,手臂足有柱子那麼粗,長得如同一個野人,修為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今天,將由他與另一位旗王「趙無量」,一起負責招募旗主的考核。

    趙無量的目光,向那些參加考核的半聖掃視了一眼,道:「的確是人數最多的一次,而且,還有幾個相當厲害的傢伙,資質極高,將來有望衝擊聖境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