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蠻野揉了揉鐵鍋大小的拳頭,咧嘴一笑:「能夠成為幽字天宮旗主的人物,哪一個不是擁有頂尖的資質?但是,又有幾人能夠成聖?」

    趙無量道:「幽字天宮的那些旗主,的確都是人傑,然而,卻沒有一個是聖體。」

    「莫非,參加這一次旗主考核的人之中,有一位聖體?」蠻野顯然是有些驚訝,一雙眼睛,瞪得猶如是兩顆碩大的銅鈴。

    趙無量點了點頭,道:「此人乃是城墟法王的徒孫,名叫白羽,擁有飛仙聖體,不僅在劍法上面的成就極高。而且,因為體質的原因,他的速度也遠遠超過同境界的修士。」

    隨即,趙無量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人群中一位極其俊朗的年輕人身上,道:「就是他。」

    白羽,人如其名,不僅皮膚極其白皙,而且背上還長有一對白色的羽翼,顯然不是純血的人類,而是來自半人族。

    白羽背著一柄白色的古劍,只是隨意站在諸位半聖之中,卻也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,使得別的半聖全部都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「超凡的速度,加上絕頂的劍道,此子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。」蠻野的雙眼放光,笑了笑,道:「本王要將他收入麾下,你千萬別跟我爭搶。」

    「隨便。」

    趙無量只是微微一笑,根本沒有要與蠻野搶奪的意思。

    蠻野感覺到反常,盯了趙無量一眼,道:「趙無量,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?難道還有比白羽更加優秀的苗子?」

    「倒也不敢說一定就比白羽優秀,只不過,本王早已經看中了他。」趙無量道。

    蠻野道:「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讓你如此看重?」

    「告訴你也無妨,此人乃是地元法王的徒孫,名叫寧歸海,從小修習暗殺、毒藥、蠱術、隱身等等,不久之前,更是成功暗殺了一位五階半聖。本王與地元法王還是有一些交情,若是寧歸海進入幽字天宮,本王自然是要幫忙教導和照顧。」趙無量道。

    以三階半聖的修為,暗殺一位五階半聖,倒是真的有些嚇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聖體,也無法做到,跨越兩個境界,擊敗對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又有一人從遠處,不緩不急的走來,一直來到魄羅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此人穿著一身儒衣,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,顯得十分文雅。

    只不過,就在他現身的時候,白羽和寧歸海的眼中都露出一道銳色,有些躍躍欲試的模樣。

    他就是天機法王的徒孫,燕空明,號稱「千算術士」,名氣不在白羽和寧歸海二人之下。

    三大高手同時現身,還沒有開始考核,卻已經是有些劍拔弩張。

    「燕空明居然也來參加考核,倒是有點意思,四**王其中之三的座下都有一位代表人物,為何海冥法王卻沒有派遣一位徒孫?」蠻野皺起眉頭,有些好奇的樣子。

    趙無量詭異的一笑,道:「海冥法王的徒孫之中,達到半聖境的人物,應該都已經全部死絕。」

    蠻野的目光,盯著遠處,看到三道光梭急速飛來,頓時笑了一聲:「倒也未必,你看,那不是已經來了?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

    趙無量的眼中,露出詫異的神色,顯然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海冥法王派遣到幽字天宮的徒孫,只是趙無量就擊斃了其中七人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勢力,就算再龐大,又能培養出多少位半聖?

    據趙無量所知,海冥法王的徒孫之中,已經沒有任何一人有爭奪旗主的能力。

    三道光梭落到地面,顯現出真身,正是藍夜、姬水、張若塵。

    在場很多人都認識藍夜和姬水,不過,他們二人的修為太強,顯然不是來爭奪旗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最後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他就是海冥法王派來的爭奪旗主的人?」白羽看了張若塵一眼,立即搖搖頭。

    「未免也太弱,修為才二階半聖,難道海冥法王已經無人可用?」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全部收了回去,沒有再關注張若塵。在所有人的心中,白羽、燕空明、寧歸海才是三座大山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實力較弱的半聖,在暗中溝通,準備聯手。只有率先擊潰三大高手中的一人,他們才有機會,成為旗主。

    白羽、燕空明、寧歸海三人,根本沒有什麼壓力,在他們看來,三大旗主的位置,其實早就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,考核的過程,僅僅只是一個形式而已,隨便應付一下,就能奪下來。

    藍夜看了張若塵一眼,不帶任何感情,道:「去吧!就算是拚命,你也必須要成為幽字天宮的旗主,若是失敗,即便師尊不親手殺你,一個月後,血神蠱也能將你吃掉。」

    「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姬水將張若塵叫住,將一雙赤紅色的金屬拳套取出來,遞給了他,道:「聖鴉拳套,借給你使用,應該對你有一些幫助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,倒是沒有想到,血神教這樣一個只講利益的地方,竟然也有一絲人情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客氣,將聖鴉拳套接過去,用著頗為真誠的目光,盯了姬水一眼,道:「多謝姬師叔。」

    藍夜只是淡淡的盯了姬水一眼,倒也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聖鴉拳套是一件聖器,在其內部有五百三十六道銘紋,即便沒有將聖氣注入其中,每一隻拳套也都重達五百斤,散發出滾燙的熱量。

    帶上兩隻拳套,張若塵的雙臂被一塊塊赤紅色的金屬片包裹,賣出腳步,走到一眾半聖之間。

    趙無量看了看已經升到樹梢的太陽,道:「時間已經差不多,可以開始考核。」

    蠻野點了點頭,雙目盯向下方的諸位半聖,使用震耳的嗓門,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遍。隨後,他又道:「你們既然來到破鑼山,應該對幽字天宮的考核,一定了解。現在,本王就再給你們將一遍。」

    蠻野轉過身,指向身後的一片雲層,道:「看到山頂的三桿黑色的戰旗沒有?規則很簡單,誰先到達山頂,並且將戰旗拔下,誰就是幽字天宮的旗主。」

    眾人的目光,全部都向蠻野所指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破鑼山的山體,足有一萬三千多米,穿透了雲層,顯得十分巍峨,猶如直插到蒼穹之外。

    半聖的眼力都十分銳利,可以輕鬆看穿雲層,看到三桿黑色戰旗。「這一座山峰,很不簡單。」張若塵看出了一些端倪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別的半聖對破鑼山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,因此,他們很清楚,想要登上山頂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,即將開始登山的時候,又有兩人,從遠處飛來,落到破鑼山的山下。

    乃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看到這兩人,在場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震動不已,連忙躬身向他們行禮。

    「拜見神子殿下,聖女殿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人群之中,也跟著躬下身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目光,卻在暗暗打量血神教的神子和聖女。

    那一位神子,長有三隻眼睛,身軀相當十分魁梧,身上披著金色的戰甲,手持一桿蛇形長矛,散發出極其強大的氣勢。

    那一位聖女,站在神子的右側,顯得窈窕動人,曲線柔美,膚若水晶,站在九層聖光之中,顯得如夢如幻,很難看清她的真身。

    血神教只有一位聖女,因此,聖女的地位極高。若是,聖女的資質足夠優秀,完全超越神子,甚至有機會成為血神教未來的教主。

    神子和聖女的出現,顯然是出乎眾人的預料,就連幽字天宮的兩位旗王蠻野和趙無量也立即迎了過去,拱手向他們行禮。

    「拜見神子殿下,聖女殿下。」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梅蘭竹,微微抬手,道:「二位旗王無需多禮,本神子與聖女殿下乃是奉教主之令,前往幽字天宮歷練。」

    蠻野好奇的問道:「既然是奉了教主之令,為何不直接去幽字天宮,反而來到這裡?」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笑了笑,道:「為了公平起見,教主的意思是讓我們二人,也參加考核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愣住。

    神子和聖女也要參加考核?

    原本就只要三個名額,以神子和聖女的修為,肯定會奪走其中兩個名額。那麼,留給他們的名額,也就只剩下一個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羽、燕空明、寧歸海三人,也都不再淡定,開始相互觀察對方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三人都服下了血神蠱,三**王的命令,也都是要他們,必須成為旗主。

    若是沒能完成任務,他們即便不死,估計下場也會相當凄慘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略微愣了一下,怎麼血神教的神子和聖女,也摻和了進來?豈不是,奪取戰旗的難度,又增加了一些?

    沒有容許眾人多想,蠻野立即下令:「幽字天宮旗主考核,現在開始。」那一個「始」,還沒有完全落下,在場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施展出最快的身法,急速沖向魄羅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魄羅山中,布置有密集的結界,即便是半聖踏入進去,也會失去飛行能力。

    並且,修士越是向上攀登,承受的山勢重力壓制就會越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