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七竅血冥掌的修煉之法,乃是通過急速搬運體內的血液,以血氣爲內勁,打開掌心的七竅,從而使得掌法的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每開一竅,掌力提升一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練功塔的第一層,一連研究兩天一夜,將《七竅血冥掌》的每一句口訣全部理解透徹,對於接下來的修煉,已是瞭然於心。

    黃昏時分,張若塵走出練功塔,向忘初島東北部的一處空曠沙灘走過去,站在齊膝的淺水中,不緩不急的演練掌法。

    最開始,張若塵的出掌速度,極其緩慢。有時候打出一半的掌力,還會臨時收回,一邊運轉掌力,一邊思考。

    那無比緩慢的揮掌速度,讓人懷疑,他是不是真的在煉掌?

    如月和如心站在遠處的一株金木靈果樹下方,穿着白色的薄紗,纏裹在胸前和臀部,露出平坦的小腹和雪白的玉.腿,顯得十分性感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在修煉掌法?我怎麼覺得,他只是裝出勤奮的樣子,故意表現給法王大人看?”如心的眼中,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如月的手指,託着尖翹的下巴,笑道:“據說,法王大人將《七竅血冥掌》傳給了他,倒是對他相當重視。”

    如心臉上的神情,既有一些嫉妒,也有一些陰冷,道:“法王大人未免也太偏心,竟然將如此高深的絕技傳給他,也不傳給我們。不過,血神教的歷史上,從來沒有人能夠將《七竅血冥掌》修煉到大成,能夠打開五竅的人,也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如月道:“能夠打開五竅,也能爆發出三十二倍的掌力,足以隨手劈殺同境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如心道:“然而,那些打開五竅的人物,哪一個不是經天緯地的存在?據我所知,即便是法王大人修煉《七竅血冥掌》的時候,也只是打開五竅而已。顧臨風不過只是一個沉迷於美色的浪蕩子弟,能夠與威震天下的法王大人相提並論?”

    “顧臨風能夠達到二階半聖的境界,自身的天資還是極高,就算無法打開五竅,還是有可能打開四竅。”如月的雙眸,盯着正在練掌的張若塵,露出嫵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如心盯瞭如月一眼,紅脣微微的一勾,道:“怎麼?你竟然如此看好他?莫非,他在你的臀上捏了你一下,就將你給收服?你千萬別忘記,法王大人派遣我們來侍候他的真正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不會忘記。”如月只是輕輕的一笑,眼眸眨巴了一下,道:“只不過,法王大人將《七竅血冥掌》傳給他,必然是有原因。說不一定,他真的能夠將《七竅血冥掌》煉出一些成就呢?”

    不遠處的沙灘,響起一道道“呼呼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掌法,越來越快,形成十多股強勁的掌風,將湖水卷得翻滾起來,形成數米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雙臂的血液,發出大河奔騰一般的嘯聲,急速衝向手掌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一聲震耳的音爆聲響起,血氣似乎是衝破了某一層屏障,使得張若塵手掌中的聖氣與天地間的靈氣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一處位置,乃是手掌中的一處靈竅。

    一旦打開一處靈竅,張若塵打出掌力的時候,也就能夠調動天地的力量,從而發揮出兩倍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停下來,看了看雙手,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:“第一竅,風池。”

    根據玉書上面的記載,手掌的七竅,分別叫做:風池、少商、魚際、少衝、少府、中衝、勞宮。

    打開第一竅,可以爆發出兩倍的掌力。

    打開第二竅,可以爆發出四倍的掌力。

    於是乎,張若塵有些迫不及待,繼續修煉掌法,準備儘快衝破第二竅。

    遠處的如月和如心,皆是露出震驚的神色,相互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麼快就打開第一竅?他才只是修煉了不到一個時辰吧?”如月瞪大一雙眼眸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如心冷哼一聲:“一個人就算天賦再高,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修煉速度。估計,前兩天,他在練功塔中,一直都在修煉,所以纔會輕輕鬆鬆衝破第一竅。”

    “根據法王大人所說,第一竅只是基礎而已,就算將它打開,也算不得什麼本事。第二竅的難度,與第一竅相比,提升了數倍。若是顧臨風能夠在五天之內,將其打開,才能算得上是天賦異稟。”

    然而,她們並沒有等到五天後,就在當天的夜裡,張若塵就打開第二竅,少商。

    如此成就,實在是將如心和如月二女震撼得不輕。

    如心再也不敢小覷張若塵,立即趕去崆成島,將此事稟告給了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一天之內,連開兩竅,實在是太過誇張,即便是當年的海冥法王,估計也沒有這麼快的修煉速度。

    如此天驕,恐怕也只有血神教的第一人傑,梅蘭竹,能夠壓他一頭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後的海冥法王,只是微微一笑:“已經打開了兩竅,還不錯,的確是一個可造之材。”如心跪在下方,有些不服氣,道:“法王大人,《七竅血冥掌》何等高深莫測,尋常人花費十年時間,也未必有多高的成就。顧臨風得到秘籍,也才兩天時間,怎麼可能這麼快打開兩竅?屬下認爲,在此之前,顧臨風肯定已經修煉過這一套掌法。”海冥法王道:“若是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的確需要花費十年時間,纔能有這樣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顧臨風乃是半聖,一直修煉的就是掌法,已經掌握掌道規則,對掌法的理解,根本不是魚龍境修士可以比擬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現在對掌道規則的理解,修煉任何掌法,也是信手拈來。因此,他能這麼快掌握《七竅血冥掌》,也就不足爲奇。若是他能夠在十天之內,打開四竅,或許,才能讓老夫對他再高看一些。”

    如心道:“原來是屬下的境界太低,理解不到那一個層次。屬下一定會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突破到半聖境界,爲法王大人做更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盯瞭如心一眼,很想告訴她,就憑她的資質,魚龍第九變的修爲已經是極限,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說道:“今後,你就跟在顧臨風的身邊,他要你做任何事,你也必須要答應他。”

    如心的心中一沉,已經深深的明白一件事,在海冥法王的眼中,她的價值,恐怕還比不上顧臨風的一根手指。因此,海冥法王纔會隨意將她送給了顧臨風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終究還是低估了張若塵,僅僅只是花費三天時間,張若塵就打開第四竅,可以爆發出十六倍的掌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海冥法王,聽聞這個消息,也感到有些心驚,親自分出一道聖念,密切關注正在修煉掌法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又過去三天,張若塵再次突破,打開第五竅。

    一旦打開五竅,七竅血冥掌也就算是達到小成,每一掌打出,也能爆發出三十二倍的掌力。

    掌法的威力,堪比一種絕技。

    張若塵做到這一步,自然是已經遠遠超過海冥法王的預估。對於接下來將要施行的計劃,海冥法王有多了不少信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天,姬水返回仙冥海。

    她就如同一團人形的血霧,站在法王大殿的中心,如實向海冥法王彙報在元府查探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來,血龍殿真的是被死禪教的高手滅掉。”海冥法王的眼神,頗爲陰沉,有着一股冰冷的寒氣,從他的瞳中涌出來。

    誰都猜不透,他此刻在思考什麼?

    姬水道:“不久前,鎮獄古族和不死血族,在元府發生了一次混戰,多方勢力都參合進去。死禪教與不死血族的關係,本就有一些不清不楚。有死禪教的高手,出現在元府,倒也是一件正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冷冷的一笑:“如今的崑崙界,已經出現大亂的跡象,誰都推測不出,未來的局勢,將會向哪一個方向發展。暫時還是不要與死禪教交惡,此事就先擱置一邊。”

    姬水的聲音很縹緲,又道:“我回來的時候,路過忘初島,看到顧臨風已經打開五竅,將七竅血冥掌修煉到小成。七竅血冥掌應該是師尊傳給他的吧?”

    提到此事,海冥法王的臉上,罕見的露出讚歎之色,道:“此子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掌法奇才,若是精心培養,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,足以成爲老夫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再早出現一百年,老夫還真有些捨不得將他派去幽字天宮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他現在唯一的價值,就是去幽字天宮,爲老夫調查無盡深淵的秘密。若是,他死在幽字天宮,老夫也只能說一聲可惜。”

    姬水很清楚,在師尊的心中,每個人的頭頂上都有一個價值,只有價值足夠高的人,才能得到重用,得到聖石,得到丹藥,得到頂尖的功法和武技。

    很顯然,如今的顧臨風具有的價值,恐怕比她還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(待會還有一章,大家最好明早再看,不要熬夜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