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神教神子早就已經到達山頂金色的臂膀,持著一桿黑色戰旗,卓然的站在山巔,眼神十分陰沉,道:「真是一個膽大的小子,仙妍,要不要我出手,給他一些教訓?」血神教聖女站在梅蘭竹的不遠處,向下看去,透過雲層,一雙明亮眼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「區區一個二階半聖而已,何須你親自出手?你認為,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會放過他?」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將身上的邪氣收斂了幾分,點了點頭,道:「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的確都很強大,加上血神蠱的力量,即便是我與他們三人同時交手,恐怕也要使用出一些底牌,才能取勝。那個小子與他們三人對上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」

    不知為何,血神教聖女生出一種奇妙的預感,那個只有二階半聖修為的小子,未必就有那麼容易死去。

    半山腰的位置,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,全部都露出不善的神情,凝視對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白羽的手掌心,托著一柄懸在半空的聖劍,沉聲道:「竟敢在本座的面前玩花樣,膽子倒是不小。說吧!你想怎麼死?」

    張若塵與他們三人,只有十數丈的距離,並沒有立即逃遁,反而顯得相當平靜,拱手道:「三位,在下無意得罪你們,先前的事,很顯然都是誤會。大家完全可以一笑泯恩仇,然後,繼續公平競爭最後一個旗主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寧歸海獰笑一聲:「即便要爭奪旗主的位置,也是我們三人的事,你有什麼資格?」燕空明看出張若塵的意圖,眉頭一皺,道:「不要繼續與他多說廢話,他是在故意拖延時間,一旦我們耗盡血神蠱的力量,恐怕反而會處於劣勢。我與白羽,先去將他收拾。寧歸海,你留下來,阻擋別的登山者,不能讓別的半聖跑到我們前面去。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燕空明和白羽化為兩道殘影,從左右兩個方向,以最快的速度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燕空明使用的戰兵,乃是柄百紋聖器級別的血刀,刀身呈現出月牙形狀。

    隨著,聖氣注入進血刀,刀鋒立即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從山下,向上看去,宛如一輪血月,懸浮在半空,將大半個魄羅山都映照成血紅色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旗王,蠻野,嘴裡發出一聲輕咦,眼中露出炙熱的光華,道:「燕空明使用的戰兵,竟是百紋聖器譜上排名第一五十二位的雨澪血刀,真是一柄好刀。」

    百紋聖器譜上,一共也只收錄有一百六十八件聖器,凡是能夠排進去的聖器,每一件都是威力無窮,足以趕上千紋聖器。

    蠻野乃是幽字天宮的六大旗王之一,在血神教,位高權重。

    然而,他使用的戰兵,卻還是遠遠比不上雨澪血刀。

    趙無量笑了笑,道:「燕空明之所以能夠與擁有飛仙聖體的白羽齊名,除了他在陣法上面的高超造詣,與這一柄雨澪血刀也有很大的關係。掌握一件百紋聖器譜上的戰兵,足以讓他的戰力提升一大截。」

    趙無量的眼中,有著一道貪婪的神色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雨澪血刀這樣的頂級戰兵,即便是聖者,也會拚命去搶奪。更何況,趙無量還沒有達到聖者的境界,自然也就更加渴望將它奪到手。面對燕空明的刀法攻擊,張若塵在第一時間,借用血神蠱的力量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力量氣勁,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,形成一圈血紅色的能量漣漪四散出去,使得四周飛沙走石,昏天黑地的一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,注入進聖鴉拳套。

    原本,緊緊包裹住他手臂的赤紅色拳套,發出哧哧的聲音,冒出熾熱明亮的火焰。

    兩隻聖鴉拳套,散發出來的火焰,將地面燒得快要融化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,與燕空明劈出的雨澪血刀碰撞在一起,頓時,火光四射,有著亂的氣勁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後倒退,在他們交手的位置,留下了一個直接十多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「好強大的掌力,果然不是那麼好對付。」

    燕空明的心中暗暗一凜,雙手按住刀柄,很快就穩住腳步。隨後,雙腳發力,腿部彎曲,如同一支離弦之箭,再次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白羽已經與張若塵戰在一起。

    白羽的劍法,精妙絕倫,加上遠超同境界修士的身法速度,頓時,張若塵的四周,出現數十道人影和數百道劍影。

    人影和劍影不斷向張若塵攻擊過去,張若塵卻如同一塊不動的磐石,穩穩站在原地,不緩不急的打出掌印,總是能夠將白羽的劍招輕鬆化解。

    白羽的劍法雖然高明,然而與凌飛羽比起來,卻相差十萬八千里。在張若塵的眼中,他的每一招劍法,都有一兩處破綻。

    當然,隨著燕空明加入進戰鬥,張若塵的壓力,徒然增加數倍。雖然還能勉強抵擋,卻顯得險象環生。

    似乎他隨時都會被白羽的聖劍刺穿,或者是被燕空明的血刀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白羽和燕空明也是如此認為,因此,他們的攻擊,變得越來越快,越來越凌厲,想要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然而,無論他們的攻擊,再怎麼猛烈,張若塵卻始終能夠擋下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在場一些厲害的人物,終於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蠻野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大黃牙,道:「倒是一個很聰明的小子,故意表現出很弱勢的樣子,實際上實力相當強大。若是本王沒有猜錯,他應該是在拖延時間,想要等到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耗盡血神蠱的力量,再出手,將他們三人全部收拾。」

    白羽和燕空明久攻不下,也暗暗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因為,血神蠱的力量,只能持續一刻鐘。

    他們借用血神蠱的時間,已經很接近一刻鐘,很快就會跌回三階半聖。到那個時候,他們根本就無法與張若塵抗衡。

    「你們兩個真是廢物,連一個二階半聖也收拾不了!」

    寧歸海的雙眼眯成一道縫隙,猶如一隻陰狠的豺狼,施展出一種鬼魅般的身法,向張若塵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旦讓三大高手聯合在一起,張若塵不暴露出真正的實力,根本無法應付。

    因此,必須在寧歸海加入進戰圈之前,先除掉一人。

    短短一個剎那,張若塵的腦海之中,浮現出數十個念頭,最終,他的目光,鎖定在白羽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天魔向西。」

    白羽施展出一種絕技級別的劍法,手腕一抖,一股浩浩蕩蕩的魔煞之氣,從體內湧出,與聖劍融為一體,十分強勢的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響起一聲龍吟。

    一條巨大的血龍飛出來,纏繞在他的左臂,一掌擊向白羽的腹部。

    腹部位置,為白羽劍招防禦最薄弱之處,也是破綻最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白羽的腹部凹陷下去,在一瞬間,五臟六腑破碎而開,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    形成一道長長的拋物線,白羽全身都是鮮血,飛出魄羅山,墜落向山下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掌,將白羽打成重傷,自然是驚住不少人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停頓,張若塵再次運轉聖氣,注入進雙掌,大吼一聲:「七竅血冥掌。」

    雙手的掌心,五竅同時打開。

    五大竅穴,宛如肉身與天地的五個通道,形成一股強勁的吸力,頃刻間,將魄羅山的天地靈氣吸收一空。

    雙掌同時打出去,與燕空明劈出的血刀和寧歸海刺出的龍牙匕首,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燕空明和寧歸海向後倒飛十數丈,兩人身上的衣袍全部破碎,顯露出貼身的金屬背心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的手指,都被張若塵打出的掌力,震得斷裂,流淌出鮮血。雨澪血刀和龍牙匕首自然也飛了出去,倒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燕空明抬起手臂,看了看血淋淋的手掌,感覺到難以置信,道:「即便沖開五竅,七竅血冥掌的威力,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強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是嗎?要不要再試一試?不過,你們兩人已經無法再借用血神蠱的力量,就算聯手,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燕空明和寧歸海當然是相當不甘心,畢竟,沒能完成任務,他們二人回去之後,下場必定會很慘。

    但是,對面那個小子,顯然也不是一個善類,繼續戰下去,他們二人估計連性命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「今天算你贏了,不過,今後的日子還很長,就看誰能笑到最後?」

    燕空明發出一句狠話,打出一道聖氣,形成迴旋的勁氣,向地上的雨澪血刀席捲過去,想要將它收回。

    然後,張若塵卻先一步出手,將倒插在地上的雨澪血刀和龍牙匕首收走。

    將兩件聖器捏在手中,張若塵用手指輕輕的撫摸,邪氣的笑了笑,道:「做為勝利者,收走兩件戰利品,應該不算過分吧?」

    「年輕人,你未免做得太絕,完全是在逼我們與你拚命。」

    燕空明和寧歸海對視了一眼,同時看到對方眼中的殺意。

    第二章要略微等一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