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回到魄羅山的山腳下,張若塵向藍夜和姬水走了過去,微微拱手,笑道:「兩位師叔,我已經奪下其中一個旗主的名額,接下來,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將結果,稟告給師祖?如此艱難的人物,都能完成,應該可以得到不少獎勵。&樂&文&{}.{l}{xs}.{com}」

    藍夜的臉上,並沒有露出喜色,反而十分嚴肅,冷道:「得意忘形。顧臨風,你貪戀美色的性格,是不是應該收斂一些?你以為,任何女子都是你可以覬覦?」

    張若塵翹著下巴,道:「藍師叔,你的話,我怎麼有些聽不懂?」?「以後你最好離聖女殿下遠一些,不要總想著懶蛤蟆吃天鵝肉,免得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。」藍夜直白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立即露出冷沉的神色,顯然是對藍夜的話,有些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顧臨風聽到藍夜的話,必定是這樣的一種情緒。

    既然,張若塵現在偽裝成顧臨風,自然不能在性格上面露出破綻。該怒的時候,就要怒;該狠的時候,就要狠;該色迷心竅的時候,也要故意做做樣子。

    藍夜瞪了張若塵一眼,雙手輕輕顫抖,若不是,他知道此人對師尊很有用處,根本就懶得提醒他。

    姬水穿著一身血紅色的長袍,站在一團血霧之中,發出浩渺的聲音:「你藍師叔的話,的確都是為你好,聖女殿下將來必定是要嫁給神子,你與聖女殿下走得太近,神子又豈會放過你?」

    「多謝姬師叔提醒。」?張若塵立即換了一種態度,將聖鴉拳套脫下來,還給姬水,又道:「臨風能夠順利奪下旗主的位置,離不開聖鴉拳套的幫助,再次謝過姬師叔。」

    姬水並不多言,只是輕輕點了點頭,將聖鴉拳套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返回仙冥海。

    再一次,在法王大殿,張若塵見到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。

    得知張若塵以一己之力擊敗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,成為幽字天宮的旗主,海冥法王自然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「臨風,這一次,你真的是讓師祖相當驚喜。在神子和聖女加入爭奪的情況之下,你還能橫掃別的半聖,奪下最後一個名額,簡直堪稱是血神教的第三位年輕王者,給師祖長臉不少。」海冥法王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姬水看了一眼,笑道:「此次還得多謝姬師叔的幫助,要不然,徒孫恐怕不會那麼順利。」?海冥法王點了點,將一枚血紅色的水晶球和一個青銅小盒子取出來,衣袖一揮,水晶球和小盒子,同時向張若塵飛過去。

    「這是血神的一滴神血和一枚三品聖元丹,算是對你的獎勵。將來,你若是辦好師祖交代的事,還會有更多更好的獎勵。」海冥法王用著鼓勵的眼神,盯著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水晶球和小盒子接住,顯得十分激動的樣子,立即躬身一拜:「多謝師祖賞賜。」

    無論是血神的神血,還是三品聖元丹,皆是張若塵迫切希望得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特別是三品聖元丹,只要有了它,張若塵就有十足的信心,突破到三階半聖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後,神情逐漸變得嚴肅,聲音低沉,道:「師祖派你去幽字天宮的目的,你的兩位師叔,應該都有給你說過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的確知道一些,不過,對具體的任務,卻並不是十分了解。」?海冥法王從最上方的座位,走了下來,身上的聖氣也如水浪一樣,劇烈翻滾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盯向大殿外的某一個方向,眼神頗為深邃,道:「一直以來,外界的修為都以為,無盡深淵是一座不可靠近的死亡絕地,甚至都不願多談。」

    「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,其實無盡深淵隱藏有很多秘密。而且,那些秘密,很有可能與不死血族有關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間,海冥法王已經走到張若塵的對面。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宛如一座巍峨的聖山,給張若塵、藍夜、姬水造成巨大的壓迫力,沒有人敢抬起頭來直視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著頭,身體略微顫慄,問道:「怎麼……怎麼會……與不死血族有關?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見到張若塵十分恐懼的樣子,心中自然也就相當滿意,道:「以前老夫並不是十分確定,然而,不久之前,發生在無盡深淵的那一場聖者級別的大戰,卻讓老夫確定了這一點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立即想到,聖書才女死在無盡深淵的事件。此事,可是轟動了大半個崑崙界。

    據說,因為此事,儒道已經派遣出大批精英學員,趕赴北域,與不死血族全面開戰。

    另有一些朝廷和儒道的大人物,想要前往無盡深淵,查探聖書才女的生死。然而,他們全部都被血神教攔截下來,沒有人能夠靠近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不等張若塵問出,海冥法王又道:「大概是在一個月前,女皇座下的九天玄女之一聖書才女,為了《血族密卷》,去了一趟上官世家,求見上官世家的老祖宗上官闕。」

    「誰都不知道,她有沒有得到《血族密卷》。她離開上官世家不久,不知為何,竟然走漏了消息,遭遇不死血族的數位聖者的攔截。」

    「那一戰,天台州的各大勢力全部都摻和了進去,其中,絕大多數都是去營救聖書才女。然而,不死血族卻準備得十分充分,布置出了一些陣法和刺殺手段,使得朝廷和儒道損失慘重。」?「據老夫所知,聖書才女離開上官世家,去的地方,正是無盡深淵。她為何要去無盡深淵?難道是因為,她真的得到了《血族密卷》,知道了什麼秘密,要去無盡深淵調查?」

    張若塵也同樣露出深思的神色,道:「師祖的意思,聖書才女之所以會遭到截殺,與無盡深淵隱藏的秘密有關?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點了點頭,道:「老夫懷疑,無盡深淵的秘密,很有可能與當年墜入無盡深淵的血後有關。」

    「師祖懷疑,血后沒有死?」張若塵的心中,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搖了搖頭,道:「血后若是沒有死去,以她的修為,恐怕早就已經將崑崙界鬧得天翻地覆,怎麼可能讓崑崙界平靜了五百年?」

    「老夫懷疑,血后在無盡深淵應該留下了什麼東西,所以,聖書才女才會趕過去查探。甚至,不死血族也有可能知道那一件東西,就在無盡深淵。要不然,他們為何要去攔截聖書才女?」

    其實還有一句話,海冥法王沒有說出來,那就是,他頗為懷疑,血神教教主估計與不死血族也有一些聯繫。

    「一件東西?血后留下的東西?」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瞳孔一縮,想起了一件傳說中的無上聖器——血海魔鏡。

    傳說中,血海魔鏡乃是由血后掌控,具有無與倫比的強大魔力。即便是聖者,被血海魔鏡的鏡面照射一下,也會在一瞬間,失去全身血液,變成一具乾屍。聖者的血液,則會自動飛進魔鏡的內部,儲存起來。

    血海魔鏡已經有十分久遠的歷史,漫長的時間長河中,它吸收了億萬生靈的鮮血,鏡中的世界,早就已經化為一片浩瀚的血海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不死血族,也都夢寐以求得到血海魔鏡。只要得到它,也就意味著,可以得到無窮無盡的血液,修為可以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據說,血海魔鏡還有一種十分重要的特殊力量,那就是,可以識別出不死血族的偽裝,將他們照回原形。

    這是一件,既能用來幫助不死血族,也能用來對付不死血族的聖器。關鍵就看,它會落入誰的手中?

    只不過,隨著血后墜入無盡深淵,血海魔鏡也消失在崑崙界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師祖是要我去無盡深淵,找到血后留下的那一件東西?可是,傳說中,無盡深淵有去無回,根本就是一處絕地。」

    海冥法王盯張若塵一眼,笑道:「若無盡深淵真是一處絕地,師祖又怎麼會派去你送死?兩天後,你去幽字天宮報道,到了那裡,你會明白師祖剛才的話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另外,去了幽字天宮,儘快將三品聖元丹服下,爭取早日突破到三階半聖。幽字天宮也是一處是非之地,若是沒有強大的修為,你在那裡活不了多久。」

    交代完了之後,海冥法王的聖魂分身,分解而開,消失在法王大殿。

    兩天後,張若塵才會去幽字天宮報道。

    短短兩天時間,即便是有三品聖元丹做為輔助,修士也不可能從二階半聖突破到三階半聖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海冥法王才讓張若塵去了幽字天宮之後,再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並不想等那麼久,對於別人而言,只是兩天時間。對於他而言,卻是二十天的時間,足以用來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回到忘初島,張若塵立即進入乾坤神木圖,花費一天時間,調整自己的狀態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將三品聖元丹取出來,檢查了一番,吞服進嘴裡,雙手合在一起,運轉九天明帝經第六層的功法,開始全力衝擊三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(還有一章。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