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漩渦沼澤的力量,比張若塵預想中更加可怕,明明踩在平地,身體卻在不停搖晃,想要動一下手臂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都有十分強勁的暗流在涌動,作用在他的身上,稍有不慎就會被暗流衝擊得失去重心,飛出魄羅山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對力量的掌握,遠超別的半聖,即便是血神教的那位聖女,也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因此,進入漩渦沼澤,張若塵反而更加如魚得水,速度比血神教聖女快了一倍,很快就追到她的身後,相距不到三丈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回頭看了張若塵一眼,又向追在張若塵身後的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看了一眼,心中有些氣惱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當然明白,張若塵是故意追在她的身後,想要藉助她的力量,牽制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死嗎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。

    環繞在她的曼妙嬌軀上的九圈聖光,也在不停晃動,猶如九層白色的水浪,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張若塵完全就是在利用她。

    以聖女的高貴身份,怎麼能不怒?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理會血神教聖女的警告,繼續跟在她的身後,而且,距離比先前更近,只有兩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後方,燕空明的雙眼佈滿血絲,沉聲一吼:“真是一個狡猾的小子,竟然追在聖女殿下的身後,使我們只能束手束腳。要不然,我只用一刀,就能將他劈殺。”

    寧歸海的臉上,帶有一股濃烈的殺意,道:“不能再等下去,一旦讓他們先一步衝出漩渦沼澤,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追上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聖女殿下與他相隔很近,我們一旦出手,萬一誤傷了她,該怎麼辦?”白羽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寧歸海道:“你們二人也都服下血神蠱,若是無法成爲旗主,你們不會不知道是什麼下場?既然如此,還怕得罪聖女?”

    “只要將那個二階半聖境界的小子和聖女都打下魄羅山,那麼,也就多出兩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爲了奪下旗主的位置,燕空明、白羽、寧歸海準備拼命,即便是聖女,也要出手。

    燕空明率先出手,手持一柄七尺長的血刀,劈出一道月牙形狀的刀氣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身後方向的力量波動,雙腳一蹬,向右側躲閃,避開了刀氣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刀氣,擊在血神教聖女的身上,與九圈聖光碰撞在一起,將最外面的兩圈聖光打碎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修爲,也是三階半聖,然而,她的體內,卻沒有血神蠱。所以,她的實力,也就與借用血神蠱力量的燕空明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遭受刀氣力量的衝擊,血神教聖女的重心略微有些不穩,差一點就被一股暗流擊中。

    幸好,她修煉的身法相當高明,名叫“迷蝶步法”,在第一時間施展出來,如同化身爲一隻輕盈彩蝶,兩隻雪白的玉足踩着虛空,修長的雙腿不斷改換方位,宛如一位絕美的仙子在翩翩起舞,很快就將剛纔的危機化解。

    “燕空明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攻擊本聖女?莫非以爲借用血神蠱的力量,就能與本聖女叫板?”血神教聖女道。

    燕空明的臉上毫無懼色,道:“剛纔,我只是想要攻擊聖女殿下身後之人,完全就是誤傷了殿下,希望殿下莫要怪罪燕某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緊咬着一口雪白的銀齒,冷冷的一笑,“明知道有可能會誤傷,卻還出手,又何必要找藉口?”

    寧歸海冷峭的道:“幽字天宮的考覈,本來就是相互爭鬥,從而選拔出最強者。就算聖女殿下的身份尊貴,如今也只是考覈者中的一員。我們爲何不能對你出手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豁然停下腳步,一雙如同星辰一般明亮的眼眸,向身後的三人盯了過去,道:“原來,你們真的是想挑戰本聖女,好啊,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那一雙絕美的眼睛,帶有一種驚人的魅惑力量,即便是以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的修爲,與那雙眼睛對上,也略微失神了片刻。

    若是在外界,沒有結界的壓制,僅僅只是剛纔略微失神的短暫時間,血神教聖女就能斬下他們三人的頭顱。

    驚醒過來的三人,全部都冒出一身冷汗,不敢再與血神教聖女對視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們看了一眼,繼續向前行去,想要走出漩渦沼澤。

    “本聖女都沒有走,你還想走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轉過身,盯了張若塵一眼,五根纖細柔長的手指,捏成一道爪印,隔着虛空,抓向張若塵的肩部。

    她的招式,十分詭異,變幻莫測,一連出現一百多道影子,根本無法辨別到底哪一道影子,纔是真正的爪印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脊椎一晃,身形搖了一下,使用一種相當巧妙的力量,形成一百多道人形幻影,將所以爪印全部避開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微微一愣,沒有料到,這個小子對力量的控制,竟然如此高明,居然能夠躲過她的玄陰擒拿爪。

    就在血神教聖女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,張若塵卻主動停下來,衝着她一笑,“既然聖女殿下讓我留下,我就先留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選擇留下,倒不是真的懼怕血神教聖女。而是擔心,他距離血神教聖女太遠,到時候,寧歸海、白羽、燕空明就能肆無忌憚的對他出手,甚至就連血神教聖女也有可能會收拾他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狀態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四大高手的圍攻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見張若塵還算老實,也就先將聖氣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,寧歸海、白羽、燕空明三人,卻並不打算放過這一個絕佳的機會。三人幾乎同時出手,攻擊向前方的血神教聖女。

    “聖女殿下得罪了!”

    白羽施展出一種劍法絕技,將一柄聖劍打出去。聖劍化爲一道流光,穿透漩渦沼澤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聖劍與血神教聖女身上的聖光碰撞在一起,一連擊穿三層聖光。那些聖光碎裂,化爲一粒粒光雨,灑落在半空,顯得極其美麗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立即伸出一隻纖細的玉手,向前一擋,隔空將白羽的聖劍擋住,使得聖劍停在半空,無法再前進一步。

    燕空明劈出的刀氣和寧歸海打出的龍牙匕首,也攻擊過去,同時落在血神教聖女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一圈圈聖光,不斷破碎,發出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很快,九層聖光全部碎裂,顯露出血神教聖女的真身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血神教聖女的確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,看上去只有十七、八歲的模樣,穿着一層血紅色的薄紗,一頭烏黑亮澤的秀髮由一根碧藍色的髮帶繫着,嬌軀猶如仙玉雕琢而成,沒有一絲瑕疵。

    即便是正在發起攻擊的三大高手,看到血神教聖女的仙顏,也都略微有些呆滯,攻擊速度緩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血神教聖女擡起兩隻纖纖玉手,掌心釋放出兩股龐大的血氣,化爲兩條血河,將白羽的聖劍,燕空明的血刀,寧歸海的龍牙匕首,全部打得倒飛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因爲,剛纔打出的力量太過強大,血神教聖女遭受漩渦沼澤中一股暗流的衝擊,身體失去重心,向魄羅山的山外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就站在血神教聖女的身旁,她的嬌軀,飛起來的時候,其中一條修長圓潤的美.腿,幾乎是貼着張若塵的頭皮而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擡起頭,正好可以看見兩條雪白的大腿,順着腿部,繼續向上,甚至能夠看見血色長裙下方的月白色裘褲,那畫面,實在是香豔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故意想要眼前的春光,完全就是無意。主要還是因爲,他沒有想到,血神教聖女竟然穿得如此單薄。

    他略微有些尷尬,立即移開目光,與此同時,伸出一隻手,抓住血神教聖女的一隻雪白的玉足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手臂,使用出一股強大的勁氣,向前一甩,將血神教聖女扔出漩渦沼澤,落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雖然有些狼狽,血神教聖女終究還是站穩腳步,穩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那一雙眼睛,卻充滿殺氣,盯着從漩渦沼澤走出的張若塵,一爪攻了過去,擊向他的雙眼,似乎是想挖掉他的兩顆眼珠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橫移出去,躲過血神教聖女的攻擊,不解的道:“聖女殿下,剛纔若不是我出手助你,恐怕你已經飛出魄羅山。你爲何要恩將仇報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身上,又有九圈聖光浮現出來,將婀娜的玉體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一個冰冷的聲音,從聖光之中傳出,“爲什麼?你的心裏,應該很清楚。自己挖出雙眼,斬斷雙手,本聖女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理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也穿過漩渦沼澤,追了上來,從三個方向將張若塵包圍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站在最上方的位置,微微一笑,“算了!就由他們三人來收拾你,本聖女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化爲一道纖細的身影,血神教聖女很快就衝到魄羅山的山頂,將一杆黑色戰旗拔起來,握在手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