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燕空明的手臂上聖光閃爍,手臂一抖,一連打出三塊青色鐵牌,形成三道青光,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青色鐵牌顯得晶瑩剔透,在其表面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古樸而又瑰麗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連三聲爆響。

    三塊青色鐵牌碎裂開,飛出一縷縷青色的銘紋,交織在一起,化爲三座六品攻擊陣法,將張若塵籠罩在陣法的內部。

    三座六品攻擊陣法,分別爲天心巨猿陣、玄冰陣、神霄風雷陣,都是能夠重創半聖的陣法,也是燕空明最後的底牌。

    燕空明大步走入進陣法,雙臂一展,將四十五階的精神力,完全散發出去,形成一根根無形的觸手,同時控制三座陣法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天心巨猿陣法的中心,聖氣猛然涌動,一隻三十多丈高的火焰巨猿,從陣法的光膜中升起,顯得猙獰怒目,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它的身軀,乃是由陣法的能量構成,顯得相當狂暴,揮出碩大的拳頭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玄冰陣和神霄風雷陣的威力,同時爆發出來。陣中,飛出密集的冰刀利刃,天空落下紫色的雷電。

    三座陣法的威力,簡直恐怖絕倫,將張若塵腳下的山體,打得不斷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與燕空明的手段相比,寧歸海卻顯得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他施展出隱身秘術,身形一閃,空氣中,出現一圈圈波紋。隨即,他的身體消失在原地,顯然是準備施展出暗殺的手段。

    魄羅山下,藍夜的臉色,很是陰沉,對張若塵的意見很大,道:“明明都已經取勝,可以輕鬆登上山頂,奪下最後一個旗主的位置,卻偏偏要貪圖兩件聖器,逼得燕空明和寧歸海與他拼命。我倒要看看,他能不能化解眼前的危機?”

    “從登山的過程,就能看出,此子很聰明,不是愚蠢之輩。既然他敢奪取雨澪血刀和龍牙匕首,也就肯定有辦法對付燕空明和寧歸海。”姬水道。

    三座陣法的威力,的確相當強大,逼得張若塵只能被動防禦。

    然而,寧歸海的隱身秘術,對於擁有神印之眼的張若塵而言,卻完全沒有任何威脅。

    他的一舉一動,根本逃不過張若塵的雙目。

    就在寧歸海潛入到張若塵背後,準備發起偷襲的時候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先一步出手,反手一掌打了出去,又是一招七竅血冥掌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由火焰包裹的掌印,擊在寧歸海的面部。寧歸海的頭顱,猶如西瓜一樣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鮮血飛濺,死得十分悽慘。

    反正已經將他們得罪,以邪道修士的秉性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放他們回去,只會是放虎歸山。

    爲了避免後顧之憂,張若塵只能將他們殺之。

    至於殺死寧歸海將會造成的影響,自然會有海冥法王幫他擺平,倒也不怕遭到血神教的制裁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運足力量,又是一掌打了出去,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手掌心,一條數十丈長的血龍飛出來,將三座六品陣法打得猛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甚至,就連地面,也裂出一道巨大的縫隙,使得魄羅山猛烈的一晃,如同是要崩塌。

    燕空明看到地上的裂縫,又看了看寧歸海的屍體,感覺到背心發寒,萌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白羽重傷,寧歸海慘死,憑藉他一人之力,還有取勝的希望嗎?

    “那個小子從一開始就裝出很弱小的樣子,實際上修爲深不可測,繼續與他戰鬥,說不定會步寧歸海的後塵。”

    權衡利弊之後,燕空明雙腳一蹬,向後倒飛,竟然放棄繼續與張若塵戰鬥,直接逃下魄羅山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還是因爲,燕空明看不透張若塵的深淺,所以纔不敢繼續鬥下去。

    誰知道那個小子,到底有多強?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張若塵一連打出十七道掌印,纔將三座六品攻擊陣法擊碎,縱身一躍,落到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,向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些正在登山的半聖,看到上方的張若塵,全部都微微一震,情不自禁向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場大戰,使得三大高手一傷、一死、一逃,如此華麗的戰績,張若塵自然是驚住了在場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爭了,旗主的位置就讓給他。”

    一位鬢角長着一縷白髮的中年人,搖了搖頭,選擇放棄,沒有繼續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“此人實在太強,而且手段也很毒辣,殺伐果斷,不要招惹爲好。”

    “憑藉這一戰,此人必定會名聲大噪,名氣會蓋過白羽和寧歸海。神子和聖女之下,應該就是他最強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誰?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知道上方的年輕男子,乃是海冥法王的徒孫,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諱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下方,如潮水一般退走的衆人,露出邪獰的一笑。

    他將雨澪血刀和龍牙匕首收了起來,邁着緩慢而又寫意的步伐,很是悠閒的向山頂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個小子,居然能夠以一己之力,擊潰白羽、燕空明、寧歸海的圍攻,先前倒是小瞧了他。他的體質和他在掌法之道的造詣,倒是有些非同一般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一雙星眸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采,對張若塵倒是生出了一些興趣。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向站在身旁的聖女,看了一眼,再次盯向張若塵的時候,不禁露出冷銳的神色,道:“戰力的確還不錯,可惜只是藉助血神蠱,纔有這麼強。沒有血神蠱,他也只是一個二階半聖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輕輕點了點頭,道:“倒也是。實在是有些可惜,若是他沒服下血神蠱,將來的成就必定不低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和聖女,雖然都是三階半聖的修爲,然而,以他們的身份,想要得到一枚四品聖元丹,並不是太難的事,很快就能突破到四階半聖。

    一旦突破到四階半聖,以他們的體質,足以和六階半聖抗衡,因此,自然不會將一個二階半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登上山頂,將最後一杆黑色戰旗拔起來,衝着血神教神子和聖女一笑,道:“神子殿下,聖女殿下,今後我們就都是幽字天宮的旗主,到時候,希望二位能夠多多提攜在下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冷哼一聲,將臉瞥了過去,對張若塵沒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反倒是少了幾分冰冷,多了一些溫柔,笑道:“你得罪了本聖女,就不打算拿出一些東西賠償我,化解我們之間的矛盾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解,道:“我有得罪聖女殿下嗎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雙眸,帶有一種妖媚的力量,柔聲道:“你可以繼續裝傻,但是,也要記住,進入幽字天宮之後,本聖女即可能會提攜你,也有可能會殺了你。就看你現在如何選擇?”

    張若塵裝着懂了的樣子,點了點頭,將龍牙匕首取出來,捧在手中,向血神教聖女呈送過去,笑道:“若是我們之間真的有什麼誤會,還請聖女殿下大人不記小人過,一定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龍牙匕首,乃是一條聖境毒龍的牙齒,與聖器一樣鋒利,而且,匕首上面蘊含的毒素,足以對聖者造成一定的威脅。

    至於沒有達到七階半聖的人物,一旦被龍牙匕首刺穿皮膚,可謂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就算是七階半聖以上的人物,中了匕首上的龍毒,若是沒有頂級的解毒丹,也支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龍牙匕首比一些聖器還要珍貴。

    “識時務爲俊傑,這句話用在你的身上,真是再合適不過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伸出一隻纖柔的玉臂,抓起龍牙匕首。

    隨後,她的手腕,化爲了幻影,揮動匕首,斬向張若塵的脖頸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也就一點都不慌亂,一掌打了出去,擊向血神教聖女的腰腹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快速收回手臂,利用身上的九圈聖光,將張若塵的掌力化解。隨後,她嫣然的一笑,“反應速度倒是挺快,你的實戰經驗,恐怕已經快要追上神子殿下。好吧!看在這一柄龍牙匕首的面子,本聖女就饒過你這一次。你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稟聖女殿下,在下顧臨風。”張若塵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站在一旁,看到張若塵與血神教聖女眉來眼去的樣子,心中十分不悅,向張若塵瞪了過去,露出警告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如同看不懂血神教神子的眼神,繼續與血神教聖女交流,最後,終於知道她的名諱,叫做上官仙妍,出生於上官世家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兩位旗王,蠻野和趙無量,登山魄羅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趙無量的臉上掛着笑意,道:“恭喜你們三人成爲幽字天宮的新任旗主,顧臨風歸於本王麾下,神子殿下和聖女殿下今後就跟隨蠻野旗王一起歷練。兩天後,你們三人,必須準時到幽字天宮報到。”

    說完之後,趙無量意味深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隨後,趙無量就與蠻野旗王先一步離開,返回了幽字天宮。

    雖然,趙無量的神情十分和善,隨時都掛着笑意,然而張若塵卻總感覺此人最後盯他的眼神十分詭異,讓他感覺到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“莫非他是在打雨澪血刀的主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暗思索,做出決定,進入幽字天宮,一定要警惕此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