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連花費三天時間,張若塵將三品聖元丹完全煉化,並沒有遇到任何瓶頸,成功突破到三階半聖。

    其實,他能夠如此順利突破境界,也與自身具有的“五行混沌體”和煉化的大量神血,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    別的半聖,想要突破境界,即便是聖元丹輔助,也沒有這麼輕鬆。

    突破境界之後,張若塵的聖魂,變得更加強大,可以調動方圓千里的天地靈氣爲己用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爲,即便遇到高階半聖,也能酣暢淋漓的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左手,調動氣海中的聖氣,通過聖脈,運轉至手掌。

    手掌心,五大竅穴依次打開,開始瘋狂吸收天地靈氣,使得張若塵的手掌變得越來越沉重,猶如化爲五指山嶽。

    手臂之中,響起陣陣低沉的龍吟,甚至有着一道金色的龍影,浮現出來,將他的手掌包裹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這一掌若是打出去,即便是七階半聖,也未必擋得住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並沒有將掌力打出去,反而將五大竅穴關閉,收回力量,自言自語的道:“海冥法王說得沒錯,修煉七竅血冥掌,的確是對我有很多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五大竅穴吸收的力量,足以讓我的龍象般若掌提升兩成威力。若是,能夠打開第六竅,說不定可以提升三成威力。”

    打開五竅,僅僅只是七竅血冥掌本身的威力,就能夠與準聖術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若是打開六竅,七竅血冥掌的威力,恐怕是能夠與真正的聖術,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一位半聖,若是修煉成一種聖術,絕對是一種巨大的成就,足以成爲壓箱底的殺招。

    畢竟,就連高階半聖之中,也很少有人能夠將一種聖術修煉到大成。

    “海冥法王說,不死血族體內的血氣強大,所以能夠衝開六竅,甚至七竅。人類的極限,只能衝破五竅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肉身的承受能力遠超常人,若是再加上神血的輔助,說不定能夠打破人類的極限。”

    不再猶豫,張若塵準備嘗試一次。

    於是,他一連取出十滴神血,放在身前,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   首先,他將第一滴神血託了起來,使用聖氣將它包裹。隨後他又利用聖氣,將神血蘊含的力量,吸收進雙掌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張若塵肯定是要將神血的力量,注入進雙臂的經脈,通過經脈流轉全身,最後將神血完全吸收。

    這一次卻不同,他將神血的力量,吸收進手掌,卻是封鎖在雙臂的血脈,使得雙臂蘊含的血氣直接提升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還不夠。”張若塵開始吸收第二滴神血,依舊將血氣封鎖在雙臂。

    雙臂蘊含的血氣,達到平時的三倍。

    到了這一步,張若塵的雙臂,已經十分腫脹,浮現出一根根血紅色的經脈紋路。

    幸好他的肉身強大,皮膚、經脈、肌肉都經過千錘百煉,也就還能承受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繼續。”緊接着,張若塵又一連煉化三滴神血,雙臂蘊含的血氣,達到平時的六倍。

    終於,雙臂的承受能力,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《七竅血冥掌》的口訣,推動雙臂的血氣,按照口訣形容的運氣路線,衝擊向雙掌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雙掌的掌心,涌出兩股強大的血氣掌勁,將數十丈外,一大片山嶺中的樹木,全部打得斷裂,天空中全是木屑和落葉在飛舞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手臂,看着雙掌,嘴裏發出大笑聲:“哈哈!成功了!成功衝破第六竅!”

    他的左手,煉化了一條聖境的龍魂,因此更加強大,在衝開第六竅的時候,也就沒有受太大的創傷。

    右手,卻不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,變得血肉模糊。若是,剛纔那股血氣再剛猛一些,估計就會直接爆裂,變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出,想要打開第六竅是何其艱難,即便是五行混沌體,也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受一點傷,根本算不得什麼。只要打開第六竅,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“如今,我施展出七竅血冥掌,爆發出來的威力,不知道能夠與八階半聖硬碰硬?有了六大竅穴的加持,我打出的龍象般若掌,估計也能堪比聖術的威力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衝開六竅,絕不是極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只要拼一拼,甚至有機會,衝開第七竅。

    前提是,他必須先去尋找一隻聖境的象魂,煉入進右臂。要不然,以他右臂現在的強度,肯定承受不住打開第七竅帶來的衝擊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張若塵開始鞏固剛剛突破的境界,同時繼續修煉掌法和劍法,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外界,僅僅只是過去兩天時間,張若塵的實力,卻突飛猛進,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前往崆成島,向海冥法王稟告了一聲,隨即,獨立一人,向無盡深淵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臨走時,海冥法王將一卷聖旨,賜給了他。

    有了這一卷聖旨,在幽字天宮,遇到危險,倒是可以激發出聖旨的力量逃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盡深淵位於絕古雪山的深處,那裏氣候嚴寒,地理環境相當複雜,縱深數萬裏,沒有魚龍境以上的修爲,根本無法到達。

    飛在半空,張若塵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地面上,全是一座座被冰雪覆蓋的巨大山嶽,白茫茫的一片,猶如一條條趴在大地上的銀色巨龍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雪山的高度,比他現在飛行的高度,還要高出許多,散發出古老而又磅礴的氣息,讓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時而,張若塵能夠聽到,雪山中,有着震耳欲聾的獸吼聲響起,震得半空的雪花也在顫動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絕古雪山之中,必定是有大量兇獸出沒,並不像表面那麼平靜。

    三百里外,一座高達八千米的雪山的山坳處,站着兩道人影,分別是一個穿着黑色鎧甲的中年婦人,與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。

    中年婦人,名叫蘇白,乃是幽字天宮第一營排名第六的旗主,修爲達到七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那位老者,名叫趙世奇,年齡接近兩百歲,也是幽字天宮第一營的一位旗主,排名比蘇白略微高一些,拍在第五。

    蘇白的臉上,帶有一股陰冷之色,道:“收拾一個二階半聖,神子殿下居然請動我們二人出手,會不會太小題大做?”

    趙世奇的手中,捏着一片蒲扇大小的白色樹葉,微微一笑:“顧臨風的實力不弱,前兩天考覈的時候,據說以一人之力,擊敗了白羽、寧歸海、燕空明三人。如今,他已經是教中聲名鵲起的新星,天賦和潛力,僅次於神子和聖女,絕對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借用血神蠱的力量,他甚至能夠爆發出五階半聖的戰力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,海冥法王肯定會賜給他一卷聖旨,遇到危險,他完全可以使用聖旨的力量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的意思,卻是務必要殺死此人,不能讓他踏入進幽字天宮。如此推算一番,也就只有我們二人聯手,才能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    蘇白搓了搓拳頭,顯得有些不屑,道:“若不是神子殿下拿出三滴血神神血做爲酬勞,我才懶得出手對付一個這麼弱的小輩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看,你真正感興趣的東西,應該是顧臨風從燕空明那裏奪走的雨澪血刀吧?”趙世奇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不感興趣?”蘇白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趙世奇微微一笑,並不繼續說話,而是將精神力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他眉心的位置,浮現出一隻白色的天眼,向天邊望去。

    半晌後,趙世奇收起天眼,道:“他已經飛了過來,準備動手,必須速戰速決。若是能夠偷襲得手,一擊將其擊殺,也就最好不過。”趙世奇並不知道,張若塵的精神力,也相當強大。就是他的天眼,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的時候,張若塵立即就察覺到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居然有人使用天眼觀察我的行蹤,到底是誰?”張若塵暗暗一凜。

    對付的精神力比張若塵的精神力,還要強大一些,應該是已經達到四十七階,肯定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此強大的人物,爲何會出現在這麼荒涼的地方?

    血神教中,很多邪道強者都想除掉他,奪取雨澪血刀。還有一些人,想要殺死他,重新爭奪旗主的名額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自己的處境,張若塵自然要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飛行速度保持不變,然而,卻將聖氣調動起來,運至手臂,隨時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寒氣,出現在頭頂上方,並且,急速向下涌來。

    “小輩,給我去死。”蘇白與成千上萬片雪花,同時從雲層中衝出,一刀揮斬出去,拖出一道一百多米長的血紅色刀氣。

    這一刀,不僅快如閃電,而且力量強大。

    別說是一個人,就算是一座山嶽,也能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早就防備,就在刀氣涌下來的時候。他的身形,在半空一晃,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,消失在原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