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絕古血神的深處,山峰林立,深谷遍佈,冰天雪地,完全就是一片白茫茫的寒冰世界,難以看到人煙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營地,位於無盡深淵的邊緣位置,坐落在蒼天谷。

    谷口的位置,鑄建有兩座九十九層高的鐵塔,猶如兩座冰雪峰巒,屹立在寒風之中,平添了幾分巍峨之氣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第五營的營主“蠻野旗王”,第六營的營主“無量旗王”,一左一右,站在鐵塔下方。他們二人的身上,有着渾厚的氣勢散發出來,使得天空飄下的雪花,距離他們還有十丈,便自動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梅蘭竹和上官仙妍已經來到幽字天宮的大營,站在蠻野旗王的身後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嬌小玉體,環繞着九圈聖光,那婀娜的身材,顯得若影若現,充滿一種朦朧的美感。她道:“已經等了半個時辰,顧臨風怎麼還沒有來大營報道?”

    “說不定他在半路上遇到了某一隻兇獸,已經死在兇獸的腹中。”梅蘭竹的嘴角,掛着一抹殘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蠻野旗王的身軀高達,宛如一座人形的鐵塔,粗獷的道:“我們還是再一等一等吧!顧臨風的實力不弱,只要運氣不是太差,足以穿過絕古雪山,來到幽字天宮的大營。”

    蠻野旗王和無量旗王讓顧臨風、梅蘭竹、上官仙妍三人獨自到幽字天宮報道,其實,也是對他們的一種考驗。

    只有能夠在絕古雪山來去自如的強者,纔有資格成爲幽字天宮的旗主。將來,也才能夠獨自帶領一支幽字旗手,外出執行任務。

    若是,顧臨風死在半路上,只能說明,以他的修爲,還不足以成爲幽字天宮的旗主。

    又等了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即便是第六營營主無量旗王,也都皺起眉頭,道:“莫非,顧臨風不知道幽字天宮的具體位置,走錯了路?”

    梅蘭竹輕輕摸着手掌,道:“絕古雪山如此廣闊,想要找到幽字天宮的大營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走錯路,也很正常。若是,他誤闖進無盡深淵所在的區域,那就真是有些遺憾……”

    遠處,一道人影,從滿天風雪之中飛了出來,落到蒼天谷的谷口,朗聲一笑:“多謝神子殿下關心,剛纔,我的確是走錯了路,幸好及時退了回來,總算是找到幽字天宮的大營。”

    隨着越走越近,張若塵的身形,變得越來越清晰,出現在衆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躬身道:“見過兩位旗王,神子殿下,聖女殿下。”上官仙妍的聲音,十分悅耳動聽,道:“顧臨風,你來得也太遲,讓我們在風雪中,足足等了你兩個時辰,好大的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贖罪,贖罪,全是臨風的罪過,竟然讓聖女殿下的千金之軀站在寒風中等待這麼久,實在是罪不可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有風度,立即從懷中取出一隻小巧精緻的青花丹瓶,向上官仙妍遞過去,笑道:“這是一枚八品清髓丹,可以幫助半聖領悟聖道規則,請聖女殿下務必要收下,算是臨風給聖女殿下的賠罪禮物。”清髓丹,乃是張若塵從蘇白的身上,搜出來的,最珍貴的丹藥之一。

    就連七階半聖,也將它帶在身上,由此可見,這一枚丹藥,對半聖的修煉必定有很大幫助。

    張若塵掌握有大量神血,每一滴神血的作用,也都超過清髓丹,因此也就沒有將它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將它送給上官仙妍,反倒是可以氣一氣梅蘭竹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當然不會客氣,伸出一隻纖纖玉手,從張若塵的手中,將青花丹瓶接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,每一根都如同是用仙玉雕琢而成,晶瑩剔透,玉潔冰清,指尖從張若塵的掌心劃過,顯得格外柔軟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有心,本聖女只得再次原諒你。”上官仙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站在旁邊的梅蘭竹,雙拳緊握,氣得渾身都在顫抖,雙眼猶如是要噴出火焰。

    若不是,教主一直教導他,應該要有神子的氣度,恐怕他已經衝上去,一掌將張若塵擊殺。

    讓一個氣量小的人,一定要擁有大氣度,實在是一件強人所難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梅蘭竹盯了一眼,心中微微一笑,表面上卻裝出驚慌失措的模樣:“糟了,只有一枚清髓丹,送給了聖女殿下,卻沒有給神子殿下準備。以神子殿下的胸懷,應該不會怪罪我吧?”

    梅蘭竹冷哼一聲:“區區一枚清髓丹而已,本神子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只有你這種從小地方來的人,纔會將它當成寶物。”

    蠻野旗王走了出來,向無量旗王盯了一眼,道:“既然顧臨風已經來到蒼天谷,本王就先帶神子和聖女回第五營。”

    隨即,蠻野旗王、梅蘭竹、上官仙妍,先一步走進蒼天谷,消失在風雪之中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大地上,只剩下無量旗王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臉上掛着笑容,道:“顧臨風,今後你就是幽字天宮第六營的旗主,屬於本王的麾下。走吧!本王帶你去第六營,見一見其餘的旗主。”

    幽字天宮,一共有六營。

    每一營,設立有一位旗王,十二位旗主,一千二百位旗手。

    旗王便是營主。

    旗王之上,是幽字天宮的宮主和兩位副宮主。平時的時候,全部都是兩位副宮主出來安排任務,宮主很少現身。

    然而,宮主一旦現身,必定是有大事發生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號稱是十字天宮之首,雖然人數稀少,卻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,高手之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別說是每一營的旗主,即便是那些旗手,離開幽字天宮後,也能在教中擔任較高的職務,至少也能成爲一個分舵的舵主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最新加入幽字天宮,年紀也是最小,所以,他在第六營的十二位旗主之中排名最末。

    就在進入幽字天宮的第一天,無量旗王爲張若塵舉辦了接風宴,一共有七位旗主前來赴宴,至於另外四位旗主,據說是出去執行任務。

    七位旗主能夠前來赴宴,多半也是給無量旗王的面子,畢竟,顧臨風只是一個年輕小輩,怎麼能夠請動他們?

    七位旗主都是威名赫赫的老一輩人物,即便是在強者如林的天台州,也是有名有號的邪道大魔頭。修爲最弱的一人,也達到四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幽字天宮不是負責鎮守無盡深淵,還需要執行什麼任務?”張若塵感覺到很好奇,問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無量旗主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道:“無盡深淵並不是一個太平的地方,即便是在它的外圍,也有很多危險。我們幽字天宮的任務,便是負責清除那些危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很疑惑,露出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一位獨眼的旗主,大笑一聲:“顧旗主,你現在不用知道太多,既然來到幽字天宮,今後自然有很多執行任務的機會。來,先幹了這一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含笑,捧起一碗聖心酒,只是用嘴脣在碗邊碰了一下。隨後,他將聖心酒倒入進空間戒指,並沒有真正喝下。

    聖心酒,據說是用半聖的心臟,煉製的佳釀,可以幫助修士修煉。

    這樣的佳釀……張若塵實在是喝不下。

    喝完接風酒,張若塵返回旗主的居住之地,進入一座開鑿在崖壁上面的洞府。

    洞府中,有着一條石梯,一直延伸到地底,越是向下走,天地靈氣越是濃郁。洞府的最底部,是一座靈泉匯聚成的水池,水池的中心放置有一張一丈見方的靈晶牀。

    靈泉池中,修建有一座聚靈陣法,使得此地變成了一座修煉寶地。

    今後,這裡就是張若塵在幽字天宮中的修煉之地,沒有任務的時候,根本就不用外出。

    “幽字天宮對旗主的待遇倒是挺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在洞府中轉了一圈,並沒有久待,就將流星隱身衣穿上,離開了幽字天宮的大營。

    今夜,他就準備去探一探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蒼天谷,另一座旗主洞府之中。

    梅蘭竹的身上,散發出刺目的金光,憤怒的吼了一聲:“到底怎麼回事,顧臨風爲何沒有死?”

    隨着他的一聲怒吼,一股強大的聖氣,衝擊向半跪在地上的趙世奇,將趙世奇打得倒飛出去,撞擊在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趙世奇從地上爬起來,捂着胸口,道:“神子殿下,請聽老夫解釋。老夫與蘇白旗主的確是準備去攔截顧臨風,但是,在半路上,我們卻遭遇一隻血獸的攻擊。”“那一隻血獸,相當強大,恐怕已經達到聖境。蘇白旗主來不及逃走,被它一口吞下。老夫也是使用聖旨的力量才逃走,僥倖保住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梅蘭竹的臉色一凝,疑惑的道:“聖境的血獸,怎麼可能會逃到無盡深淵外的區域?”趙世奇嘆了一聲:“當時的情形,太過兇險,老夫只想立即逃走,保住性命,根本不敢多想別的事。”

    梅蘭竹咬了咬牙齒,嘭的一聲,狠狠的一掌擊在洞府左側的石壁上面。

    受到掌力的衝擊,一道道陣法光芒,從石壁上面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算他運氣好,就讓他再多活幾天。”

    梅蘭竹的大手一揮,臉色陰沉,道:“你先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趙世奇退下去之後,洞府中,較爲陰暗的一角,散發出細微的聖氣波動,形成一圈圈黑色漣漪,向外擴散。

    一個消瘦而又蒼老的人影,從黑暗中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梅蘭竹有所察覺,低吼一聲,豁然轉身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雙手散發出金色光芒,兩道半丈長的手印,在手掌前方凝聚出來,向那一個黑色人影印擊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