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給梅蘭竹出手的機會,施展出最快的身法,沖入進山體,以指為劍,擊向梅蘭竹的眉心。

    「不!」

    梅蘭竹大吼一聲,右手甩動七聖蛇矛,反手一刺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,想要臨死反撲。

    只可惜,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波,擊穿梅蘭竹的氣海之時,七聖蛇矛與張若塵的心口依舊還相差三尺的距離。

    頂尖高手交鋒,別說是三尺的距離,即便是一寸的距離,也足以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梅蘭竹的身體,鑲嵌在泥土之中,依舊瞪大雙眼,眉心的位置,第三隻眼睛被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完全覆蓋,不斷有鮮血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血液,相當滾燙,蘊含有強大的能量,將泥土都融化。?一位有機會成長為大聖的年輕王者,本應該有着一個輝煌的未來,執掌血神教,號令邪道諸聖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,梅蘭竹終究還是隕落,沒能在這個天才輩出的大世翻起任何浪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七聖蛇矛撿起來,握在手中,觀察長矛上面的複雜紋路。

    「嗡。」

    七道強大的器靈浮現出來,使得蛇矛不停顫動,爆發出異常強橫的力量,想要從張若塵的手中飛出去。

    「竟是一件千紋聖器,它的內部,似乎封印有七條聖虯蟒的聖魂,有人將七道聖魂,煉成了蛇矛的器靈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浮現出熊熊烈焰,將梅蘭竹殘留在七聖蛇矛之中的氣息,完全煉化。

    「最好安分一些,我要滅掉你們,並不是一件難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將一道強硬的意志,傳遞給七道器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威懾,顯然還是起到一定的作用,很快,七聖蛇矛就沒有再掙動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從梅蘭竹的身上,收出了一些價值連城的寶物,包括丹藥、秘籍、聖石。

    「咦!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了一個較為特殊的盒子,盒子只有半個拳頭大小,散發出刺骨冰寒的力量。

    盒子的表面,設置有一層封印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運力,盒子表面的封印,竟然爆發出一股反彈的力量,釋放出一道道雷電。

    那些雷電,從手指一直蔓延向手臂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封印,佈置封印的人,肯定不是梅蘭竹,以我現在的精神力,根本無法將它破開。也不知盒子裏面,到底裝着什麼貴重的東西?」

    張若塵想過使用沉淵古劍,強行破開盒子表面的封印。

    但是,卻又頗為擔心,如此一來,會損毀盒子內部的東西,最終還是放棄這一決定。

    將盒子收起來,張若塵提着七聖蛇矛和梅蘭竹的屍體,縱身一躍,破開泥土,重新回到地面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梅蘭竹的屍體扔出去,丟給趙世奇,道:「將屍體處理一下,千萬不要讓血神教的那些老輩人物查出端倪,不然,我們將會有大麻煩。」?趙世奇已經將暈厥過去的齊風旗主煉成灰燼,隨即,向梅蘭竹的屍體看了一眼,笑道:「公子放心,我會讓血神教的那些老輩人物知道梅蘭竹是被血獸殺死,與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……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察覺到了一絲極其細微的聖氣波動,從背後的雪山頂部傳來。?「誰?」

    他的臉色,猛然一變,立即轉身,將七聖蛇矛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矛尖上,一道聖氣凝成的氣勁,化為一根纖細的光梭,帶着一種極致的穿透力,飛向雪山頂部。

    雪山的頂部,一縷縷黑色的邪氣,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個黑袍老者的身影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七聖蛇矛爆發出來的力量,距離黑袍老者還有七尺的位置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吞噬,消散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「哈哈!海冥法王竟然還有一個如此厲害的徒孫,居然將血神教的神子都擊殺,倒是讓老夫刮目相看。」

    黑袍中,發出一個沙啞的笑聲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!」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隨即,他將渾身聖氣完全調動起來,雙腿微微移開,臉色相當凝重,道:「我怎麼覺得,你身上的氣息,有一些熟悉?」

    「是嗎?你的感覺,倒是十分準確。」?雪山頂部,那個黑衣老者將覆蓋面部的連帽掀開,黑色的邪霧,隨之散開,顯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「無量旗王。」

    趙世奇的臉色,變得相當蒼白,情不自禁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站在雪山頂部的黑衣老者,正是幽字天宮第六營的營主,無量旗王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實力,雖然是六大營主之中最弱的一個,卻依舊擁有八階半聖巔峰的修為。

    而且,因為無量旗王修鍊的功法,乃是崑崙界六大奇書之一《天魔石刻》的「天魔地獄圖」。因此,他的戰力,相當強橫,足以跨越境界戰鬥。

    曾經,無量旗王與血神教一位九階半聖境界的長老交手,竟然以微弱的優勢取勝。

    這種級數的人物,根本不是他和張若塵可以抗衡,趙世奇自然是感覺到相當恐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沒有一絲慌亂,道:「旗王大人,你應該早就已經在附近了吧?怎麼就眼睜睜的看着我將神子殺死?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笑了一聲,道:「梅蘭竹死在你的手中,只能說明,他還太弱,不配做血神教的神子。本旗王為何要救他?」

    「僅僅是這樣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:「梅蘭竹想要殺我,是因為那位聖女殿下。你要殺我,應該是為了雨澪血刀。對吧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很坦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我殺死了梅蘭竹,你不僅可以得到雨澪血刀,還能得到千紋聖器級別的七聖蛇矛。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,你才沒有出手救梅蘭竹。對吧?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笑道:「顧臨風啊!顧臨風!竟然連本王也看走了眼,本以為,你只是一個貪圖美色的小角色,卻沒想到,你竟然還是一個如此聰明的人物。只可惜,你遇到了本王,那麼,今天也就註定將是你的死期。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兩隻手爪,同時從衣袖中伸出,化為兩隻長達數百米的黑**手,分別擊向張若塵和趙世奇。

    「空間扭曲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釋放出空間領域,調動空間力量,將方圓百米之內的空間扭曲,化解了無量旗王的攻擊。

    「我來攔住他,趙世奇,你先走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趙世奇盯了張若塵一眼,眼中散過一道感動之色。

    如此危險的境地,張若塵居然讓他先離開,換做是梅蘭竹,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僅此一點,張若塵勝過梅蘭竹百倍。

    「公子,我們兵分兩路逃走,無量旗王就算再強,也只能擊殺一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有辦法脫身,區區一個趙無量,殺不了我。不要廢話,你先離開。」

    「好,公子保重。」

    趙世奇倒也果斷,不再多言,取出一卷聖旨,激發出聖力,化為一道流光,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動用空間力量,化解無量旗王的攻擊手段,自然還是讓無量旗王略微怔住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趙世奇已經激活聖旨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可惡,你到底是誰?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沒有去追趙世奇,雙眼散發出幽暗的魔光,使用出天魔瞳,想要看穿張若塵的真身。

    「想要知道我是誰,至少要先擊敗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立即逃走,而且,一副準備與無量旗王交戰的模樣。

    畢竟,無量旗王真正在乎的是雨澪血刀和七聖蛇矛,只要還有一絲機會,他就肯定不會選擇傳訊回幽字天宮。而是,想要秘密將張若塵擊殺,私吞所有寶物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動用聖旨,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那麼,無量旗王無法私吞兩件聖器,肯定會傳訊回幽字天宮,將所有事都稟告給宮主。

    到時候,別說是去無盡深淵,張若塵想要逃出血神教都是一件難事。

    「哈哈!竟然敢挑戰本王,好吧,本王成全你。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心中暗暗一喜,雙手之間,凝聚出一團黑色的魔氣,散發出冰寒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「天魔印。」

    魔氣中,飛出一塊古樸的鐵印。

    鐵印,變得越來越巨大,宛如一座鋼鐵小山一般,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?一擊交鋒,張若塵被天魔印打得飛了出去,口吐鮮血,顯得相當狼狽,似乎受了極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地上跳起,施展出鸞鳳神印疾速,化為一團火光,向無盡深淵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「還想逃?」

    無量旗王冷笑一聲,自認為已經將張若塵重創,逃不出他的手掌心,於是,立即追擊上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張若塵一邊逃,一邊與無量旗王交鋒,轉戰八百里,戰到無盡深淵的邊緣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飛在離地三丈高的位置,宛如黑色的幽靈,看着全身都是鮮血的張若塵,笑了一聲:「你的背後,就是無盡深淵。現在,還準備往哪裏逃?」

    緊接着,無量旗王又道:「其實,你早一些動用海冥法王給你的聖旨,說不一定,本王根本就留不住你。只可惜,你太過狂妄,竟然想要挑戰本王。你是想要殺人滅口吧?嘖嘖,就是修為太弱,沒能逆轉戰局,最後只能成全了本王。可惜,可惜啊!」

    張若塵彈了彈身上的塵土,擦乾嘴角的血跡,笑了一聲:「你怎麼就認定我是在逃?難道,我就不可以是,故意將你引到這裏?」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