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這無盡深淵的邊緣,天空只有數十米高,黑雲翻滾,俯壓大地,給人一種身心俱來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一掃剛纔的頹勢,張若塵的脊樑挺得筆直,目光銳利,手中的七聖蛇矛散發出奪目的金光,似乎要將頭頂上方的黑雲穿透。

    若是在別的地方,即便張若塵將所有底牌全部施展出來,也不可能是無量旗王的對手。

    在無盡深淵,他卻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顯得相當鎮定,笑道:“原來,你是想要藉助無盡深淵的特殊天地規則,以此反敗爲勝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知道,即便本王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的修爲,也足以擊敗全盛時期的你?更何況,在這裡,你也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一的修爲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只不過,來到這裡,我至少有了那麼一兩層,取勝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無知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只是沙啞的笑了一聲,根本不認爲張若塵有任何取勝的機會。

    天魔印再次飛了起來,在半空不停旋轉,釋放出一股刺骨的寒氣,使得大地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黑冰。

    一片魔雲,將天魔印包裹,隨即,以着一種猙獰的形態,向張若塵鎮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一抖,將七聖蛇矛內部的銘紋激活,七條巨大的虯蟒虛影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虯蟒的虛影,纏繞在長矛上面,刺了出去,與天魔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霎時間,火花飛濺。

    震耳的音波,傳遍天地間。

    天魔印沒能鎮住張若塵,反被挑飛,向無盡深淵的下方墜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瞪大一雙漆黑的魔瞳,大吃一驚,立即打出一道黑色的聖氣,向天魔印席捲過去,想要將它收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戰意滂湃,趁此機會,再次出手,一雙臂散發出五彩光華,揮動七聖蛇矛橫劈了下去,擊碎無量旗王打出的聖氣,切斷無量旗王與天魔印的聯繫。

    天魔印,畢竟只是百紋聖器,失去主人的控制,立即墜下無盡深淵,消失在芒芒的雲霧之間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渾身顫抖,憤怒得無以復加,吼道:“本王定要將你挫骨揚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沉冷,出手果斷犀利,一步三丈的邁出,轉動七聖蛇矛,刺向無量旗主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冰川地獄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雙手一擡,地面上,立即凝結出兩層黑色玄冰,呈現出菱狀,散發出幽暗的光華,竟然將七聖蛇矛凍住,無法再前進一分。

    緊接着,無量旗主一掌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印從七聖蛇矛的下方,擊向張若塵的腹部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捨棄七聖蛇矛,雙手結印,衝開六大竅穴,將雙掌同時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主的掌力,竟是壓過七竅血冥掌,將張若塵打得一連倒退十六步。

    地面上,響起噼啪的聲音,一連留下十六個半尺深的腳印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強行穩住身形,再向後退一步,恐怕就會墜落下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無量旗主的身形略微搖晃一下,向後退了兩步,纔將七竅血冥掌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的手掌,也是隱隱作痛,聖氣運行變得有些遲緩。

    他頗爲吃驚的盯着站在深淵邊緣的張若塵,道:“你居然能夠擋住老夫全力的一掌?以你的修爲,即便施展出聖術,也不應該有這麼強……難道是肉身力量。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無量旗主終於有些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肉身,的確強大得驚人。先前,他遭受那麼嚴重的創傷,竟然依舊龍精虎猛,戰意滔天,就算是聖體也難以做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無量旗王卻依舊對自己充滿信心,將封在黑色寒冰中的七聖蛇矛取出,緊握在手中,道:“你的肉身力量,的確很強,超出本王的預料。不過,你失去了七聖蛇矛,肉身力量再強,又有什麼用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七聖蛇矛盯了一眼,道:“沒有七聖蛇矛,我的戰力,纔會更強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只可惜,你引以爲豪的掌法,剛纔也敗給了本王。”無量旗王笑道。

    很快,無量旗王臉上的笑意,變得僵硬,眼中浮現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見,一柄黑色的古劍,也不知從何處飛了出來,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散發出密密麻麻的劍氣,形成一座劍氣領域。

    “我的掌法,現在,還只能算是二流,並沒有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或許只有劍法,才能勉強算得上是一流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的氣質,又有一些變化,變得更加銳不可當,變得更加氣勢凌人。

    一劍在手,如劍聖臨塵。

    將聖術級別的掌法都修煉成功,竟然還聲自稱掌法只是二流?

    這樣的話,若是讓別的那些修煉掌法的修士聽到,定會有不少人羞愧致死。

    “故弄玄虛,本王倒要試一試,你的劍法到底有多麼了不得?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雙手緊握七聖蛇矛,將全身聖氣完全調動起來,空氣中,發出一道道銳利的聲音,形成一股迴旋的氣勁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無量旗王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,兩根手指捏出一道劍訣,引動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化爲一道黑色流光,形成一道幽美的弧線,繞到無量旗王的身後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銳利的劍氣,足有數百米長,並沒有落在無量旗王的身上,而是劈在無量神王身後的地面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岩石,碎裂而開,形成一道數百米長的溝壑,直通地底。

    地面搖晃了一下,方圓一萬平米的大地,與巖體分離,向下深淵下方墜去。?“顧臨風,你瘋了?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雙目通紅,立即收回準備攻擊張若塵的力量,雙腿一蹬,向上衝去,想要重新返回地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下墜的岩石板塊上面,顯得相當平靜,再次結出一道劍訣。

    上方,沉淵古劍散發出一大片黑色光華,就連劍靈,也顯現出來,站在黑色光華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隨着沉淵古劍從上空飛下,竟是散發出上千道劍氣,連續不斷的撞擊向無量旗王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看到從上方落下的劍雨,立即將七聖蛇矛刺出,將所有劍氣全部崩碎,化爲一道道青煙。

    然而,這一擊,卻阻擋住無量旗王上衝的趨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出御劍術,控制沉淵古劍,繼續向無量旗王發起攻擊,將他打得不得不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終於,無量旗王墜落下來,眼神十分兇厲,道:“你想要與本王同歸於盡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上一伸手,抓住飛了回來的沉淵古劍,搖了搖頭道:“你不是說,無盡深淵的下方乃是第一梯度,怎麼能叫同歸於盡?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第一梯度,以你的修爲,也休想能夠活着回到地面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眼中,全是殺機。

    他將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七聖蛇矛,右腳向前一踩,將腳下的岩石踩得碎裂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七聖蛇矛刺了出去,呈現出數十道銳利的光華,如同雨點一般,將張若塵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“破綻百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向前一刺,也是形成數十道劍光,將無量旗王的攻勢全部化解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與七聖蛇矛碰撞在一起,冒出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劍氣,沿着蛇矛的矛杆,一直飛到無量旗王的手臂,將他的衣袖割碎成布塊,露出一截黃褐色的枯手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立即向後退去,將身上的聖氣釋放出來,形成一層黑色的光幕,將所有劍氣全部擋住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顧臨風怎麼越戰越強?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相當心驚,剛纔若不是他退得夠快,恐怕右手手臂已經變成一根白骨。

    最開始在地面,無量旗王還能佔據一定優勢。可是,越是向下方墜去,那種優勢,卻向顧臨風偏移過去。

    “越是向下墜落,天地規則對修爲的壓制就越強,肉身力量的優勢,將會變得越來越大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暗自計算了一番,受到天地規則的壓制,現在,他最多隻能發揮出,全盛時期三十分之一的修爲。

    體內的聖氣,宛如變成鉛汞,只能緩慢流動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下去,若是到了第一梯度,以顧臨風的強大肉身力量,本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無量旗王大步向前,揮動七聖蛇矛,向張若塵橫掃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保留,人影一閃,在半空向前了三丈,出現在無量旗王的身前,絢爛的劍光,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“金斗朝陽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矛一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劍上爆發出來的力量,將無量旗王打得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的五指崩碎,流淌出鮮血。不僅七聖蛇矛在顫抖,他的手臂,也在跟着發顫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下看了一眼,沒有再攻擊。

    他的背上,長出一對金色的龍翼,竟是有十數丈長,如同兩片金色的雲彩。

    剎那間,他下墜的速度,開始放緩。

    無量旗王向下看了一眼,目光穿透黑色雲層,只見,下方數百米的位置,竟是出現一層地面。

    一個浩瀚的黑暗世界,顯現了出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