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淡漠,向眼前的四位不死血族掃視一眼。

    全部都是半聖境界,並沒有看見不死血族皇族的那位皇叔。那人,應該依舊隱藏在暗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黑暗中盯了一眼,道:“除了你們四人以外,應該還有一人吧?爲何卻沒有現身?”

    這一次,輪到二皇子心中一驚,暗道,此子僅僅只是三階半聖的修爲,竟然能夠察覺到皇叔的氣息,洞察力怎麼會如此敏銳?

    二皇子向聖書才女的方向看了一眼,隨即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肯定是聖書才女以強大的精神力,發現了皇叔,只有她纔有那樣強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不過,聖書才女顯然是傷得很重,根本無法出手,倒也不用懼她。

    “對付你們二人,何須皇叔出手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揹着雙手,彰顯出一種高貴的氣度,道:“才女大人,你最好現在就將《血族密卷》交出來,免得本皇子待會使用一些暴力的手段,傷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可惜你們要找的《血族密卷》,並不在我身上。其實,我也想知道,它到底在哪裏?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眼神一沉,道:“本以爲才女大人是一個聰明的女子,卻沒想到,也有如此愚蠢的時候。森羅,你去搜一搜才女大人的身,記得要溫柔一些,千萬別弄傷了她那嬌貴的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,吃罰酒。”

    森羅血將瞪大一雙銅鈴大小的眼睛,邁出水桶粗的大腿,向聖書才女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身軀,高達三米,全身纏着碗口粗的鐵鏈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鐵鏈相互碰撞,發出“嘩啦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爲,達到七階半聖,絕不是泛泛之輩。而且,因爲他是不死血族,肉身力量相當強橫,遠超同境界的人類。

    森羅血將盯向站在聖書才女身前的張若塵,咧嘴一笑,露出尖銳的獠牙,道:“血神教的小子,就憑你那瘦小的身板,還想英雄救美?本將來教你如何老實本分的做人。”

    森羅血將的雙手,捏成拳頭,全身鐵鏈動了起來,將雙臂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那鐵鏈,顯然不是一般的精鐵,而是一種聖器,與森羅血將的骨骼連接爲一體,成爲了他身體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還有十丈的位置,森羅血將大吼一聲,雙腿一蹬,豁然跳躍而起,一拳向張若塵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拳頭上,寒光閃爍。

    每一根鐵鏈的環扣都有電光在流動,爆發出來的氣浪,形成一個瓶裝的虛影,先一步到達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腳移了一步,使得身體重心下沉,緊接着,揮動七聖蛇矛橫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七聖蛇矛劈在森羅血將的腹部,與鐵鏈碰撞在一起,發出一道刺耳的金屬碰撞聲。

    森羅血將倒飛而回,一直落到十數丈之外,又一連後退十步,才站穩身形。

    腹中,一股劇烈的疼痛傳來,他的體內,五臟六腑皆受了一定程度的創傷。

    反觀張若塵,卻依舊站在原地,不動如鬆,顯得英氣十足,唯獨只有一根根長髮還在飄動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擊,卻讓在場四位不死血族,全部都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即便,剛纔的交鋒之中,森羅血將是因爲大意,才吃了一點小虧,可是那一個血神教的人類,也絕不是一個簡單人物。

    先前,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另一位不死血族的血將,嘻笑一聲,“森羅,你到底行不行,怎麼連一個三階半聖修爲的人類也無法收拾?要不要我來助你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森羅血將冷哼一聲,沒有理會那位血將的調侃,而是用着一雙血紅色的眼睛,盯着對面的張若塵,道:“原本本將只是想要吸乾你的鮮血,不過現在,本將改變了主意。本將要將你煉成血奴,奴役你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放狠話,誰不會?想要奴役別人,最好先拿出一些真本事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森羅血將咬緊牙齒,大吼一聲,急速向張若塵衝去,一雙粗大的手臂,釋放出奪目的電芒。?

    “天王拳。”

    兩道拳印,同時攻出,形成一道音爆聲。

    天王拳,乃是一種鬼級上品的拳法,力走剛猛,霸道無雙。

    因爲第一梯度的天地規則的壓制,使得森羅血將很難調動出滂湃的聖氣,無法將天王拳的真正威力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只是以肉身力量,施展出來的天王拳,也是具有相當強悍的威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,紋絲不動,仔細觀察森羅血將的拳法軌跡。

    就在兩道拳印,進入他三丈之內的時候,張若塵的目光一凝,抓起七聖蛇矛,後發而先至,一矛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蛇矛的軌跡,並不是直線。

    猶如一條活了過來的靈蛇,從森羅血將的雙拳之間穿透過去,精準的擊在他的喉嚨位置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蛇矛從森羅血將的後頸穿透過去,帶出一大片鮮血。

    森羅血將瞪大一雙眼睛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。下一刻,他的雙臂,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將七聖蛇矛鉗住,左腳向後一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雙臂同時發力,將七聖蛇矛一扭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蛇矛上,爆發出金色的光華,形成一股旋轉着的力量,將森羅血將的脖頸攪斷。

    一顆碩大的頭顱,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半聖級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強大,於是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打出一道手印,擊在森羅血將的頭顱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飛在半空的頭顱,爆碎而開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即便是森羅血將的聖魂,也都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一位不死血族的高階半聖,就隕落在張若塵的長矛之下,只剩一具無頭屍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二皇子緊咬牙齒,怒不可揭,雙臂顫抖着,道:“血神教的年輕一代,根本沒有人有你這麼強大的實力。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提七聖蛇矛,沒有回答他的話,道:“二皇子殿下的修爲,竟然已經突破到七階半聖,以你的體質,恐怕與九階半聖也有一拼之力。要不要,我們也過一過招?”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才一階半聖修爲的時候,就與二皇子交過手。只不過,當時兩人的修爲差距太大,張若塵只能逃命。

    如今張若塵的修爲,突破到三階半聖,修爲大進,自然還是想要與二皇子再戰一場。

    這一次,二皇子並沒有衝動,而是冷哼一聲:“本皇子不會給你各個擊破的機會。雲翼血將,雲亂血將,一起出手,先鎮殺血神教的那個小子,再對付聖書才女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三位不死血族背上的血翼,同時展開,離地騰飛起來,低空飛行,從三個不同的方向,向張若塵合圍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,都是相當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若是在地面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即便是全力出手,也最多隻能擋住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雲翼血將和雲亂血將都是八階半聖的修爲,在第一梯度,他們二人的實力,甚至比無量旗王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二皇子如今已經突破到七階半聖,修爲暴增,加上他的體質十分特殊,實力比雲翼血將和雲亂血將還要強大一籌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盯對面的三人,臨危不亂,率先出手,將七聖蛇矛一揮,同時向雲翼血將和雲亂血將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好膽。”

    雲翼血將托起手中的圓形盾牌,向前一擋。

    同時,他將體內稀薄的聖氣調動起來,激活盾牌中的銘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圓形盾牌立即散發出一圈圈血紅色的光華,籠罩直徑十丈的區域,形成一面圓形的光幕。

    雲亂血將的身體,縮小得只有拳頭大小,從七聖蛇矛的上方飛了過去,伸出一隻鋒利的血爪,擊向張若塵的頭顱。

    冰冷的血爪,變得越來越長,帶着一片濃密的血浪,猶如是要將張若塵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兩人一攻一防,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若是在地面,別說是張若塵,即便是九階半聖級別的人物,估計也很難化解他們的攻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收回七聖蛇矛,繼續發力,將長矛擊在圓形的血色光幕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光幕破碎。

    七聖蛇矛爆發出來的力量,與雲翼血將手中的盾牌正面相撞,將雲翼血將打得斜飛出去,撞擊在地面。

    雲翼血將持着圓形盾牌的手臂,骨頭斷裂,嘴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顯得相當狼狽。

    “他的肉身力量,怎麼會這麼恐怖,與一些聖者相比,恐怕也弱不了多少。”雲翼血將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擊傷雲翼血將,但是卻也讓自己陷入險境。

    雲亂血將的爪子,帶着一股銳利的寒風,從他的頸部劃過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退得夠快,頸部的位置,卻還是留下三道血淋淋的爪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查看頸部的傷勢,立即穩住腳步,隨即,又以更快的速度,向前一衝,以身體,向雲亂血將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雲亂血將的雙腿彎曲,腰腹下沉,立成一個馬步,將全身聖氣,匯聚於雙爪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爪子,如同是用紅玉琉璃鑄煉而成,不僅堅硬鋒利,而且還有一道道寒冰屬性的銘紋浮現在表面。

    每一根爪子,皆是一件聖器。

    wωω ★тTk an ★℃O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