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瞳孔一縮,將全身聖氣運至雙臂,一連打出二十七道掌印,與雲亂血將的爪子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最開始,雲亂血將還能勉強抵擋住張若塵的掌印,但是,第十掌之後,他的爪子就全部斷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隨後打出的十七道掌印,全部都是擊在雲亂血將的身上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收回掌印的時候,雲亂血將的皮膚爆裂而開,流淌出大量鮮血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宛如無骨的肉團,軟攤在地上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趕過去查探雲亂血將的傷勢,就會發現,雲亂血將體內的所有骨骼和經脈,全部都被張若塵打斷。

    即便一連重創兩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張若塵卻沒有絲毫懈怠,重新抓起七聖蛇矛,豁然轉身,向二皇子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劍法造詣極高,手中的一柄四尺長劍,急速轉動,形成一片鋪天蓋地的劍幕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也看出,眼前這個血神教的小子肉身極其強橫,所以纔沒有與他硬碰硬,而是想要以精妙的劍法,克敵制勝。

    “劍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默唸一聲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手中是七聖蛇矛,卻還是施展出一招劍法,帶着劍一纔有的意境,向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僅僅一矛,擊碎滿天劍氣,將二皇子逼得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二皇子看向左袖位置的一個破碎的窟窿,心中又驚又怒,道:“你使用的是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的確是劍法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感應到了什麼,目光向二皇子右側後方的位置望去,能夠清晰看到,一道長着巨大血翼的人影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人只是平靜的站在遠處,卻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波動,一圈圈的血色波紋,瀰漫在空氣中,將整個空間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此人必定就是不死血族的那位皇叔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強者,終於現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變得相當凝重,將七聖蛇矛收入進空間戒指,又將沉淵古劍喚了出來,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對方必定是一位聖者,加上不死血族強大的肉身,即便張若塵擁有五行混沌體,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使用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纔有機會取勝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坐在地上的聖書才女,那一雙明亮的星眸,散發出奪目的光華,猶如兩顆水淋淋的黑珍珠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根本沒有任何言語,可以形容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果然是張若塵,他竟然冒着死亡的危險,來到了無盡深淵的下面,只爲救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並不是儒道的宗主,也不是朝廷的兵聖,僅僅只是一位年紀輕輕的半聖。

    儒道宗主和兵聖沒有做到的事,他卻做到。

    “他爲何要這麼做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想到了這個問題,頓時有些窒息,感覺到芳心大亂。

    那完美無瑕的臉蛋上面,竟是浮現出一絲羞澀,反倒是忘記,他們現在正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,隨時都會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此刻,二皇子的目光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指,還有那柄黑色的古劍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劍,怎麼會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二皇子重新打量對面那麼血神教的小子,實在有些不明白,梅蘭竹和張若塵的戰兵,怎麼會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?

    仙蘭王踩着緩慢的腳步,走了出來,一雙散發着血光的邪異眼睛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似乎已經將張若塵看透。

    他道:“因爲,他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張若塵?”二皇子再次怔住。

    仙蘭王道:“除了時空傳人張若塵的五行混沌體,還有誰能夠以三階半聖的修爲,一連打傷兩位八階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仙蘭王揹着雙手,四平八穩的站在那裡,身上的鎧甲,宛如血色的水晶。他似一座不可撼動的山嶽橫在面前,任何聖境之下人類見到他,恐怕都要絕望。

    即便,第一梯度的天地規則,壓制了他的修爲,他的力量,依舊相當強大,不是半聖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聖者,無論是在什麼地方,也都是主宰者。

    聖者的眼中,聖境之下的生靈,全部都只是可以彈指滅掉的螻蟻。

    仙蘭王盯着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本王一直都覺得,你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才,只要你取下聖書才女的頭顱,奉上《血族密卷》,回到青天部族,你必定可以封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聖書才女盯了一眼,笑了笑,道:“即便我肯歸順,恐怕二皇子也不會答應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,你未免也太小看本皇子的胸襟,雖然,我們以前的確是有一些過節,但是,只要你肯投靠本皇子,以前的恩怨完全可以一筆勾銷。”

    隨即,二皇子又道:“聖書才女乃是女皇身邊最得寵的一位玄女,若是你能殺了她,必定能夠名震天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的神情沒有一絲改變,道:“可惜我與納蘭姑娘,有着過命的交情,根本不可能對她下殺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已經恢復了一些力氣,緩緩站起身來,窈窕的身材,猶如一輪絕美的弦月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對面的那人,乃是青天血帝的一位族弟,叫做仙蘭王,修爲早已入聖。我的傷勢,若是痊癒,足以斬他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是在提醒張若塵,暫時不要與仙蘭王硬拼,可以先退走,只要給她一些時間,養好傷勢,到時候,他們就能化被動爲主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想與仙蘭王硬拼,以他現在的境界,與一位聖者交鋒,根本沒有任何取勝的把握。

    仙蘭王看出張若塵不可能投靠不死血族,於是,那血紅色的眼睛,變得猙獰了一些,冷酷的道:“張若塵交給本王,二皇子殿下,你去擒拿聖書才女。”

    然而,還沒有等到仙蘭王和二皇子出手,兩枚黑色的丹藥,從張若塵手中飛出,在他們的面前爆裂而開,化爲兩片死亡邪氣雲團。

    這兩枚黑色丹藥,是張若塵最新煉製出來,蘊含的死亡邪氣,乃是以往的數十倍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立即抓住二皇子,向後急速倒退,退到百丈之外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然而,受了重傷的雲翼血將和雲亂血將,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。

    死亡邪氣在第一時間,侵入他們的體內,全身傷口立即變成黑色,身體遭受嚴重腐蝕。

    在第一梯度,他們的修爲遭受壓制,根本無法抵擋住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“血王……大人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黑色的死亡邪氣中,傳出雲翼血將悽慘的呼救聲。

    二皇子倒吸了一口寒氣,向仙蘭王盯了過去,道:“皇叔,他們二人修爲強大,乃是兩員悍將……”

    沒能二皇子說完,仙蘭王就搖了搖頭,果決的道:“此地的環境與地面完全不一樣,即便是以本王的修爲,一旦沾上死亡邪氣,也很難化解。我們的任務是《血族密卷》,先去追張若塵和聖書才女,不能讓他們逃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剛纔,張若塵打出死亡邪氣之後,立即抓住聖書才女,施展出最快的身法速度,向遠處急速逃走。

    一邊向前奔行,張若塵一邊向靠在懷中的聖書才女看了一眼,問道:“你的精神力,需要多長時間,才能夠完全恢復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一雙柔軟的蓮臂,抱着張若塵,顯得十分靜謐,柔聲道:“三天時間吧!”

    “三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身後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以仙蘭王的速度,最多隻需半個時辰,就會追上我們。”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獨自一人,即便與仙蘭王交手,也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然而,帶上聖書才女之後,張若塵自然是要分心照顧她,到時候,估計兩個人都無法逃生。

    身後的方向,一條血霧凝聚成的河流,急速涌來,距離張若塵和聖書才女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仙蘭王和二皇子,站在血河的最前方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兩條眉毛,輕輕的一蹙,道:“我的精神力完全耗盡,體內的血氣也大量流失,處在油盡燈枯的邊緣,想要恢復到全盛時期,哪有那麼容易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聖書才女很不容易,也就不再將希望寄託在她的身上,腦海中,閃過成百上千個念頭,苦思對策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眼前一亮,道:“我有一個冒險的辦法,倒是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的雙腳一扭,向另一個方向急速衝去。

    想要對付仙蘭王,肯定是不能硬拼,那麼也就只能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借誰的力?

    在第一梯度,只能借用血獸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在第一時間想到,先前遇到的那頭正在沉睡的雲金獸。

    “皇叔,張若塵逃向了另一個方向。”二皇子道。

    “在這裡,無論他往哪裡逃,也都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”仙蘭王的目光冷銳,也改換方向,以更快的速度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沙石翻滾。

    一縷縷血氣,已經涌到張若塵和聖書才女的頭頂上方,追在後面的仙蘭王距離他們二人,不足百丈。

    九十丈,八十丈……

    距離越來越近,空氣中的血腥氣,也越來越濃烈。

    (推薦一本小說,作者:海陳《十印仙王》十印無雙,仙王崛起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