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色骷髏頭,足有數十米長,獠牙尖銳得如同槍矛,眼眶中燃燒著鬼火。

    若是,本人還活著,身軀得有多麼龐大?

    又是一尊什麼樣的存在?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冒然追上去,別說他現在受了極重的傷勢,即便沒有受傷,與血色骷髏頭對決,多半也是一件兇險的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臉上,帶有一些沉重,道:「那顆骷髏頭,很有可能是當年的血魔。」「血魔?」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頗為熟悉,不僅僅只是仙蘭王先前喊出了它的名字,似乎在別的地方,也聽過。

    血色骷髏頭越飛越遠,已經到了數百裡外,以張若塵與聖書才女的目力,也只能看到一個小球形態,像是黑暗中的一顆暗紅星辰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,重新變得冰冷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張若塵才發現,躺在地面上的仙蘭王屍體,竟然相當乾癟,體內的血氣全部都被抽空,只剩一具黑褐色的乾屍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想仙蘭王的屍體瞥了一眼,繼續說道:「大概是在一千年前,血魔是不死血族魔天部族的首領,曾與血后爭奪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帝皇之位。」

    經過聖書才女這麼一提,張若塵頓時記了起來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他的確聽到父皇和青帝提起過血魔的名諱,似乎他們二人在年輕的時候,也與血魔有過一些交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當時年紀太小,記得不是很清楚。而且,他也並沒有刻意去查關於血魔的史料,自然也就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八百年前,九帝三后並立,堪稱是那個時代最為強大的十二人。其中,血后的實力,必定是在前三,只有年齡最大的道帝和武帝才能與她抗衡,後來成長起來的劍帝雪紅塵,或許也能與她一較高下。血魔到底有何德何能可以與血后爭奪帝皇之位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搖了搖頭,道:「實際上,根據很多古籍的記載,血魔與血的爭鬥,一直都是血魔佔據上風。若是沒有後來發生的一些意外,血魔應該才是不死血族的帝皇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張若塵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巔峰時期的血后,擊敗過明帝和青帝的聯手。即便是當初號稱天下第一的道帝,也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「事實就是如此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又道:「血魔的確是一個不世奇才,在當時,引起過恐慌,很多人都擔心他一旦成長起來,將是第二個冥王。你應該知道崑崙界六大奇書之一的天魔石刻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天魔石刻一共有三十六幅刻圖,據說乃是上古一位大神所留,暗藏三十六種至高無上的魔道功法。尋常修士,若是能夠將其中一幅刻圖,修鍊出一些成就,也足以成為當世的頂尖高手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「血魔卻是同時修鍊九幅天魔石刻,並且根據九幅石刻,自創出了九種可以傳世的聖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,心中難以平靜,道:「這未免也太驚人,從來沒有人可以同時修鍊九幅天魔石刻。同時修鍊兩幅刻圖的修士,也是相當罕見。」

    即便是當初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帝一,堪稱是蓋世奇才,也僅僅只是修鍊了其中一幅石刻。

    因為,將一幅石刻修鍊到極致,便能成大聖。

    「年輕時候的血魔,的確相當可怕,資質太高,即便是血后也被壓力一頭。」聖書才女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既然血魔那麼強大,為何會死?反而是血后成為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主宰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一嘆,道:「我也不清楚,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不過,倒是有一些傳言,據說有人類中的大人物插手進去,與血后聯手,除掉了血魔。最終,血魔沒有修成大聖,要不然崑崙界人族的命運不堪設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有一些不解,道:「既然,當初那位大人物,插手進去,可以除掉血,為何沒有將血后一起除掉?若是在血后沒有成長起來之前,將她殺死,豈不是會省去很多麻煩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畢竟那些都是傳言,很難說清有沒有真實性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繼續說道:「原本大家都以為,已經死去的血魔,不是依舊還殘留有一顆頭顱?很有可能,血冥根本沒有死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默,盯著地上仙蘭王那乾癟的屍體,感覺到了一股涼意。

    仙蘭王的聖魂,到底是主動飛入進血色骷髏頭?

    還是血色骷髏頭的內部,有一股力量,將他的聖魂和血液,吸收了過去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當然是最好。

    畢竟,即便仙蘭王掌控了血魔的頭顱,也未必能夠翻起多大的浪花。

    如果是後者,那就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也就說明,一千年前,血魔並沒有完全死去,至少保存下來了一顆頭顱,一直藏在仙蘭王的體內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遠處,一千多裡外,傳出一聲震耳的聲響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道血紅色的光束,衝天而起,撕破黑暗,貫穿了大地和天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立即施展出身法,腳踩崖壁,衝到百丈高的位置,向遠處眺望。

    又是那一道血紅色的異光,將方圓數百里都映成暗紅色,顯得極其詭異。

    忽然,張若塵在那道異光的中心位置,看到了一個暗紅色斑點。

    那是

    那是先前飛走的血色骷髏頭。

    莫非就是它,將血紅色的異光,重新引動了出來?

    一千多裡外,血色骷髏頭釋放出海量的血霧,圍繞異光碟旋了數圈,最終還是沖入進溝壑。

    漸漸的,血紅色的異光,退回溝壑,整個世界又變成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回到地面,將自己觀察到的事,講給了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細細凝思,神情變得越來越沉重,道:「若是,我沒有猜錯,很有可能真的是血魔活了過來。他應該是感受到了血后殘留下來的血氣,所以,才立即飛了過去。」

    「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性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黛眉輕蹙,肅然的道:「此事已經超過我們的能力範圍,我們不能再過去,那裡多半存在有相當可怕的東西,強行去探查,肯定會送命。」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個血魔,已經不是聖書才女和張若塵可以應付。萬一再遇到別的危險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「無論是無盡深淵的秘密,還是血魔的出現,都關係重大,我要立即趕回中央皇城稟告女皇,督促朝廷儘快清理此地的隱患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抬起頭來,盯著張若塵,道:「我會向女皇如實稟告,你為朝廷做的事。加上上次,你從陰間帶回的石符,封住了崑崙界和陰間的通道,阻止亡靈繼續進入崑崙界。這些功績加起來,即便你以前犯過再大的罪責,也都可以抵消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冷色,道:「我從來沒有為朝廷做事,只是在做,自己認為正確的事。我的事,你也最好不要告訴她。即便我做對了什麼,做錯了什麼,也無須她來評判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喊了一聲,頓了頓,見著張若塵十分強硬的模樣,語氣才又柔和了一些,道:「你難道想要一直被朝廷追殺,做一個罪人,只能隱姓埋名,隨時都處在死亡的邊緣,永遠都無法與自己的家人團聚?這是你想要的?你到底是誰啊?是林岳,是張若塵,還是你現在在血神教的身份?你難道就不想光明正大的活著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有些迷離,低聲的念了一句:「我很想」

    不過,很快他眼中就又恢復了銳色,像是一尊沒有任何感情的石像,搖頭道:「此事,你最好不要管,你也管不了!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他便毅然決然的離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伸出手,想要將張若塵拉回來。張若塵卻像是在想著什麼事,眼中全是血絲,猛的一甩手,將她推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倒在了地上,不停咳嗽,又有鮮血從嘴裡流淌出來,臉色蒼白如紙。聽到咳嗽聲,張若塵彷彿才醒了過來,意識到聖書才女受了重傷。說到底,她的肉身,與較弱的普通女子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「對不起,剛才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扶了起來,想要解釋,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解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搖了搖頭,眼中藏著一絲凄楚,道: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,你可以拒絕我對你的好意,但是,我也可以堅持我要做的事。即便,我真的管不了這件事,至少我已經儘力,可以無怨無悔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複雜,道:「我是擔心,會將你連累,最終害了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說過,無怨無悔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眸,緊緊盯著張若塵,十分堅定不移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著聖書才女,分明在她的眼中,看到了一些不該是朋友該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張若塵竟是有一些慌亂,立即移開目光,不敢與她對視,道:「先離開第一梯度,回到地面,別的事就先不談了!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