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危機越來越近,冰寒刺骨的殺氣,從背後襲來,宛如一根根尖銳的針刺扎入進皮膚,使得渾身的神經都在快速抽動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來至於死亡的殺機,讓人絕望,下一刻,似乎就會灰飛煙滅,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面對死亡,誰能從容?

    仙蘭王距離張若塵只有三十丈的距離,身上散發出來的血氣,凝聚成數十具骷髏的形態,發出“嘎嘎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刻的仙蘭王,猶如是地獄的死神,能夠掌控張若塵和聖書才女的生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額頭上,全是豆大的汗珠,雙腿一沉,咵啦一聲,兩隻腳直接踩入進岩石之下。

    他穩住身形,猛然扭身,調動空間之氣,揮手向後一斬。

    方圓數十丈之內的空間,劇烈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即,一道長達十多米長的空間裂縫,憑空撕裂而開,飛了出去,擊向緊追上來的仙蘭王。

    第一梯度的天地規則,的確與地面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但是,空間規則卻沒有改變,張若塵依舊可以隨心隨意施展出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有“空間力量”這一招底牌,即便是面對聖者,張若塵也有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看到撲面而來的空間裂縫,仙蘭王暗暗一驚,立即橫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空間力量乃是一個世界的本源力量之一,根本不是修士修煉出來的聖氣可以抵擋,只能躲避。

    仙蘭王的速度很快,空間裂縫根本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當然,就在剛纔那一剎那,張若塵和聖書才女又衝到百丈外,幾乎就要消失在他的視線盡頭。

    “這裡的天地規則,居然沒有壓制張若塵的空間力量,有些不妙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臉色,變得十分嚴肅,終於開始正視張若塵,不敢小看他。

    能夠施展出空間手段的張若塵,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即便是以他的境界,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張若塵拿下。

    一逃一追,足有千里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依舊是一片冰冷和黑暗,然而,就在那黑暗深處,卻有一股強大的聖獸氣息散發出來,給人一種莫名的恐慌感。

    距離雲金獸沉睡的位置,終於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雲金獸緩緩的動了起來,龐大的身軀,逐漸站起,如同是一座暗紅色的山嶽在移動,頭顱猙獰,身軀嶙峋,身上散發出來的古樸之氣,讓人猜測,它至少也已經活了一千年。

    蠻獸的壽元,比人類要悠長數倍,甚至十倍。即便是不死血族,也無法與它們相比。

    很顯然,雲金獸已經發現正在快速靠近的四個生靈,嘴裡發出了一聲厲吼,形成一股強勁的腥風,將數十萬斤重的巨石都吹得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盯向不遠處的雲金獸,能夠感受到那股駭人的蠻野氣息,道:“張若塵,那頭雲金獸,已經跨入聖境,可以開山斷河,不是我們可以招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但是,我們沒有別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向雲金獸衝過去,相距越來越近,只有十里的距離,而且還在不斷靠近。

    與雲金獸的身軀相比,張若塵的身體,只有米粒大小,與地上的一隻螞蟻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雲金獸吐出的風勁,似乎就能將他和聖書才女吹飛。

    緊追在後面的仙蘭王和二皇子,自然也看見甦醒過來的雲金獸。

    “皇叔,那頭血獸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可怕,繼續追上去,恐怕會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心臟在劇烈顫抖,雙腿忍不住顫慄,不敢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故意將我們引到此地,就是想要借用那頭血獸的力量唬退我們。那頭血獸雖然很強,但是,本王卻並不懼它。”仙蘭王依舊很強勢,沒有一絲懼色。

    能夠成聖的生靈,已經化身爲天地間的主宰,心境很堅定,意志很強大,只要有一戰之力,也就絕對不會被別的聖境生靈嚇得退縮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那頭雲金獸,還不足以驚退仙蘭王。

    九里,八里,七裡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和聖書才女已經衝到雲金獸的身下,可以清晰看見,雲金獸的腹部簸箕大小的鱗片,還有那堅硬得猶如神鐵一般的爪子。

    一隻爪子落下去,恐怕就能壓碎一座千米高的山嶽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即便是張若塵和聖書才女二人,也已經緊張到了極點,因爲,稍有不慎,他們就會死在雲金獸的爪下,化爲枯骨。

    金雲獸的五隻爪子,同時冒出一團血霧,揮動了起來,使得氣流變得相當混亂,發出“嗚嗚”的厲聲。

    其中兩隻爪子,擊向張若塵和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另外三隻爪子,則是攻向後方的仙蘭王和二皇子。

    暗紅色的爪子,比張若塵的身體大十數倍,還沒有落下,已經將張若塵腳下的大地壓得沉陷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與聖書才女的身體,猶如是穿過一層無形的水幕,從雲金獸的爪下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們二人出現在雲金獸的後方,身形閃動了幾下,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不斷髮出怒吼聲,想要擊退雲金獸,前去追擊逃走的張若塵和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但是,雲金獸卻比他更加狂暴,打出的力量,將仙蘭王完全壓制,使得他根本無法脫身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帶着聖書才女,已經到了數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身後,仙蘭王和雲金獸的戰鬥聲,依舊是持續不斷,打得大地都在顫抖,一般的修士靠近過去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聖境的生靈真是可怕,即便修爲被壓制百倍,那強大的戰力,依舊讓半聖感到絕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都是汗珠,溼透了身上的衣袍。

    剛纔,實在太驚險,一旦被捲入進戰圈,真的是生死難料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鬆了一口氣,抿了抿嘴脣,道:“倒也不一定,《半聖榜》上的那些驚豔人物,每一個都能夠與聖境生靈抗衡。以你的體質和資質,將來也必定能夠登上《半聖榜》。”

    整個《半聖榜》,只有一百個名額,不僅收錄有崑崙界的人族半聖,而且,還有蠻荒秘境的太古遺種、神獸後裔,也包括崑崙界之外成千上萬個墟界誕生的半聖生靈。

    其實,崑崙界的人族半聖,僅僅只是佔據《半聖榜》三分之一的名額。其餘名額,幾乎都是被蠻獸各族霸佔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登上《半聖榜》的生靈,每一個都是相當了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說《半聖榜》,自然還是有些好奇,問道:“據說,《半聖榜》是由你編撰而成。崑崙界何等浩瀚無垠,成千上萬的墟界更是遍佈寰宇,無法數清。你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半聖級生靈的信息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並沒有回答張若塵的問題,只是淺淺一笑:“這個世界,的確廣闊無邊,無窮無盡,知道得越多,越是感覺到自己十分渺小。其實,《半聖榜》的排名,也並不是絕對準確,還有很多未知不再榜單上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她的話中存在深意,她似乎知道很多常人無法接觸到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是,既然她不願說出來,張若塵也就沒有繼續問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擡起流光溢彩的眼眸,看着張若塵堅毅的五官,又道:“其實,編撰《半聖榜》並不僅僅只是爲了制定一個排名,還有更深層次的目的。過不了多久,你就會明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聖書才女,一直奔逃了一萬多裡,來到一處地勢相當陡峭、崎嶇的地域。

    有的地方,聳立着萬丈高的黑色崖壁,有着複雜的天地規則將崖壁包裹,即便是半聖也難以攀爬。

    有的地方,深入地底,形如溝壑,只能看見一片黑暗,似乎能夠吞噬修士的聖魂,讓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“這裡的天地規則,將修士的修爲壓制到不足兩百分之一,若是我沒有強大的肉身,只是憑藉聖氣,爆發出來的破壞力,估計都比不上地面上的天極境武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浮現在掌心的聖氣,重新收回體內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難道是要達到第二梯度的入口?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一條峽谷的邊緣停下來,沒有繼續向前,頗爲擔心遇到更加可怕的兇險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服下血丹,補充血氣,體力逐漸恢復。

    她站在張若塵的身旁,纖細柔美的身材,如同一枝弱柳,輕啓貝齒,問道:“第二梯度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即便是以聖書才女的學識,對無盡深淵之下的世界,也是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將自己知道的一些東西,包括“無盡深淵的三大梯度”,還有“血獸的秘密”,全部告訴了她。

    聽完後,聖書才女陷入沉思,道:“蠻獸不可能無緣無故來到無盡深淵的底部,也不可能無緣無故脫變成血獸。我覺得,第一梯度和第二梯度,恐怕是隱藏有一個相當驚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也是這樣認爲,只不過,現在還沒有太多證據。無量旗王說過,蠻獸乃是吸收血後殘留下的血氣,才脫變成血獸。如果,他沒有騙我,那麼血後殘留的血氣,到底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聖書才女正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,讓他感覺到頗爲不適,疑惑道:“納蘭姑娘,你怎麼了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