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書才女並不是一個保守、內斂的儒道弟子,反而,她對世間的一切,皆有一種強烈的求知慾。

    越是危險的事,似乎也就越是具有探索的價值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聖書才女的眼中,帶有一抹極敢興趣的神采,於是,問道:“你想要去血色異光涌出的地方查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點了點螓首,道:“我有一種預感,涌出血色異光的地方,很有可能與血獸的起源有關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聖書才女並不是普通人,而是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預感,並不是胡思亂猜,而是,他們能夠在潛意識之中,看到一些常人無法看到的東西,甚至能夠跨越時間和空間的界限。

    當然,精神力聖者的能力,也相當有限,很多時候都只是靈光一閃。他們在這方面的能力,與時空傳人比起來,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張若塵的一些預感,更加準確。

    比如,他曾預感聖書才女前往上官世家,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,於是,聖書才女就真的遇到了兇險,差一點隕落。

    又比如,張若塵預感聖書才女很可能沒有死去,所以才義無反顧潛伏進血神教。

    最終,他的預感,再次正確。

    雖然說是預感,但是,很有可能卻是張若塵的精神力,穿透時間和空間界限,在某一刻,看到了未來的畫面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精神力太弱,對時間和空間的理解也還停留在十分淺薄的層次,根本無法準確抓住那些畫面。

    最終,那些畫面,變得十分模糊,在張若塵的腦海一閃而逝,變成了一種感覺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現在也只是偶爾,纔會有一些預感,只能被動接受。

    或許將來,他的精神力變得更強,對時間和空間的瞭解變得更多,就能主動去探查一些事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也有一些特殊能力,他們可以通過精神力,推算到一些事。精神力越強的人,推算能力也越強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能力,自然還是相當有限。

    就如聖書才女,若是她能夠準確推算到禍、福、吉、兇,又怎麼會接連遇險?

    無論是精神力聖者的推算,還是張若塵的那種預感,不確定因素都太多。其實,強大的修爲,纔是真正的依靠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問道:“你的精神力,恢復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大概兩三層吧!”聖書才女說道。

    即便,她只是恢復了兩三層精神力,精神力強度,也能與一些初入聖境的精神力修士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實力,自然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望向無邊無盡的黑暗,目光銳利,道:“去血色異光涌出的位置探查之前,我們必須先解決掉敵人。聽到先前血獸的叫聲,仙蘭王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美眸顯得格外明亮,每一根彎翹的睫毛,也都充滿美感,道:“與其被動下去,不如主動出擊。此地的天地規則,足以將修士的修爲壓制到兩百分之一以下,你的體質優勢,將會完全展現出來,足以與仙蘭王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也有一些手段,足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側面,問道:“什麼手段?”

    “我可爲你撫琴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淺淺的一笑,伸出一隻雪白修長的玉手,掌心的位置,浮現出一圈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白色光華的中心,一張只有一寸長的碧青色古琴浮現出來,小巧精緻,每一根琴絃都清晰可見。

    碧青色古琴逐漸變大,長達三尺六寸五,抱在她的雙手之間。

    琴體扁平,弧度流暢,猶如是依着冰凰的體形制作而成,無論是工藝,還是材質,都是相當驚人,絕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,聖書才女爲他撫琴,不是助興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要知道,儒道四宗之首的琴宗,便是琴藝的聖地,可以以琴聲殺人,以琴聲馴化蠻獸,以琴聲溝通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以琴成聖,使用琴音可破千軍。

    有美人在側,抱琴相依,在這冰冷黑暗的世界,充滿了一種別樣的意境。

    但是,四周卻又殺機四伏,讓人很難去欣賞那樣的美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聖書才女做出決定,在仙蘭王趕過來之前,必須要提前佈置一番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使用偷襲的方式,以最快的速度,將仙蘭王擊殺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先前,血獸的吼聲穿得很遠,的確是驚動了仙蘭王和二皇子。

    仙蘭王卻並不是一個冒然衝動的人,沒有立即趕過去。

    仙蘭王在鎮獄古族,潛伏了近百年,也沒有被發現,由此可見,此人是何等謹慎。

    “既然本王能夠聽到血獸的嘯聲,張若塵和聖書才女也必定能夠聽到,說不定他們已經先一步到達附近。”仙蘭王道。

    “正愁找不到他們,若是他們真的趕了過去,豈不是更好?”二皇子的嘴角上揚,眼中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最好還是小心一些,聖書才女和張若塵都不是易於之輩。若是,聖書才女的傷勢已經恢復,即便是本王,也未必是她對手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臉色凝重,小心翼翼的前行,不敢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二皇子道:“聖書才女的修爲的確很強,但是,她的傷勢也很重,僅僅一天時間,怎麼可能痊癒?”

    “反而,我認爲,現在纔是對付他們的最佳時機。繼續等下去,聖書才女的傷勢一旦完全恢復,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也認爲,二皇子的話,還是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於是,他加快身法,以更快的速度,向獸嘯聲傳出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天地規則變得越來越密集,空氣中的溫度也越來越低。前方,出現一座黑色的石崖,高達千丈,顯得陡峭平滑,很像是被人一劍劈成現在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有人類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立即停下腳步,向下看去,在地面上,發現了凌亂的腳印,可以判別出,那是由張若塵與聖書才女留下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臉上,露出欣喜的神色,道:“太好了!我們繼續追上去,必定能夠將他們攔截。只要將他們二人拿下,將是大功一件,父皇出關,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太子給二皇子製造了很大的壓力,他迫不及待想要做出一些功績,捍衛他在青天血帝眼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仙蘭王總感覺有些不對勁,眼珠不停轉動,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驀地,他感受右側的方向,有着一股來自死亡的殺機,急速涌來,周圍的空間,宛如是破碎的玻璃,快速裂開。

    空間裂紋穿透的位置,所有一切都被撕裂,沒有任何力量,將它擋住。

    “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神經反應速度快得驚人,嘭的一聲,一掌擊在二皇子的身上,將他打得向右撲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仙蘭王藉助那股反衝的力量,如同浮光掠影,閃電一般,向左****,險之又險的避開那片破碎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的身體,撞入進破碎的空間,在一瞬間,四分五裂,如同遭受了千刀萬剮,化爲血液、骨頭、殘肉。

    最後,破碎的空間,將他的遺體完全吞噬進去。

    即便二皇子的身上有很多護身的手段,在崩碎的空間面前,也僅僅只是堅持了一個剎那,最終,還是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仙蘭王深吸一口氣,厲吼一聲:“張若塵,你還不現身?”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張若塵的聲音,“好一招棄車保帥,我精心佈置的殺招,居然被你如此輕易就化解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自然能夠聽出,張若塵諷刺他。

    不過,他卻並不在乎,冷哼一聲:“殺死二皇子的人是你,與本王又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這麼說,我怎麼能不承認?”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流星隱身衣,施展出空間挪移,在黑暗中,不停變換方位。

    時而在左,時而在右,仙蘭王根本無法鎖定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仙蘭王並不刻意去探查張若塵的位置,反而分出部分聖覺,尋找聖書才女的蹤跡。

    既然張若塵就在附近,聖書才女必定與他相隔不遠。

    果然,仙蘭王很快就發現聖書才女的位置,她坐在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一張碧青通透的古琴,放置在她的雙膝。她身上的氣質,整個人顯得寧靜,而又縹緲。

    “只要攻擊聖書才女,張若塵必定會現身。”仙蘭王暗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三柄白色的聖劍,從仙蘭王的眉心氣海飛了出來,

    聖劍的表面,散發出一大片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其中兩柄聖劍,向聖書才女飛了過去,殺氣騰騰,給人一種摧枯拉朽的氣勢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顯得格外淡然,兩根纖細的玉指,將其中一根琴絃輕捻,指尖順勢一撥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頓時,方圓數百丈的空間,響起一道刺耳的鏗鏘之音。

    一團赤紅色的火雲,順着她的手指,從琴絃上面涌出,向飛來的兩柄聖劍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火雲發出呼嘯的聲音,蜿蜒旋轉,竟是化爲一隻十多米長的鳳凰,滿天都是火苗,將兩柄聖劍打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古琴爆發出來的力量,並不算強。

    若是在地面,沒有天地規則的壓制,聖書才女的這一指的威力,恐怕可以將數百里的大地,煉成一片赤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冥冥之中,我生出了一種玄之又玄的預感,今天太累,第二章有可能寫不完。若是今晚沒更,只能明天中下午更新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