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趁此時機,張若塵再次出手,撕裂出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十數丈長的裂縫,猶如是死神的嘴巴,能夠吞噬一切物質,從上而下,劃過虛空,擊向仙蘭王的頭頂。

    仙蘭王擡頭看了一眼,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並不與空間裂縫硬撼,施展出身法,一分爲三,化爲三道殘影,向後倒衝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斬在地面,響起咔嚓聲,岩石裂開,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三柄聖劍全部都飛了回去,直衝而起,相互交錯,散發出密密麻麻的劍光,擊向飛在半空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,不閃不避,快速出劍,或劈,或斬,或纏,或掀,將三柄聖劍全部都挑飛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,快速向下壓去,揮劍向仙蘭王的頭頂一斬。

    “金斗朝陽。”

    這是九生劍法中的一招,即便張若塵還沒有修煉到大成,卻依舊氣勢絕倫,劍芒暴漲,發出刺耳的音波聲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半聖,也敢挑戰本王的威嚴,本王只需一拳,就能廢掉你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冷哼一聲,手臂發出噼啪之聲,有火光在閃爍。

    被血甲覆蓋的拳頭,涌出一層血紅色的聖光,向上猛然擊去,頓時血芒沖天,勢要將張若塵廢掉。

    空氣中,響起嗚嗚的風雷聲,拳風在急速涌動。

    聖者的體軀,能夠與天地相連,一拳之力,夾雜有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拳劍交鋒,響起一聲金屬破碎的聲音,更有血光灑在地面。

    仙蘭王倒退十數步,將地上的岩石,踩出一道道裂縫。

    他的拳頭,傳來一股刺痛。

    拳頭上的血甲鱗片,竟然破碎,手背上出現一道劍痕,有聖血從傷口中涌出,順着手指滑落。

    堂堂一位血聖,竟然被一個人類半聖擊傷?

    仙蘭王將五指一捏,下一刻,沉淵古劍留在手背上的血痕自動癒合,就連疤痕也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血聖,好強的自愈能力。估計斬下他的頭顱,他也能繼續戰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掉以輕心,依舊繃緊神經。

    驀地,仙蘭王的身體,竟是縮小了百倍,變得不足一寸高,猶如一隻血紅色的小蝙蝠,卻有人的身軀,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對於不死血族而言,既可以輕鬆縮小百倍,化爲蚊蟲大小,顯得更加靈活多變。

    同時,他們也可以讓身體增大一百倍,化爲一尊力大無窮的巨人,可搬山移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仙蘭王最大的威脅,並不是他的五行混沌體和精妙絕倫的劍法,而是空間手段。

    如今,仙蘭王主動將身軀縮小百倍,也就能夠最大程度避開空間力量的攻擊,將自身的優勢最大化。

    三柄聖劍再次飛出,化爲三道白光,貼着地面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仙蘭王站在其中一柄聖劍的劍體上面,有着一縷縷血氣從體內涌出,雖然身體變得極小,身上的氣勢卻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面對三柄聖劍的攻擊,張若塵只能不斷後退,化解仙蘭王的攻勢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張若塵卻依舊沒能完全躲開,三柄聖劍在他的手臂和腿部留下了劍傷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攻擊,最爲兇險,從他的頸部劃過,將一縷頭髮斬落。

    仙蘭王抓住時機,縱身一躍,從聖劍的劍體上面衝出,化爲一道璀璨的血光,一拳擊向張若塵心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向前一拍,掌心有低亢的龍吟聲傳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未能擋住仙蘭王的拳勁,倒飛了出去,體內氣血震盪,就連五臟六腑也有一些錯位。

    聖境的生靈,爆發出來的力量,實在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無論是戰鬥技巧,還是對聖道的理解,張若塵與仙蘭王都有很大差距。

    仙蘭王接近千年的修煉,早就將武技修煉到出神入化的程度,老練、穩重、大氣,即便張若塵的體制比他強大,也很難對他造成威脅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終究還是太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向前飛出去,乘勝追擊,想要將張若塵重創,使得他徹底失去戰鬥力。

    遠處,琴聲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手指,撥動另一根琴絃。

    霎時間,地面的岩石翻卷起來,形成牆壁、土刺、巨石,擋在仙蘭王的身前,向他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古琴的材質很特殊,琴上的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根琴絃,分別代表五行之中的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劍道十分超羣,已經將劍五修煉到大成,以摧枯拉朽之勢攻破聖書才女的攔截。三道血紅色的人影,合而爲一,同時催動三柄聖劍,向張若塵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鋪天蓋地的劍氣下方,身上的流星隱身衣散發出明亮的光華,與半空的血光一樣明亮璀璨。

    手臂一揮,向上斬去,撕裂出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仙蘭王的身體,以一種十分詭異的方式,輕微的扭了一下,竟然躲開空間裂縫的攻擊。

    眼看三柄聖劍,就要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調動空間力量,四周的空間,快速變得扭曲,明明直落下去的聖劍,卻斬向張若塵的身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刺了出去,擊向身軀只有一寸高的仙蘭王。

    仙蘭王立即側飛出去,恢復了原本的身軀大小,一直退到數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劍,相當兇險,只差一點點,張若塵的劍就將他的身體洞穿。

    逼退仙蘭王,張若塵身上的氣勢大增,施展出空間挪移,到達仙蘭王的身前,發起接連不斷的攻擊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彈奏起了一首殺氣沖天的琴曲,手指在五根琴絃上面快速跳動。

    古琴發揮出來的五行攻擊力量,與張若塵的五行混沌體,配合得天衣無縫,將仙蘭王打得相當狼狽,只能被動防禦。

    熾熱的火焰,將仙蘭王身上的血甲,煉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劈出的劍招在仙蘭王的背部,留下一道一尺長的傷口,聖血不斷流淌出來,染紅了大地。

    仙蘭王修煉了近千年,從未有現在這麼狼狽,竟然被兩個小輩,打得連連受創,憋着一肚子火氣。

    “血魔降世。”

    一片浩浩蕩蕩的血氣,從仙蘭王的眉心涌出來。

    血氣的中心,懸浮着一隻數十米長的血色骷髏頭,急速旋轉,形成一個血氣旋渦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天地規則似乎也壓制不住仙蘭王,排山倒海的力量,釋放出來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道血氣涌了出來,將張若塵打飛,身體撞在黑色崖壁上面,半個身體都鑲嵌進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不好受,遭受血氣的衝擊,嘴裏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本就有傷在身,如今,她的傷勢又加重了一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隻血色骷髏頭並沒有真正落下,僅僅只是散發出來的一道血氣,已經重創了張若塵和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若是,血色骷髏頭的本體,發起攻擊,很難想象將會何等可怕?

    聖書才女盯着懸浮在半空的巨大骷髏頭,臉色變得有些蒼白,道:“那是一位聖王級別的生靈,留下的頭顱。頭顱中,有一股浩瀚不可測的殘力,可以滅聖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冷笑,“你們二人,能夠逼得本王拿出血魔大人的頭顱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仙蘭王控制巨大的骷髏頭,向鑲嵌在崖壁中的張若塵攻擊過去,準備先殺張若塵,再收拾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聖書才女畢竟是受了重傷,威脅並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巨大骷髏頭,宛如一座小型的血山,形態十分猙獰,長着獠牙,幽深的眼眶內部燃燒着兩團鬼火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探查,甚至會發現,骷髏頭的內部,有着淡淡的生命之氣傳出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立即將儒祖聖書打了出去,飛向骷髏頭,阻止它撞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儒祖聖書一頁頁翻開,飛出數萬個明亮的光點,每一個光點都是一個文字。

    隨着,骷髏頭壓下,文字不斷爆裂,變成氣霧。

    每一個文字爆裂,聖書才女的傷勢就要加重一分,嘴角不斷流出鮮血,柔弱的嬌軀顯得顫顫巍巍,似乎也要與文字一起碎裂。

    “儒祖聖書也不過如此,怎麼可能擋得住血魔大人的頭顱?”

    仙蘭王大笑一聲,調動更加強大的力量,繼續催動血色骷髏頭。

    他卻沒有注意到,張若塵的身形從黑色崖壁上面飛了出去,化爲一道流光,一劍橫空而過。

    “一刻四方變。”

    奪目的劍光,穿透血霧,擊向仙蘭王的眉心。

    時間的力量,形成一圈圈波紋,覆蓋方圓百丈的空間。

    仙蘭王察覺到飛來的劍光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,立即控制血色骷髏頭,想要阻擋張若塵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發現,自己的速度,變得十分緩慢,張若塵的速度卻快得驚人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時間的流速,似乎變得有些緩慢。”

    仙蘭王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,沉淵古劍已經從他的眉心穿入進去,刺穿了他的氣海和頭顱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仙蘭王的身軀,筆直向後倒了下去,逐漸變得冰冷。

    一道人形的聖光,從仙蘭王的頭頂飛出,鑽入進懸浮在半空的血色骷髏頭。

    隨後,血色骷髏頭的內部,那股生命之氣,變得更加強大了幾分,竟然掙脫儒祖聖書的壓制,向先前衝出血色異光的溝壑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落地仙蘭王的屍身旁邊,大口喘息,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剛纔,若不是他悟透時間劍法的第二層境界,將刻度劍法的第一招施展了出來,恐怕他和聖書才女都會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收回儒祖聖書,雙眸卻望向飛到數十里之外的血色骷髏頭,道:“仙蘭王的聖魂,飛入進了那個骷髏頭。”

    “那顆骷髏頭似乎活了過來,我們好像惹出了更加可怕的敵人。它到底是誰的頭顱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雖然殺死了一尊血聖,張若塵卻沒有一絲喜悅,反而生出更大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(看到有讀者說到,張若塵爲何沒有使用乾坤神木圖,放出血月鬼王。第九百五十三章的時候,張若塵不是已經將乾坤神木圖連同四封信,交給了小黑?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並不知道,自己進入無盡深淵,還能不能活着返回,肯定不會將乾坤神木圖帶上。

    畢竟乾坤神木圖中還有很多人,不可能讓所有人跟他一起冒死亡的危險,那是不負責的行爲。況且,乾坤神木圖,並不是不可毀滅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