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花費五天時間,張若塵與聖書才女才重新回到地面,看到皚皚的雪山,明媚的陽光,冰下的溪流,終於給人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。

    同時,聖書才女的傷勢,已經痊癒,瑩白的肌膚重新恢復靈動的光澤,站在嫋嫋的聖霧之中,亭亭玉立,如同畫中的仙子。

    她在雪山下,與張若塵告別。

    “臨走之前,幫我一個幫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從梅蘭竹身上搜出來的寒冰盒子,取了出來,道:“這一個盒子,佈置有很複雜的陣法封印,以我的精神力無法將它打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接過寒冰盒子,放置在手心,觀察了片刻。

    隨後,她的手掌,在寒冰盒子的表面輕輕一拂。

    頓時,那層強大的封印,竟然猶如一層薄紙一般碎裂,化爲了無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咂舌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強度,與聖書才女比起來,果然是有巨大的差距,心中暗下決心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一定要多花一些時間修煉精神力。

    畢竟,操控時間和空間,對精神力的要求很高。

    Wωω ▪тт kán ▪℃O

    想要將“刻度八變”全部修煉到大成,必須還要將精神力強度再提高一些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將寒冰盒子遞給了張若塵,眼神楚楚動人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有一些話,聖書才女終究還是沒能說出來。因爲,她得看出,張若塵似乎是在刻意迴避。

    “希望還有再見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最終,只是說了這麼一句,聖書才女就轉過了身,向前邁出一步,腳步落下之時,已經到十數裏外,只留下一個婉約的背影。

    再跨出一步,她的背影,也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嘆了一聲,隨即,將目光盯在寒冰盒子上面。

    失去了陣法封印,盒子上,散發出來的溫度,更加冰寒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將盒子打開,只見,裏面竟是躺着一粒晶瑩剔透的丹藥。丹藥的表面,散發出四圈白色聖光,釋放出來的丹香,更是濃郁撲鼻。

    只是呼吸一口香氣,也是百脈通暢,神清氣爽。

    “四品聖元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既有些詫異,也有一些驚喜。

    實在沒有料到,寒冰盒子裏面裝的寶物,正是他現在迫切想要得到的丹藥。

    會不會太巧了一些?

    “梅蘭竹的修爲,已經達到三階半聖的巔峯,估計也是想要近期之內,吞服四品聖元丹,突破到四階半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寒冰盒子重新蓋上,嘴角微微一勾,只要有這枚四品聖元丹,要不了多久,應該就能衝擊到四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遠處,一幅畫卷,穿過一層層雪山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飛了過來,懸浮在離地數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小黑從畫卷中衝出,落到地面,瞪大一雙眼睛,露出震驚的神色,圍繞張若塵轉了幾圈,顯得不可思議,道:“嘖嘖!張若塵,你竟然真的從無盡深淵爬了出來?第一梯度真的存在,下面到底有什麼?有沒有什麼上古遺存的古聖器?”

    “下面什麼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多談無盡深淵下方的事,伸出一隻手,道:“我的四封信,還給我。”

    小黑低下頭,有些吱吱嗚嗚,道:“本皇以爲……以爲你肯定已經活不成,你離開的第二天,就將四封信交給了慕容月,讓她利用黑市的力量,幫你將信送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的額頭上,冒出密密麻麻的黑線,儘量使用還算平和的語氣,道:“還不立即讓她派人,去將信件追回來。”

    小黑做事,果然很不靠譜。

    四封信,每一封上面寫的內容,都是張若塵內心深處想要說的話,其中,自然也有很多祕密。

    若是,他真死在無盡深淵,那麼祕密即便是讓收信人知曉,也不算什麼大事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他畢竟還活着。

    “希望還能追回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望着化爲一道黑光,消失在天際的小黑,長長的一嘆,此刻的心情相當複雜。

    他倒不怕黑市的人,知道了信的內容。畢竟,慕容月派去送信的人,肯定都十分忠心可靠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萬一信件真的送到池瑤的面前了呢?

    黑市的勢力,分佈在天下每一處角落,幾乎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,肯定有一些手段,可以將信呈送到池瑤的面前。

    比如,他們將那封信,僞裝成軍事密函,由兵部的軍士,呈送上去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審查,信件就會出現在池瑤的御書房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傳出一道音波,使用千里傳音的手段,傳給還沒有走遠的聖書才女,讓她幫忙也留意一下。

    若是信件真的已經送出,到達了紫微宮,以聖書才女的身份,還是有幾層機會,將它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纔剛剛欠了張若塵一個巨大的人情,這個忙,自然是不得不幫。

    不過,她卻還是有幾分好奇,張若塵怎麼會給女皇寫信?

    信的內容,又是什麼呢?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,踏雪而行,仔細推算,自言自語的道:“四封信的收信人,身在聖明皇城的孔蘭攸,距離最近。”

    天台州與聖明皇城之間,有一座蟲洞將兩地相連,若是黑市的速度足夠快,很有可能,她已經收到了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信上,並沒有提他去了無盡深淵,只是隨便講了一些敘舊的話,還有小時候的一些回憶。

    不過,孔蘭攸只要看到信件,也就肯定知道,他還活着。

    “遲早都會知曉,何必想那麼多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不再去想此事。

    她知曉了真相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反正,張若塵遲早要去聖明皇城,祭拜母后。提前說明,到時候,兩人相見,也會更加坦蕩一些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救出聖書才女,張若塵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,便是如何煉化血神蠱?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現在能勉強抵擋住血神蠱的啃食,但是隻要它還活在氣海之中,終究是一個大威脅。

    才短短几天時間,血神蠱散發出來的氣息,竟然增強了不少,已經快要達到六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旦達到六階半聖,血神蠱的力量,將會更快強大,對張若塵的威脅,也將變得更大。

    前幾日,張若塵詢問過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畢竟是博學多才,知曉天下祕聞,在崑崙界,有“無所不知”的稱號。

    無所不知,的確是過於誇張。

    不過,她對血神蠱的瞭解,的確遠遠超過張若塵,告訴了張若塵一個方法,“既然血神蠱是用血神神屍的屍蟲煉製而成,只要找到血神的神屍,蠱蟲自然會脫離寄主,返回神屍。”

    當時,聖書才女有些懷疑,多次詢問張若塵爲何問出這個問題。張若塵自然沒有告訴她真相,隨便找一個理由,搪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血神的神屍,到底存放在哪裏?看來我暫時還不能離開血神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一次來到蒼天谷,準備返回幽字天宮的大營。

    然而,他纔剛剛到達谷口,谷中就響起一陣轟鳴聲。

    就連地面,也在跟着晃動。

    兩隊身穿黑甲的旗手,騎着蠻象,手持戰兵,從谷中衝了出來,裏三層,外三層,將張若塵包圍在中心。

    一共兩百位旗手,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強大的戰威,居高臨下,殺氣騰騰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幽字天宮的大營之中,也有一道道人影閃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失蹤了這麼多天,竟然還活着,真是太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多人都死去,怎麼只有他一人活着返回?或許可以從他的嘴裏,審問出神子隕落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無量旗王失蹤了數天,也不知還有沒有活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天之前,幽字天宮一連隕落了五位旗主,甚至,就連血神教的神子也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另外,第六營的旗王趙無量和新晉旗主顧臨風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一系列事件,在幽字天宮,甚至在整個血神教,引起巨大的轟動。血神教教主雷霆大怒,要求幽字天宮徹查此事。

    返回幽字天宮之前,張若塵就有心理準備,因此,也就沒有一絲慌亂。

    在人羣中,張若塵看到了血神教聖女上官仙妍的魅影。她的身上,有着一圈圈水紋一般的聖光,既有一些妖豔,也有一些聖潔。

    她的雙目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帶有一抹顛倒衆生的笑意。那笑意,似乎帶有深意,讓人頗爲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看到了趙世奇,與他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位身形彪悍的旗主,騎着一頭巨獸,從兩隊旗手之間走了出來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冷冰冰的道:“將顧臨風綁起來,姚副宮主要親自審問他。”

    隨即,兩位旗手使用鎖龍鏈,走了過去,將張若塵捆綁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反抗,從始至終都很平靜。

    神子隕落,的確是一件大事,任何與此事有關的人,都有嫌疑。幽字天宮這麼做,倒也是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刻意反抗,說不定,就會被當場鎮殺。幽字天宮直接聲稱,是他殺死了梅蘭竹,也就可以向血神教教主交差,反正死無對證。

    既然趙世奇都還活着,張若塵自然也就無所畏懼,只要小心應對就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