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海冥法王與姬水,站在崖壁的上方,將剛纔藍夜和張若塵的對決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姬水的心中,受到極大的震動,站在一團血霧之中,道:“顧臨風竟然修煉到了第六竅,七竅血冥掌的威力,足以與聖術相提並論,實在是太不可思議。”?一直以來,都有傳言,將七竅血冥掌的第五竅修煉成功,已經是人類的極限。

    除非是不死血族的天驕人物,要不然,根本不可能衝開第六竅。

    既然,顧臨風敢將第六竅的威力發揮出來,也就證明,他不可能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

    他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,竟然將七竅血冥掌,修煉到如此高深的程度?

    別說是姬水,即便是海冥法王也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若是,顧臨風真的是憑藉自身的力量,衝開第六竅,那麼海冥法王就不得不重新衡量他的價值?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不小的驚喜,不枉老夫親自出面與齊真仙交涉,將他救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臉上,露出一道神祕的笑意,輕輕點了點頭,似是做出了某個決定。

    崖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嘴角的血痕擦乾,眼中露出堅定不移的光芒,盯着對面的藍夜,道:“藍師叔,你剛纔下手,未免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藍夜畢竟是高階半聖,心境很高深,很快就從震驚之中恢復過來,揉了揉雙掌,冷聲道:“下手狠嗎?剛纔,我連一成的力量,也沒用出,要不然你豈能還有力氣站着說話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聲道:“我說過,神子的死,與我無關。若是,藍師叔依舊不相信,那麼我只能稟告師祖,由他老人家出面公平評判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還想稟告海冥法王,你卻不知,想要教訓你的人,正是你的那位師祖。”

    藍夜的心中,如此想着,眼中閃過一道譏諷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纔在幽字天宮待了幾天,翅膀就硬了,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尊重長輩了嗎?”

    藍夜冷哼一聲,又道:“即便神子的死,與你無關,本座今天也要好好的教訓你,讓你明白在長輩的面前,該怎麼說話。”

    藍夜的雙手展開,形成雄鷹展翅的形態,在他的背上,竟是真的凝結出一對十數丈長的寒冰大翼。

    三道寒氣,圍繞兩隻寒冰大翼,急速流動。

    崖壁的上方,響起一道蒼老的冷聲:“藍夜,你好大的膽子,還不立即住手。”?“唰唰。”?兩道光梭,從崖壁上方飛了下來,落到地面,定住之後,凝成海冥法王和姬水的身影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鬚髮飛揚,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隔着七八丈的距離,一道渾厚的掌力,形成一圈圈波紋,打在藍夜的身上。

    藍夜猶如稻草人一般,飛了出去,撞擊在崖壁上面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堅硬的崖壁,垮塌了一大片,碎石不斷滾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師尊……”

    藍夜的半個身體,都被壓在碎石和冰雪的下方,頭髮散亂,胸口有一個血印,將他的身體都打得略微凹陷進去。

    藍夜很不解,明明是海冥法王,讓他出手,教訓顧臨風。他還沒有真正出手,爲何師尊卻先教訓了他?

    海冥法王一甩衣袖,十分惱怒,道:“藍夜,誰讓你自做主張對自己的師侄,下這麼重的手?”?“弟子……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藍夜不知道海冥法王爲何突然改變了主意,但是,有些不該說的話,自然是不敢說出來。

    他艱難的爬了起來,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,躬身站在海冥法王的面前,道:“弟子只是想要試探顧師侄的修爲,沒有別的意思。”?“希望真的是如你所說的那樣,不然,老夫饒不了你。”海冥法王冷哼一聲,顯得相當生氣的模樣,呵斥一聲:“還不立即去向你的師侄道歉?”?藍夜的心中,即便有萬般不甘,卻也不敢違抗海冥法王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師侄,此事的確是師叔太過冒失,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藍夜儘量以一種柔和的語氣,向張若塵賠禮道歉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眼神深處,卻帶有極大的怨恨,也不知是在怨恨張若塵,還是怨恨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知道海冥法王一直就在附近,恐怕真的會相信海冥法王是在維護他。

    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黑臉,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帶着不悅的神情,道:“藍師叔畢竟是長輩,晚輩怎麼敢生你老人家的氣?哏哏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揮了揮手,讓藍夜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隨即,海冥法王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蒼老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笑意,問道:“臨風,你是多久將七竅血冥掌,修煉到第六竅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慌亂,就在剛纔,已經想出如何應答。

    他連忙拱手向海冥法王行禮,顯得畢恭畢敬,道:“回稟師祖,徒孫最近有一段奇遇。其實,徒孫能夠衝開第六竅,完全就是運氣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麼奇遇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有些好奇,眼睛一縮,又道:“莫非,與你失蹤的這幾天有關?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瞞不過師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嚴肅,點了點頭,小心謹慎的說道:“師祖讓徒孫探查無盡深淵的祕密,徒孫一直都是將此事放在第一位。其實,失蹤的這幾天,徒孫是去了無盡深淵的下面。”?聽到張若塵的話,藍夜和姬水,倒吸了一口涼氣,皆是露出震驚的神色。

    去了無盡深淵的下面,還能活着回來?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二人對無盡深淵的祕密知之甚少,甚至有可能都不知道無盡深淵有三個梯度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對無盡深淵的瞭解,更多一些,可是,此刻他的眼中,也露出奪目的光芒,立即問道:“你去了第一梯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又問道:“你發現了祕密?”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將血獸的祕密,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對血獸的祕密,似乎有所瞭解,因此,並不感興趣,繼續追問:“你剛纔說,在第一梯度得到了奇遇,才衝開第六竅。到底是什麼奇遇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一梯度的深處,有一條幽深的溝壑,溝壑的底部,蘊含有異常濃密的血氣。而且,有時候,還有血紅色的光柱,從溝壑底部涌出,直衝長空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就是在溝壑的外圍,藉助那股強大的血氣,將第六竅衝開。”?“那必定是血後殘留的血氣。”海冥法王十分斷然的說道,眼中的光芒,變得更加熾熱。

    同時,海冥法王的臉上浮現出各種不同的神色,像是在思考着什麼。

    半晌後,他再次問道:“你去過溝壑的底部沒有?那裏是不是通往第二梯度的入口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嘆了一聲:“那一處溝壑的血氣相當強大,蘊含有死亡之氣,以徒孫的修爲,只能在外圍區域探查,根本不敢靠近過去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點了點頭,並沒有責怪張若塵,道:“以你的修爲,能夠探查到這一步,已經相當不錯。你現在就將那一處溝壑的具體位置,細細繪製出來。憑藉你的這一份功勞,師祖會想辦法幫你化解體內的血神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露出感激涕零的神情,隨即,以手指爲筆,以崖壁爲紙張,開始刻錄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手指隔空揮了出去,一條條紋路,逐漸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麼做,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今後,張若塵是準備長期隱藏在血神教,將血神教和無盡深淵的祕密,完全探查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,只要海冥法王還活着,就會處處制約張若塵。

    最好的辦法,就是先除掉海冥法王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修爲身高莫測,就連血月鬼王也不是他的對手,想要殺他,只能藉助外力。

    “無論是血魔,還是那一個騎在巨獸背上的神祕人,都是蓋世絕倫的強者。我將海冥法王指引到無盡深淵,只要他遇到了那兩人,即便他的修爲再高,恐怕也是有去無回。”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就將地圖刻錄完畢,崖壁上,呈現出密密麻麻的紋路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將那一處溝壑的位置記下來之後,隨手一揮,一股排山蹈海的聖氣涌了出來,將百丈高的崖壁拍得四分五裂,沉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心情極好,笑道:“臨風,想要化解血神蠱,說難也不難,說不難也難,關鍵在於,你必須要主動去爭取。”

    “請師尊明示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捻了捻鬍鬚,道:“血神教的勢力根深蒂固,遍佈中域九州,聖者輩出,藏龍臥虎,高手如雲,乃是中域七大古教之一,在天台州,更是首屈一指的頂尖大勢力,足以和太極道和朝廷扳手腕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個古教的年輕一代,都會挑選出神子和聖女。他們不僅是古教未來的繼承人,也是一個古教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,代表一個古教的臉面,行走天下,展現古教的無上風采。”?“潛移默化之中,神子和聖女的實力,也代表一個古教的能力。血神教做爲七大古教之一,自然也有神子和聖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梅蘭竹的死,卻極大程度影響了血神教的顏面和威嚴。所以,教主有令,將會在下個月,挑選出新的血神教神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領神會,道:“師祖的意思,希望我去爭奪神子的位置?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笑了笑,道:“只要你能夠成爲神子,教主肯定會帶你去祭拜神屍。到時候,化解你體內的血神蠱,只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(終於這一章補起來,真是不容易啊!

    另外,雙11,小魚給各位書友準備了一大波福利,嘿嘿,至於是什麼,請格外單手的妹子和漢子關注微信公衆號:feitianyu5。或者在微信,直接搜索“飛天魚”。

    記住,福利直送光棍,虐狗之輩不要插手進來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