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越是向乾元山的山頂行去,天地聖氣也就越是濃密,凝成紫色霞氣,如同一片雲海,繚繞在虛空。

    天地聖氣似乎是從山頂噴薄出來,最後,才又逐漸降至山下。

    乾元山的山體,異常龐大,高不可攀,足以與兩儀宗的古神山相提並論,放在海中,就是一座大島,即便生存十萬人,也不會顯得擁擠。

    山道很崎嶇,兩旁長滿千年古鬆,萬年靈藤,隨處都能看見一些珍貴的靈藥,比如人形的果實,蒲扇大小的金芝。

    它們都是有主之物,由血神教的前輩栽種,誰敢去偷摘,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大概到達乾元山的六千米之處,接近紫霞雲層,出現一座聖氣翻涌的洞府。

    洞府外,聚集了很多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絕大多數看上去都十分年輕,顯得英姿勃發,氣質超凡,個個都是人中龍鳳,在血神教有十分尊貴的地位。

    那裡,正是血神教聖女的琳琅洞府,是一處品級極高的洞府,與諸聖的洞府並列。

    一位穿着血袍的年輕公子,站在洞府外,盯向張若塵的方向,道:“又有人趕來赴宴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誰,怎麼從來沒有見過?”

    “凌雲,你常年在蠻荒秘境歷練,自然是不知道,最近教中出了一個很厲害的人物,殺了寧歸海,擊敗了白羽和燕空明。此人,叫做顧臨風。”

    那些神子候選人的目光,全部都向白羽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羽的臉上,有些掛不住,哼了一聲:“他不過只是藉助血神蠱的力量,才僥倖取勝。而且,他修煉的功法,只是鬼級上品的《血龍經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被種下了血神蠱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鬼級功法的人,也有資格成爲神子候選人?”

    衆人頓時失去興趣。

    做爲神子候選人,他們每一個都是十分傲氣,不是擁有強大的體質,就是修煉有絕世奇功,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。

    諸位神子候選人已經暗下決心,一定要想一個辦法,將顧臨風驅逐出去。聖女殿下的宴會,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參加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所有人的預料,顧臨風根本沒有停下來,徑直向山頂行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意思?他難道沒有收到聖女殿下的邀請函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一笑:“聖女殿下也不是給任何人都會發邀請函,顧臨風的實力,顯然還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白羽卻皺了皺眉頭,因爲他很清楚,聖女殿下派人給顧臨風送去了邀請函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狂妄的傢伙,居然敢不來赴宴,肯定會被聖女殿下記恨,今後,他在血神教的日子將會很難過。”白羽的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自然也看到顧臨風離開的身影,眸中流露出不解的神色,很難理解,一直以來都很討好她的顧臨風,竟然會不來赴宴。

    當然,血神教聖女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,在她眼中,顧臨風的實力的確比白羽和燕空明之流要略微強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根本無法與海靈印和魏龍星等人相提並論,不可能成爲神子。

    以顧臨風的心性,挺好利用,做一枚棋子,爲她辦事,倒也還不錯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跟在姬水的身後,走在紫色聖霞之間,大概攀登了兩萬多米,終於到達山頂。

    乾元山的山頂,聳立在紫色雲海的上方。

    山頂的中心位置,有一道紫色光柱噴薄出來,與天穹連接在一起,似乎衝出了界外。

    《血神圖》刻錄在一面石壁上面,高達十九丈。

    一位灰衣老盤者,坐在《血神圖》下方的邊緣位置,猶如一尊泥像,身上的氣息完全收斂,感受不到任何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老者的身上全是泥土,肩膀上和頭頂,更是長出了苔蘚,也不知多少年沒有動過一下。

    “這位前輩既然已經死去,爲何沒有將他安葬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老者身上沒有一絲生命波動,顯然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“千萬別亂說話,這位太上長老坐在此地,是爲看守《血神圖》,在教中的輩分極高,比教主都要高出一個輩分。”

    雖然,姬水這麼說着,但是她的心裡也沒有底。

    她並不是第一次來參悟《血神圖》,然而,卻從未見過這位太上長老動過一下,與一具死屍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既然是太上長老級別的人物,無論是生,還是死,張若塵也不敢輕易冒犯,按捺住使用精神力去探查的衝動,將目光盯向《血神圖》。

    說是《血神圖》,其實只是一片參差不齊的崖壁,看不出有什麼圖案,與天然形成的石壁,沒有什麼兩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有些懷疑,《血神圖》是不是真的有姬水所說的那麼神異?

    “假的,肯定是假的,根本就是一片普通的石壁,不可能參悟出什麼蓋世神功。”一個聲音,從石壁下方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循聲望去,只見,一個紅毛猴子,盤坐在《血神圖》的下方,不停搖頭。

    那個紅毛猴子站起身來,顯然是不想繼續浪費時間參悟《血神圖》,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張若塵纔看清,他並不是一隻猴子,而是一個人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身上,長有緋紅色的猴毛,甚至還有一根尾巴吊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靈猴半人族。”張若塵輕咦了一聲。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,在所有半人族之中壽命最爲悠久,足以和蠻獸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他們生活在東海的一座遠洋海島,很少出現在崑崙界,此刻,一位靈猴半人族的族人出現在血神教,張若塵自然還是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那位靈猴半人族的族人,看上去只有十多歲的模樣,與海靈印一樣,很像是一個少年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知道,靈猴半人族的壽命悠久,不能用看待普通人類的眼光,判斷他的年齡。

    那位靈猴半人族的少年,從張若塵的身邊走過,向他瞥了一眼,道:“別浪費時間參悟什麼狗屁《血神圖》,根本就是騙人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既然已經來到這裡,總要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那位靈猴半人族的少年,仔細看了看張若塵,道:“不對啊!你應該也是神子候選人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問道:“哪裡不對?”

    “今天,聖女殿下不是在宴請所有神子候選人,你沒去赴宴,怎麼反而到這裡來浪費時間?”那位靈猴半人族的少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沒有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那位靈猴半人族的少年有些噗之以鼻,道:“即便去了,也只是陪襯。只有海靈印和魏龍星,纔是聖女殿下的貴賓,新任神子也必定是在這兩人之間誕生。其餘人,聖書殿下看得上眼,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樣認爲。”?說完這話,張若塵向《血神圖》的下方走過去,盤膝坐下,調整心境,向上方的石壁觀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人也敢不買聖女殿下的賬,倒是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那位靈猴半人族的少年,露出好奇的神色,沒有離開,用尾巴撞了撞姬水的後背,問道:“大姐,這人到底誰啊?”

    “離我遠一些。”姬水冷冰冰的道。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的少年,向她盯了一眼,有些不解,於是,又用尾巴撞了撞她,問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姬水向靈猴半人族少年的尾巴盯了一眼,身上的血霧翻滾,連帽的下方,衝出兩道黑色的光柱。

    少年的身形一閃,躲過兩道光柱。

    轟的聲,兩道光柱擊在地面,將地面的岩石都融化。

    “我就只是隨口一問,何必要動手呢?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,化爲一道火光,橫移了半圈,出現到姬水的另一側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什麼時候,冒出這麼一個強者?”姬水的心中,頗爲吃驚,不敢小瞧此人。

    剛纔,此人展現出來的速度,竟然不在她之下,絕不是泛泛之輩。

    “這位大姐真是一點也不好相處。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的那位少年,搖了搖頭,沒有再繼續詢問姬水,向盤坐在不遠處的血神教太上長老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的尾巴,再次伸出出來,撞了撞太上長老的右肩,問道:“老頭,所謂的《血神圖》,應該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那位太上長老,如同一具石雕,盤坐在地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個死人。”

    靈猴半人族少年皺了皺眉頭,嘆了一聲:“血神教的弟子,也太不尊重前輩,既然已經死去,應該入土爲安纔對。”

    少年在石壁下方,找到一處角落,挖了一個大概兩米深的大坑。

    隨後,他將那位太上長老的“屍身”,扛在肩上,向大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位太上長老的身體,依舊呈現出盤坐的姿勢,全身肌肉和骨骼都十分僵硬,雙目緊閉,沒有甦醒。

    他將那位太上長老放入進大坑,隨後,使用泥石,開始填埋。

    姬水一直都屏住呼吸,看着這一切,有些心驚肉跳,生怕那位太上長老突然活過來,憤怒之下,將在場所有人都鎮殺。

    姬水見那位太上長老一直都沒有甦醒,才漸漸鬆了一口氣,心中暗想,或許他老人家,真的早已死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