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神祭台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魏龍星的身軀威武,背著雙臂,一雙虎目散發出灼熱的光華,道:「最近幾年,教中果然是人傑輩出,今天的神子爭奪戰,越來越有意思。」

    海靈印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微微一笑:「在乾元山,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我就知道你很不凡,果然沒有讓我失望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的身上戰意越來越強,渾身透著一股強大的自信,道:「既然人已經到齊,我們現在就開始進行第二重考核。誰能成為神子,就看誰挑戰的對手更強?」

    「誰怕誰?」

    海靈印和孫大地也都摩拳擦掌,氣勢節節攀升。兩股強大的氣息,同時從他們的體內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「不急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卻顯得十分淡然,目光向上望去,道:「既然已經來到祭台的第五層,怎麼也能不去嘗試攀登第六層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魏龍星、海靈印,甚至孫大地都略微一怔。

    攀登血神祭台的第六層?

    要知道,攀登上第五層祭台,他們三人都已經使用出九牛二虎之力,怎麼可能登得上第六層?

    再說,血神教的歷史上,能夠登上第六層的神子候選人和聖女候選人,也是屈指可數,大多後來都成為威震崑崙界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千年之前,那位悟透《血神圖》的奇人,就是登上了血神祭台的第六層。

    這樣的奇人,別說是一千年,就算是一萬年,也難得冒出一個。

    要不然,怎麼能被稱為奇人?

    孫大地揉了揉頭皮,道:「說得對,既然來到血神祭台的第五層,總要去試一試。要知道,別的神子候選人,連嘗試的機會也沒有。」

    隨即,孫大地和張若塵,腳踩血淋淋的白骨,踏上通往第六層祭台的路。

    腳下的白骨,十分堅硬,散發出瑩瑩的玉光。

    不遠處就是陡峭的懸崖,距離地面,足有數千丈。

    崖邊,瀰漫著血霧,有著一道道巨大的魂影,懸浮在虛空,發出刺耳的厲聲。

    孫大地聽到魂影發出的吼聲,只感覺胸悶、頭暈、心煩意亂,眉心的氣海猶如是要炸開。

    魏龍星和海靈印最終還是追了上去,一起攀登第六層祭台。

    魏龍星充滿鬥志,龍行虎步,肅然道:「誰能更加接近第六層祭台,誰的潛力也就越強。幸好有你們三人,才讓我下定決心,激發自身的最大潛力。」

    四位神子候選人,同時攀登血神祭台的第六層,如此情景,中古時期之後,乃是第一次出現。

    別說那些普通弟子,就連血神教的諸聖,也都興趣盎然,密切關注他們四人的較量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孫大地的身上,冒出赤紅色的火焰,衝去三丈高。

    炙熱的火焰,凝聚成一隻巨大的聖猴虛影,與他的身軀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魏龍星身上的五彩聖甲極其不凡,顯得流光溢彩,散發出一片五彩神雲,環繞在身體四方,抵擋來自血神祭台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海靈印的背上,長出一對青焰羽翼,展開之後,足有七丈,散發出強大的神聖之氣,如同一隻人形的青鸞。

    看到海靈印背上的青鸞羽翼,一位聖境的長老輕輕點頭,道:「海靈印此次去蠻荒秘境,居然得到青鸞獸皇的一道傳承,十年之內,必定能夠成聖。」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語的血神教主,也是難得點評了一句:「潛龍出淵,遨遊九天。」

    有青鸞羽翼加身,海靈印的步伐加快了一些,很快就走到最前方。

    海靈印絲毫沒有放鬆警惕,因為,目前為止,顧臨風依舊很從容,甚至都沒有施展出聖魂法相。

    以前,海靈印以為魏龍星是他的最大對手,如今看來,顧臨風才是真正的勁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因為海靈印走到前方,就打亂自己的節奏,依舊勻速前進,將自己的心境調整在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后,張若塵將海靈印超越,走到最前方。

    即便有青鸞羽翼的加持,海靈印的步伐,依舊越來越緩慢,只能眼睜睜看著顧臨風的背影。

    「他怎麼能夠……那麼從容?」

    海靈印全身青筋凸冒,大口喘息,已經到達極限。

    最終,他不得不停下腳步,沒有再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繼續攀登,將會很危險。

    海靈印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,魏龍星和孫大地也已經停了下來,距離他只有七、八步。

    「他居然完全沒有放緩速度,怎麼可能這麼強?」

    魏龍星的雙目,緊緊盯著越來越遠的顧臨風,心情相當複雜,有不甘,有質疑,有絕望,也有一些莫名的憤怒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顧老大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」孫大地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清楚身後三人各種不同的心情,依舊邁出穩健的步伐,越來越靠近第六層祭台。

    當他成功登上第六層祭台的時候,血神祭台下方的血神教修士,全部都如同石化了一般,鴉雀無聲,氣氛顯得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半晌后,山崩海嘯一般的聲音,傳遍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「顧臨風的潛力,居然超越了海靈印。」

    「據說,顧臨風修鍊的功法,只是鬼級上品的《血龍經》,怎麼能夠做到這一點?」

    「不可思議,真是不可思議。顧臨風的天資,足以與千年前那位奇人相提並論?」

    眾人望向血神祭台第六層的那個男子,露出各種不同的眼神,既有崇拜,也有嫉妒,還有懷疑。

    「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嗎?」

    白羽感覺到自己的臉,有些火辣辣的,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「看走眼了嗎?」血神教聖女也失神了片刻,目光有些獃滯。

    以前那個讓她頗為不屑的男子,竟然登上血神祭台第六層。即便是她,也不可能攀登到那麼高的地方。

    接下來,她不得不重新規劃,到底該如何與顧臨風相處。這樣的人傑,即便沒有成為神子,也值得傾盡全力去拉攏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的頂部,血神教的諸聖,也無法保持平和的心情,紛紛向海冥法王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幽字天宮的宮主,道:「法王大人的徒孫,真是一位曠世奇才,本聖不相信他修鍊的功法只是鬼級上品的《血龍經》。」?天機法王冷笑一聲:「海冥老兒,這些年,你真是好算計,居然偷偷教出一位如此厲害的徒孫。你就是為了今天吧?」

    血神教的諸聖,全部都認為顧臨風是海冥法王秘密培養的暗子,就是準備出其不意,奪下神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根本沒有人懷疑到顧臨風的身上,如此老謀深算的事,只有海冥法王才做得出來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四平八穩的坐在位置上面,手指捻著鬍鬚,蒼老的眼中,也閃過一道冷銳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海冥法王已經相當確信,顧臨風肯定有問題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揭穿顧臨風。

    顧臨風成為神子,對海冥法王也有一些好處。當然,他得使用出一些極端的手段,將顧臨風完全掌控才行。

    「要不要去攀登第七層、第八層祭台呢?」

    站在第六層祭台,張若塵暗暗思考。

    從修鍊以來,張若塵不僅將每個境界都修鍊到極境,更具有神之命格,根基比任何人都牢固,潛力也是無窮無盡。

    血神祭台的第六層,絕不是他的終點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沒有去攀登第七層祭台,在第六層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畢竟,他參加神子爭奪戰,並不是為表現自己,也不是為了出風頭,僅僅只是為了奪下神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既然登上第六層祭台,也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,沒必要再去登第七層祭台。

    「顧臨風怎麼沒有去攀登第七層祭台?」

    「我感覺顧臨風並沒有用出全力,若是拼一下,很有可能登上第七層祭台,創造出奇迹。」

    「估計顧臨風是在保存實力,準備進行第二重考核。畢竟,以他現在的高度,只要通過第二重考核,必定成為血神教的新任神子。」?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能不能成為神子,關鍵還要看第二重考核。

    「若是,第二重考核失敗,即便登得再高,也是枉然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並沒有服輸,相信自己,依舊還有機會奪下神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他的手掌,向血神祭台上面一按,將聖氣打入進去。

    崖壁上,頓時陰風大作,一縷縷血氣,向魏龍星匯聚過去,凝聚成十三道人影,整齊劃一的站在半空。

    那是血神教歷史上,十三位神子的靈虛體。

    那十三位神子,都是在九階半聖的時候攀登血神祭台,留下了一道屬於自己的影像。

    魏龍星只要戰勝其中任何一位神子的靈虛體,也就算是通過第二重考核。

    「十三位神子的實力,有強有弱,我只有戰勝實力更強的神子,才有可能超越顧臨風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盯向其中一位神子的靈虛體,道:「淵虹神子,我要挑戰你。」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淵虹神子的靈虛體,從半空飛落而下,站在魏龍星的對面。

    其餘十二位神子的靈虛體,立即消散。

    淵虹神子其實早在八萬年前就已經死去,魏龍星身前的人影,僅僅只是血神祭台的神秘力量,模擬出來的一道影像。

    這一道影像的智慧、戰力、精神意志,與淵虹神子在九階半聖的時候,完全就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「你的膽子倒是不小,居然敢挑戰本神子,難道不知,在同境界,本神子從未遇到過對手?」淵虹神子的靈虛體笑道。

    sanjiangge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