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與孫大地出現在血神祭臺的第三層,當然是造成極大轟動。很多修士都是第一次見到他們,感覺到十分詫異。

    “這兩人也是神子候選人?”

    “那個全身長着赤色猴毛的少年,應該是坤字天宮宮主的弟子,孫大地,半年前拜入血神教,據說實力很強勁,僅次於海靈印和魏龍星。”?“原來是孫大地,我聽過他的名諱,據說來自東海的靈猴半人族。”?與此同時,顧臨風的來歷,很快也被挖了出來。

    畢竟,顧臨風爭奪幽字天宮旗主的時候,可謂出盡風頭,在教中,還是有一些名氣。

    “顧”字戰旗的下方,海冥法王的第十三弟子,藍夜,雙目一縮,冷峭的道:“此子居然能夠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三層,潛力倒是挺大。就算他無法成爲神子,今後也必定名聲大噪,成爲教中炙手可熱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姬水早就知道,顧臨風悟透《血神圖》,有一定的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可是,當她看到,顧臨風登上血神祭臺第三層,卻依舊頗爲意外,暗道:“他的命格,真的已經改變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一雙美眸,望向血神祭臺的第三層,也是暗暗一驚,感覺到頗爲詫異。

    “以前,竟然小瞧了他,此子的潛力,遠遠超過白羽和燕空明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來,血神教聖女也只是認爲,顧臨風的資質,比白羽和燕空明略高一籌。

    今天,顧臨風的表現,讓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當然,血神教聖女並不認爲,顧臨風有爭奪神子的實力,僅僅只是想要將顧臨風拉攏到她的旗下,做一個頂尖的打手。

    她相信,以她的美貌和魅力,要將顧臨風拿下,絕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此刻,最年輕的神子候選人,霍信,也在血神祭臺的第三層。

    他正在向第四層艱難的攀登,步伐越來越緩慢,每走一步都有大量汗珠滴落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兩道人影卻從他的身旁走過,快速向祭臺第四層行去。

    霍信擡起頭來,盯向前方兩人的背影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海靈印和魏龍星的潛力超越他,倒也還能理解,怎麼隨便冒出兩個人,也將他超越?

    想到此處,霍信的體內氣血翻騰,心境不穩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最後,只得退回血神祭臺的第三層。

    “霍信的潛力,終究還是比不上魏龍星和海靈印,差距太明顯。”

    “魏龍星和海靈印本就是不世奇才,根本不可能還有人能夠達到他們那樣的高度。放在別的時代,他們任何一個人也能成爲神子,並且可以帶領血神教走向輝煌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爲霍信感到惋惜,同時,也真切感受到,魏龍星和海靈印的可怕。

    他們如同兩座大山,讓衆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“咦!孫大地和顧臨風竟然比霍信走得更遠,距離血神祭臺的第四層已經很近。”一位中年女修士吃驚的說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齊刷刷的,盯在孫大地和顧臨風的身上。

    孫大地和顧臨風二人,從始至終都走得不緩不急,既沒有加快步伐,也沒有放緩步伐,顯得很輕鬆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若是,他們同時登上血神祭臺的第四層,那就真的有些嚇人。”

    神子爭奪戰還沒開始之前,孫大地的名字,已經傳遍血神教,名氣僅次於海靈印和魏龍星。

    因此,孫大地有如此大的潛力,並不算太讓人吃驚。

    然而,顧臨風卻不同。

    一個月前,他在血神教,只能算是默默無聞,絕大多數修士都沒聽過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他的潛力,竟然如此驚人?

    “我們仙冥海終於出了一個了不得的人傑。”

    “顧臨風是九師叔的兒子,按照年齡來算,我是他的師兄。”海冥法王的一位徒孫,十分得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月和如心兩位近侍,看到不斷接近祭臺第四層的顧臨風,頓時,心跳加快,難以平復心中的激動情緒。

    當初,海冥法王派遣她們去侍候顧臨風,她們還感覺到委屈。

    如今,卻後悔不已。

    早知道,顧臨風能夠有今天的成就,當初,她們無論如何也要爬上顧臨風的牀,將自己送出去。

    至於現在,卻爲時已晚。

    今日之後,顧臨風必定成爲血神教炙手可熱的年輕王者,不知有多少風華絕代的女子,將會主動投懷送抱,哪能輪到她們?

    最終,在所有人的目光凝視之下,張若塵和孫大地登上血神祭臺的第四層。

    孫大地顯得頗爲意氣風發,向祭臺下方看了一眼,暢快的大笑一聲,“血神祭臺的第四層,似乎也並不是太難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頓時,有些驚異。

    登上血神祭臺的第四層,即便是他,也有些疲憊,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張若塵竟然依舊面不紅氣不喘,根本沒有一絲疲憊。

    孫大地想到張若塵悟透《血神圖》,修煉出十條血靈脈,頓時,也就釋然。

    “顧老大那樣的人物,一千年也難得出一個。”孫大地的心中,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登第五層祭臺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要去,不登上第五層,別人還以爲我們比不過海靈印和魏龍星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顯然還沒有用出全力,與張若塵一起,衝擊祭臺第五層。

    到達第四層,即便是孫大地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,速度放緩,每一步都踩得很穩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加快步伐,依舊與孫大地保持相同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他們竟然還想去攀登血神祭臺的第五層?莫非是想正面挑戰魏龍星和海靈印?”

    只有攀登到同一層次,神子候選人才算是正面交鋒。

    仙冥海的修士,全部都沸騰,揮動戰旗,大聲呼喊“顧臨風”的名字,爲他加油助威。

    “若是,顧師弟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,潛力也就和魏龍星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顧師叔實在太給我們仙冥海長臉,四大護教法王的傳人,只有顧師叔走得最遠,登得最高。”

    姬水的神色,有些緊張,心中生出一種預感,顧臨風那個小子,說不一定,真有可能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《血神圖》都被他參悟了出來,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到?

    魏龍星的一位支持者,道:“顧臨風和孫大地的速度越來越緩慢,攀登得很艱難,未必能夠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衆人也都平靜下來,繼續觀望,很想知道顧臨風和孫大地能不能創造奇蹟?

    隨着,張若塵和孫大地,越來越靠近血神祭臺的第五層。即便是魏龍星和海靈印二人,也都略微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畢竟,多一個神子候選人登上來,競爭就會增大一分。

    距離血神祭臺,只剩最後三步的時候,孫大地渾身都在顫抖,汗如雨下,雙腿不停晃動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孫大地大吼一聲,渾身冒出三色火焰,猶如化爲一片火雲,刺激身體的潛力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加快,猛然向上一衝,一連邁出三步,終於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“哈哈!終於成功了!”

    孫大地欣喜若狂,向身後的張若塵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卻見,張若塵依舊鎮定自若,邁着沉穩的腳步,也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下方,響起鋪天蓋地的沸騰聲音。

    中古時代之後,血神教從未出現四位神子候選人同時登上第五層祭臺的盛況,所有弟子都心情激動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和孫大地居然登上了血神祭臺的第五層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情不自禁捏緊十根雪白的玉指,心情頗爲複雜。特別是,她的眸光盯在張若塵身上,竟是生出一絲看不透他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僅是血神教聖女,姬水和藍夜又何嘗不是這樣的心情?

    藍夜的眼皮略微收縮,道:“顧臨風的潛力,怎麼能夠比得上魏龍星、海靈印,此子肯定有問題。十師姐,最近一個月,你一直與他待在一起,有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?”

    姬水自然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,只不過,神子爭奪戰在即,所以,她纔沒有下狠手審查顧臨風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排除,《血神圖》改變了顧臨風。

    關於《血神圖》的事,姬水不敢透露,自然也就沒有回答藍夜,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:“此子遠比我們想象中更強,也不知,他到底強到了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區區一個四階半聖,卻給姬水一種深不見底的感覺。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頂部,血神教的諸聖,也都相當詫異。

    四大神子候選人,同時登上血神祭臺的第五層,簡直就是大興之兆。

    百年之後,血神教必定會迎來一個盛世。

    “恭喜解宮主收了一個好弟子,恭喜海冥法王教出了一個好徒孫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,別的那些聖境人物,也都紛紛向坤字天宮的宮主和海冥法王道賀。

    孫大地和顧臨風的潛力,衆人都是有目共睹,成長起來之後,將會成爲血神教的巨擘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面帶笑意,迴應諸聖。

    只不過,沒有人知道,他的內心深處,卻生出了一些陰霾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表現,已經完全超出海冥法王的預料。

    很顯然,參加神子爭奪戰之前,顧臨風對他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“居然瞞過了老夫,城府倒是挺深。以前的樣子,全部都是裝出來的?”海冥法王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閃出一道銳色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確希望,顧臨風成爲神子。

    但是,海冥法王卻發現,自己根本沒有看透顧臨風,這種感覺,讓他十分不悅。

    (稍後還有一章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