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只要有人的地方,一定會有黑市。

    若是武市錢莊的存在,是為整個崑崙界制定了一套交易的規則。那麼黑市的存在,無疑是在打破那種規則。

    當然,某些方面,黑市卻又在彌補武市錢莊的一些缺陷,構建出一個更加完成的交易市場。

    因為有一些東西,只有在黑市才能買到,比如:人的性命,兵部的禁器,還有被中古世家壟斷的丹藥,等等。

    天台州的黑市總部,乃是一座古老的城池,被稱為邪惡之都,堪稱是整個天台州最為黑暗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台州,三十六府,一千二百九十六郡,其中有一大半邪道勢力的總部,也是設在此地。

    儘管,這一座邪惡之都,經受了無數戰火,遭到多次攻擊,卻依舊沒有毀滅,反而變得更加繁榮昌盛。

    「嘎!」

    一聲雕鳴,劃破長空。

    緊接著,劇烈的破風聲響起,金翅雷雕拉著血魂戰車從天而降,徑直駛入進黑市。

    金翅雷雕渾身散發著刺目的金光,散發出來的氣息,猶如荒古神獸一般,行在寬闊的街道上,將那些邪道修士,全部都驚得躲閃、退避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蠻獸,也不知戰車之中,到底是什麼人?」

    「那是血神教的血魂戰車,只有聖境的巨擘,才有資格乘坐,肯定是一位大人物駕臨黑市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議論紛紛,全部都在猜測,血魂戰車主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血魂戰車一直行到黑市一品堂的大門外,才停了下來,隨即,張若塵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慕容月提前得知張若塵要來的消息,早就已經在大門外等候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白一黑兩位僧人,站在慕容月的身後。

    白皮膚的僧人,渾身潔白如玉,長得十分肥胖,臉上隨時都掛著佛爺一樣的笑容。

    黑皮膚的僧人,顯得格外精瘦,猶如一塊黑炭,與白皮膚的僧人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正是因陀羅大師的弟子,大司空和二司空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他們一直跟隨慕容月一起入世修行,倒也沒有惹出太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從血魂戰車上面走下來,慕容月立即迎了上去,笑道:「恭喜顧公子,成為血神教的新任神子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我要的那樣東西有消息了嗎?」

    慕容月的目光,環顧四周,道:「此地不是話說的地方,公子請隨我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跟隨慕容月進入黑市一品堂,來到一座獨立的院落。

    院落中,一座守護大陣,運轉了起來,凝結成一個無形光罩,將整個院落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「拜見太子殿下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單膝跪下,向張若塵行禮,顯得很恭敬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示意慕容月起身。

    慕容月站起身來,顯得英氣幹練,道:「太子殿下讓屬下尋找聖級的象魂,屬下已經探到了一些消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喜色,問道:「在哪裡?」

    慕容月道:「就在今夜,拜月魔教的拍賣會上,將會有拍賣一隻青甲駝象的象魂。」

    拜月魔教在黑市也有很大的產業,一般來說,魔教的拍賣會,十分重量級,拍賣的珍寶也是頂尖級別。

    聖元丹、聖源、聖術秘籍……,都有可能會出現在拍賣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青甲駝象的象魂勢在必得,自然是要去參加今晚的拍賣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小罐神血,足有一千滴,交給慕容月,讓她去兌換成聖石。

    畢竟,拍賣會上,全部都是使用聖石進行交易,張若塵自然是要提前準備一大筆。

    拿到一千滴神血,即便是慕容月也相當震驚。因為,神血的數量,實在太過龐大,全部兌換成聖石,足以比擬一位聖者的全部財富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心境,遠超常人,很快就收取驚容,領著一千滴血神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司空來到張若塵的身旁,雙手合十,笑容可掬的模樣,道:「師叔,貧僧這些年也積累了一些寶物,全部都賣了出去,換成了聖石,正好沒地方花費。要不,今晚的拍賣會,你將我也帶上?」

    「既然是入世修鍊,一起去見一見世面也是好事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我也要去。「二司空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那張大圓盤臉,頓時一沉,呵斥一聲:「二師弟,你去幹什麼?你就是一個窮鬼,一塊聖石都拿不出來,去拍賣會,還不是給師叔添亂?」

    二司空的確很木訥,但是,卻又相當堅持,道:「既然是修行,我為何不能去?」

    「你還有理,做為大師兄,是不是已經管不了你?」

    大司空將兩隻衣袖卷了起來,露出兩條白花花的粗壯手臂,就要去教訓二司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攔了下來,道:「既然二司空想要去拍賣場見世面,我們就一起去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師叔已經發話,你就去吧,哏哏,反正你一塊聖石都沒有,什麼都買不成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抱著雙手,一副自得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切都看在眼中,心中只是暗暗一笑。

    兩個月前,大司空和二司空一直都是在深山老林之中修鍊,很少與外界接觸。

    短短兩個多月,大司空卻已經完全融入進這個世界,喝酒吃肉,做事圓滑,並且,還有一些小聰明。

    他這種適應能力強的人,走到哪裡都不會吃虧。

    二司空和大司空卻完全相反,依舊相當古板、固執、木訥,吃齋念佛,沒有一絲改變。

    當然,像二司空這樣的人,佛心卻堅如磐石,任何心魔都無法影響他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辦事效率很高,很快就將一千滴神血,全部兌換成一萬兩千枚聖石。

    一滴血神的價值,根據品級不同,大概可以兌換十塊至二十塊聖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陰間得到的神血,只能算是普通品質,一滴能夠兌換十二塊聖石,已經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萬兩千枚聖石,全部收入進空間戒指,隨後,又取出一百滴神血,遞給慕容月。

    慕容月接過神血,頗為疑惑,問道:「太子還要繼續兌換聖石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這些神血,我是交給你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的臉上,露出驚訝的神色,正要拒絕。

    一百滴神血,太過貴重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還沒有開口,張若塵便又道:「我知道,以你的身份,不缺修鍊資源。但是,煉化神血,你的修為會提升得更快,體質也會更強,我希望你能夠儘快將極陰體修鍊到大成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沒有再推拒,將一百滴神血收了起來,拱手道:「屬下一定不會辜負太子殿下的期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背著雙手,眺望天邊的赤紅色雲霞,道:「明宗已經成立,我需要一些實力強大的人才。若是,你能夠將極陰體修鍊到大成,將來必定是明宗的一位殿主。」

    「明宗是太子殿下創立的宗門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的眸中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既然,太子殿下決定開創屬於自己的宗門,也就意味著,他有心重建聖明中央帝國。

    做為曾經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怎麼能不欣喜?

    慕容月有些激動,道:「只要太子殿下頒布一封太子詔,將你歸來的消息公布出去,必定能夠一呼百應,曾經的舊部,其中一大半都會前來投靠。要不了多久,明宗的勢力,就能比擬如今的明堂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並沒有慕容月那麼樂觀,道:「誰會相信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還活著?即便,聖明皇太子真的歸來,那些稱霸一方的聖境巨擘,誰會甘心聽命於一個半聖境的小輩?現在還不是頒布太子詔的時機,還得再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既然,太子殿下有自己的想法,慕容月自然也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答:「我讓你幫忙尋找凌飛羽的下落,有消息了嗎?」

    「我將元府黑市一品堂的修士,全部派遣出去,將三十六郡都搜尋了一遍,卻根本沒有找到凌飛羽。據說,魔教派遣出的人手更多,卻還是一無所獲。大家都懷疑,鎮獄古族一戰,凌飛羽已經隕落。」慕容月彙報道。

    「屍骨也沒找到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沒有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慕容月又道:「青天血帝那樣的存在打出的攻擊,可以毀滅世間的一切,怎麼可能還有屍骨?」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嘆了一聲,心中有些傷感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凌飛羽與他也是亦師亦友的關係,教了他很多劍道知識。

    凌飛羽絕對是一個可以與聖書才女相提並論的奇女子,奇絕的天資,使得她稱霸一個時代。

    然而,面對青天血帝那樣的皇者,最終還是香消玉殞,什麼都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「再優秀的人,也有死去的時候。劍聖的性命,竟然也如此脆弱。」張若塵的心情頗為沉鬱,難以生出一絲喜悅。

    夕陽西下,天色逐漸變得昏暗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慕容月、大司空、二司空,乘坐血魂戰車,向拜月魔教設置在黑市中的拍賣場行駛過去。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