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是一個沒事找事的人,若是有得選擇,肯定選擇最輕鬆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,一直沒有出手,就是在觀望。

    先讓別的神子候選人決出勝負,他再決定使用幾成力量,完成第二重考覈。

    能夠保存實力,就要儘量保存實力。

    現在這樣的情況,對他來說,就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“只要挑選一位下等水平的神子,以我的實力,只用一成力量,也能輕鬆獲勝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張若塵開始運轉聖氣,將右掌按在一處凸起的白骨上面,將聖氣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崖邊,響起刺耳的呼嘯聲。

    剎那間,以血神祭臺爲中心,天地間的血氣,全部都在轉動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聲勢相當浩大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只是四階半聖的修爲,怎麼能夠引來如此強大的血氣波動?”

    諸位神子候選人,全部都感覺到不解。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第六層,一縷縷血氣匯聚過去,形成一團直徑三十丈的血氣雲團。

    雲團的心中,有一粒銀光在閃爍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聚目力,穿透雲團,只見,那粒銀色光華,竟是一個人首蛇身的長髮男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瞭解血神教的歷代神子,因此,也就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誰,更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?

    人首蛇身的長髮男子,深吸了一口氣,將所有血氣,全部吸入腹中,站在半空,俯視下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同樣是四階半聖,此人的身上,卻散發出一股洪荒古氣,十分威嚴,給人的感覺,很像是一座人形的聖山立在那裡。

    “怎麼只有一人?”張若塵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人首蛇身的長髮男子淡淡的道:“自古以來,以四階半聖的修爲,參加神子爭奪戰的人,僅我一人。因此,你的對手,也就只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大悟一般的點了點頭,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人首蛇身的長髮男子盯着張若塵,搖了搖頭,道:“你能夠登上血神祭臺的第六層,也就證明你的潛力很大,我不想殺你。你認輸吧!”

    “認輸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目光很堅定,道:“我不會認輸,今天,誰也攔不住我登上神子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此刻,別的血神教修士,全部都在努力回憶,很想知道人首蛇身的男子,到底是什麼人?

    記載歷代神子的典籍上面,根本就沒有關於他的描述。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頂部,血神教的諸聖,也都露出疑惑的神色,全部都在努力思索。

    “典籍上,沒有關於此人的記載,他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衆人的心中,全是疑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掌管血神教一切典籍的乾字天宮宮主,眼中露出一道驚異之色,道:“歷代神子,只有一人沒有記在典籍上面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乾字天宮宮主的眼神有些複雜,說道:“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,血靈仙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衆人既是露出驚訝的神色,也有人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既然是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,怎麼會沒有記在典籍上面?

    乾字天宮宮主繼續說道:“血靈仙乃是血神祖師的大弟子,血神祖師開創血神教的時候,便已經跟隨在血神祖師的身邊。他的天資十分驚人,神子爭奪戰的時候,登上了血神祭臺的第八層。”

    “血靈仙的成就也相當高,修成大聖,幾近成神。然而,他修爲強大之後,竟然反叛血神教,想要自立門戶,最終被血神祖師鎮殺,並且在教中除名。”

    聽到乾字天宮宮主的講述,衆人猶如是在聽神話故事,感覺到十分震撼。

    神話傳說中的人物,竟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第一代神子?”

    “眼前這一道靈虛體,豈不是神的傳人,誰能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血靈仙只差一點點就能成神,放到現在,就是崑崙界的第一強者。在同境界,想要擋住他的一招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此時此刻,霍信的嘴角,浮現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既然,顧臨風的對手是第一代神子血靈仙,肯定是必敗無疑,很顯然,神子之位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天意,都是天意。本來霍信根本沒有機會成爲神子,誰能想到,顧臨風的對手只有一人,而且還是血神教自古以來的最強神子。這不是天意是什麼?”

    即便是海靈印和魏龍星也有些黯然,不得不承認霍信的氣運很強大,所有好事,全部都被他遇上。

    “我滴那個去,這運氣,未免也太逆天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,雖然很不甘心,卻也不得不承認,霍信即將會成爲血神教的新任神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認爲,得知血靈仙的身份,顧臨風肯定會認輸。

    若是不認輸,將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血靈仙從半空飛落下去,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下半身完全被銀鱗覆蓋,道:“我再勸你最後一次,現在認輸,還來得及。一旦我出手,你連認輸的機會也不會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的確有些無語,怎麼也沒想到,竟然會遇到血神教的最強神子。

    這運氣……也沒誰了!

    已經走到這一步,自然也就沒有認輸的道理。

    血靈仙的確是神話傳說中的人物,然而,張若塵的成就,即便是年輕時候的神,也未必比得過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還有何懼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依舊很堅定,將戴着七殺拳套的手掌伸出來,做出一個迎戰的姿勢,道:“戰吧!老實說,我一直很好奇,中古之前的人傑,到底有多強?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整個血神教的修士,比先前得知血靈仙身份的時候,更加沸騰,如同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霍信自然是相當詫異,隨即,臉上露出一道譏誚的笑意:“顧臨風,你就那麼不甘心將神子的位置讓給我,非要自尋死路?”

    魏龍星和海靈印也都連連搖頭,覺得顧臨風太不珍惜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們二人那麼驕傲的人物,也不敢與血靈仙交手,一旦交手,很有可能會丟掉性命。

    孫大地略微愣了一下,清醒過來後,大吼一聲:“顧老大,衝動是魔鬼,冷靜,一定要保持冷靜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雙眸,露出失望的神色,輕輕一嘆:“本來還以爲你是一個懂得韜光養晦的人,卻沒想到,竟然被神子的位置衝昏了頭腦。挑戰血靈仙,豈會有活路?”

    姬水的貝齒,咬着下嘴脣,眼神相當冰冷,自言自語的道:“真是狂得沒邊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認爲,顧臨風一旦挑戰血靈仙,也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“大家來猜一猜,顧臨風能夠擋住血靈仙幾招?”有人幸災樂禍的起鬨。

    “還幾招?血靈仙是何等人物,中古時期的大聖,能夠挑戰血神祖師的人物。血靈仙即便只出一根手指,也足以將顧臨風按死,如同按死一隻螞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腰背挺得筆直,身上有着一股強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好!真沒想到,血神教竟然誕生出了一個你這麼有種的後輩,我便留你全屍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的手臂一招,頓時,血神祭臺的內部,發出“嘎嘎”的聲音,一具血紅色的人形骷髏,爬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靈仙的靈虛體,與血紅色的骷髏,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血靈仙伸出一根手指,指尖散發出璀璨奪目的銀色光華,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,四散而出。

    祭臺下方,血神教的修士望向第六層祭臺,能夠看見,一道刺目的銀色,變得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如同,血靈仙的手中,捏着一顆星辰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年輕時候的大聖,隨便一招也是如此恐怖,別說是四階半聖,即便是七階半聖,也未必能夠擋住得他的這一擊。”

    血靈仙一指點了出去,一道銀色光華,宛如流星破開長空,落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在腦海中想象,顧臨風的身體四分五裂,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主動迎擊上去,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七殺拳套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,如同蜘蛛網。

    強大的掌印,拍擊出去,與血靈仙的手指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血神祭臺的第六層,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身體,並沒有四分五裂,僅僅只是向後倒飛十數丈,很快就落到地面,重新站穩腳步。

    讓人更加吃驚的是,血靈仙向後退了一步,纔將顧臨風的掌力化解。

    顧臨風竟然能夠逼得血靈仙后退?

    很多人都覺得,眼前這一幕很不真實。

    若是,血靈仙的實力,強大到能夠碾壓顧臨風,肯定不會後退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竟然能夠擋住幾招嗎?”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的一雙星眸,全是震驚的神色,嬌軀輕顫,顧臨風在她心中的形象,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實力,似乎並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弱,也是一個相當妖孽的存在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