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戰車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合在一起,將精神力收了回來,向慕容月盯了過去,道:「出了黑市一品堂,一直有人跟着我們。你應該知道他是誰吧?」

    慕容月低着頭,輕輕抿了抿嘴唇,道:「太子殿下不用理會他,他的目標是我,而不是你。」?「那可未必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道:「如今,你和我走得這麼近,他肯定會誤會吧?」

    「殿下知道他是誰?」慕容月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「兵部的那位崛起得最快的新星,步千凡。除了他,還有誰會一直跟着你?此人倒是十分痴情,看來你真的已經成為他的心魔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坐在一旁,雙手捏著佛珠,長嘆一聲:「阿彌陀佛,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。」

    「啪!」

    大司空拍了二司空的光頭一下,呵斥一句:「關你屁事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陷入沉默,因為她知道,無論是黑市一品堂,還是明宗,與兵部都是站在對立面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出現,無疑是會給太子殿下造成一定程度的阻礙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雙目,露出絕然的神色,道:「殿下放心,屬下一定會想辦法解決此事。若是,他敢查到殿下的身上,威脅到殿下的安危,必要的時候,屬下會親自取他性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一嘆,沒有多言,男女之間的事,誰都插不上手。更何況,他連自己的情感都理不清,又有什麼資格去插手別人的事。

    血魂戰車的後方,跟着三位身穿軍甲的男子。

    其中,最前方的那一位年輕男子,留着鬍渣,身穿金甲,坐在一頭蠻象的背上,顯得英氣十足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步千凡。

    站在步千凡左邊的那個軍士,手掌按在戰刀上面,沉聲道:「王爺,末將去幫你收拾了那個小子。」

    「竟敢與慕容姑娘走得那麼近,真是在找死。」另一位軍士的眼中露出殺氣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目光,盯着血魂戰車,眼神頗為複雜,道:「就憑你們二人,還不是他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是兵部的將領,只要使用出兵部的令牌,即便他的修為再高,還敢反抗不成?」其中一位臉上帶有刀疤的軍士說道。

    步千凡搖了搖頭,道:「兵部的令牌,對別人有效,對他沒有任何用處。此人,如此年輕,就能乘坐血魂戰車,必定是血神教的那位新任神子。」

    「他就是顧臨風?」

    兩位軍士皆是一怔,露出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最近半個月,整個天台州,甚至中域都在傳顧臨風的事迹。

    顧臨風,可謂是一夜之間,名滿天下。

    據說,他在神子爭奪戰的時候,超越了海靈印和魏龍星,一舉奪下神子之位。

    海靈印和魏龍星又豈是泛泛之輩?

    更有傳言,顧臨風在同境界,擊敗了血神的大弟子,堪稱血神教十萬年來的第一奇才。

    就算那些傳說,真實性很低,但是,顧臨風能夠成為血神教的神子,也就證明此人絕不好惹。

    帶有刀疤的那位軍士,狠聲說道:「就算是血神教的神子又如何,敢動王爺的女人,我們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。」

    步千凡盯了他一眼,露出一道冷色,道:「本王與慕容姑娘的事,你們最好不要插手。若是沒有事干,你們去查一查顧臨風的底細,最好查清楚此人的品行到底如何?」

    「王爺放心,區區小事,難不倒我們。」

    「屬下現在就去兵部調取顧臨風的資料。」

    兩位軍士離開后,步千凡騎着蠻象,繼續向前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放心慕容月,準備去看一看顧臨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,是不是配得上她?

    魔教在黑市的最大店面,叫做珠光閣。

    整個天台州,排名第三的拍賣場,就是建立在此處。

    雖然,僅僅只是一家店面,然而,歷史底蘊濃厚,聚集有大批魔道高手。即便是聖者,來到珠光閣,也要收斂幾分。

    閆金耀是珠光閣的一位執事,負責接迎今晚拍賣會的一些重要人物。拜月魔教的拍賣會,一個月才舉辦一次,絕對不能出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只要是有大人物現身,他都要立即稟告上去,提前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大門外,傳來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閆金耀快步向外行去,只見一隻小山般大小的金翅雷雕,從遠處快速行來,停下珠光閣的大門外。

    「血神教的大人物。」

    閆金耀立即迎了上去,拱手笑道:「不知是血神教的哪一位長老駕臨珠光閣?」

    戰車中,一對年輕的男女,相繼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男的,長得玉樹臨風,瀟灑飄逸。女的,卻也是美貌驚人,顯得傾國傾城。

    閆金耀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顧臨風,卻還是在第一時間,將他的身份猜測出來,笑容可掬的道:「原來是神子殿下和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駕臨,請,快請,裏面請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走上前去,盈盈一笑,道:「閆執事,我要的那一件東西,今晚一定會出現在拍賣場吧?」

    「慕容少主放心,此事千真萬確。」閆金耀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閆金耀與慕容月早就已經認識,簡單的交流了一番,再次確認青甲駝象的聖魂今晚的確是會登上拍賣台。

    閆金耀親自將張若塵和慕容月迎進珠光閣,至於大司空和二司空,則沒有這樣的待遇,只能默默的跟在後面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四處觀望,對珠光閣的一切都顯得相當好奇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大司空瞪大一雙眼睛,驚呼一聲:「這位女施主真是……美若菩薩……」

    慕容月聽到大司空一驚一乍的叫聲,立即停下腳步,向大司空瞪了一眼,道:「和尚,不許在這裏大聲喧嘩,不然就將你驅趕出去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立即搖頭,指向不遠處的一座湖,道:「貧僧沒有胡說,真是菩薩下凡。」

    眾人順着大司空所指的方向,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不遠處的湖畔,聚集有很多修士。他們在議論紛紛,很多人都發出驚嘆聲。

    那些修士的中心位置,搭建有一座高台。

    高台上面,坐着一個極其貌美的白衣女子,身材十分高挑,胸臀飽滿,那一雙修長的*,既是白皙,而又圓潤。

    她的容顏,更是精緻絕倫,沒有一絲瑕疵,坐在湖畔,顯得格外靜謐,猶如是畫卷中的玉女,帶有一股淡淡的仙氣。

    難怪大司空會叫她為菩薩,如此美人,的確不像是來自於人間。

    「世間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,她是什麼人?」即便是以慕容月的美貌,看到那個白衣女子,也感覺到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閆金耀笑道:「此女是教中的一位長老從元府帶回,只是一個普通女子,並不是修行者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,她的美貌的確太過驚人,有着一定的價值。於是,那位長老就將她放置在珠光閣。」

    「最近一段時間,她倒是為珠光閣吸引了不少客人,很多人為了博她一笑,甚至扔出了聖石。然而,她卻從來笑過,甚至都沒有說過一句話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道:「莫非是一個傻女?」

    「誰知道呢?反正等到她吸引了足夠多的貴賓的注意,珠光閣便會將她送上拍賣台。以她的美貌,又是處子之身,必定能夠賣出不菲的價格。」閆金耀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那個白衣女子的身上,心中十分震驚,就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聲音有些發寒,道:「你們怎麼可以如此對她?」

    閆金耀以為張若塵也看上了那個女子,笑了笑,道:「對於珠光閣來說,無論是人,還是物,皆有一個價格。珠光閣的作用,就是將它(她的價值最大化。」

    「你知道她是誰嗎?你真以為,珠光閣的價格能夠用來衡量她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,無比冰冷,散發出來的寒氣,讓閆金耀渾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慕容月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如此生氣的樣子,意識到有一些不對勁,立即問道:「顧公子,到底怎麼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言,化為一道流光,跨過數十丈遠的長空,落到湖畔的高台上面,向那個白衣女子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的確是美若天仙,但是,雙眼卻十分空洞,沒有一絲神采,很像是失去了靈魂。

    別的人,不認識她,那是因為,沒有人見過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見過她的真容,所以知道,她就是失蹤了兩個月的凌飛羽,魔教的九大宮主之一,飛羽劍聖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會在這裏?你到底經歷了什麼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依舊坐在那裏,只是略微抬起一雙秀目,盯了眼前這個陌生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,依舊十分空洞。

    「莫非她與青天血帝交手的時候,傷到了聖魂?」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探出一隻手,抓住凌飛羽的右手手腕,分出一道聖氣,注入進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凌飛羽既沒有反抗,也沒有說話,宛如一尊石像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高台下方的那些修士,卻都十分憤怒。

    「那個小子是誰,竟然敢抓石美人的手,實在太膽大,本公子要剁了他。」

    一位魚龍第二變修為的年輕男子,拔出一口戰刀,飛上高台,一刀向張若塵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化為一道幽影,先一步落到高台上面,手臂一揮,打出一道聖氣,將那個年輕男子打得口吐鮮血,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竟敢對天鬼宗的少宗主下如此重的手,你們是在找死嗎?」

    四位魚龍第九變的青衣男子沖了出來,手持戰兵,渾身殺氣騰騰,向高台上面衝去。

    慕容月取出黑市一品堂的令牌,捏在手中,道:「區區天鬼宗也敢在本少主的面前放肆?」

    天鬼宗的四位修士,看到慕容月手中的令牌,全部都被嚇了一大跳,立即躬身道歉,然後,抬起天鬼宗少主,逃一般的離開了珠光閣。

    高台下方,別的那些修士,也都紛紛閉嘴,黑市一品堂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招惹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也十分清楚,即便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也不能將石美人帶走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因為,這裏是拜月魔教的地盤。

    更因為,還有一位身份地位不在黑市一品堂少主之下的人物,早就已經看上石美人。

    (求推薦票,月票。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