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顧臨風。”

    “顧臨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顧臨風”的名字,山呼海嘯一般的響起,傳遍整個血神教,意味着一位新的神子即將誕生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的張若塵,卻沒有一絲欣喜,因爲還有一重考驗,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血神教聖女上官仙妍,與張若塵一起到達祭臺頂部。

    她的身姿充滿仙韻,渾身散發着純潔的聖光,唯獨只有那雙眼眸,卻充滿勾魂的魔力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盯向身旁的張若塵,嫣然一笑,道:“神子不愧是絕代人傑,即便是血靈仙,也擋不住你的蓋世鋒芒。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還不是神子,怎麼受得起聖女殿下這樣的誇讚?”張若塵挺着胸膛,故意露出冷傲的模樣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嫣紅的小嘴,輕輕抿了抿,笑道:“你的實力,已經征服了所有血神教的弟子。若是,別的人成爲神子,沒有人會服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用着一雙玩味的眼神,近距離盯着上官仙妍的玉容,道:“既然征服了所有血神教弟子,是否也包括聖女殿下?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只是微微含笑,並不答他。

    坤字天宮的宮主開始催促,於是,張若塵與上官仙妍也就不再繼續交流,立即走上前去,拜見血神教的諸聖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的一雙蒼老的眼睛,帶有一抹冷色,道:“教主,既然顧臨風的表現如此優秀,並且通過了兩輪考覈,是不是可以直接給他加冕,封爲血神教的新任神子?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四**王之一的地元法王,緩緩站起身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周圍,強大的聖氣,不停翻滾,猶如一片黑色的雲海。他道:“顧臨風與血靈仙交手的時候,似乎並沒有使用出全力。本法王想要親自出手試一試,他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?”

    一位法王,出手試探一個半聖級的修士?

    誰都能夠看出,地元法王不希望顧臨風成爲神子,想要從中作梗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又有一位聖境巨擘向張若塵發難,他站在金色雲團的中心,目光中,涌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,道:“老夫剛纔查閱過關於顧臨風的資料,此子一直在元府的血龍殿修煉,修煉的功法爲鬼級上品《血龍經》。按理說,他的實力,不應該有這麼強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冷笑一聲:“真正的人類,根本不可能將七竅血冥掌修煉到第六竅,顧臨風居然做到了這一步,倒是有一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和鴻原聖者,同時控制一道強大的聖威,鎮壓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料到,肯定有人會懷疑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想要成爲神子,不會一帆風順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十分鎮定,沒有一絲慌亂,不卑不亢的道:“兩位聖境祖師有什麼疑惑,不妨直言?”

    看到顧臨風鎮定自若的模樣,在場的諸聖,很多都露出欣賞的神色。

    面對兩位聖者的聖威,卻依舊面不改色,這樣的人物,足以代表血神教行走天下,絕對不可能給血神教丟臉。

    他沒有資格成爲神子,誰還有資格?

    當然,地元法王和鴻原聖者的懷疑,並不是沒有道理,顧臨風的實力,實在強得有些嚇人,十分反常。

    海冥法王並沒有插手進去,反而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

    因爲,他也好奇,顧臨風的身上,到底藏着什麼祕密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法王就實話實說。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聲音鏗鏘有力,繼續說道:“你已經不是以前的顧臨風,而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法王大人說出這樣的話,到底有沒有證據?若是沒有證據,就如此武斷的做出評判,實在是讓晚輩相當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眼神銳利,兩顆眼球猶如雷珠,道:“那麼,你便解釋一下,一個修煉鬼級上品功法的修士,如何能夠擊敗血神教歷史上的最強神子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能說,還是沒辦法解釋?”

    地元法王調動聖氣,凝聚出一隻半透明的巨大手印,懸在張若塵的頭頂,道:“小子,你還不立即現出原形,非要逼本法王出手,將他打回原形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沒有一絲緊張的神色,因爲他知道,肯定有人會幫他解釋。

    乾元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那位盤坐在地亙古不動的太上長老,緩緩睜開雙目,望向血神祭臺的方向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嘴脣,輕輕的動了動,向血神教主傳了一句話。

    下一刻,血神祭臺頂部,血神教主終於睜開雙眼,盯向下方的張若塵,臉上露出一道驚訝的神色,暗道:“整整一千年,終於又有人悟透《血神圖》。”

    隨即,血神教主大喝了一聲:“地元法王,你好歹也是一位聖境的人物,如此逼迫一位小輩,未免太**份,還不立即收回手印。”?地元法王道:“教主,此子的實力太過強大,根本不可能是以前的顧臨風。萬一他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卻成了血神教的神子,豈不是讓天下修士笑話?”

    “本教主已經知道他的祕密,你們無須擔心,此子是一個有大氣運的人,將來的成就,只會超越在場的諸位。”血神教主說道。

    地元法王的眼中,露出疑惑的神色,問道:“他的祕密,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此事,本教主還不能告訴你。”血神教主的聲音,依舊很平淡。

    誰都能夠聽出,血神教教主的語氣之中,多了幾分嚴厲。

    既然,血神教主都依舊發話,自然也就沒有人再敢針對顧臨風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地元法王的身份地位,也不敢再繼續問下去,立即收回手印,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這個小子的身上,果真是隱藏有驚天的祕密。”

    海冥法王並沒有猜測到《血神圖》的上面,而是猜測,顧臨風在無盡深淵得到了十分了不得的機緣。

    “等到他加冕爲神子之後,一定要想辦法,將無盡深淵的祕密,全部逼問出來。”海冥法王暗道。

    神子的加冕儀式之後,張若塵就被血神教主帶去祭拜血神的神屍。

    並且,血神教主使用出了一種祕法,加上神屍的輔助,將張若塵體內的血神蠱引了出來。

    堂堂血神教的神子,身份何等尊貴,怎麼能夠被一隻血神蠱控制?

    半個月後。

    天空,碧藍如洗,飄着一層層棉花一般的雲朵。

    一隻長達七十多米的金翅雷雕,拉着一輛猶如小型宮殿一般的古老戰車,飛在雲中,在地面上,留下一個巨大的陰暗投影。

    金翅雷雕,屬於六階蠻獸,散發出來的氣息十分強大,飛過崇山峻嶺,將所有低階蠻獸都嚇得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當金翅雷雕從玄雲宗上空飛過的時候,玄雲宗的長老,紛紛衝了出來。他們見金翅雷雕沒有停留,已經飛到天邊,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一位玄雲宗的年輕弟子,望着天空,震驚的道:“好恐怖的氣息,那是傳說中的神獸大鵬嗎?”

    一位玄雲宗的長老,道:“那是血神教的金翅雷雕和血魂戰車,戰車中,肯定是血神教的某一位巨擘。這樣的巨擘級人物,只需一揮手,就能將玄雲宗碾爲平地。”

    那位年輕弟子緊捏着雙手,眼中充滿了嚮往的神色,道:“我也要努力修煉,爭取有一天,也能駕馭金翅雷雕,乘坐血魂戰車,受萬人敬仰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獨自一人坐在血魂戰車之中,正在煉化一面赤銅古鏡。

    赤銅古境,只有巴掌大小,鏡面顯得晶瑩剔透,猶如是用血玉鑄煉而成。

    古鏡的邊緣,雕刻有一些神祕的紋路,有些紋路匯聚在一起,連接成一棵樹。有些紋路匯聚在一起,連接成一頭神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赤銅古境完全祭煉了一遍,掌控了器靈,才停了下來,將它捏在手中,輕輕的撫摸。

    “生死鏡。”

    每一個血神教的神子,都能得到一件千紋聖器。

    血神教主傳給張若塵的千紋聖器,就是這一面生死鏡。

    據說,生死鏡是仿照不死血族的無上聖器“血海魔鏡”,煉製出來的仿製品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仿製品,也能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,也不知真正的血海魔鏡,強大到了何等程度?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血海魔鏡與血後,同時墜入無盡深淵,真的就完全消失在崑崙界?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,他在第一梯度,看到的那道沖天的血光。

    那道血光,會不會與血海魔鏡,或者是血後有關?

    最近半個月,張若塵一直待在血神教的總壇,知道了很多消息。

    據說,不久之前,朝廷和兵部派遣了十位聖者,強行攻破幽字天宮的防禦,闖入進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但是,十聖卻一去不復返,如同石沉大海,並沒有從無盡深淵走出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聖書才女已經安全回到中央皇城,並且將無盡深淵的消息稟告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有些好奇,如此重要的一件事,池瑤爲何沒有親自出手?

    到底是因爲她不屑出手,還是說……她真的已經沒辦法出手?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暫時不去思考無盡深淵和池瑤的事,將戰車的車簾拉開,向外眺望,道:“應該很快就要到天台州的黑市總部了吧?”

    此次,張若塵離開血神教,乃是準備返回聖明皇城,祭拜母后,順便也去見一見孔蘭攸。

    當然,在此之前,他要先去一趟天台州的黑市總部,購買聖級的象魂。

    只有得到聖級的象魂,他才能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,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而且,只有煉化了象魂,他纔有機會,衝破手掌的第七竅,修煉出更加強大的肉身。

    想要肉身成聖,必須要過這一關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