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我叫你滾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看不見霍印一般,徑直走了過去,拉着石美人,就向高台的下方行去。

    霍印的雙目,燃燒起火焰,低吼一聲:「找死。」

    他的右拳,打了出去,響起震耳的風雷聲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拳頭,還沒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就響起骨頭碎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霍印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,拋飛出去,墜落進不遠處的湖中。

    剛才的骨碎聲,那是霍印手臂斷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眾人全部都感覺到愕然,根本沒有看清,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顯然不是慕容月出手擊傷了霍印,因為,她的修為,與霍印的差距還很大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半聖級別的強者,才勉強看清,剛才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,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全部都露出驚異的神情,沒有人再敢小瞧他。

    「僅僅一招,便將霍印打成重傷,此人絕不是無名之輩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不是無名之輩,因為,他是血神教的新任神子,顧臨風。最近半個月,你們應該沒少聽到他的名字吧?」

    「什麼?顧臨風?」

    「他就是血神教的那位神子?」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現身的消息,很快就傳遍珠光閣,引起不小的轟動。

    更加引人矚目的是,血神教神子竟然打傷了明堂的一位聖將,還要與明堂少堂主爭奪石美人。

    聽聞此事,很多好事者,紛紛趕了過來,準備看熱鬧。

    張若塵拉着石美人的手,徑直將她帶走,沒有人敢上前去攔他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並沒有離開珠光閣,只是來到湖畔的一座涼亭裏面,繼續查探凌飛羽的傷勢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如同兩尊門神,守在亭子外面,任何人膽敢靠近,立即就會被扔進湖中。

    面帶刀疤的軍士,望着涼亭的方向,感到十分驚訝,道:「這個顧臨風,還真是夠狂,居然敢搶孔紅璧看中的女子。」

    另一位軍士,有些擔憂,道:「孔紅璧乃是半聖榜第七的人物,聖境之下,堪稱無敵。此人無比驕傲自負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王爺,若是慕容姑娘與顧臨風待在一起,恐怕會有危險。」

    步千凡的手指摸著下巴,目光越來越凝重。

    面帶刀疤的軍士,又道:「剛才屬下去提取顧臨風資料的時候,無意中,聽到了一個消息。據說,魔教神子歐陽桓,聖女齊霏雨,昨晚已經到達珠光閣。若是消息屬實,顧臨風竟然敢在珠光閣搶走石美人,無疑是在找死,歐陽桓絕不會放過他。」

    「歐陽桓居然來了天台州,真是有點意思。」步千凡道。

    「王爺,今天的事,恐怕很難善罷甘休,我們要不要做一點什麼?」

    步千凡搖了搖頭,道:「顧臨風、孔紅璧、歐陽桓,乃是三大頂尖教派的繼承人。除非,他們想要爆發教派之戰,要不然,絕不會鬧出人命。即便孔紅璧和歐陽桓真的出手,也就最多只是狠狠教訓顧臨風一番,不可能殺了他。」

    那位面帶刀疤的軍士,笑道:「如此看來,顧臨風搶走石美人,完全就是自取其辱。」

    「孔紅璧可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,肯定會打斷顧臨風的雙腿,將他扔出珠光閣。」另一位軍士笑道。

    即便兩位軍士都在嘲笑顧臨風不自量力,步千凡卻還是十分擔憂慕容月的安危,害怕她會被顧臨風連累。

    湖畔,涼亭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療傷丹藥,給石美人服下,隨後,將聖氣打入進她的頭頂,幫她煉化丹藥。

    但是,石美人的經脈,卻完全沒有運轉,根本無法吸收療傷丹藥的藥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手掌,皺緊眉頭,抓住石美人的雙肩,盯着她的雙眸,道:「凌飛羽,你到底怎麼了?若是,你不主動運轉功法,吸收療傷丹藥的藥力,我也救不了你。」

    石美人的那雙獃滯的雙目,緩緩抬了起來,竟是露出了些許神采,說出了一句話,道:「你認識我?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喜色,道:「你記得自己是凌飛羽?」

    石美人沒有回答張若塵,繼續問道:「你為何認識我?」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將聖魂領域釋放出來,籠罩住這一座涼亭,因此,並不擔心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他立即改換容貌,變成「張若塵」的模樣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你。」石美人道。

    說完這話之後,石美人的雙目又變得十分空洞,無論張若塵問她什麼,她也不再多說一個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嘆了一口氣,眼神複雜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聖魂沒有受創,記憶也還在,為何卻失去了一位劍聖該有的精氣神,失去了對聖道的追求,甚至失去了求生欲。

    「難道青天血帝摧毀了她的意志?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一個人,若是失去精神意志,比失去靈魂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兩道破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明堂的兩位聖將,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,出現在湖泊的上空,站在兩座聖氣霧橋上面。

    燕旭聖將是一個鬢角長著一縷白髮的中年人,盯向涼亭,臉色有些不善,道:「顧臨風,少堂主要見你,跟我們走一趟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再次深深的盯了石美人一眼,隨即,重新變化為「顧臨風」的模樣,撩開珠簾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向不遠處的兩位明堂聖將掃視了一眼,面無表情的道:「孔紅璧要見我,叫他親自過來,我或許會見他一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側,大司空跟着起鬨,道:「沒錯,想要見我師叔,讓他親自趕過來拜見。」

    燕旭聖將有些惱怒,覺得顧臨風太狂妄,冷哼一聲:「好大的口氣,竟敢讓少堂主來拜見你。顧臨風,你成為血神教神子之後,是不是太過得意忘形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開口,大司空就又道:「得意忘形又如何?我師叔的輩分那麼高,區區一個明堂的少堂主,竟敢在他老人家的面前擺譜,信不信貧僧用拳頭教他怎麼做人?」

    燕旭聖將的目光之中,帶有幾分譏誚的神色,傲然的道:「你們以為擊敗霍印,就能藐視明堂?實話告訴你們,霍印的修為,在一百零八聖將之中,只能排在第九十四位,本座卻是排在第十六位。」

    鬼谷聖將道:「顧臨風,若不是少堂主念在血神教和明堂交好的關係,你以為,你現在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裏?你若是一個聰明人,就應該將石美人恭恭敬敬的還給少堂主,免得自取其辱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石美人,我是一定要帶走,誰來都一樣。」

    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的眼神一沉,失去了耐心,開始調動聖氣,準備動手將顧臨風拿下,帶回去交給少堂主處置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們二人還沒有動手,孔紅璧卻先一步現身,腳踩水面,站在湖畔的中心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看見,孔紅璧到底是如何出現。

    只能說明,他的速度,已經超過在場所有修士的肉眼分辨能力。

    孔紅璧穿着一身水藍色的錦緞,背着一雙手臂,顯得英姿卓越,以腳尖為中心,湧出一圈圈細小的漣漪。

    他的雙眼,與張若塵對視,顯得很強勢,道:「顧臨風,你不應該為了一個女子,得罪本公子,對你而言,根本沒有任何好處。將石美人送過來,本公子就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。」

    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從霧橋上方落下,恭恭敬敬行孔紅璧行了一禮,隨後,他們向左右兩側退去,面帶笑意的盯着顧臨風。

    雖然少堂主還是心平氣和的模樣,他們二人卻知道,少堂主已經動怒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出現,終於還是讓珠光閣中的修士,全部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崑崙界人族,總共也只有那麼二三十人,登上半聖榜。任何一人都是傳奇人物,一旦現身,必定引起轟動。

    更何況,孔紅璧還是半聖榜排名第七的存在,堪稱聖境之下無敵。

    「若是,顧臨風依舊不知好歹,今天恐怕會吃不小的苦頭。」

    很多修士的心中,都是如此想着。未完待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