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根根聖氣絲線,收回手指,皺起雙眉,盯着渾身冰冷的石美人,感覺到相當困惑。

    “她的體內,聖氣蕩然無存,就連氣海和經脈也都消失不見,與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。難道,她根本就不是凌飛羽,只是長得很像?”

    一個修士,特別是聖境的修士,即便經脈盡斷、氣海破碎,但是,卻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除非,她根本就沒有氣海和經脈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盯向石美人,立即搖頭,否定了剛纔的想法。

    雖然,石美人十分虛弱,探查不出肉身強度,但是,她的每一寸肌膚卻都晶瑩剔透,猶如仙玉一般光潔,散發着一股清新的香味,很明顯是經過聖氣的長期蘊養,不可能是凡體肉胎。

    聖者的身體,凝聚有天地精華,可以與聖道規則共鳴,如同生長萬年的聖藥一般。哪怕只是聖者的一根頭髮,也有非凡的價值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注入進雙目,激發出神印之眼,盯向石美人的手腕、眉心,再次探查她的傷勢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終於有新的發現。

    石美人的體內,的確是有氣海和經脈,但是卻萎縮得相當厲害,幾乎快要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沒有神印之眼,根本察覺不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“她本就受了重傷,如今,傷勢卻在進一步惡化。繼續惡化下去,很可能數百年修爲都會廢掉。”

    能夠找到凌飛羽,張若塵既是十分喜悅,但是,卻又頗爲擔憂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已經使用精神力探查過凌飛羽的聖魂,她的聖魂,並沒有受創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?

    “暫時先不管這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雙手,將凌飛羽攙扶了起來,準備帶她離開,幫她療養傷勢。即便如此,凌飛羽也沒有反抗,猶如木偶人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閆金耀登上湖畔的高臺,攔在張若塵的前面,驚異的道:“顧公子,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要帶她離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閆金耀搖了搖頭,道:“石美人是教中長老帶回來的人,更是珠光閣的招牌,你不能帶她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了一聲,感覺到有些好笑,堂堂魔教的九大宮主之一,竟然被一羣魔教的小嘍囉,拿來招攬客人。

    還有比這更加好笑的事嗎?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將石美人的真實身份說出來,但是,就在這時,他卻意識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根據閆金耀所說,石美人是被魔教的一位長老帶回來,並且送到珠光閣。

    一般的修士,發現不了她身上的異樣之處,也還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但是,就連張若塵都能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,魔教長老怎麼會認爲石美人只是一個普通女子?

    有問題。

    到底是魔教的內部,有人想要凌飛羽萬劫不復?

    還是,那位魔教長老,真的沒有察覺到,石美人體內的經脈和氣海?

    “若是魔教的內部,真的有人想要對付她,直接殺了她,豈不更加省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不通到底是什麼原因,但是,卻可以肯定,此事很可能不像表面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若是暴露出凌飛羽的身份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終還是沒有將石美人的真實身份說出來,向閆金耀瞪了一眼,道:“本公子看上了她,現在就要帶她離開,你敢擋我?”

    閆金耀自然不敢得罪血神教的神子,苦着一張臉,道:“顧公子息怒,你能夠看上她,是她的福氣。但是,此事閆某的確做不了主,必須請示長老大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留痕跡的問道:“那位長老,也在珠光閣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在。”閆金耀說道。

    就在閆金耀準備退下去的時候,一個渾厚的聲音,從臺下響起,道:“閆執事不用去稟告齊長老,區區一個四階半聖,也想從珠光閣將石美人帶走,他未免也太把自己當成了一個人物。”

    人羣分開,一個穿着鐵衣戰靴的瘦黑男子,步伐沉穩,向高臺上面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人的臉上,留着整齊的鬍鬚,肩膀上站有一隻紅色的六耳猴,渾身的氣勢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隨着他的到來,整個天空,似乎都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明堂一百零八聖將之一,霍印。”

    “霍印居然到了珠光閣,孔紅璧恐怕也已經駕臨。據說,孔紅璧早已看中石美人,與珠光閣的閣主和魔教的長老談了很久,準備花費高價將石美人買下。”

    “明堂的少堂主與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都在爭奪石美人,這下有好戲看了!”

    “這裡畢竟是中域,乃是明堂的地盤,區區一個東域的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怎麼鬥得過孔紅璧?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用孔紅璧親自出手,霍印出面,足以讓他們知難而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着霍印的出現,原本還在湖畔圍觀的衆人,擔心會發生半聖級的戰鬥,立即退遠了一些。

    霍印嚮慕容月瞥了一眼,微微抱拳,道:“明堂,霍印,見過慕容少主。我們少堂主早已看中石美人,已經與珠光閣談好了價格,希望你們能夠收手,以免影響大家的和氣。”

    霍印說得頗爲平淡,只是那平淡的言語之中,卻帶有幾分以力壓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在霍印看來,慕容月纔是主人,張若塵只是慕容月的一個隨從。

    他相信,慕容月絕不會爲了一個隨從,得罪明堂的少堂主。

    慕容月自然也不想因爲一個女子,得罪一位強敵,於是,轉過頭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露出詢問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抓着凌飛羽的手腕,向霍印盯了一眼,道:“你回去告訴孔紅璧,我是一定要帶走石美人,無論是誰,膽敢與我相爭,必是死路一條。這也是我對你的最後警告,立即給我滾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情十分憤怒,爲凌飛羽感到委屈,猶如自己的師尊和朋友受到侮辱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,誰敢攔他,他會殺人。

    四周的圍觀者,全部都怔住,以爲自己產生了幻聽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好大的膽子,爲了一個女人,竟然敢公開叫板孔紅璧,並且呵斥霍印聖將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是色迷心竅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見到石美人這樣的女子,很少有人還能保持理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遠處,步千凡的雙手,捧着一疊卷宗,將顧臨風的資料,快速觀閱了一遍,隨即重新合上,目光再次望向湖畔的高臺。

    他的瞳中,多了幾分冷意。

    臉上帶着刀疤的軍士,凜然的道:“顧臨風絕不是一個善類,品行低劣,狂妄自大,貪圖美色。在血神教的時候,被他禍害過的女子,實在太多,兵部都收集不全具體的資料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用了一些花言巧語,才騙過慕容姑娘。王爺,你看,他見到美麗的女子,立即原形畢露。這樣的人,絞死他都是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卻搖了搖頭,道:“不對,不對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,哪裡不對?”另一位軍士問道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目光,盯着慕容月的身上,道:“以她的智慧,怎麼可能沒有查過顧臨風的事蹟?再說,使用花言巧語,就能騙得了她,她又如何能夠成爲黑市一品堂的少主?”

    “王爺,你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兩位軍士都露出疑惑的神色,感覺到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慕容月能夠與顧臨風結交,此人絕對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對慕容月很有信心,又道:“再看一看。本王很想知道,顧臨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若是,他真的如資料上面記載的那樣,本王會親自出手對付他。”

    湖畔的高臺上面,霍印略微一怔,顯然是沒有料到,居然有人敢如此對他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剛纔說什麼,我沒有聽清,你能不能再說一遍?”

    霍印的目光陰沉,滂湃的聖氣,在右臂流轉,形成一個小小的勁氣漩渦,匯聚在手掌心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霍印聖將已經動怒,很多人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