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大司空露出一雙雪白肥碩的光膀子,與巨大的白虎虛影重疊,渾身透着一股氣吞山河的威勢。

    二司空飛在半空,上半身露在外面,漆黑色的皮膚散發出金屬光澤,雙手與黑龍的雙爪重疊在一起,猶如一尊怒目金剛。

    一龍一虎,盤天鬥地。

    整個珠光閣,所有修士全部都倒吸寒氣,用着難以置信的目光,盯着立在顧臨風前方的大司空和二司空。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第七的孔紅璧,竟然被兩個名不見經傳的的和尚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說好,《半聖榜》上的人物,能夠在聖境之下橫掃一切?

    即便是以歐陽桓的心境,此刻也是豁然站起身,雙瞳中,露出異樣的光芒。

    齊霏雨的玉蔥手指輕輕敲擊石臺,儘量控制住心中的震驚,道:“那兩位僧人,莫非已經達到聖境,故意隱藏了修爲?”

    歐陽桓搖了搖頭,道:“二僧並沒有達到聖境,但是,卻是兩位奇人。他們的戰力,足以與《半聖榜》上的生靈抗衡。二僧聯手,估計也就只有《半聖榜》前三的生靈,才能擋住他們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黛眉微微的一蹙,感覺到十分費解,道:“顧臨風僅僅只是四階半聖,怎麼能夠請動如此強大的兩位佛門強者?而且,二僧還稱呼顧臨風爲師叔。莫非,血神教暗中與萬佛道有聯繫?”

    歐陽桓的心中,也是相當疑惑。

    如大司空、二司空這樣的人物,即便是在七大古教,也擁有超然的地位,足以和神子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神子何德何能,可以讓他們馬首是瞻?

    此刻,慕容月也是相當心驚,盯在大司空和二司空的身上,重新將他們認識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近兩個月,這兩個不靠譜的和尚,沒少給她招惹麻煩。她一直都是看在張若塵的面子,纔多次出手幫他們化解了麻煩。

    誰曾想到,他們二人的戰力,竟然如此強橫。

    那可是《半聖榜》第七,號稱《英雄賦》之後,崑崙界人族年輕一代的第一強者,竟然被他們二人擊退?

    今晚一戰,大司空和二司空的名字,必定傳遍天下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心中,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實力,不可謂不強,即便張若塵將所有手段全部用出,現階段也不可能是他的一招之敵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都已經準備,解開舍利子的第三重封印,化解今晚的局勢。大司空和二司空展現出來的強大戰力,倒是幫了他一個不小的忙。

    涼亭左側,掛在柱子上的步千凡,豁然睜開雙目,雙瞳釋放出懾人的戰意。

    他沒有死,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依舊相當強勁。

    步千凡伸出一隻手臂,將插在心口的畫戟拔了出來,鮮血一滴滴滾落,而他卻像是完全不知疼痛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他的雙腳落地,立即運轉聖氣,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一縷縷不死之氣,從血液深處涌出來,向他的心口位置源源不斷涌了過去。很快,他那破碎的心臟,重新修復,傷勢恢復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很多人都感覺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早就聽說步千凡具有不死聖體,即便頭顱被砍掉,也能重新長出來。一直以來,我都以爲那些傳說太過誇大,並不真實。現在,我有一些信了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一羣崑崙界最頂尖的英傑,人人如龍,個個神異,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看待他們。”

    慕容乘風和燕旭聖將的戰鬥,已經停了下來,各自退回去。

    燕旭聖將渾身都是血痕,大口喘氣,目光盯向涼亭外的那一羣人,感覺到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他們的實力那麼強橫?

    “少堂主,你受傷了!”燕旭聖將盯向孔紅璧,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孔紅璧看了看胸口的爪痕,冷哼一聲:“一點小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層幽藍色的光華,從孔紅璧的體內涌出來,胸口的爪痕,很快就完全癒合,只剩下白皙的皮膚。

    大司空舉起一隻肥肉顫動的臂膀,大吼了一聲,道:“小子,就你那點力量,還想與師叔動手?貧僧認爲,你應該回去再練幾年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長長吐出一口氣,向大司空和二司空盯了過去,冷哼一聲:“你們兩人的實力,的確還不錯。但是,本公子若是全力以赴,必定讓你們二人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夠狂,既然如此,那就再戰,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我們死無葬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很憤怒,覺得孔紅璧實在太囂張,應該教訓他一頓。

    孔紅璧、大司空、二司空準備再次動手的時候,遠處,一個悠揚的聲音傳來,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歐陽桓和齊霏雨並肩而行,跨過湖泊外圍的防禦陣法,出現在湖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珠光閣的高層,紛紛現身,聚在一起,出現在歐陽桓和齊霏雨的身後。

    在場,認識歐陽桓和齊霏雨的修士,其實並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,衆人看見,珠光閣的閣主,也都站在歐陽桓和齊霏雨的身後,也就隱隱猜出了他們二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歐陽桓顯得瀟灑俊逸,一派翩翩君子的風範,拱手一笑:“孔兄,顧兄,你們二位乃是明堂和血神教的領軍人物,何必爲了一個女子,傷了兩家的和氣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歐陽桓瞥了一眼,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歐陽桓和齊霏雨肯定早就已經在珠光閣,一直都在暗處看好戲。估計是希望孔紅璧能夠狠狠的教訓他一頓,使得明堂和血神教鬧出矛盾,所以,才一直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如今,大司空和二司空展現出與孔紅璧同級別的實力,三人繼續鬥下去,就憑湖畔周圍的防禦大陣,肯定抵擋不住戰鬥餘波。

    防禦大陣破碎,整個珠光閣恐怕都要毀於一旦,他們二人又怎麼還坐得住?

    見到歐陽桓現身,孔紅璧將聖氣重新收起,一甩衣袖,哼了一聲:“歐陽兄,別怪本公子不給你面子,先前我和閣主已經談好了價格,如今顧臨風卻橫插一腳,想要捷足先登。本公子豈能忍下這一口氣?”

    歐陽桓向前走去,每踩一步,腳下就會浮現出一朵黑色的蓮花。蓮花的周圍,更是涌出一圈圈黑色漣漪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已經站到孔紅璧和張若塵之間的位置,向張若塵望去,笑道:“顧兄,爲了一個女子大動干戈,實在不是英雄所爲。不如,你將石美人讓給孔兄,我送給你一百位妙齡美女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看透歐陽桓的真實修爲,但是,當他看到歐陽桓腳下的黑色蓮花,便知道,歐陽桓的修爲,已經很接近聖境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九階半聖,也是八階半聖。

    黑色的蓮花是歐陽桓以聖道規則凝聚出來,很顯然,他是在秀肌肉,藉此威懾張若塵和孔紅璧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不識時務,那麼,他就會站到孔紅璧的那一方,將張若塵徹底碾壓下去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孔紅璧不聽從他的勸阻,他也會站到張若塵的一方,將孔紅璧打壓下去。

    三方角逐,主動權卻完全掌握在歐陽桓的手中,不得不說,此人比孔紅璧高明瞭太多。

    “一百位妙齡美女,比得過石美人一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態度很堅決,沒有一絲妥協,道:“孔紅璧出多少價格,我出他的十倍價格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即便是孔紅璧,也暗叫一聲“瘋子”。

    孔紅璧並不知道石美人的真實身份,僅僅只是將她當成一個異常貌美的普通女子,看得並不是太重。

    先前,他之所以與張若塵爭鬥,第一,他是忍不下一口氣。

    第二,他是認爲自己可以輕易收拾顧臨風,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現在的情況,卻又有些不同,顧臨風顯然不是一個可以輕易鎮壓的人物。其次,兵部、黑市一品堂、萬佛道、魔教,全部都摻和了進來,明堂就算再強大,也不敢同時將他們全部都得罪。

    因此,孔紅璧也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,爲了一個美女,繼續爭鬥下去,到底值不值?

    珠光閣的閣主站在湖畔,揚聲道:“少堂主出了一億枚靈晶,只爲買石美人一夜。”?聽到這個價格,湖畔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驚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明堂的少堂主,果然是財大氣粗,居然花費了一億枚靈晶,還僅僅只是購買石美人的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一億枚靈晶,已經足夠購買一個一階半聖境界的戰奴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給我一億枚靈晶,我可以買一千個美人,每天晚上輪流伺候我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繼續做夢,很多低階半聖的全部資產加起來,也沒有一億枚靈晶。你就算努力一輩子,也沒有任何希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出十億枚靈晶,從今天開始,石美人歸我。誰再敢與我爭搶,那麼,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放出狠話,態度很堅決。

    將話說到這個程度,即便是聖者想要與他爭搶,估計也要先掂量掂量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十億枚靈晶,也就是一百枚聖石。

    別的半聖,或許認爲是一筆龐大的財富,但是,張若塵卻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的衣袖一揮,將一百枚聖石打了出去,化爲一片光雨,飛向珠光閣的閣主。

    孔紅璧瞪大雙目,十分憤怒,想要衝上前去,但是,卻被歐陽桓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歐陽桓在他的耳邊,低聲的說了一句什麼,漸漸的,孔紅璧才恢復了平靜,沒有立即與張若塵動手。

    孔紅璧冷聲道:“若不是本公子還要參加拍賣會,給堂主準備五百歲大壽的壽禮,今晚,必定與你鬥個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“隨時奉陪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湖畔出現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和一個蒙着面紗的宮裝女子,他們走到珠光閣閣主和齊霏雨的身旁。

    宮裝女子顯然是具有十分非凡的身份,即便是珠光閣閣主和齊霏雨見到她,也都立即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注意到這一幕,有些好奇的盯向宮裝女子。

    爲何魔教聖女,也要向她行禮?

    宮裝女子的身體周圍,充滿了一股神秘的力量,再加上戴有面紗,張若塵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,也無法判別她的年齡,似乎很年輕,又好像上了一定的年齡。

    只見,宮裝女子對珠光閣閣主吩咐了一句,隨後,她的一雙眼睛,向涼亭的方向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齊霏雨,聽到宮裝女子和珠光閣閣主的對話,兩條柳葉長眉略微一緊,露出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珠光閣的閣主向張若塵望去,道:“神子殿下,我們珠光閣可以將石美人賣給你,但是,卻有一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條件?”張若塵問答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笑了笑,道:“今夜,神子殿下必須與石美人同房,並且也必須要爲她破身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條件,不僅張若塵略微怔了一下,在場別的修士,也都相當驚訝。

    “閣主,你是在開玩笑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搖了搖頭,又道:“這是珠光閣的規則,凡是女**僕,只能以處子之身走進來,非處子之身才能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這樣的規矩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沒有,現在有了!”珠光閣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認爲,珠光閣閣主是吃飽了沒事幹,才故意加上這一條規矩。

    此事肯定與剛纔那個宮裝女子有關。

    她的目標,很顯然是凌飛羽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懷疑,那個宮裝女子,很可能知道石美人就是凌飛羽。

    可是,宮裝女子到底是誰?她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?

    進一步摧毀凌飛羽的意志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實在很難想明白,到底是一個心理何等扭曲的人,纔會用這樣的方法來折磨凌飛羽。

    “不對,宮裝女子不僅僅只是要對付凌飛羽,同時也是在試探我。難道我剛纔的強勢表現,引起了她的懷疑?”想到此處,張若塵的背心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不留痕跡的向站在遠處的宮裝女子瞥了一眼,只見,對方正用疑惑的眼神,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感覺到一股淡淡的寒氣,籠罩在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多麼危險,絲毫都不用懷疑,他已經踏入進魔教內部爭鬥的漩渦。

    一旦讓他們知曉,張若塵識破了石美人的真實身份,必定會以雷霆一般的手段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到時候,張若塵和石美人,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珠光閣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猶豫不決的模樣,孔紅璧的臉上,露出邪異的笑容:“顧臨風,你到底行不行,若是不行,本公子可以代勞。”?

    “脾氣硬,身體未必也硬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同時大笑了一聲,用着古怪的眼神,盯向張若塵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晚先更一個大章,明天下午更新第二章。另外,有沒人猜出宮裝女子的身份,前面提到過的一個人物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