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實在太突如其人,即便是以珠光閣閣主的修爲,也沒能躲開十方天雷陣降下的這一道攻擊。

    雷電的力量,相當強大,擊穿了珠光閣閣主的聖魂領域。皮膚變得焦黑,還有一根根電紋在穿梭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怒不可揭,雙手捏拳,盯向陣塔的方向,呵斥了一聲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陣塔中,並沒有傳來回應的聲音。

    反而,又有一連三道雷電,從天而降,接連不斷劈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,珠光閣閣主的肉身,再如何強大,也有一些撐不住。渾身都在冒黑煙,其中一些位置,更是龜裂而開,涌出血珠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相當抓狂,覺得掌控陣法的幾個老傢伙,肯定是在故意整他。畢竟,十方天雷陣的攻擊力量,不可能每一次都劈歪,只落在他一個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額頭上,冒出一根根黑線,意識到有些不對勁,立即派遣一位高階半聖,趕去陣塔的方向查探。

    那位高階半聖,纔剛剛衝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天穹上面,一道水桶粗細的電柱,擊落下來,將他劈成一具黑色的骸骨,身上的血肉燃燒殆盡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珠光閣的魔教修士,全部都感覺到膽寒,雙腿情不自禁的顫抖。

    “莫非,張若塵提前安排人手,掌控了十方天雷陣?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諸位魔教修士,立即分散而開,不敢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們比誰都清楚,十方天雷陣的威力有多麼可怕,別說是半聖以下的修士,即便是聖境生靈,也有可能會被鎮殺。

    敵人掌握了十方天雷陣,便是一場災難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陣法轉輪的中心,衝出一根根雷電,接連不斷落在珠光閣。

    片刻之間,就有數十位強者,遭到攻擊,神形俱滅,化爲了一團青煙。

    陣法的力量相當恐怖,每一道雷電落下,皆會造成十分可怕的破壞力。拍賣場被抹平,一座座殿宇灰飛煙滅,地面上,出現一個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很多地方,地面融化,形成一個個赤紅色的岩漿窪地。

    “誰?到底是誰,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太卑鄙,竟然暗中派遣陣法大師破壞珠光閣的陣法,有本事光明正大的一戰。”

    富麗堂皇的珠光閣,遭到嚴重損毀,損失的財富難以計數,珠光閣閣主和魔教的諸位強者氣得咬牙切齒,不斷髮出怒吼聲。

    小黑撅着圓溜溜的屁股,兩隻爪子按在地面,操控十方天雷陣,繼續發起攻擊,想要將魔教的強者,全部滅殺。

    此刻,小黑很得意,嘴裡發出“咯咯”的笑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小黑的身後,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:“竟然是一隻肥貓在搗亂,倒是出乎本宮主預料。”

    小黑略微一驚,渾身的黑毛都刺立起來,轉過一張胖乎乎的大臉,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,尋找聲音的來源。

    “誰?誰敢對着本皇的屁股說話?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?人影一閃。

    一個戴着面紗的宮裝女子,出現在小黑的身前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頗爲豐盈,膚若凝脂,一雙靈動的星眸,盯着下方的小黑,露出審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人類女子。”?小黑意識到危險,沒有繼續操控十方天雷陣,立即縮小身軀,向地底遁去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小黑的實力並不弱,逃命的本事,更是比張若塵還要厲害幾分。

    但是,宮裝女子一個眼神盯了過去,兩道聖道規則憑空凝聚出來,如同兩根堅不可摧的鎖鏈,將小黑禁錮。

    此刻,小黑的腦袋,已經鑽進地底,身軀卻還露在地面,四隻爪子不停的蹬動,卻根本無法逃走。

    宮裝女子顯得很優雅,緩緩蹲下身,伸出一隻纖細柔美的手,抓住小黑脖子上的軟肉,將它捉了起來。

    失去小黑的掌控,天穹上方,十方天雷陣的陣法轉輪,轟然一聲,破碎而開。

    那股讓人窒息的危機感,終於消失,諸位魔教高手全部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幫手,已經被副宮主擒拿,大家一起出手,儘快結束戰鬥。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率先發起攻擊,調動渾身魔氣,施展出一種聖術。

    “地獄真魔。”?一片浩浩蕩蕩的魔雲,出現在黑市的上空。

    魔氣不停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漩渦的中心,一根黑色的魔氣柱子衝向地面,在珠光閣閣主的身後,凝聚出一尊十數丈高的黑**影。

    站在珠光閣閣主的對面,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,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正在凝聚,與整個天地宇宙一般浩瀚,根本無法探測出那股力量有多麼恐怖。

    站在珠光閣閣主的面前,張若塵感覺自己渺小得猶如一粒塵埃。

    對方,只需吹出一口氣,似乎就能將他毀滅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聖境生靈的真正力量?”張若塵屏住呼吸,深切意識到自己卻聖境生靈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同時,他也更加渴望,突破到更高境界,獲得與聖境生靈抗衡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嗷!”?黑**影與珠光閣閣主同時飛出,打出一道拳印,擊穿一層層鬼氣,想要將血月鬼王擊殺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下境聖者,也敢對本王動手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目光冰冷,十分冷傲,伸出一隻左手,輕輕的一擡,滂湃的死亡之氣,急速向上升騰。

    緊接着,手臂一揮,一隻長達數十丈的鬼手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十數丈高的黑**影,慘叫一聲,碎裂成一團黑色的魔霧。

    珠光閣的閣主,則是倒飛出去,肉身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紋。

    若是,血月鬼王的力量再強大幾分,恐怕他的聖軀,已經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隨手一擊,就將一位珠光閣閣主打成重傷,在場的魔教修士,全部都倒吸一口寒氣。

    黑市中,各大勢力的主宰級人物,也都密切關注珠光閣中的戰鬥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展現出來的強大戰力,將他們也都驚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可以得到一位如此強大的鬼王的庇護,天下之大,還有何處去不得?”

    “難怪他敢獨自一人和魔教叫板,原來是找到了靠山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和明堂的修士,站在一座塔樓的頂部,觀望珠光閣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怎麼也摻和了進來?顧臨風呢?慕容月呢?”

    孔紅璧皺緊眉頭,感覺到思緒一片混亂,有些猜不透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鬼谷聖將略微動容,道:“顧臨風和張若塵居然同時爲了一個女子,大打出手,實在是有些非同尋常。石美人的身份,恐怕不簡單。”?燕旭聖將點了點頭,道:“顧臨風是個好色之徒,他會那麼做,還好理解。但是,張若塵卻是一個很精明的人,不可能捨棄一個擁有界子身份的未婚妻,卻去爭奪一個石美人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冷峭的一笑:“只要將石美人擒住,還怕探查不出她身上的秘密?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望着頭頂上方,滿天的森寒鬼氣,有些擔憂,道:“那一尊鬼王的修爲,深不可測,若是惹到了她,對我們未必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也太小看拜月魔教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臉上,露出不屑的神色,又道:“據我所知,拜月魔教的一位大人物,如今正在珠光閣。只要她出手,足以壓制那一尊鬼王。失去鬼王的庇護,區區一個張若塵,還能保得住石美人?”

    珠光閣的方向,一個戴有面紗的宮裝女子,從黑暗之中,走了出來,幫助珠光閣閣主化解血月鬼王的攻擊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臉色蒼白,聖軀就如陶瓷一般,全是血紅色的裂痕,已經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他壓制住身上嚴重的傷勢,立即向宮裝女子躬身一拜,“多謝副宮主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宮裝女子顯得很冷淡,並沒有理會珠光閣閣主,一雙靈秀的目光,盯在血月鬼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神情更加冷漠,與她對視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鬼之間的空間,凝聚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猶如蛛網一般交織在一起,冒出電光和火花。

    沒有陣法的守護,兩位聖境人物的交鋒,可以毀滅方圓千里之內的一切。

    珠光閣中,所有魔教修士,全部都向宮裝女子的身後衝去,尋求庇護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臉上,露出凝重的神色,不再像先前那麼輕鬆從容,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此人的修爲,比珠光閣閣主深厚百倍以上,本王可以幫你將她擋住。至於別的修士,只能你自己應對,能不能逃得出去,就看你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血月鬼王的雙手一合,眉心的月牙印記,浮現出來,釋放出緋紅色的血光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猶如是一輪血月懸掛在半空,將整個黑市中的建築完全映照成血紅色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,一層疊着一層,以血月鬼王爲中心爆發出來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,整個珠光閣都灰飛煙滅,所有建築全部化爲了廢墟。

    魔教的修士,死去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其餘,三分之二的魔教修士,乃是得到宮裝女子的庇護,才得以保命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血氣波動,最爲強烈的中心位置,張若塵手持一卷聖旨,帶着石美人,飛了出來,化爲一道流星般的光束,穿過雨幕,向天外衝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