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珠光閣衝出的血色光華,如同潮水一般,席捲整個黑市,各大邪道勢力都受到衝擊。

    特別是,距離珠光閣較近的幾個邪道勢力,防禦陣法凝成的光罩,不停顫動。所有修士都感到驚駭,擔心陣法破碎,遭受劫難。

    遠處,孔紅璧站在塔樓頂部,緊盯珠光閣的方向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帶着石美人衝了出來,頓時,孔紅璧笑了一聲:“以爲使用聖旨,就能逃走?”

    孔紅璧取出一塊寸長的玉符,捏在兩根手指之間,向天穹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藉助聖旨的力量,張若塵飛得很快,猶如一顆流星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玉符爆裂而開,化爲一個直徑數百丈的赤紅色鏡面屏障,出現在張若塵和石美人的前方,將他們攔截。

    鏡面屏障的附近,釋放出的炙熱高溫,即便是金屬靠近過去,也會融化。

    孔紅璧冷峭的一笑,道:“燕旭、鬼谷,你們二人去將張若塵除掉,但是,石美人必須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石美人剛剛落到地面,立即發現兩道殺氣涌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同時現身,分別出現在張若塵的前方和後方,距離不足百米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釋放出聖魂領域,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向他們涌了過去,使得他們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很冰冷,道:“若是,你們現在退走,念在你們先祖的情面,我可饒你們一命。”

    燕旭聖將覺得張若塵很可笑,道:“饒我們一命?面對九階半聖,你應該有敬畏之心。再修煉十年,或許,你有資格說這樣的話。至於現在,你還差得太遠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經沒有機會等到十年之後。”鬼谷聖將聲音沙啞,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珠光閣的方向,衝出了數十道人影,正向他的方向急速趕來。

    於是,他不再勸明堂的兩位聖將,提着沉淵古劍,徑直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,就讓本聖將見識一下,所謂的時空傳人,是否真有逆天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燕旭聖將戴有兩面紫色的盾牌,呈橢圓形,猶如護臂鎧甲,與雙臂完全貼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?盾牌和手臂,同時涌出數十根碗口粗的紫色閃電,圍繞燕旭聖將的身軀穿梭。

    街道兩旁的建築,承受不住閃電的力量,全部都倒塌,發出轟隆的聲音。

    九階半聖的修爲,已經站在聖將之下的頂端,自然是相當強大,不是一般的高階半聖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燕旭聖將一拳打了出去,調動數十道閃電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空間凍結。”張若塵默唸一聲。

    頓時,燕旭聖將和他打出的數十道閃電,靜止了一個剎那,很像是被冰封在一塊透明的寒冰裡面。

    劍光一閃,張若塵從燕旭聖將的身旁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燕旭聖將的頭顱飛了起來,如同一顆血紅色的西瓜一般,嘭的一聲,落下街道上面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燕旭聖將打出的數十道閃電,才又飛了出去,衝向前方,涌向鬼谷聖將。

    鬼谷聖將打出兩道手印,將閃電化解,正想咒罵燕旭聖將,卻發現燕旭聖將已經變成一具無頭屍,倒在街道中央。

    “僅僅一劍,殺了一位九階半聖?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瞪大雙眼,感到難以置信,額頭上,冒出一粒粒汗珠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修爲纔多高,竟然已經擁有殺死九階半聖的實力?

    即便是燕旭聖將輕敵,張若塵能夠只用一劍將他殺死,也是一種非凡的成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,比步千凡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孔紅璧飛了過來,站在半空,盯着燕旭聖將的屍首,既有一些心痛,也有一些惱怒,道:“不愧是時空傳人,倒是小瞧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實力,未必有多強,但是,他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卻很詭異。只要小心謹慎一些,以屬下的修爲,足以將他鎮壓。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收起剛纔的驚懼心情,重新充滿鬥志,根本不相信,以他九階半聖的修爲,還收拾不了一個張若塵。

    孔紅璧和鬼谷聖將並沒有立即出手,而是站在一旁觀望,想要找出剋制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方法。

    因爲,剛纔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的阻擋,魔教的修士追了上來,將張若塵包圍。

    歐陽桓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道:“張若塵,你是一個聰明人,不應該做愚蠢的事,將石美人交給我。只要你誠心加入神教,看在黃師妹的面子,我可饒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的這一句話,今夜,我饒你不死。”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四方,顯得很冷靜,沒有退讓的意思。

    歐陽桓皺起雙眉,搖了搖頭,道:“你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確很玄妙,但是,你和我的修爲差距卻很大,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殺你。何必爲了她,將自己的性命搭進去?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,有所爲,有所不爲。若是,石美人是齊霏雨,你會爲了她,與整個拜月魔教對抗嗎?”張若塵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歐陽桓默然,片刻後,才又道:“若是,黃師妹聽到這話,恐怕會很不高興。”

    “黃師妹”自然指的是黃煙塵,九大界子皆是女皇的弟子,自然也就是師兄妹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該說的話,我已經全部說完。既然,你依舊堅持你的選擇,那麼今夜,即便殺了你,我也可以給黃師妹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的語氣,從始至終都很平淡,直到此刻,才變得有些冰冷,下令:“殺了張若塵和石美人,記住,留他們二人全屍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珠光閣的七大長老同時衝出去,站在七個方位,結成一座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七大長老都是高階半聖,在珠光閣,屬於僅次於閣主的強者。任何一人,皆是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通過合擊陣法,七大長老的修爲,匯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七人的力量,覆蓋方圓百丈,每個人的身後,各自凝聚出一隻十數丈高的神獸虛影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七大長老各持一件聖器,同時出手,向張若塵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七隻身軀龐大的神獸虛影,也跟着衝出去,從七個方向,撲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響起,緊接着,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華,長出鱗片,化爲一條金色巨龍騰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金色巨龍在半空盤旋了一圈,將七隻神獸虛影,全部擊碎。

    看到飛在半空的金色巨龍,黑市中,各大邪道勢力的修士,全部都感覺到驚異。

    “這是神龍變嗎?”

    “據說,張若塵吞服過金龍的龍珠和龍血,可以化龍。以他的實力,即便是與幼年的神龍相比,也不弱分毫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張若塵的修爲,還是弱了一些,恐怕難以破開七大長老的七宮天鬥陣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衆人都覺得,此刻的張若塵,如同一隻垂死掙扎的困獸,最終,將會死在七大長老的合擊陣法裡面。

    七大長老按照一種十分規律的步伐,向前衝出去,同時抓出聖器級別的戰兵,激發出其中的銘紋,向金色巨龍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驀地,金色巨龍的身軀快速縮小,重新凝成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一揮,劃出一道空間裂縫,擊向其中一位手持黑色聖刀的長老。

    前一刻,歐陽桓看出張若塵意圖,出言提醒:“紀長老,張若塵將要使用出空間力量,向右避退。”

    那位手持黑色聖道的長老,向右衝了出去,果然躲過張若塵打出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歐陽桓瞥了一眼,心中生出警惕。

    歐陽桓居然可以先一步料到他的意圖,很不簡單,給張若塵一種危機感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交鋒,得到歐陽桓的指點,七大長老數次避開張若塵的空間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圍困在陣法的中心,根本無法衝殺出。而且,戰圈還在不斷縮小,七大長老很快就將張若塵逼到角落。

    歐陽桓下出一道命令,道:“無須再纏鬥下去,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“最後一擊,徹底殺死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七大長老之中,修爲最高的一位長老,達到八階半聖的境界。在他的引領之下,另外六大長老也衝了過去,準備給張若塵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光。

    先前示弱,等的就是這一刻。

    “一刻四方變。”

    一連五道時間印記,融入劍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刺了出去,卻形成二十五道人影和二十五道劍影,同時攻向七大長老。

    方圓數十丈之內的空間,時間的流動速度,變得緩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七位長老想要抵擋張若塵的劍,卻遲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等到二十五道人影合爲一體的時候,七位長老的眉頭,同時出現一個酒杯大小的血孔,氣海破碎,聖魂湮滅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七位高階半聖失去聲息,同時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纔的那一劍,實在太驚豔,驚懾住很多人,黑暗中,響起一大片倒抽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歐陽桓知道張若塵的劍道境界很高,卻沒想到,竟然高到如此程度,出乎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“本來,我已經相當高估你的實力,卻沒想到,還是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看着地上的七具死屍,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他低估了張若塵,七位長老也就不用死。對神教而言,死去七位高階半聖,絕對是一筆巨大的損失,會驚動教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石美人的身旁,提着血淋淋的劍,道:“那麼,接下來,你要親自出手了嗎?”

    “剛纔,我已經見過你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,的確很厲害,但是,卻有兩個缺陷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繼續說道:“第一,你需要一定的時間做準備,才能施展出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。第二,無論是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,攻擊的範圍其實很有限。一招,只用一招,我可以殺你。現在,留一句遺言吧,我可以替你轉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看出了我的弱點,難道就沒有看出你自己的弱點?”

    “我的弱點?”歐陽桓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太過自信,以爲掌控了一切。卻不知道,在這世上,總有一些力量,會超出你的預料。今天,我便給你上一課。我不殺你,我只廢了你的雙腿,算是給你一些教訓,免得今後,你因爲自己的那種自信,枉送性命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