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殺死燕旭聖將和珠光閣七大長老,張若塵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,足以和九階半聖叫板。

    可是,要說他能夠戰勝歐陽桓,卻沒有一個人會相信。

    同樣是九階半聖,也分爲初期、中期、後期、巔峯,燕旭聖將僅僅只是剛剛突破到九階半聖初期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況,歐陽桓在六階半聖的時候,已經擁有殺死九階半聖的實力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修爲,達到九階半聖。

    恐怕就算是九階半聖巔峯的存在,歐陽桓伸出一根手指,也能將他按死。

    遠處,鬼谷聖將覺得張若塵有些白癡,陰笑了一聲:“真是狂妄,區區一個低階半聖,竟然聲稱要廢掉一位界子的雙腿。還要比這更加好笑的事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刻意收斂了氣息,至少也要凌飛羽那種級別的人物,纔有可能看穿他的真實修爲。

    因此,鬼谷聖將只是猜測,張若塵還是低階半聖。

    畢竟,數個月前,張若塵才突破到半聖境界,就算有再大的奇遇,也不可能跨入中階半聖的門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應該是在虛張聲勢,想要震懾住魔教的修士,然後,趁機逃走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覺得自己看透了張若塵,隨後,雙目又盯在石美人的身上,越來越覺得她很不凡,不應該是一個普通女子。

    必要的時候,孔紅璧準備出手,將石美人奪過來。

    魔教的修士,有的站在街道邊緣,有的站在屋頂,還有一些隱藏在暗處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全部都發出沉悶的笑聲,似乎是在嘲笑張若塵,覺得張若塵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,向前跨出一步,一腳踩在地面,頓時,大地向下塌陷,猶如蛛網一般的裂開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金色的佛文、經文、梵文,從張若塵胸口飛了出來,化爲一片文字海洋。

    天地間,響起縹緲的佛音,猶如是有千萬僧人在誦經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張若塵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,轉瞬間,一股浩浩蕩蕩的佛氣,涌了出來,進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,一個時辰之內,張若塵可以擁有堪比聖境生靈的戰力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天空的金色佛文,向張若塵匯聚過去,凝結成一尊一百多丈高的金色佛陀。

    佛陀的虛像,金光燦燦,神聖莊嚴,有着水紋一般的佛氣漣漪衝向四方,與珠光閣方向的血色鬼氣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張若塵身上的氣息,竟然變得越來越強,快要追上聖境生靈。而且,還在繼續增強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張若塵的體內住着一尊聖佛?”

    “難怪張若塵敢和整個魔教對抗,原來是有底牌。”?……

    魔教的修士,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歐陽桓,獨自一人向前衝去,取出一杆白色的長槍,雙手發力,將長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歐陽桓能夠看出,張若塵的身上,有一件佛門至寶,可以將他的修爲,強行提升到聖境。

    現在,並不是張若塵的最強狀態,也是歐陽桓出手的最佳時機。

    一旦等到張若塵達到巔峯狀態,恐怕在場沒有人壓制得住他。

    長槍的槍尖,釋放出一片火焰,凝結成赤紅色的火雲,拖出一道數米長的尾巴。

    地面上,石板全部融化,變成液態的岩漿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白色長槍擊穿一層層佛光,以着一種摧枯拉朽的威勢,直刺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然而,白色長槍與張若塵身軀碰撞在一起,卻是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,如同是一柄巨錘,敲擊在銅鐘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數十丈之外,才又穩住腳步。

    地面上,留下一道半米深,數十丈長的凹槽,一直延伸到張若塵的腳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受傷,心口的位置,僅僅只是留下一道白色的劃痕。

    他的身軀,完全變成金色,猶如是用黃金鑄煉而成,有着長千上萬個佛文在皮膚表面沉浮。

    “不滅金身?”歐陽桓暗暗一凜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擊,即便是打在下境聖者的身上,恐怕也能將對方的聖軀擊穿。然而,張若塵卻沒有受傷,怎麼能不讓人吃驚?

    歐陽桓的腳下,踩着黑**蓮,身法速度快到極點,抓住白色長槍,再次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白色長槍涌出的火焰,形成一隻猙獰的火焰獸爪,跟隨長槍的走勢,擊向張若塵的雙目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向前一探,直接將白色長槍抓住。

    另一隻手猛然劈了出去,將白色長槍崩斷。

    金色的手掌,去勢不減,如同一座五指山嶽,砸在歐陽桓的胸口,打得歐陽桓嘔吐鮮血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地面向下塌陷,形成一個破碎的大坑。

    坑中,歐陽桓的胸口向內凹陷,全身肋骨斷了一大半,五臟六腑也受到嚴重創傷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張若塵剛纔那一擊的力量,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“真是見了鬼。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孔紅璧和鬼谷聖將轉身就逃,以最快的速度遁走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爆發出來的戰力,太過嚇人,竟然,只用一擊,就將歐陽桓打趴下。

    誰人能與他一戰?

    黑市中,各大勢力的修士,也都驚得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珠光閣的閣主,從黑暗中,走了出來,冷聲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敢傷神子大人,整個崑崙界,無人救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先前,珠光閣閣主被血月鬼王打成重傷,服下一枚枯木丹,傷勢已經恢復五成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有着一股聖者纔有的氣勢,如同天地的化身,俯看芸芸衆生。

    在普通修士的眼中,聖者代表無所不能,與“天”和“地”相比,並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默然以對,只是輕輕搖頭,根本沒有將珠光閣閣主的威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連女皇和朝廷都不懼,還怕拜月魔教?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又道:“你使用了祕法,纔在短時間之內,獲得堪比聖者的戰力。但是,你終究不是聖者,理解不到聖境的玄妙,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很有限。遇到真正的聖者,你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是在說你自己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咯咯的一笑:“雖然,老夫有傷在身,但是,要拿下你,卻並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還那麼多廢話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一斬,一道黑色的劍氣,連接大地和天穹,向珠光閣閣主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直到張若塵出劍,珠光閣閣主才意識到,他低估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子的戰力,比他想象中,要強大太多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不敢硬接這一擊,施展出身法,橫移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街道的中心,裂出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地裂縫隙不斷加寬,向着遠處蔓延,一直延伸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若是站在半空,向下望去,就會發現,張若塵剛纔那一劍,將整個黑市分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中間的位置,則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站在半空,取出一件寶塔形狀的聖器。

    此塔,名叫千鎖塔,相當接近千紋聖器的戰兵,塔中刻錄有八百九十三道銘紋。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塔子,緩緩的升了起來,一邊旋轉,一邊膨脹,很快就變得足有數十丈高,散發出巍峨的氣息,如同一座飛在半空的黑色山峯。

    千鎖塔在旋轉的時候,發出“嗚嗚”的風雷聲。

    下方的修士,除了張若塵和石美人以外,全部都已經逃走。

    聖者級別的交鋒,破壞力相當驚人,一般的修士,即便站在百里之外,也有可能被戰鬥的餘波震死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控制千鎖塔,向張若塵和石美人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這是聖者的一擊,足以砸穿大地,毀滅一座城。普通城池的護城大陣,也不可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持劍,緩緩擡起雙臂。

    一個個佛文飛出了來,與沉淵古劍融爲一體,劍靈甦醒,劍中的銘紋,全部都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一股滂湃的力量勁氣,爆發出來,變得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氣,飛了出去,將千鎖塔分成兩半。

    “千紋毀滅勁,你掌握的是千紋聖器?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大驚失色,立即將身上的一張護身符捏碎,凝結成一個直徑十丈的光罩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勢如破竹,擊穿光罩,劈向珠光閣閣主的頭頂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枚玉質的印璽,從側面飛來,與沉淵古劍撞擊在一起,將劍身撞得偏移出去,救了珠光閣閣主一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斜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歐陽桓站在街道的中心,手指捏出一種印訣,控制玉質印璽,再次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玉質的印璽,乃是“界子印”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出關的時候,池瑤女皇親自賜給他們,代表界子的身份,同時,也具有女皇的一股聖道力量。

    憑藉界子印,九大界子可以鎮壓聖者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傷勢很嚴重,嘴裏不斷吐出鮮血。

    同時,他卻以堅強的意志力,掌控界子印,激發出一股無上的帝皇之氣,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界子印的大小,變得足有一座小城那麼巨大,向下鎮去,要將張若塵和石美人滅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界子印擊在地面,整個大地都在晃動。

    離得較近的幾個邪道勢力的防禦大陣,全部都在顫動,只差一點點就會破碎。

    幸好抵擋住,沒有破開,不然,很多低境界的修士,將會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石美人已經被界子印鎮死了嗎?”

    剛纔那一擊,攜帶有女皇的一道帝皇之力,有殺聖的威能,很多人都懷疑,張若塵和石美人已經被碾壓成齏粉。

    那些魔教修士,小心翼翼的趕回去,卻發現,界子印的下方,張若塵依舊站在那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冒出金色光華,伸出一隻手臂,將城池大小的界子印撐住,並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嘴角,掛着血跡,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,撐起界子印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