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竟然擋住了?”

    “女皇的力量,居然也滅不了他?”

    整個黑市,也不知聚集了多少邪道修士,分屬於各大宗派。此刻,他們卻都感到無比驚異,甚至一些修士渾身在顫抖,也不知是因爲恐懼,還是激動。

    實在難以想象,張若塵的力量到底強大到何等地步,才能擋住具有女皇力量加持的界子印?

    孔紅璧和鬼谷聖將並沒有逃遠,依舊在黑市,躲入進明堂的一處據點,開啓了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站在陣法光罩的內部,孔紅璧倒吸了一口寒氣,冷冷的道:“歐陽桓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殺招,一旦打出界子印,恐怕《半聖榜》第一的那一位,也未必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做爲明堂的少堂主,孔紅璧自然也有殺招,但是,與界子印比起來,卻又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更加可惡的是,張若塵居然有佛門寶物,能夠將修爲推送到聖將,也是壓了孔紅璧一頭。

    如此下去,人族聖境之下第一高手的位置,豈不是很快就保不住?

    孔紅璧暗下決心,回到明堂,一定要求堂主帶他卻拜見聖祖娘娘,只有聖祖娘娘,才能拿出堪比界子印的寶物,助他對抗九大界子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一劍劈開的劍氣溝壑,正在緩緩合攏。

    分成兩半的黑市城池,兩塊大地板塊,重新連成一個整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下,浮現出一根根黑色的銘紋,似一張網,覆蓋在黑市中的每一條街道,同時,又與地底相連。

    有人開啓了黑市地底的基陣,以防聖級的戰鬥,對黑市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。

    界子印散發出來的帝皇之力,與張若塵打出的佛光,相互衝擊,形成一種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聖,靠近到十丈之內,也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,打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只有神子大人和聖者,纔有能力與張若塵一戰,我們靠近過去,與送死沒有區別。”

    魔教的修士,看見張若塵倒下,感覺到驚駭,立即向後退,只想退得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一點也不輕鬆,猶如遭受十萬座山嶽的鎮壓,只能全力以赴,才能將界子印撐住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稍微泄氣,頃刻之間,他和石美人都將化爲齏粉,死無葬生之地。

    界子印散發出一股神祕力量,壓制住空間,使得周圍的空間變得異常穩固,如同凍結。

    原本,在張若塵的眼中,空間只是一張紙,可以撕裂,可以穿透。

    現在,空間卻變成一層鐵皮,使得張若塵根本無法施展出空間挪移和空間裂縫的力量,顯得相當被動。

    先前歐陽桓揚言,只用一招就能殺死張若塵,顯然就是準備動用界子印。

    歐陽桓和張若塵都受了傷,都在堅持,看誰先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歐陽桓傷得更重一些,繼續僵持下去,不需要太久,半刻鐘之內,必定會倒下。

    控制界子印,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讓歐陽桓的傷勢不斷加重。

    “閣主,現在不出手,更待何時?”歐陽桓緊咬牙齒,向珠光閣閣主盯去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本聖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從剛纔的驚嚇中恢復過來,飛落到地面,出現在界子印的邊緣位置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,十根金屬一般的手指,涌出十根魔氣絲線,向鎮壓在界子印下方的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十根魔氣絲線,由聖道規則凝聚出來,代表了珠光閣閣主的數百年修行的成果,別說是修士的肉身,即便是聖器,也能割斷。

    十根魔氣絲線,急速穿梭,將張若塵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只要珠光閣閣主動一動念頭,張若塵就會變成一堆碎肉。

    “本聖早已說過,與魔教作對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珠光閣閣主低沉的一笑。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的不遠處,石美人則是跌倒在地,眸中流淌出淚水,卻又無可奈何的搖頭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根本不像是一位劍聖,與一位柔弱的普通女子沒有區別,只是覺得自己根本幫不了張若塵,覺得自己很沒用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目光,向石美人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意:“誰能想到,高高在上的聖女宮宮主,竟然也是一個沒用的女人。宮主大人,永別了!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十指一收,十根魔氣絲線發出唰唰的聲音,快速收縮,分別纏向張若塵的雙眼、脖子、腰部、雙腿,想要將他切割成數十段。

    出乎珠光閣閣主的預料,張若塵的皮膚表面,浮現出成千上萬個金色佛文,竟是將魔氣絲線擋住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防禦力怎麼可能如此強大?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很惱怒,身形向下一矮,化爲一道殘影,衝入到界子印的下方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,結出一道聖術級別的拳印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張若塵此刻正在全力以赴支撐界子印,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。

    使用聖術級別的拳印,打出一拳,即便張若塵的防禦力再強,恐怕也要丟掉半條命。

    黑色的拳印,距離張若塵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珠光閣閣主瞥了一眼,心中急速推算,“這一拳,根本躲不開。”

    承受這一拳,再遭受界子印的鎮壓,那麼,張若塵也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絕不會坐以待斃,深吸一口氣,身體表面,一根根經絡冒了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嘴裏發出一聲長嘯,一圈圈音波涌出來,震得界子印也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全身聖氣,猶如大河奔騰一般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打出九掌,每一掌都能打出一條龍影,一掌比一掌更強。

    最後一掌落下,小型城池大小的界子印,竟是被他掀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遠處,歐陽桓的嘴裏,吐出一口血霧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蒼白,向後倒退,腳步有些踉蹌,顯得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珠光閣閣主打出的聖術拳印,嘭的一聲,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將張若塵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將全身的佛氣凝聚在胸口,化解了大本分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破碎聲接連不斷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撞穿一座座建築,倒飛十數裏,最終撞擊在黑市的城牆上面,鑲嵌了進去,使得數十丈高的城牆都略微一顫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將魔氣源源不斷的收回,匯聚向右手的手掌,盯向趴在地上的石美人,道:“中了本聖的一擊真魔拳,張若塵應該已經廢掉,接下來便是輪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敢對我出手?”

    石美人的雙眸,盯在珠光閣閣主的身上,竟然恢復了一些神采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驚了一大跳,以爲石美人恢復了過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石美人的真實身份,爲魔教的九大宮主之一,絕代劍聖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珠光閣閣主前往總壇,見到她,必須要恭恭敬敬的拜見,哪敢生出一絲冒犯之心?

    不過,珠光閣閣主仔細凝視,卻發現石美人的身上,並沒有劍聖該有的精氣神。

    剛纔,她之所以說出那一句話,很有可能只是因爲心中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哏哏。對你動手又如何,你以爲你還是聖女首尊凌飛羽?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眼中露出一道陰冷的神色,帶有戾氣,同時也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。

    能夠親自殺死一位劍聖,本就是一種值得興奮的事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擡起漆黑的手臂,一掌向下按去,擊向凌飛羽的頭頂。

    然而,卻有一道劍光,先一步飛出來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黑色的古劍,擊穿珠光閣閣主的聖魂領域,劍尖刺入進胸膛,一寸一寸的深入進去。

    劍上攜帶的衝擊力,帶着珠光閣閣主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鮮紅的聖血,從珠光閣閣主的胸口,不斷流淌出來,灑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……你竟然還能施展出劍訣……”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雙手合在一起,擋住沉淵古劍,想要破解張若塵的劍訣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披散着長髮,渾身金光閃爍,從上空飛了下來,打出一隻大手印,拍擊在珠光閣閣主的頭頂。

    珠光閣閣主的頭顱,直接陷入進脖子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聖者的生命力很強,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殺死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是一連打出數十掌。掌印,如同雨點一般,接連不斷落在珠光閣閣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直到將珠光閣閣主打成一團血泥,張若塵才收手,兩隻手全是聖血,格外鮮紅。

    整個黑市,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不知有多少人露出驚懼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敢殺拜月神教的聖者?”

    歐陽桓的眼神冰冷,動了真怒,控制界子印,想要再次鎮壓張若塵。

    然而,界子印還沒有落下,張若塵便施展出空間挪移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在同一時間,張若塵出現在歐陽桓的右側,一劍斬了出去,斬向他的雙腿。

    劍光一閃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拖出一道劍弧,從歐陽桓的膝蓋位置,劃了過去,出現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出劍的速度,實在太快,直到收劍的時候,歐陽桓的身體和雙腿依舊還連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歐陽桓的胸口。

    歐陽桓的胸口徹底塌陷下去,背部凸了起來,渾身聖氣都散開,向後飛了出去,劃出一道血紅色的弧度,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地面上,只留下兩隻血淋淋的小腿,依舊呈現出站立的姿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提前通知一聲,明天要回老家一次,更新很遲。

    同時,也給大家道歉,前段時間承諾要在晚上十二點,更新兩章,最終發現自己根本完不成。這一點是我的錯,以後不會亂承諾。

    更新會盡量保持每天兩章,寫完之後,會在第一時間發出。

    還是那句話,只能保證儘量,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每天兩章。哎,說多了都是淚,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吧!不能理解,我也認,畢竟,我與大家一樣也是一個讀者,理解大家的心情。再次說聲,對不起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