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歐陽桓的嘴裏、胸口、雙腿,不斷涌出鮮血,浸入泥土,渾身在輕微顫抖,雙掌按在地面,將石塊都捏碎,但是,失去了兩腿,也傷得太重,根本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,每一個都是舉世罕見的奇才,不僅是女皇的弟子,更是第一中央帝國傾盡整個崑崙界的修煉資源,提升體質,增強修爲,全力培養的未來帝皇。

    可以說,他們用來煉體的聖藥,聖者都沒有資格享用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一年不到的時間,九大界子中的絕大多數都從一階半聖,突破到九階半聖,成爲聖境之下的最強者。

    以他們自身的資質,加上中古遺留下來的珍貴聖藥,本應該成爲近古人族歷史上的最強者。

    然而,誰能想到,九大界子纔剛剛出師,便倒下了一人。

    並且,歐陽桓還是被一個修爲在他之下的年輕人擊敗,廢掉了雙腿。

    這就是號稱舉世無敵的界子?

    諷刺。

    絕對是諷刺,對朝廷,對女皇的諷刺。

    傾盡整個崑崙界最珍貴的資源,培養出來的界子,竟是如此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那些魔教修士,全部都恐懼得顫抖,沒有人敢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向天空一探,使用一層佛光禁錮住界子印,將它鎮壓下來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拳頭大小的玉質印璽,是用一種十分特殊的聖玉煉造而成,蘊含渾厚的聖氣,捏在手中,散發出淡淡的溫熱。

    界子印的內部,有八根青色的光絲。

    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探入進界子印,卻發現,界子印的內部,猶如一座混沌的世界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八根青色光絲,則是八條滾滾流淌的天河,攜帶有帝皇之力,瞬間就將張若塵的那一道精神力擊碎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池瑤的力量氣息,比八百年前強大了億萬倍,已經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得神情很凝重,沒有再分出精神力去探查界子印,而是,借用了舍利子的力量,將它封印,準備以後再仔細研究。

    除開“界子”的身份象徵,其實,界子印本身,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將界子印還給歐陽桓,收了起來,放入進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他不殺歐陽桓,那是因爲,崑崙界正是多事之秋,不死血族,陰間亡靈,還有來自蠻荒祕境和無盡深淵的威脅,整個人族都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。???

    歐陽桓的確是一個百年難遇人才,只要成長起來,必定是一位人雄,有可能會超越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留他一命,將來崑崙界遭遇劫難,或許可以多一根支柱,撐起一方天地。?

    最主要的一點,此人並不是太討厭。

    站在他的角度,他做的每一件事,其實都沒有什麼錯。張若塵站在他的位置,很有可能,也會那麼做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珠光閣閣主的血淋淋的屍骸中,挖出一塊紫黑色的晶體,託在手中。

    聖源。

    聖源是聖者一生修爲的結晶,不僅蘊含海量的聖氣精華,而且,還有聖者的部分記憶和聖道知識。

    收起聖源,張若塵帶着石美人,離開了黑市。

    這裏畢竟是天台州黑市的總部,絕不止一位邪道聖者坐鎮。先前,他們沒有出手,那是因爲他們不想插手魔教的事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,張若塵斬殺魔教聖者,將魔教神子打成重傷,已經成爲魔教的死敵。

    那些邪道聖者,再也沒有任何顧忌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邪道聖者,很有可能會出手,搶奪張若塵身上的寶物。

    不提別的東西,僅僅只是聖源和界子印,就已經足以讓聖者心動。更何況,張若塵的身上,必定還有別的寶物。

    正是感受到,黑市中,數道不穩定的強大氣息傳出來,張若塵才帶着石美人立即逃離。

    舍利子的力量,只能持續一個時辰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後,張若塵不僅會失去聖境的戰力,更會有數天的虛弱期。

    因此,他必須在一個時辰內,殺出重圍,逃到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其實,剛纔那一戰,已經將黑市中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驚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滅了一位聖者,並且斬斷歐陽桓的雙腿,搶走了界子印。我沒有產生幻覺吧?”

    “到了這一步,張若塵算是徹底和魔教走到對立面。他是想與整個天下爲敵嗎?”

    女皇親自下旨緝拿,不死血族的強者滿天下找他,現在又得罪明堂和魔教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個人,若是還能繼續活下去,簡直就是一個奇蹟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沒多久,齊霏雨與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趕了過來,看到滿地死屍,兩人都怔在當場。

    難以相信,區區一個張若塵,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毀滅力,讓拜月魔教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“聖女,你留下來照顧神子殿下,本長老去追殺張若塵,不取下他的人頭,絕不歸來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是一位魔教長老,同時也是齊家的一位聖境老祖,修爲更在珠光閣閣主之上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擡起頭,向遠處望去,兩隻蒼老的眼睛,射出兩道白色的光柱,將逃到千里之外的張若塵鎖定。

    隨後,她飛了起來,引動一片數百里大小的漆黑魔雲,以一種浩浩蕩蕩的氣勢,追殺上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黑市中,一些活了數百年的聖境老怪物,也都悄悄離開黑市,追向張若塵,準備奪取聖源和界子印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眼睛一縮,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歐陽桓真是夠倒黴,居然遇到了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張若塵,不僅斷了雙腿,連界子印被搶走。”

    換做別的聖者,即便能夠戰勝歐陽桓,也絕不敢搶奪界子印。

    誰敢同時得罪魔教和女皇?

    鬼谷聖將心有餘悸的道:“張若塵的戰力很可怕,歐陽桓敗給他,並不是一件丟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借用一件佛門寶物,纔將戰力強行提升到聖境,絕對無法持久,很快就會重新跌回低價半聖的境界,威風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臉上露出冷峭的神色,道:“鬼谷,你去通知四爺一聲,我們明堂無論如何,也要將界子印奪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縱身一躍,渾身散發出七彩光華,化爲一隻巨大的孔雀,散發出驚濤駭浪一般的聖氣。

    雙翼一扇,巨大的孔雀飛入雲中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鬼谷聖將則是衝向另一個方向,很快就消失在黑市。

    借用舍利子的力量,張若塵的五感變得相當敏銳,清晰感受到追在身後的一道道龐大的聖道氣息。

    石美人靠在張若塵的懷中,擡起頭來,道:“張若塵,黑市中的邪道聖者,已經動了貪念,必定是要圍剿你,奪取你身上的寶物。你放下我,變回顧臨風的模樣,或許可以逃得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堅定,道:“你若是能夠恢復鬥志,我們又何須要逃?”

    “你何必要將希望,寄託在我的身上?”

    石美人輕輕一嘆,道:“讓我自生自滅,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忽然,張若塵將聖氣一收,停了下來,降落到一座孤立的雪山底部,向身後的方向望一眼。

    那幾股氣息,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石美人的雙眸,向上擡起,道:“爲何要停下來?”

    “已經逃不掉,只能決一死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石美人放在地上,取出流星隱身衣,穿在她的身上。剎那間,石美人就消失在原地,與整座雪山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放在她的肩上,道:“等我殺盡諸聖回來,再帶你離開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的雙腿冒出火焰,提起沉淵古劍,向黑市的方向飛去,率先與那位滿頭白髮的魔教長老相遇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略微詫異了一下,隨即,目光冰冷的道:“張若塵,交出界子印和珠光閣閣主的聖源,本聖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多說一個字,手指一劃,將空間撕裂,形成一道數十丈長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的內部,漆黑一片,散發出一股吞噬之力,想要將世間的一切物質和能量,全部都吸收進去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目光,略微一凝,不敢與空間裂縫直接碰撞。

    她的身形一閃,躲了過去,飛到空間裂縫的上方,站在一片黑**雲的內部,俯看下方的張若塵:“小子,若是你只有這麼一點本事,今日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露出厲色,雙手結出印法。

    剎那間,覆蓋防禦數百里的黑***氣,快速涌動起來,有着一根根粗壯的雷電,在魔雲中穿梭,發出恐怖絕倫的毀滅氣息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一小縷雷電,泄漏出去,落到地面,直接將一座一千多米高的蔥鬱大山劈成兩半,冒出沖天的黑煙。

    那些黑市的邪道老怪物,已經紛紛感到附近,施展出祕法,隱藏在暗處,沒有立即出手。

    看到頭頂的魔雲和電光,即便是他們,也都頗爲心驚。

    一位紅光滿面的老者,帶着四具七米多高的巨大骷髏,站在百里外的一座湖畔,自言自語的道:“齊老婆子的修爲,的確比珠光閣的那個老傢伙深厚了一大截,倒是一個厲害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因爲此人身上的邪氣太重,整個湖畔,在一瞬間,變成黑色,散發出惡臭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一個長着三條狐狸尾巴的嫵媚妖女,眺望遠處被魔氣覆蓋的天空,笑了笑:“齊老婆子同時修煉齊家和魔教的絕學,結合兩家之長,不是一般聖境人物可以比擬。張若塵那個小鬼,擋得住嗎?”

    此刻,白髮老嫗正在與張若塵鬥法,邪道的幾位老怪物不便出手,全部都按兵不動,繼續等待時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