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白髮老嫗知道張若塵的戰力很強勁,也知道附近有數位邪道老怪物在虎視眈眈,爲了避免節外生枝,只能速戰速決。

    因此,她將全身聖氣調動起來,施展出拜月魔教一種聖術。

    “雷神劫!”

    浩浩蕩蕩的魔雲內部,白髮老嫗的乾枯聖軀,完全被紫色雷電覆蓋,就連每一個頭發,也都有電光在流動。

    一雙皺巴巴的手掌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方圓數百里,密密麻麻的電梭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聖術有多麼可怕,因此,並不與白髮老嫗硬拼,而是施展出空間挪移,在雷電的縫隙間跳躍,並且躲閃。

    雷神劫的毀滅力很驚人,即便只是其中的一絲,也能在一瞬間,熔金化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以爲只靠躲閃,就能避開雷神劫?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頭髮,全部都豎立起來,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。

    “聖術的威力,的確很強,卻也相當消耗聖氣。即便,你已經跨入聖境,又能支撐多久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閃避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臉上,露出一道譏諷的神色,道:“想要耗死一位聖者?真是一個愚蠢的小傢伙。”

    “以半聖的修爲,施展出聖術,的確會消耗大量聖氣。但是,聖者凝聚出了聖源,可以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,源源不斷轉化爲聖氣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聖源轉化天地靈氣的速度,乃是半聖聖魂的數十倍。即便本聖一連打出數十道聖術,也不會聖氣枯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沒有跨入聖境,卻十分清楚聖者的力量,剛纔,之所以那麼說,完全就是在麻痹白髮老嫗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終究還是將張若塵當成了一個半聖,沒有正視自己的對手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張若塵才越是有機會,出其不意,做到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雷電攻擊越來越密集,張若塵露出無法支撐的疲憊神色,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身形每一次挪移,可以跨越十丈的空間距離。

    “想要逃嗎?恐怕是遲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沙啞的一笑,向前衝上去,右手向上一擡。

    在聖氣的引動之下,第二團魔雲凝聚出來,依舊有密集的雷電在穿梭,懸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散發出毀天滅地的氣息。

    百里外,黑水湖畔,那個滿臉紅光的老者露出驚容:“齊老婆子莫非已經將雷神劫修煉到第八重?”

    將雷神劫修煉到第七重,已經算是聖術大成,一旦施展出來,可以爆發出三十二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修煉到第八重,足以爆發出三十六倍的威力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可以同時掌控兩片雷電魔雲,正是雷神劫第八重的特徵。

    長有三條白色狐尾的絕色妖女,站在一棵五人合抱大小的古老梧桐的樹枝上面,赤.裸着一雙玉足,光滑如玉的俏臉,露出一道玩味的笑意:“張若塵,你這個小子可一定要撐住,若是齊老婆子將你給收拾,姐姐還怎麼玩?”

    一旦白髮老嫗將張若塵鎮殺,那麼,她也就無法再出手搶奪界子印和聖源。

    畢竟,她還不敢,正面與魔教爲敵。

    只有張若塵擋住白髮老嫗的聖術攻擊,順利逃走,她纔有出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界子印,聖源,甚至那一柄千紋聖器級別的沉淵古劍,皆是她相當垂涎的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急速向前奔逃,化爲一道流光,落到地面,雙手向外展開,釋放出兩道金色的佛光,凝聚成兩隻長達數百米的金色手掌。

    雙手一擡,地面劇烈搖晃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兩隻金色的巨大佛手,將一座長滿植被的山嶽擡了起來,向追上來的白髮老嫗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接近千米高的大山,生存有很多蠻獸和飛禽,隨着大山飛騰起來,那些蠻獸和飛禽十分驚恐,立即逃離山體,向下衝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聲巨響傳出。

    雷電涌了下來,將山嶽劈得粉碎,就連那些逃離出去的飛禽走獸,也都化爲一縷縷黑煙。

    聖術的力量,可以毀滅一切,山川大嶽也擋不住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以爲張若塵已經逃走,很快卻又意識到不妙,只見,那座破碎的大山後方,衝出一道金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千手龍象。”

    龍吟聲和象吼聲穿了出來,一圈圈音波,一直蔓延到千里之外,將這一片大地上的蠻獸,嚇得懾懾發抖,以爲有龍族聖尊和象族聖尊駕臨此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同時向前拍了出去,迎上涌來的雷電。

    明明只有兩隻手,在張若塵的身後,卻呈現出成千上萬道金色手印。此刻的張若塵,很像是一尊千手佛陀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魔氣和佛氣碰撞在一起,釋放出一圈能量波,向四方衝去。

    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邪道老怪物,全都使用出聖魂領域,纔將能量波抵擋住,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也暴露了位置,被張若塵一一默記下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將齊老婆子的聖術攻擊擊碎,難道他也修成了一種聖術?”長有三條白色狐尾的絕色妖女,略微有些動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九階半聖裡面,也很少有人能夠將一種聖術修煉到大成。一旦有這樣的人,必定是九階半聖之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她很難相信,一個低階半聖,能夠將一種聖術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沒有施展出聖術,又如何能夠攻破齊老婆子的雷神劫?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以她的修爲,也沒有十足把握擋住第八重的雷神劫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邪道老怪物,認出張若塵施展的是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,千手龍象。

    武技的存在,就是能夠幫助修士爆發出數倍,數十倍的攻擊力。

    高明的武技,不僅可以調動天地靈氣,甚至可以與天地規則重合,發生共振,爆發出來的攻擊力,自然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能夠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的武技,就能稱爲“聖術”,也就是王級武技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將龍象般若掌修煉到第五掌“象力九疊”的時候,打出掌法,已經能夠爆發出九倍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都修煉到大成,這一種武技的品級,提升到鬼級上品,可以爆發出二十七倍的力量,無比接近聖術的威力。

    後來,張若塵煉化聖級龍魂,打開雙手六竅,並且利用神血,將六竅聖化,掌力自然也就更上一重樓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,已經可以爆發出三十三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打出第九掌,甚至可以爆發出三十四倍力量,即便比第八重的雷神劫差了一點,也已經相距不遠。

    要知道,龍象般若掌,現在還只是鬼級上品。

    一旦張若塵煉化青甲聖象的象魂,衝開第七竅,將雙手徹底聖化,必定能夠遠遠超過第八重雷神劫。

    “怎麼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根本沒有料到,張若塵竟然能夠攻破雷神劫,略微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化爲一條長大數十丈的金色巨龍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,生鱗化龍。

    金龍探出巨大的龍爪,擊向白髮老嫗的頭頂。

    這一爪的威力,比剛纔的第八掌,又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臉色一變,匆忙之間,來不及施展雷神劫,只得一連打出三件百紋聖器,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“區區百紋聖器,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?”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三聲爆響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將三件百紋聖器全部擊碎,同時,又將聖器碎片,全部煉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努力調動聖氣,想要重新打出雷神劫,抵擋龍爪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都已經來不及,金色龍爪無情的落在白髮老嫗的頭頂,將她從半空拍落下去,筆直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龍爪爆發出來的力量,直接將她拍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防禦百丈的地面,裂出密密麻麻的破碎紋路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躺在泥土的下方,撐起雙手,體內的聖血燃燒了起來,施展出一種消耗生命力的秘術,竟然將龍爪的攻擊力擋住。

    不過,白髮老嫗也傷得很重,全身皮膚都裂開,顯得血肉模糊,格外猙獰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不可能……殺死本聖……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劍氣,從天而降,擊穿白髮老嫗的聖魂領域,從她的眉心穿透過去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氣海和頭顱,同時裂成兩半,全身聖氣快速消散,屍身逐漸變得冰冷。

    又一尊聖境人物隕落。

    聖者的生命力的確很強,但是,一旦氣海破碎,全身修爲,也就喪失一大半。

    所以說,氣海是聖者最薄弱的地方,也是防禦得最爲嚴密的地方,一般的攻擊,根本傷不到聖者的氣海。

    只不過,再如何嚴密的防禦,又如何擋得住沉淵古劍?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白髮老嫗體內的聖源,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身體略微一晃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在場的邪道老怪物全部都感到驚駭,難以想象,一個半聖境的小輩,竟然能夠連斬兩尊聖境人物。

    這是要震懾魔教,還是要震懾天下諸聖?

    諸聖,高高在上,如同是主宰崑崙界的神靈。

    然而現在,卻有人要逆天伐聖。

    “咦!張若塵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長有三條狐尾的絕色妖女,從剛纔的震撼中清醒過來,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冰冷的寒氣,傳到她的背部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驚,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前衝了出去,使用閃電一般的速度,頃刻間,到達十數裡之外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條十數米長的雪白狐尾斷裂,灑落下鮮血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絕色妖女的臀部位置,鮮血淋淋,一股疼痛感和恥辱感,同時在衝擊她的神經,盯着那個急速向她衝來的年輕男子,眸中露出冷色,心中的怒火,升騰了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