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施展的劍招,的確是融入劍三的意境。

    以聖者級別的力量,施展出劍三,爆發出來的威力,與以前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聶先生將靜心聖杖向上揮了出去,有着一股青色的木屬性力量衝了出來,凝結成一株參天古樹的虛像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那是萬年靜心聖樹得影子,帶有一股生命、頑強、毀滅的力量,打得整個空間都在略微震動,形成一圈圈波紋。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的確是空間在震動。

    聖者的力量,太過強大,可以打碎天地規則,自然也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空間的穩定。

    聖者的力量,強大到一定程度,甚至能夠打碎空間。

    聶先生之所以調動渾身力量,打得空間輕微波動,其實,也是在壓制張若塵的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一旦空間不夠穩定,即便是時空傳人,也很難掌控住空間力量,強行施展,很可能會傷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靜心聖杖與沉淵古劍硬碰了一擊。

    參天聖樹的虛像,將所有劍氣全部打碎。聶先生和張若塵同時向後退去,拉開十數裡的距離。

    聶先生捻了捻鬍鬚,笑道:“張若塵,本聖壓制住你的空間力量,你還能發揮出多少戰力?年輕人,聖者的力量,不是你可以揣度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聶先生抓起靜心聖杖,猛烈的一搖,巨大的聖樹虛影跟着晃動,使得方圓十數裡的空間,再次輕微震盪。

    巨大的聖樹虛影,帶起一股震耳的風雷聲,如同一片青色神雲,向下壓去,將張若塵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靜心聖杖,是《百紋聖器譜》上面的寶物,爆發出來的威力,堪比千紋聖器。由一位聖者,掌控一件如此厲害的戰兵,爆發出來的力量,足以抹殺數十里之內的一切生靈。

    堯姬向着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,露出擔憂的神色,聶先生的修爲,比她想象中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可一定要撐久一點,只要本聖先將四具聖戰骨王鎮壓,那麼,勝利的天平就會逆轉。”

    堯姬加快攻擊速度,打出一種聖術,擊在一具聖戰骨王的身上,將它打得沉入地底,身上的聖骨融化了一小半,無法再繼續戰鬥。

    四具聖戰骨王都是使用聖者的骸骨,煉製成的傀儡,可以使用符籙和銘紋,用來控制它們。

    雖然,它們只有真正聖者的一成到五成的戰力,但是,卻相當難纏,一般的攻擊手段,根本無法摧毀它們。

    現在,堯姬很急切,萬一張若塵抵擋不住聶先生的攻擊,先一步倒下,那麼,她的處境也會變得相當危險。

    面對聖樹虛影的攻擊,張若塵卻顯得格外從容,使用神印之眼,觀察出空間震盪最爲輕微的幾處位置。

    身形一動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一連變換七次方位,每一次都是踩在空間震盪最爲薄弱的位置。

    第六次變換方位的時候,張若塵就穿過聖樹虛影,出現到聶先生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第七次變換方位的時候,張若塵穿過聶先生的聖魂領域,噗嗤一聲,一劍刺入進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鮮紅的聖血,燃燒着赤色火焰,從聶先生的心臟中涌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近距離的盯着聶先生那張蒼老的臉,低聲道:“時空傳人的力量,也不是你可以揣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沒有被……控制……”

    聶先生的瞳孔,逐漸放大,終於醒悟過來,張若塵根本就沒有被堯姬控制,一直都很清醒。

    本來,聶先生已經警告過自己,絕對不能再犯魔教兩位聖者的錯誤,千萬不要輕視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才幡然醒悟,自己還是太小看張若塵。

    其實,也不能怪聶先生,每個人都會犯這樣的錯誤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面對一個九階半聖級別的強者,與面對一個魚龍第一變修爲的小輩,儘管不會輕視對手,心態上面,卻肯定還是有一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,從聶先生的身上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莫非,他要自爆聖源?”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的汗毛立起來,手臂發力,將沉淵古劍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若是,聶先生真的引爆聖源,那麼,防禦百里之內,必定會完全毀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用逃,因爲,打開圖卷世界的時間也來不及,更別說逃走,肯定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然而,聶先生顯然是沒有勇氣自爆聖源,僅僅只是封住心口的血脈,拼盡全力打出一道手印,將張若塵擊退數十丈。

    隨後,聶先生倒飛出去,動用了一種逃生秘術,以五倍速度飛走,眨眼之間,就消失在天空盡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,嘴角流淌出一絲血痕,道:“聖者的生命力未免也太強大,攪碎了心臟,竟然也不死。以後一定要記住這一點,不然會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聶先生的逃生秘術,也讓張若塵感到驚異,速度太快,絕對有平時的數倍。就算修爲比他高出十倍的強者,恐怕也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當然,施展這樣的逃生秘術,必定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,不到萬不得已,肯定不會使用。

    “想要殺死一位聖者,實在太難。”張若塵心中感嘆。

    聖者的生命力強大,就算頭顱被砍掉,也未必會死。而且,絕大多數聖者,精通逃生秘術,即便是不是對手,足以逃生保命。

    還有最爲重要的一點,聖者可以使用“自爆聖源”作爲威懾。若是,你不能一擊必殺,很有可能會造成同歸於盡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張若塵能夠殺死魔教的兩位聖境巨擘,完全就是僥倖,憑藉這一份戰績,足以成爲讓天下諸聖都不得不重視的人物。

    隨着,聶先生重傷逃走,除了被堯姬打散的兩具聖戰骨王,另外兩具聖戰骨王也立即撤退,帶起一大片死氣,衝入進樹林。

    堯姬並沒有去追,而是以一種頗爲驚歎的眼神,盯着那個手持戰劍的年輕男子,越看越英俊,越看越捨不得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天驕,若是能夠一直聽命於她,百年之內,天羅宗必定發展壯大成天台州最爲強大的宗門之一。

    就算讓他,成爲她的男人,又有什麼不可?

    然而,一切都只是幻想,堯姬並不認爲,以她的能力,能夠永遠掌控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啊!張若塵!姐姐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,很是捨不得送你上路,只可惜,你是天縱奇才,姐姐很害怕以後掌控不住你。你這個傢伙,一看就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,萬一死在你的劍下,姐姐到哪裡哭去?”

    堯姬的一根纖柔玉指,輕輕的摸着張若塵的下巴,雙瞳逐漸變成紅色,笑容一收,露出寒意。

    捏指成爪,形成一圈渦旋的氣勁,快速抓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忽然之間,原本靜止不動的張若塵,竟然以比她更快的速度,一劍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十分鋒利,哧的一聲,擊穿堯姬的手掌,從手背穿透過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,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,就不應該打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轉,沉淵古劍也是快速轉動,散發出一片黑色的劍光,將堯姬的右臂完全攪碎。

    “你沒有受到幻術的控制?”

    堯姬的絕美容顏,露出驚駭的神色,立即激發出逃生秘術,化爲一道紫色的幽光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?”張若塵冷喝一聲。

    “一刻四方變。”

    刻度劍法爆發出來,使得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緩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招速度卻加快了很多,拖出一道刺目的劍氣,斬向飛在半空的堯姬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聖血,飛灑了下來。

    同時,也傳出堯姬的悶嚶聲,有着三條雪白的狐狸尾巴,從上空掉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今日,你斬斷姐姐的三條尾巴,日後必定讓你加倍奉還。”堯姬的聲音,從數百里外傳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逃命的速度,倒是夠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堯姬,立即施展出身法,重新來到雪山的頂部,背起穿着流星隱身衣的石美人,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距離一個時辰,越來越近,張若塵已經感覺到身上的力量,正在緩緩退散。

    必須立即逃走,到達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,憑藉剛纔那一戰,接連重創聶先生和堯姬,足以震懾住藏身在暗處的黑市邪道聖者,使得他們不敢急速追上來。

    堯姬站在一條溪流的岸邊,臀部的位置鮮血淋淋,一條狐尾也不剩,作爲一宗之主,聖境巨擘,自然是有些悽慘,也是相當丟臉。

    她眺望張若塵離開的方向,媚俏的臉上,露出惱怒的神色:“可惡的傢伙,總有一天,姐姐我會吃了你的心臟。”

    說着,堯姬伸出****,舔着晶瑩而又鮮紅的嘴脣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堯姬嗅到一股血腥氣息,俏臉變得有些蒼白,擡起頭來,發現整個天空,變成了血紅色。

    一片浩浩蕩蕩的血雲,從上空飛了過去,雲中,散發出讓她都感覺到有些恐懼得氣息。

    那個方向,正是張若塵逃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的血王……而且,不止一位。”

    堯姬立即取出一枚隱身珠藏了起來,直到血雲完全飛了過去,她才重新走出來,幽嘆一聲:“不死血族的血王,肯定爲滔天劍而來,看來張若塵是活不過今天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